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一章 意外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罗教官剧烈喘息,仿佛溺水之人刚被救上岸,良久脸上才平复少许,追问道:“那爹娘呢?”

    对这个问题,罗通晒然一笑:“当然也被我杀了。我特意请求师傅将他们抓起来,该死的老东西竟临死都不肯承认我比你优秀,竟敢用怜悯眼神看着我。”

    旋即恶狠狠道:“我拜了个好师傅,实力跟着变强,看不爽的人就灭他全家,碰到养眼的美女就弄过来爽一爽,过得称心如意,比之前事事受拘束的日子舒服多了。区区一个俘虏,竟然胆敢怜悯我,至死都是之前瞧不人的死样子,真是可恨。”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罗教官双眼无神问道。

    “你还问为什么?自小什么好东西都先给你,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哪个不是挑最好的给你,只给我留一些次品。凭什么?就凭你早出生几天?我忍了又忍,直到遇到阿莲……阿莲,多么温柔纯洁的女孩子啊。我曾经那么的爱她,可我还是亲手杀了她。”

    说到此处,罗通竟掩面哭泣起来,并非装腔作势,而是真的伤心至极。哭过之后歇斯底里怒吼道:“明明是我先碰到她的,我付出那么多,你只和她见区区几面,为什么她喜欢的人是你?”

    “就因为这个你杀了他们?”罗通面色惨然,犹自不能接受这种理由。

    “这些难道还不够?你们不把我放眼里,阿莲也在恨着我,或许连上天都抛弃了我。”罗通像个疯子一样,正低声哭泣着,突兀转为肆无忌惮地狂笑:“既如此,何不换种方式活着。与其做罗家人见人欺的幼子,还不如当个为所欲为的大盗。潇洒自在、任性自由,无需理会人伦道义,也不会陷入情爱漩涡,我很快乐。”

    这里他特意重复一遍,好像确认给自己听:“对,我很快乐。”

    “不,这些足够了。”罗教官狂怒目光紧盯对面,浑身散发着浓重到化不开的杀气。温顺乖巧的弟弟早已不在了,面前这人已然入魔,他今日必要斩妖除魔。爹娘地下如有灵,也当谅解,阿莲绝不能白死。

    若有所感的,罗通陡然放声狂笑:“怎么,铁心要杀我了。大哥,你终于撕下伪善的面具了吗?带这么久面具,是人都该累了。”

    终于可以跟此人放手一战了,一想到多年纠葛即将了断,罗通兴奋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目光中释放出强烈的战意。

    强悍元力混合着浓烈杀气从体内弥漫而出,整个地面以罗教官为中心开始崩裂,沿途岩石俱被震碎,甚至十数米高的雪松都剧烈颤抖。

    正与楚天等人激战的冰息熊兽瞳中浮现些许惧怕,感受到针对目标并非它们,因而没有落荒而逃,却像受到刺激一般,撕咬间愈显暴躁。

    罗教官身上压迫感越来越重,升至巅峰后重新收回体内,不显丝毫,表情都平复许多,但就像变幻莫测海面的海,看似风平浪静,下一瞬就能卷起滔天巨浪淹没一切。

    “去远处一战?”罗教官面无表情,脸上不见哀乐。

    “想引开我?他们归你带领吧。看来大哥在楚家混的不错,真是春风得意啊。”罗通颇有些嫉妒地嘲讽道。

    “别牵连他们。否则楚家的怒火你承受不起。”罗教官面色大变,若是此人存心以大欺小,恐怕他难以维护孩子们周全,毕竟此时两人实力相差无几。

    罗通快速浏览场内情况,望见楚楚和楚娟时,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惊艳,旋即化作不怀好意的淫笑。女仆他收的多了,但出自名门、长这么靓的,确没见过,真让人心动啊。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眼下先办正事要紧。在罗通看来,跟大哥决战了断,乃是他最为迫切的愿望,他不想任何事对此造成干扰,于是开口打消罗教官的顾虑:“楚家虽厉害,却拿独行者无法,我可不怕他们。不过,我还是如你所愿,去远处战斗好了。”

    “跟我走。”罗教官先行离去,神色平静,嘴唇却被咬出鲜血,双拳握得咯咯作响,可想而知心中怒火有多大,此战他必不会念及旧情。

    罗通紧随其后,走前不舍得看楚楚二人一眼,暗道,这两个小妞,越看越叫人心痒。暗暗打定主意,灭掉罗成后,定要回来将她们纳入收藏。

    自为情所伤之后,他不再相信世间情爱,反而迷恋上占据女人的感觉,不少大家闺秀、豪门名媛被其擒获,当作女仆为所欲为,并美其名曰收藏。可以想象,若做了他的收藏,女孩必然生不如死。

    这两人说走就走,蕴气境速度自是极快,不多时就完全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战场局面已然明朗起来。母熊那边还好,毕竟楚娟仅擅长防御,防守攻击尚能发挥作用,可现在母熊铁心自防,她的定位就有些尴尬了,虽已竭力挥舞两柄柳叶短剑,却连对方表皮防御都破不了,对此她非常沮丧却无可奈何。

    这样一来,母熊只需应付楚影的攻击,虽然楚影手中烟剑杀伤力惊人,可母熊傲视同阶的防御也不是盖的,全力催动下,尚可维持不败,虽处于劣势,但依赖妖兽体质优势,还能抵御相当一段时间。

    可楚天这边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场内多了个不容忽视的战力—楚楚。正常状态下,楚楚战力基本和楚娟相仿。但嗑药后跟先前完全是两个概念。

    数瓶药丸下去,楚楚修为飙升到练体六段,再现痛殴嗜血鳄时的战斗力。身着水绿秋裙,她身形飘忽、进退如电,仿佛化作跃动不停的绿精灵,让对方完全无法捕捉她的轨迹。

    在六段元力凝聚下,她手中宝剑寒光摄人,每一次斩击都远非先前可比,破坏力丝毫不在祭出底牌的楚影之下,只要落在公熊身上,必会多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楚天打点精神,不时寻隙用“须臾劲”偷袭,此功突兀无比,且直入体内,相当难防备。两人同时发力,公熊焦头烂额、险象环生。

    为彰显自身存在感,楚宝也是狂吼连连,手中阔剑乱舞,虽然冰息熊肉体强悍,完全可以无视,却依然被干扰的厉害,尤其是此剑又宽又大,明晃晃的很耀眼,绕得它眼花缭乱、头晕脑胀,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楚天忽出一剑猛然刺向对方右眼,公熊慌忙用熊掌从侧面把宝剑拍偏少许,但由于此招过于突兀,速度又是极快,一眨眼就到面前了。它猛一侧脸,眼睛免遭伤害,可它头颅太大不能尽躲,脸上终究被划上道长口子。

    长久激战,此兽体表附着的元力大不如前,被楚天的互相抵消,“泓水剑”锋锐无匹,单凭肉体当然难以抵御。

    几乎同时,一道绿色身影如穿花蝴蝶般轻巧绕到公熊身后,当头一剑砍去,宝剑被元力灌注,洁如寒玉,更映照得她肌肤胜雪、眉目如画,碧绿衣裙在风中翩翩飞舞,宛如不染凡尘的神仙中人。

    无暇他顾,公熊只来得及将头一偏,宝剑在空中划过曼妙弧度,轻飘飘落它肩上,竟将整条右臂给切了下来,猩红鲜血汹涌流出,场面颇有些血腥,若换作普通小女生定会花容失色。

    但楚楚身为武者,近日又饱经磨砺,对此早已司空见惯,并不会因此惊慌失措影响战斗。

    公冰息熊熊吃痛惨嚎,另一边母熊听闻,欲上前解救,却被楚影、楚娟死命缠住。它提起残留气力,拼命逃跑。

    为保命公熊速度全开,硕大身形闪烁出道道虚影,沿途撞翻无数树木,一副谁当谁死的样子。

    忽有飘忽疾风出现,方才尚在远处,眨眼已到公熊背后,而后自风中探出一只略显稚嫩的手,掌中握着如秋波潋滟般的宝剑,宝剑漫不经心随意一挥,硕大头颅偏离脖子,被剑上劲道带出很远,泉喷鲜血染红雪白毛发,无头身躯继续前奔数步,余力耗尽后缓缓趴下。

    见状母熊一声惨嚎,气息忽然变得强横,速度陡增数倍,一巴掌拍去,先前来去自如的楚影竟闪躲不及,被狠狠扇飞数十米远,撞上一方大石才停了下来,面色惨白如纸,鲜血脱口喷出,楚娟俏脸变色,轻移莲步去看同伴伤势。

    母熊眼露凶光,那是种彻骨铭心的恨,却并不追赶,而是伫立原地提升气息,一股压迫感以它为中心,猛然向四面八方扩散,大地塌陷、岩层崩裂,波及范围足足覆盖方圆十几米。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母熊竟然要进行突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