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九章 父女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什么,楚雨叔在闭关?”楚天满脸焦急,药膏炼不出来,淬体就无法进行,“须臾劲”的修炼更无从谈起。

    “恩恩。”当值人员点头确认,在药堂工作,一向无人敢轻易得罪,却对楚天不敢怠慢,就连素来蛮横的楚赫都被打的满体鳞伤,自然不会因年纪小觑楚天。

    “大概需要多久?”楚天追问。

    “这个说不准,快则几个时辰,慢了几天都有可能。”当值人耐心回答。

    该怎么办?楚天一时困住了,想来想去也没法子,只能等了。

    “咦,天弟,来这里做什么?”一道清脆声音响起,循声望去,楚天看到一副极为熟悉的面孔,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是楚楚。

    对她,楚天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告知来意。

    “这有什么难的?跟我来。”楚楚拉着楚天就往里面冲,顺道招呼道:“小南,早上好”。

    小南连忙回礼,楚楚乃堂主千金,他自不会加以阻拦。

    楚天见事有转机,喜出望外,跟着楚楚往里走。

    目送两人远去,小南暗自庆幸,看起来小姐和这楚天关系很是不错,幸会刚才没有刁难,不让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药堂从外面看不是很起眼,交易处也颇为狭窄,里面却别有洞天。交易处后面是个大院,亭台楼阁、假山修竹样样俱全,进院就闻到淡淡的药香味,园中植有片片药圃,其中不乏稀有品种。不时有药童、仆役穿梭往来,或浇水,或锄地,或采药,或往房间送药材,屋门大部分是禁闭的,里面应该是家族供养的炼药师。

    楚天暗暗称奇,早听说炼药师长期闭关,不理俗事,一心炼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不少人看到楚楚忙恭敬行礼,这些楚楚没过多理会,简单招呼后,拉着楚天继续往里走。

    两人弯弯绕绕穿过几重庭院,来到最深处一处独院中,此处唯有一间隐蔽房屋,走近些,隔着窗纱可隐见里面火光,药香味透过屋门的遮掩,弥漫在小院中。

    楚楚轻轻推开门,屋子中央硕大一个药鼎格外显眼,药鼎下面赤红火炎烧的正旺,中间近乎透明,隐约看到数枚淡绿色雏药正在成形,鼎边身着炼药师服饰、浓眉大眼的中年人正专心炼药,旁边的壮健少年眼见丹药将成,面露喜色,嘴角直咧到耳根,满脸横肉不住抖动,不是楚赫又是谁?

    楚楚俏脸微变,这家伙来搞什么鬼。楚天倒是淡然得多,在他看来,此人不过手下败将,不足为惧,既成手下败将,就永远别想再追上来。

    不想撞到楚天,楚赫不禁面露惧色,昨天被打的满身是伤,若非父亲取出珍藏的“化伤续骨丸”,现在定然还在床上。此药十分珍贵,却被无端浪费,他自是遭到一顿训斥。直到现在,伤处依旧隐隐作痛,面对楚天浑身不自在,恨不得立刻离去。

    三人各怀心思之际,炼药已到关键环节,楚雨一手控制火焰温度,一手对着虚空狠狠一抓,雏药逐渐成形,在他精妙的温度控制下,被烘烤的越来越圆润,凸凹不平处缓缓消失。

    最后,丹药表面晶莹光洁,再无缺陷,此药已然炼毕!

    楚雨右手一挥,鼎盖应手打开,隐约的药香陡然变得浓郁,药香和水雾散处,数粒翡翠色丹药显现而出,他熄了火,腾出手拿起早已备好的白玉瓶,意念到处,丹药突然活了过来,成列飞出药鼎,鱼贯进入瓶中,塞上瓶塞,药香慢慢消散。

    接过丹药,楚赫三步并作两步,低眉垂首,逃也似的溜走了。由于过度紧张,走前竟忘记道谢。

    刚炼完药,楚雨微微喘息,额前见汗,可见所炼丹药品阶不低。

    楚雨拿手巾拭去脸上汗水,朝楚天微微一笑,热情招呼自家宝贝:“是想爹爹了,还是小天有事?”

    世人印象中,炼药师多半相貌出尘、仙风道骨,楚楚生的也俏,可楚雨却一张国字脸,粗眉大眼看起来忠厚老实。

    想到楚赫,楚楚不住口的抱怨:“爹爹,你怎么给那个坏东西炼药啊,他总是欺负天弟。”

    楚雨有点无语,家族子弟间有所争斗,再正常不过了,难道因为这个就不给别人炼药?犹豫半天,方讪笑道:“我的好女儿,咱们总不能公报私仇吧。”

    “哼!反正就是不该给那混蛋炼药,爹爹是个坏蛋,我不理你了。”楚楚小嘴撅得可以挂个油瓶。

    楚天瞠目结舌,楚楚在他面前始终扮演着温柔、可爱的角色,从未见过她闹小性子的模样,蛮横无理,却有点儿可爱。我在乱想什么,楚天暗暗鄙视自己。

    见状楚雨头疼起来,族中他算是元老级的存在,在药堂更是一言九鼎,在炼药界深受同行尊敬,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女儿发飙,毕竟是心头肉,总不能跟她置气不是。

    “好好,咱再也不给他炼药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楚雨一见宝贝女儿生气了,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对楚楚一向抵抗力为零。

    心中却暗道,不给楚赫炼药,他家多半会向族长告状,说我处事不公。管不了那么多,先哄住这小妮子再说别的。

    地位崇高的楚雨此时却毫无尊严,连哄带骗逗楚楚开心,并连连向楚天使眼色。

    “楚楚姐,楚雨叔也是站在家族立场办事,你就原谅他吧。”楚天心中暗笑,开口劝说道:“他能炼丹,咱们也可以,同等条件下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好歹对我有点信心嘛。”

    听了这话,楚楚脸色才好看些,犹自气哼哼道:“天弟来炼药,饶不饶你看你表现。”

    闻言楚雨暗自差异,没想到天小子的话这么管用,得认真炼药了,成色不好可瞒不过这丫头。他很想捂住脑袋,都说女儿跟爹亲,可我这宝贝怎么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楚天告知楚雨具体炼制方法,第一次请人炼药,生怕出差错,一字不漏认真转述。

    “虎血淬体膏,这可是二品丹药。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找我炼这么高阶的丹药?”楚雨精通行情,难免有点感慨。

    别说二品丹药,哪怕一品,都是寻常武者奢望不可及的,有品阶的丹药皆是精品。就算是楚家嫡系子弟,平常也极少有人消费二品丹药,价格之昂贵足以令绝大多数人咂舌。

    无意中瞥见女儿脸色有点烟,楚雨恨不得自扇巴掌,这小祖宗本已忘记了,何必又多事提醒呢。

    楚雨假装没注意到这一幕,轻咳掩饰尴尬,盘腿坐垫子上打坐调理,就算是他,炼制二品丹药也并非易事,不过此番作为怎么看都有点故作镇定的味道。

    宁神片刻,楚雨的状态恢复到巅峰,豁然张开双眼,精华内蕴,里面血丝和疲劳全都消失了。

    见状楚天忙取出所需药材,以供对方随时取用。

    楚雨右手一挥,炙热火焰自鼎炉下方出现,空气中顿时出现一阵炎热气息,屋内变得干燥起来,炼药第一阶段——温鼎,正式开始。楚天二人稚嫩的眸子紧盯药鼎,楚天眼中充满炽热。

    家族另一处宅院门前,数名护卫威风凛凛、耀武扬威,路上偶尔经过的族人望向此处,眼中皆是难掩艳羡之色。此乃是四长老居处,这位长老主管家族财务,族中大部分生意皆经其手。

    强大的武力固然令人神往,却太难获得,一般人看来,丰厚的财力显得更为实际。

    这些护卫俱是高傲之辈,接待一般来客常鼻孔朝天,突然,两人本来倨傲的脸上浮现出恭敬,深深行了一礼,因为来的是他家大公子——楚赫。

    楚赫并不理会二人,脸色发白,破门直入,院内阿谀奉承者不在少数,但此刻他注意力显然不在这些人身上,手里紧握装着新出炉丹药的白玉瓶,疾步往弟弟楚歌住处赶。相信有了这些,楚歌当会武力大进,为他报那一箭之仇。

    想到弟弟的恐怖,楚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旋即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弟弟很快就会教训那个可恶的家伙。

    “小子,得意吧,看你还能嚣张多久。”楚赫脸色森然,几个本想上前奉承的杂役浑身一颤,改变念头悄悄溜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