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八章 练功准备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当然要学了。”楚天硬着头皮说。事已至此,无论如何都要把这门绝技学到手,不然太对不起这几天的苦修了。

    楚云笑了笑,返回房中,这门武学藏在里屋。

    楚天在院中等着,心中不安,老爹这笑容怎么有点儿假呢,看来此事必有蹊跷。顾虑重重的时光总归难熬,他等得油煎火燎,苦等悬念揭开。

    幸好楚云没去多久,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当头把一物朝楚天扔去。

    楚天接在手中一看,是一本黄绿色的竹简,不知原材料是何种竹子,极其晶莹透彻,竟不输给玉制之物,且年代久远,看见此物就知道这门武学定然不凡。

    迫不及待向其中输入元力,楚天顿觉一阵恍惚,心神仿佛被整个吸到竹简中。

    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雾气,朦朦胧胧的什么都瞧不清。楚天凝聚心神,仿佛来自古老森林的潮湿雾气缓缓散去,周遭景物渐渐清晰。

    映入楚天眼帘的是一方擂台,台上有二人正在激烈战斗,其中一人身着烟衣,招式凌厉、步法诡异,举手投足间尽是杀招。另外一个是光头壮汉,赤裸上身,神态粗豪,打斗风格大开大合。

    光头壮汉招式极为刚猛,烟衣人施展精妙步法绕着他只是打转,并不正面碰撞。

    如此纠缠许久,壮汉似乎力竭,烟衣人终找出一处破绽,并指如剑,朝对方心口狠狠戳去。大汉收招不及,仓促出拳护体。

    壮汉要输,楚天暗下定论,这两人实力本是旗鼓相当,但烟衣人充分发挥自身的灵活优势,在壮汉凶猛之时避其锋芒,待他气力不足方才出手,不动则已,一动必然山崩地裂,楚天不得不承认,这烟衣人的战法相当明智。

    烟衣人虽手中无剑,但此招剑指竟比高深剑法更显犀利,他似乎预见到胜利的结果,一直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好像冰山顷刻融化一般,格外的温暖。这平时少言寡语,甚至有些僵尸脸的人,一笑起来竟是格外惊艳。

    拳、指各带着惊人势道狠狠相撞,剑指劲道十分犀利,瞬间就将拳头携带的如山元力刺得千疮百孔。

    眼看光头壮汉就要力竭,他的拳头去势已尽,却突然无端生出三重刚猛劲力,且一道强过一道,势若叠嶂山峦,突兀向烟衣人砸去。

    “咔嚓。”

    烟衣人施展攻击的剑指寸断,手臂筋断骨折,口中喷血如泉,面部笑容永远凝固,身躯伴着一袭烟衣裂成无数碎片,而后化为水雾融入四周仿佛千年不变的潮湿中。

    画面至此终结,楚天意识退出竹简,简中信息流不知何时冲入脑海。

    “须臾劲,三品顶级武学。力竭生新力,势尽造威势。修至大成,可于瞬息间爆发三重劲力,一重高过一重,三重齐发,攻击力堪比四品武学。”

    “欲修此功,需先用虎血淬体液强化身体,未经淬炼不可强行修炼。肉身孱弱者强修此功,后果不堪设想。虎血淬体膏如此制成……”

    回想起台上光头壮汉施展此功反败为胜,楚天心里一阵火热,眼中充满期待和垂涎,练成此功,实力必将精进一步,就算放在整个家族小辈中,都算得上强者了。

    旋即又想起修炼此功的难处,楚天不由得暗自苦笑。

    首先,需要先淬体,虽然玉简上说得轻描淡写,但在修炼过“旋风掌”的楚天看来,这淬体恐怕不是什么轻松之事。

    其次,虎血淬体膏需二品炼药师炼制,要知道炼药师地位崇高,就算是裂岩城三大家族,都将炼药师当佛爷一般高高供着,鉴于炼药师的稀少和实用,二品炼药师的地位,几乎可与化罡境强者相媲美。楚天才修武不久,修为仅有练体三段,根本没法拿出能打动二品炼药师的报酬。

    最后,炼制淬体膏需要数种材料,其中雪须参、天南白皆价值不菲,主料更是山背虎的精血,此虎可比普通蕴气境更强上许多,绝对算得上该境界的佼佼者,让他一个练体三段挑战山背虎,那无疑是找死,还不如直接跳河或跳崖。

    正郁闷间,楚云的话打消他一些疑虑:“山背虎血我这里正好有点儿,其他两种到你楚雨叔那里找找看?收齐材料后,再麻烦他炼制一下。”

    楚雨身为家族唯一的二品炼药师,执掌药堂大权,极擅炼药,族中无论男女老小见他都得陪着笑脸,毕竟没人愿意跟丹药过不去。

    可楚天依然有些疑虑,虽说楚雨是他叔,其女楚楚跟他关系不错,但总不能让人家无偿炼药吧,两种辅料价值不菲,炼丹技术就更珍贵了,外面求炼药师炼制都需要付出高昂的报酬。

    楚云从容戒中取出白玉瓶子和暗紫色卡片,交代道:“瓶中是山背虎的精血,这是我的贡献卡,辅料和炼药需要的贡献值,用这张卡划出去。”

    慌忙接过玉瓶和卡片,楚天凝神细看,瓶子为白玉所制,呈半透明状,隐约可见其中暗红的山背虎精血,虎血置于此瓶,可长久保持内部狂暴能量不流失。这种贡献卡楚天也有一张,是参加启灵仪式后由三长老颁发的,却呈现碧绿色,跟楚云这张暗紫色的很是不同。

    要说这贡献卡,那话就长了。传言很久以前,家族刚成立时,人人都拉亲情、攀关系,武学秘籍,索取无度。许多平庸子弟索来高深武学,无脑修炼,练坏身体却反过来怪功法阁,使阁里成员烦不胜烦。

    为解决这一麻烦,一位元老发明了“贡献值”。族中子弟若再想获得武学、药物、兵器等物,都需用贡献值来换,贡献值可由狩猎妖兽、捐献私物等途径获得。

    而这些卡片正是储存“贡献值”之物,分为碧绿色的普通卡、天蓝色的精英卡以及暗紫色的元老卡,卡片级别象征着身份和地位,手持元老卡到功法阁换取物品,能享受到极大的优惠。

    楚天告别父亲,回到自己院中,意识深入玉简中观看光头壮汉演练数次,直到夜深人疲惫时,才带着满足酣然入睡。

    最近楚天含辛茹苦的修炼,又参悟“须臾劲”到深夜,身心早已疲惫,一沾上床铺就进入睡眠,无忧无虑睡了个好觉。

    踏入武者没几天就击败练体四段,旁人只简单归于天才,却忘记这让常人仰望的成就并非依靠天赋,而是付出血汗点滴铸就的。终生平等,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是上天的宠儿。

    自修武以来,楚天无时无刻不绷紧弦、憋足气往前冲,小小年纪思想举止成熟得媲美成年人,或许仅有熟睡时,才能放松神经,忘却烦恼忧愁。

    熟睡中,他平时紧绷着的脸,此刻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到这幅睡相,才让人想起这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一夜无梦,直到天明。

    楚天睡醒起床,伸个懒腰,近日苦修的精力损耗完全被这一个安稳觉补充回来,现在重回最佳状态。

    想起练药之事,楚天略作沉吟,唤来小月,告知所需之物,命她到药堂找人打听。得知楚天轻松击败楚赫,小月对自家少爷又多几分崇拜,乐呵呵办事去了。

    利用这段空闲,楚天一刻都不耽误,活动手脚练习“旋风掌”。

    不一会儿,小月就回来了,她探得消息,药堂只有天南白,雪须参是没有的。

    楚天取两百金币交与小月,让她到城东坊市去采购,办完事到“药堂”碰面。此次炼制需要两株雪须参,每株市场均价约为八十金币,两百金币应该能买到品质不错的。

    小月到屋外,命杂役牵来一匹马,骑马绝尘而去。此马乃是异地优良品种,毛色纯净,四肢健壮,价格有些昂贵,但这对楚家这种老牌家族当然不是问题。

    楚天则是直奔“药堂”,路上边走边苦笑,买药还真是烧钱啊。

    柜台当值人员告知,若持有元老卡,两株天南白共需消耗十一点贡献值,看似不多,但在族内一点贡献就可换取一块元石,相当于十金币,药材价格换算过来就是一百一十金币,这还是最低折扣价,当真要命。

    楚天边抱怨价格的昂贵,边取出暗紫元老卡,当值人也取出一张卡片在楚天卡上一划,就把花费的贡献值给转移了,旋即,当值人在药柜里一阵摸索,找到天南白取出交与楚天。

    转移贡献时,只需心神进入卡片,默念开销,想的多少,就转走多少,非常方便。圣武大陆,地域广博,人杰地灵,除武者、炼药师外,多有能工巧匠出现,从这么一张卡片中,就能对制作者掌握的高超技艺略知一二了。

    天南白是一株深绿色草药,闻起来有浓郁不刺鼻的药香。楚天把它收回容戒,在待客椅上稍坐一会儿,小月到了,雪须参也已到手。

    新购的雪须参,主干饱满莹白、富含营养,下面须状物纷杂,好像老人的胡须一般。看成色当属优良品种,其上残留有肥沃泥土,一看就是刚采集的,格外新鲜。商贩仗着货物质量好,狮子大开口要两百金币,这当然难不倒小月,毕竟是贫苦人出身,天生的“压价专家”,商贩被忽悠得晕头转向,不知怎么最后竟一百四成交了,算是大甩卖了,估计这会儿还在剁脚懊恼。

    药物齐全,只差炼制了。“虎血淬体膏”有何功效?楚天眼中满是炽热和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