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十章 炼药淬体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屋中,药鼎下层一团炙热火焰熊熊燃烧,中间有暗红色血液伸缩蠕动,吞吐间缓慢突出烟色杂质。

    桌案上多出两个白玉瓶,里面装有刚刚出炉的雪须参和天南白的提炼物,别看只有小小两瓶,却包含昂贵药材的主要精华,以楚雨的炼药技术,也花费不少心神才顺利完成。

    首轮提炼后,楚雨额头已见汗,但他状态绝佳,不做歇息,继续提炼主材料山背虎血。

    山背虎是二阶妖兽中的稀有品种,有一丝进化的可能性。其精血据说传自高阶妖兽,具有淬炼身体、强筋壮骨的奇异功效。

    当然,除非天赋异禀,没人直接拿来淬体,因为那是自残。不过,若在其中添加滋补的雪须参、医伤的天南白进行中和,就是令无数体修者垂涎三尺的奇宝了。

    因山背虎精血特殊,其中杂质非常难提炼,关于这点,当事者楚雨深有体会,提纯还未进行一半,他额头已布满豆大的汗珠。

    原先两种材料加起来不过用了两盏茶时间,而虎血的提炼整整进行近半个时辰,依旧抗拒性极强,不温不火吐出杂质。

    楚天见状心中感慨,单是雪须参、天南白,就至少需花费二百多个金币购买,山背虎精血如此难提炼,该有多贵?是四百,还是五百?若主料不经父亲提供,以他的身家,定然消费不起这东西。

    而楚楚则比他本人还在意,水灵眼眸仿佛湖泊,深处有两团火红在燃烧,那是鼎火的倒影。

    直过了一个多时辰,精血才提炼完成,楚雨熄灭火焰,取出精血,纳入空瓶中,缓了口气,神态放松下来。

    持续压制火焰温度这么久,低了逼不出杂质,高了毁坏精血,不但考验技术,更考验耐力,就算是他,此时都非常疲惫。

    “娘的,这药膏在二品丹药里,也算最难炼的那种,今天可真是出力了。”

    心里吐槽后,楚雨暗中沉吟,接下来就是融合了,这一步十分关键,一旦成功,后面的结丹、烘培就水到渠成,若出了差错,之前辛苦都要付之流水。

    瞥见女儿关切和希冀的目光,楚雨咬了咬牙,为女儿也得把此药练成,关键一步可不能大意。

    想到这里,楚雨在墙角药柜中一阵翻腾,从下面一格抽屉里翻出个扁平的小瓶,其中装有碧绿药液。

    找个靠椅坐下,楚雨仰起头,把瓶子悬在太阳穴上打开瓶盖,于两侧各滴一滴药液,药液色泽透亮,闻起来有种松脂般的香味。

    旁观的楚天觉得此药不凡,这个猜想很快得到印证,不一会儿,楚雨就休整完毕,状态甚至超过未炼药之时,双眼神采四射,眼中竟似不含丝毫杂质。

    楚雨再度生火,衣袖一拂,三瓶提取物尽皆打开,不同材料依次入鼎。

    这些材料药性迥异,一入鼎就不安分闹腾起来,互相排斥,绝不肯融合在一起,鼎中噼里啪啦暴响不止,整个鼎身都被震得嗡嗡作响,此鼎足足有成年壮汉高,一动起来颇为吓人。

    楚楚虽常见炼药,但这么激烈的抗拒还是头次见,一时间俏脸煞白,眼中充满担忧。楚天拉住她后退两步,两人静待融合完成。

    见状楚雨不慌不忙,虚空一抓,以精神力强行镇压。虽然鼎中药材互相排斥,但刚才已提纯杂质,材料中的狂暴因子被除去大半,余者就像跌入陷阱的困兽,只能算是强弩之末了。

    他持续发力,药鼎渐渐平稳,激烈噼啪声变为沉闷啵啵声,由大到小,最后完全消失。而鼎中虎血的暗红、雪须参的纯白、天南白的碧绿纠缠着融合起来,三种颜色如漩涡旋转,不断汇集合并。

    最终,药液呈现出纯净的青红色,在鼎炉中翻滚转动。

    楚雨有控制的降低火焰温度,药液渐化作膏状。此药呈膏状时淬体效果最佳,无论液态还是药丸都差一个档次。温度必须被控制在极为微妙的一个点,才能确保炼出的是药膏,而非药液或药丸。

    炼制药膏远难于普通药物,新入行药徒绝难独立完成,唯有经验丰富的老手才能成功。

    身为家族首席炼药师,楚雨自在其列。他全力施为之下,药液全部化为膏状,均匀细腻,毫无凝固的迹象。

    眼见火候已到,楚雨探手隔空连挥数下,药膏被均分为五份,然后将药膏均匀涂抹到早就备好的药贴上,装入锦盒递到楚天手中。楚天开盒,药贴上依旧残留着些许温热,他小心翼翼合上盖子,以免药性流失。

    药膏到手,楚天迫不及待想要淬体,不欲多作停留。楚天取出父亲暗紫卡片把应付贡献刷给楚雨,价值二十二贡献点,相当于两百二十金币,比两株上好的雪须参还要贵,这还是族内价格,若到外面自行请人炼药,开销就更为惊人了。

    期间楚楚还使小性子让老爹免除费用,使楚雨哭笑不得,楚天忙开口婉拒,毕竟家族规矩不能随意废除,炼药收费更是天经地义,他年纪虽小,在这种事上却有自己的底线。

    楚天一味坚持,楚楚纵然不愿,也只得作罢。

    离开楚雨父女时,夕阳正坠往远方山坳中,楚天运起身法,飞也似的往家赶,到家后,楚天禁闭屋门,打算即刻淬体。

    “须臾劲”讲究在短期爆发最大气力,需要压缩肌肉,对肉体有极高的要求,普通武者根本达不到标准。虎血淬体膏能短期内有效强化身体,迅速达到修炼此功的底线。

    玉简信息中说,淬体疼痒难忍,十分难熬,只有坚持,才能淬体成功。

    对玉简描述,楚天丝毫不敢小觑,毕竟是三品武学,练至大成甚至媲美四品,想必这所谓的疼痒,应该不是好相与的。

    回忆起提出修炼此功时,楚云别有意味的笑容,楚天浑身一阵哆嗦,看来问题多半出在这淬体上面。

    一番犹豫后,楚天一发狠,从锦盒中取出个药贴,揭开按要求贴在胸口,难以忍受的剧痛突袭而来,使他差点昏了过去。

    人体中,气血最旺盛处当属丹田和胸口,因此,淬体膏一贴到胸口,皮肤仿佛被烙铁烙过,药力迅速渗入下面,在经脉中顺着气血向四周辐射出去,均匀分布到四肢百骸,鲜血沸腾,每一快肌肉都活跃起来,兴奋颤抖着吞噬药力,变得更强壮、更有力。

    事先虽有充分的心里准备,可当步入正式环节时,楚天还是难以忍受,因为实在太疼了。

    关于疼痛,楚天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小时候跟小月一起到后山游玩,不甚跌倒在猎人打猎挖的陷阱中,陷阱足有一丈深,当时他仅有六岁,可想而知有多疼。被救上来时,他全身出血,多处瘀伤,一只胳膊也骨折了。

    可当时疼痛依旧比不上这次。淬体之痛,作用于内部,具体滋味外人不可得知,唯有当事人清楚。

    苦修中,时光艰难的熬过。

    淬体膏分为五个药贴,一般而言,每贴都需要花费一天吸收,也就是说,完成淬炼需要五天,对此时楚天来说,这段时间及其漫长。

    此等痛苦,非外人可知,以楚天毅力之坚韧,也有数次本能性的想把药贴揭掉、中断淬体,但鉴于肉体的不断强化,强行打消这个念头,硬生生咬牙坚持下去。

    第三天晌午,隔着窗纱,炎日的照射依然炙热,楚天额头渗出些许汗水。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折磨,或许是逐渐适应药性的缘故,淬体的痛感明显减轻,他紧皱着的眉头都舒展许多。

    就在他以为一切稳定、心神稍松之时,骨髓中突然传来一阵难以想象的痒,从里往外迅速扩散,霎时间全身都痒了起来,事先没有丝毫预兆,令楚天非常难受,一时没忍住,小声呻吟起来。

    屋外小月正俏生生站着,俏脸布满担忧,以少爷的秉性,竟呻吟出声,其中痛楚,远非她所能想象。

    “要不劝少爷别练这邪门功夫了?我只是个丫鬟,这般劝说是否放肆,少爷不会生气吧。”

    小月不由得胡思乱想,娇嫩脸上珠泪盈盈。

    在她思绪万千之际,楚天却在持续忍受着非人的痒,全身上下好像被调皮小孩毛手毛脚的挠,骨髓里似有长蜈蚣,迈开千万只小脚肆意游逛,他却无法反抗、只能承受。

    虽然一时失控,但楚天很快稳住心神,想起幼时遭受的耻笑、楚赫曾经的殴打、启灵前暗中立下的誓言,又想起幼时读过的强者传记。

    上面记录着盖世强者的生平事迹,他们或飞天遁地,或开山裂海,或肆意逍遥,他们的传说在这座大陆交口相传、永不衰竭。他楚天,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为此甘愿付出一切。

    一念至此,楚天眼睛中银光大盛,意志力陡然强上数倍,这原本难忍的痛痒似乎并非难以承受了。

    终于来到第五天,清晨的温和阳光洒遍大地,当然也没错过禁闭屋门、刻苦修行的银发少年。

    此时天刚蒙蒙亮,屋内阴暗尚未全退,性急的晨光却抢了进来,光、暗两种色调的烘托下,少年显得华丽而又安静,仿佛悬在床前的一副画。

    突然,画动了起来,静谧被无情打破。楚天眼中闪过些许疑惑,自换上第五个药贴已过一盏茶时间,身体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又等许久,依然没效果。

    楚天退出修炼状态,略作感应,全身各处都得到强化,气血旺盛堪比后山妖兽,肌肉壮健堪比体修壮汉,筋骨也得以加强。

    练体前三段主要是锻炼肌肉、强化体能,到练体四段才转而锤炼骨骼,由于淬体的关系,他却提前进行了,无疑为后面的修行铺平了道路。

    先前轻松击败楚赫,并非四段武者弱,而是因为两人在武学上差距实在太大了。楚赫苦修数年,“霹雳腿”仅仅入门级别,自然会被小成的“旋风掌”完虐。

    经反复查探,楚天觉得自己的肉身似已达到修炼“须臾劲”的门槛,但是玉简上却说,药膏用完才算淬练成功,这是怎么回事。

    想来想去也不明白,楚天干脆揭开药贴放回锦盒,更衣洗漱后朝屋外走去。这件事要找楚云问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