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十一章 悲催的梧桐树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楚云手搭在楚天手腕上,意念进入体内仔细。

    凡化罡境以上强者,皆可用意念内识,可自我检查,也可进入别人身体。通过内识,武者第一时间发现修炼造成的内伤并加以修复。还能以意念引导小辈元力,助其完成首次运转,这就是所谓的启灵。

    化罡境强者不仅能元罡外放、隔空伤人,更能及时自查,快速发现在武道上走的歪路,意念内识是武者的一个分水岭,唯有识清自我者,才能在今后走的更远。

    片刻,楚天的身体状况,楚云全都了然于心,他松手诧异的盯着楚天:“确实已达到修炼须臾劲的门槛。”

    闻言楚天很开心,这几天的辛苦终究没有白费。要是再没什么效果,他要忍不住骂娘了。现在回想起淬体的经历,依然会身躯颤抖,这当然是心理作用,或者说条件反射,由此可见,此次淬体给他造成多大的精神阴影。

    略作感慨后,楚云又开始温故昔日辉煌:“短短四天就完成淬体,搁在一般人身上五天也未必练得成。小子不错,有我的风范。想当年……”

    依照惯性,楚天脑门理所当然凸现出烟线。楚云的资质,他有所耳闻,当年可谓称霸裂岩城,甚至在整个百灵郡都排的上号,可总不能自夸吧,就算夸自己,三两次就够了,隔段时间就自我吹嘘一下,谁能受得了。

    楚天觉得头大,趁楚云讲述陈年旧事时溜走,逃兵似的奔回自己屋里,他微微气喘,再听一会儿,恐怕都要忍不住呕吐了,那多不尊重长辈啊。

    收回心事,他端坐床上,打坐调息,回到最佳状态后,起身开门,迎着外面明媚阳光走出去。

    楚天住所不远处有一片僻静树林,楚天一拳拳击在高大梧桐上,枝桠抖动,巴掌大的叶子纷纷落下,好似下了场黄金雨。

    他并非乱打,心中默默衡量,计算出拳时力道波及的距离。“须臾劲”简单来说,就是在力竭势尽时生出气力。所以,力竭时身体是什么状况,势尽时是什么距离,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对着主干打出数拳后,楚天已测出最佳练拳位置,距主干两尺有余,大约相当于臂长和肩宽的总和,正是他出拳时力竭势尽的位置。要发挥最大力度,可转身出拳,因此要把肩宽给算进去。

    站在那个位置,楚天身体右侧,右拳后收蓄力后猛然击出,劲道十足、势快力猛,仿佛上紧的发条脱离手掌。开始拳力很猛,耳畔都响起呼呼风声,可随着手臂自曲到伸,势头从强变弱,纵侧身助力,依然达到极限,打在树干上力道全无,甚至连最细小的枝条都没有丝毫抖动。

    楚天回想光头壮汉施展时的动作,仔细校正方向、角度、蓄势后,猛的再出一拳,主干巍然不动,唯一根细而轻的枝头懒洋洋抖了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还不行!楚天继续出拳。

    汗挥如雨,拳舞似风,很快过了一个时辰,晌午将至,太阳陡然变得火辣起来。此时楚天每一拳打出,枝条都是一阵乱颤,比起先前显然强了太多。但他的眉头依然紧皱,据武学上说,一拳打出要有种隔山打牛的感觉,像轰在主干上,应该能击木如酥、粉碎内部、消除生机才对,可现在他的拳法显然远没有达到这个要求。

    楚天取出记载“须臾劲”的黄绿色玉简,重新观看示范。这一次他看得非常认真,注意到一些之前忽略的细节。

    原先并无不同,但当光头壮汉和烟衣人绝胜负的一瞬间,壮汉面临对手的凌厉攻击,并不慌乱,沉稳心神,直待攻击即将临身之际,手臂陡然粗壮几分,旋即瞬间压缩,似乎霎时间缩小数毫米,维持这种状态直到拳指相交,才猛的恢复原状,好像被挤压的弹簧突然弹出。

    收回玉简,楚天眼瞳亮晶晶的,若有所悟。压缩肌肉应当是储存力量的过程,唯有从极致的收缩瞬间爆发,方能达到所谓力竭生新力、势尽造威势的效果。壮汉正是靠着这种突兀的爆发,才能反败为胜,瞬间灭杀强敌。

    搞清问题所在后,楚天运转体内元气灌注右臂,一股疼痛传来,疼的他龇牙咧嘴,这还是淬体后的反应。若是未经过淬体环节,恐怕光这一下就能让他晕倒,严重的话,重伤、残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经过一番适应后,四天的苦修终是发挥效果,他适应了疼痛,成功完成压缩肌肉环节。

    “呼。”

    用上压缩肌肉的领悟,楚天再出一拳,主干颤动,茂密树枝一阵乱晃,跌落无数黄叶。这一拳已经达到之前在近处出拳的水准,可此招楚天乃是站在测量过的力竭位置发出。不得不说,此番感悟,成效惊人。

    “还差点。”楚天喃喃自语。目前他只能在不动时保持收缩,一动起来就不行了,肌肉会不自觉的松弛,辛苦蓄好的气力,仿佛气球漏气,待击中目标,力道实际上要削弱大半。

    就这样,楚天连连蓄力出拳,他就是这个不服输的性子。一根筋或许是贬义词,但对奋斗在武道上的人绝非如此,对有志的武者来说,坚持和韧性无疑是最大的赞美。

    练武无时日,转眼已到容易困乏的秋日午后,族中大部分人都闭门不出,或靠椅打盹,或伏案小寐,或者干脆上床拥被而眠。例外的唯有愈显火热的艳阳、愈加勤奋的楚天。

    又是数小时过去,楚天逐渐掌握了其中的窍门。收缩要适度,不能过重也不能过轻。若是过重,肌肉被压制太狠,哪里还有余力爆发。反之则起不到压缩效果,跟普通打拳无异。关键在于把握一种平衡。

    要掌握这种平衡,说来容易做来难。普通人非长期练习不能掌握,若换作一些只具蛮力的莽撞之辈,甚至一辈子都领会不到这个诀窍。这种事无疑需要资质和天赋。

    楚天在修炼武学上的天赋算是不错,可就算如此,要把此功练入门也至少需要近半月功夫,但是此时他身上出现一些意外。

    似是练拳久了,打出了感觉,每一招轰出,都像是拳头自发递出去似得,他本人只是引导,树干颤抖的越发猛烈,耀眼金雨下个不停。

    在楚天看不到的身体内部,一丝银色电流不知从何而来,或夹杂在元力中,或混合着血液,在经脉、血管中小心翼翼的流动。经过这种电流淬炼,元力变得更加纯粹凝练,似带着一股电能。浑身血肉高兴的颤抖起来,连吞带咽吞下丝丝电流,肌肉也变得既兴奋又敏感。

    而他额头里面,一团神秘能量在蠕动、伸展,好像有什么可怕的活物即将苏醒。

    不过这些都发生在暗中,楚天还没有掌握意念内识,当然无法察觉自身体内的情况。

    “呼。”

    又是一拳,只是这次臂上的肌肉因为练习多了,竟没经他控制,自行收缩起来。惯性般的出拳,压缩的肌肉却始终保持着无比平衡的度,直到重拳加于树干,气力才释放出来。难以想象的劲道透过树干表皮,悄悄潜入内部,在其中横冲直撞。

    树干一震,表面无事,但内部经络全被摧毁,生机在不知不觉间湮灭。

    这棵梧桐看起来依然光鲜亮丽,但几日后,必然枝叶枯萎、生机断绝而死。其他树木枝叶随风摆动,像在点头默哀,又像在挥手道别。

    楚天伫立于梧桐树下,反复回味刚才的感觉。

    方才出拳时,从开始蓄力到击中树干,全过程力量不外泄,直到最后击中目标拳力才瞬间爆发,这正是施展“须臾劲”的关键所在。

    奇怪的是,修炼此功好像过于容易了,按说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从心中清楚到身体掌握也需要一段时间,本来照楚天预计,要把此功练到一重力境界,至少需要三天时间,不想这么练习半天就掌握了。

    要知道楚天仅仅修武数天,能做到这一步简直匪夷所思。

    具体情形他也不明白,只知道苦练多时都无法掌握的动作,突然间莫名其妙就做出来了,好像是身体本能?

    楚天边琢磨边自查身体,始终没发现什么异样,当然,以他目前的修为根本无法察觉身体的变化。

    排查许久,什么发现都没有,身体却有种莫名的兴奋感,或许只是练功久了,练出感觉了?最终他只能归咎于这个原因。

    先不管这些,楚天按下念头,保持方才出拳姿势不动,将出拳方位、角度、动作、蓄力、暴力等细节牢记于心。

    风一阵阵吹过,卷起满地落叶,浩浩荡荡仿佛金色的河流。

    楚天双眼恢复神采,沉息收拳,开始蓄力。他虽年幼,却颇早熟,一过十二身体就接连拔高,身材初具规模,在一袭青衫的衬托下,愈显得挺拔。此刻他身体紧绷,仿佛一张青色强弓绷紧弓弦,即将射出惊世一箭。

    蓄力到满,在力量到达顶点的那一瞬间,他似有感应,猛然出拳,拳周空气爆响不止,臂膀肌肉却没有丝毫松弛,拳面接触树干,劲力陡然爆发,透过树表深入内部,这一拳仿佛并非打在树干上,竟像击中棉花一样,甚为舒服。

    “击木如酥,不会错的,竟然这样就练成了。”楚天心中惊喜不已,比起上门武学,这“须臾劲”的修炼,实在是太顺了。

    至此,楚天算是迈进“须臾劲”的入门境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