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十八章 男人的荣耀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大势力子弟一出生就比平民武者站在更高的起点上,修炼时能享受到背后宗派、家族或帮会的支持,有更大机会在漫漫武道路上走得更远。

    只是,背后靠山的长期支持,比较容易使他们习惯性产生依赖。就像圈养的野兽,囚禁于牢笼,喂养以鱼肉,时日一久,会泯灭捕猎的欲望,逐渐丧失与生俱来的野性。

    有底蕴的势力都会对此现象有所察觉,绝大多数比试、历练及实战,都是基于防范子弟堕落的需要组织的。

    从小辈们的立场看,这些活动是将苦练得到的修为转化成实际战斗力的机遇,也是最终走出家门所必须跨过的一个台阶。

    可以说,所有有前瞻性、有远见的势力,都会对小辈的历练和成长加以重视。

    就楚家族人而言,此次历练更直接关联着之后的族比。若能在历练中有效提升实战技巧,就有可能在族比上取得优异名次,获得丰厚奖励。

    就算不说物质奖赏,单是在族比上扬名立万,也是极高的个人荣誉,父母向别人提起来脸上都有光。

    鉴于以上情况,族比还未开始,早在历练之时,长辈们就憋足了口气,暗中攀比起来,人在家里,心神却跑到数十里外的森林中了,均希望子女在历练中有所收获。

    无数双眼睛的热切关注下,历练已进行将近一个月。

    一个月能干什么?对普通人来说,碌碌无为就晃过去了,这么短的时间,根本赚不了几个银币。可对楚家这些原本修为有余、经验匮乏的少年们来说,好比久旱逢甘霖,个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历练,遭遇妖兽的手忙脚乱变成沉着冷静,碰上危机的不知所措变成进退有度,彼此生疏蹩脚的配合,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默契协作、互相掩护。

    少年们眼中惊慌不见了,代之以镇定。脸上稚嫩没有了,代之以刚毅。身体上留下累累疤痕,却无人觉得不妥,反倒认为这是男人的荣耀。

    楚宝就有这样的想法,苍劲健壮的雪松下,他正吼叫着挥舞阔剑和身披厚实防御层的岩化猪厮杀在一起,四周飞沙走石、元力四射。

    正相持不下之际,他将浑身元力提升到巅峰,肉球似的身躯一阵颤动,四肢百骸“啪啪”一阵爆响,将元力集中到阔剑上去,四尺长、巴掌宽的剑发出耀眼光泽,很能博人眼球。

    旋即,楚宝把凝聚元力的巨型光剑狠狠轮在岩化猪的身上。

    “咔嚓咔嚓。”坚固无比的岩石层竟裂出道道皱纹。

    更重一剑劈在岩化猪身上,楚宝似是将这把剑当斧头使用,很是有种劈山断岳的气势,轰然声中岩层被摧毁殆尽。

    本着痛打落水鸟的念头,他得势不饶人,运剑狠狠向对方拍去,愣是把阔剑用出了苍蝇拍的感觉。岩化猪全无防御,一拍下去、筋断骨折,高大身架瘫软了下去。

    几已化作肉饼的岩化猪虽然还活着,却全无反抗之力,只能哼哼几声以博同情了。

    然而,楚宝手下毫不留情,疾行数步补上最后一刀,恨不得将剑身整个捅进猪肚里。

    刚来森林时被你虐那么惨。什么,不是你,是你远方表弟。不管这个,反正你们都是同类,要怪就怪你也是一头猪吧。

    岩化猪死不瞑目挂掉,楚胖子犹站在尸体边暗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言诚不欺我。刚入林时被这岩化猪打得找不到北,现在情况完全颠倒过来了。

    可谁又能知道,这种进步背后藏着多少辛劳和血汗啊!

    楚宝自恋摸着身上各种野兽留下的道道伤疤,表情有些伤感。却很快就想开了,多点伤疤没啥不好的,反倒能增添些男人味。那谁说的,男人身上的伤疤是胜利的勋章。对,俺身上没疤,有的,只是一个个勋章。

    “不就是一头岩化猪吗?至于高兴成这样?”

    楚影适当其时一盆冷水把胖子从洋洋自得中浇醒。心中却想,历练中果然人成长得最快,这么个怂货现在看起来竟也像模像样了。

    对此楚宝只是笑笑。曾经最怕楚影的嘲讽,可经过这段时间历练,他整个人发生巨变,不再胆小懦弱,能够独当一面。这些原先让他惴惴不安的冷言冷语,现在全然不放心上了。

    这是实力、胆略真正强大后,随之附带的淡然和自信。

    其他三位组员均相视苦笑,楚影就是太毒蛇了点,其实为人还是蛮不错的。

    陌生人见他一脸阴冷或许会反感,但楚天等人经二十多天的接触,自然知道这家伙面冷心热,每遇到妖兽必能沉着应对,关键时刻很能给人安全感。

    这段时间五人都有收获。楚宝升一级晋升四段武者,几天前楚天也突破到五段,稍一用力就能听到骨骼爆响,脊椎如龙、气息不凡,显然在磨练筋骨上更进一步。

    另外三人虽止步原有境界,真实战力却有了很大提升,修为均达到各自段位的巅峰。

    令楚天没想到的是,楚楚看起来小鸟依人、我见犹怜,战斗起来其实挺暴力的,准确说应该是很有特点。

    几天前他们曾在一片沼泽地带偶遇嗜血鳄,这是足以媲美鬼影狼的中期妖兽,楚楚自告奋勇、要求独自出战。

    这让从未见她战斗的楚天暗捏一把汗,其他三人也持怀疑态度。楚天暗下决心,情况不对他立马出手,万不能让她受伤。

    战斗过程出乎意料,楚楚竟以纤弱之躯跟嗜血鳄缠斗许久,完全不落下风。嗜血鳄空有一身蛮力,却被她用灵动身法绕得团团转,狂吼不止,却奈不得她丝毫。

    见奈何不了楚楚,嗜血鳄果断开启天赋“血怒”,打算迅速干掉对手,不想这却成为噩梦的开始。

    当时,嗜血鳄体表鳞片变得血红,通体遍布着暴躁气息,围观同伴们更加担忧,楚天早早取出宝剑,手按剑柄,神情凝重到十分。

    不过,英雄救美的良机并没有到来,面对气焰陡增的嗜血鳄,楚楚并不慌乱,樱唇勾勒出上扬弧度,表情奇异,含着嘲讽,又有些怜悯,仿佛嗜血鳄做了个很愚蠢的举动。

    接着,楚楚从怀里掏出各种各样的药,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寻常武者辛苦许久才能品尝的珍贵丹药,在她这里好像不要钱似的,玩命往小嘴里塞,吃药速度太快,桃腮鼓鼓囊囊,看起来非常可爱。

    一批乱七八糟的药入口后,她的修为好比雨后春笋,蹭蹭蹭往上涨,先前只是矮小竹笋,很快就长成修长竹子,起码高过面前这只作茧自缚的傻鳄鱼。

    状态稳定后,气息暴涨的楚楚挥舞拳头向对方冲去,巨大实力差距下,嗜血鳄纵然狂暴也难逃厄运。

    小粉拳看似软绵绵的,实则充满力量,每一拳打在嗜血鳄铁甲般的表皮上,都痛的它忍不住放声惨叫,落拳处的鳞片七零八落。

    一阵狂暴的拳雨后,嗜血鳄倒地不起、奄奄一息,整个一片血肉模糊看不清模样了。

    就连一向处变不惊的楚影,都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族比时碰到楚楚,对方来这么一出该怎么办?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楚天更是傻了,这元力波动都媲美六段武者了吧,难道说,楚楚才是五人中最强的,小组第一?

    其实楚楚本身修为只有四段巅峰,嗑药后竟然媲美六段武者,由此可见这些丹药的威力,怪不得从不见人得罪炼药师。

    楚楚去年启灵,被测出是凤毛麟角的玄脉,当时颇引起一阵轰动。但她天性不喜修炼,三天打鱼、两日筛网,修为自是进展有限,一整年只升一级,可谓玄脉中的耻辱。

    不过,亲眼看到楚天受辱后,她明白了修为的重要性,受到刺激似的,收起玩心刻苦修炼,短短一个月从二段直冲到四段巅峰,修炼速度堪比坐火箭,跟之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宝从怀里取出小刀,打算解剖岩化猪,手托下巴分析哪个部位能吃,哪个部位能卖,而哪个部位要留。

    正思量时,浑身肥肉忽地一抖,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他十分不解,虽说森林中温度不高,但自己一身脂肪不是盖的。平时比较容易出汗,打冷颤那是极少见的。

    停下手中动作,楚宝四下打量,顿时大吃一惊。不知什么时候,一股阴冷寒气已悄悄将众人包围,不远处小溪凝结出薄层浮冰,身周野草全染上亮晶晶的寒霜。

    四下里寒气像晨雾一般徘徊不去,寒雾笼罩中,楚天等人互相一个对视,紧绷着脸取出兵器,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