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章 兄弟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雪松森林某处,劲风激荡,元力四射,不时有愤怒吼叫声传来,吓得不少弱小动物瑟瑟发抖。

    靠近战场的地方,地面裂出蛛网状裂纹,表面附着霜华的野草被凶猛劲力拔起,尚未落地便在劲风中化作碎末,就连一些不够粗壮的树苗都被拦腰截断。

    这一带温度出奇的低,越靠近战场,温度越下降得厉害。战场中心,尘土都被冻僵,即便在激烈交锋中也浮不起来。寒霜洗礼下,株株雪松愈显挺拔,一些矮小灌木更结成冰雕,仿佛晶莹透亮的工艺品。

    与严寒气候形成鲜明反差,此处战况异常火爆热烈。

    公冰息熊张开比人脸还大的巴掌,恶狠狠拍向楚天脑袋。别看它笨呼呼的,一副行动不灵便的样子,近身后攻速十分惊人。这一掌又重又快,打人身上,就算等闲筋骨段武者,恐怕也得当场重伤。

    关键时刻,楚天脚下一旋,轻盈躲到熊掌覆盖范围之外,忽出一掌回敬,如劲风骤起,精妙难言,直往对方肩头拍去。

    事起突兀,公熊趋避不及,却也不怕,大咧咧站着,仗着防御强横尽数抵挡。让它不爽的是,这小子掌中暗藏劲力,透过厚皮直入体内,虽说它五脏六腑很坚固,可受此波及总不是很舒服。

    这种不适感引得公熊暴怒,掌扇口咬、连撞带扑,如醉汉奔行,似狂草恣肆,通体带着癫狂之意,正偷偷摸摸占便宜的楚楚和楚宝大吃一惊,忙闪到一边避其锋芒。

    这只冰息熊瞬间化身狂暴战斗机器,其攻势之猛、花样之多,就连专事练体的六段武者都自叹弗如。

    但楚天一向遇强则强,振奋精神,将“旋风掌”催到极致,身如清风流转,掌若层云密布,在公熊密集攻势中趋避有素,不时挥掌反击,却使对方怒意更盛,撕咬间更加狂猛。

    楚楚和楚宝对此惊叹,没想到楚天一旦展现全力,竟连这冰息熊也奈何不得。

    另外两人在适应之后,也逐渐占据上风。楚影连连挥动漆烟宝剑,招数凌厉毒辣,专挑母熊要害进行攻击。而母熊的攻击,力道都会被楚娟卸掉一部分,剩下的部分不足以威胁楚影。

    如此以来,楚影一剑中的,母熊身上必多一个伤口,随着战斗的进行,可谓越打越吃亏,身上轻伤累积起来,又会降低战斗力。长此以往,此兽就成了瓮中之鳖,早晚逃不出掌握。

    在熟悉之后,组员们逐步取得优势,但冰息熊仗着强横肉体及妖兽先天优势,依然能负隅顽抗,看情况这是场持久战。

    楚天等人并不在意,哪怕拖得再久,最终胜利者定是他们一方,情况尚属乐观。

    就在众人保持优势、心理稍松之际,不远处忽有两股惊人气势爆发出来,附近小动物神色仓皇、拼命逃窜,强横霸道的元力虽隔了一段距离,都能清晰感应到,打斗声不时传来,声声骇人心魄。

    楚天面色凝重无比,战斗激烈程度远超他们这个层次,此乃蕴气境间的厮杀。

    跟公熊缠斗之余,楚天抽空探察这两股气息,其中一个和罗教官很接近,应该是他没错了。另外一道对他很陌生,不过感觉很不友好,应该是未知敌人。

    总之,得尽快干掉冰息熊了,不然没办法搞清状况。

    “罗教官遇到麻烦了。快点干掉这只熊,别保留了,都拿出实力来。”

    楚天这话主要说给楚楚听,他可是知道疯狂嗑药后,楚楚有多可怕。旋即取出“泓水剑”,左掌右剑,气焰陡增。

    通过近期磨砺,他早能把剑用的如臂使指,更仗着“泓水剑”锋利,因此持剑在手才算是他最强状态。

    不知从何处摸出好几瓶药丸,楚楚纤手连挥、快如闪电,转眼间腮帮子高高鼓起,旋即一口吞下,药丸一入腹内,尽化精纯药力。

    “砰!”

    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狼狈倒飞过来,撞断沿途几棵树木,甚至其中满怀粗的都折断,如陨石降落般狠狠砸在地面上。由于此处天寒地冻,倒没扬起尘土,被冻僵的地面都出现个不小的坑,可见冲撞力之猛。

    此人从坑中爬起来,浑身淤青、模样狼狈,遍体上下无不是被殴打过的痕迹。唯粗豪相貌和脸上胡茬如故,不是他们领队又是谁?

    罗教官用手擦去唇边鲜血,脸上满是无奈苦笑,此人再可恶,也是自己亲弟弟,又怎能做到毫不留情。可对方却出手狠毒、杀招连连,恨不得立刻毙掉自己,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啊。

    他感觉到对方正在接近,只得手持弯刀肃然对待,体表浮现出土黄色元力,丝丝缕缕汇合连接,不多时整个身躯皆被厚重黄芒囊括。

    修为达到蕴气境,不需催动武学,稍微一用劲,充沛元力就能遍及全身,此乃该境界应有之手段。

    跟练体境比起来,蕴气境绝对称得上质变。

    其一,突破蕴气境时,体内元力将在丹田处汇集,凝聚出元力气雾,若能成功,元力品质将得到进化。如果说练体境元力是鸡蛋,那蕴气境就是石头,而鸡蛋,是不可能与石头碰撞的。

    其二,蕴气境在元力储备上远胜之前,元力储备充足,就能接连施展强大绝学,获得更持久的作战能力。

    其三,一些强者在凝聚气雾时,会吸收天地间种种奇异能量,使元力发生异变,拥有奇妙的特质。楚天幼时曾在强者传记里读到,在远古时期一次两国战役中,一位强者竟以元力演化陨石,从天坠落,彻底摧毁敌方势力的国都,百万人口毁于一旦。经此一役,此人被尊为“陨星王”,在整座大陆都有着赫赫威名。

    之后楚天向父亲询问过这件事,按楚云的看法,这位“陨星王”的元力有些特殊,应当和星辰、岩石等物相关。

    某处阴影中忽有幽绿荧光闪动,像坟墓绿火一样漂浮游动,初始微弱,而后渐亮,显然敌人正不断接近。

    不久,绿光中走出一个人,此人正是罗通。他的面貌和罗教官很是相像,若非至亲之人,绝不会在长相上如此相似。

    可是两人气质迥异,罗教官是爽朗粗豪、大大咧咧,望之令人心生好感。此人面目阴沉、心事重重,修长眉毛下面,微眯眼中有着隐藏极深的妒意和狠毒。

    “竟然只有这么点儿实力,是我进步太快了,还是你在有所保留?”罗通喃喃自语,眼现追忆神色,仿佛在缅怀往事:“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啊,面上虚情假意,心中却始终瞧不起我。”

    闻言罗教官哭笑不得,弟弟一向很有自尊,小时候练武比试时,自己时时相让,不想让对方误解,记恨心中闷闷不乐。后来离家出走,期间回来找他几次,一见面就生死相搏,均被他打败,考虑到是自家兄弟,所以也就没下狠手。

    不过,将近十年不见,此次相见弟弟实力进步许多,可以说不弱于己,可元力特性大变,通体透着邪恶怨毒之意。

    “你这身邪功是跟谁学的?听哥哥说,邪恶功夫练得多了,最终会影响到神智,太过凶险,还是别练这个了吧。”

    对弟弟状况深感担忧,罗教官开口劝说道。

    他是好意,罗通却毫不领情,反而嗤笑连连:“够了,罗成。我自废武功,继续被你骑在头上?这种活在你阴影下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可不想再尝第二次。”

    罗教官闻言不语,暗中却在琢磨劝谏言语。

    一见此情形,罗通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毕竟是亲生兄弟,总归有种难言的心有灵犀。

    罗通寻思,这样下去,对方始终不出全力,还怎么打。自己辛辛苦苦,对那便宜师傅低眉顺眼、阿谀奉承而获得的实力,可不是为了给对方戏耍用的。要先让对方发挥全力,再爆发更强实力将其摧毁,生理心理两方面同时打压,如此方能报心中彻骨之恨。

    看来不爆点儿料,对方是不会认真打了。

    “我的亲哥哥,你想知道阿莲在哪儿吗?”罗通似是随意提起,表情却似笑非笑、暗含嘲讽。

    听到这话,始终镇定的罗教官突然方寸大乱,冲过去用粗壮双手抓住罗通胳膊,口中急切问道:“你知道阿莲的情况,快告诉我,她在哪儿呢,爹娘又在哪儿呢?”

    这个勇猛的汉子眼圈都红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距离这么近,罗通伸手就能暗算他,但他此刻整个心脏都被这一震撼消息填满,再容不下他物。

    罗通虽然秉性卑鄙,却绝不愿在此时施加暗算,唯有面前这个人,他要光明正大超越。

    好像生怕刺激不够狠,他又丢出个重磅消息:“是我杀的呢,直到最后,她还在喊着你的名字……”

    说到这里,罗通嗤笑面孔陡然狰狞无比,五官都恨得挤在一起,却很快化作阴恻恻的笑容:“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人。不得不说,那一夜相当爽呢。”

    话毕,他运起元力把罗教官远远震飞出去。

    “畜生!”罗教官怒吼一声,目眦尽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