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七章 哗啦啦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楚赫败了,原先威风凛凛,现在无助地靠在粗壮树干上。枯黄树叶被震散,纷纷扬扬洒落一身,但他的脸色比深秋的落叶更加枯黄憔悴。

    他面如土色,满脸震惊,眼中充满了惊惶和恐惧,平时引以为傲的“奔雷腿”也施展不出,他双腿皆被打伤,连路都走不动了。遍身都是乌青的掌印,密密麻麻数不清数目,只是短短一瞬间,竟被打成这般凄惨模样。

    此刻他犹自无法相信,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的,七天前连个武者都不是的人,现在竟如此轻松就击败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要是之前有人告诉他,七天时间就能让一个未曾修武的人,达到练体四段的战力,他一定会觉得那人脑子秀逗了,或是在做梦,因为这完全不符合常识。

    七天时间,四段战力?坐火箭都没这么快吧!

    而现在,只有梦中才出现的情形,竟真真切切发生在眼前,而创造如此奇迹的天之骄子,竟是平常肆意欺负的对象。现在想想,他只觉自己脑袋秀逗了,竟然一直以为这楚天好欺负。

    可这楚天区区黄阶中级资质,又怎能进步这么快。看他这几天外出,听说是到后山去了,难道在后山遇到什么大机缘。对,一定是这样,这小子定是走了狗屎运,不然怎能打败老子。

    顷刻间,楚赫心中念头不知道转过多少弯。

    “咦,楚赫族兄,你这是怎么了?”

    楚天恳切问道,似乎比他还要惊讶:“族兄说兄弟们切磋不必客气,我才意思意思的。没想到你……哈哈,都是小弟的错。”语气充满真诚和懊悔,就跟真是失手一样。

    “噗。”

    楚赫极爱面子,大庭广众下受辱本就大失颜面,再加上此番貌似诚恳、实则讥讽的话语,再也按捺不住,一口鲜血脱口而出,他伸手指着一脸无辜的楚天:“你,你!”,说一半,竟头一歪晕了过去。

    “赫哥,赫哥。”人群中走出两个年轻人,急声向杂役要个担架,手忙脚乱把楚赫抬上去。这二人是楚赫的小弟,楚天示弱遭辱时,他们也有份,算是楚赫的帮凶。现在却全然没有平常的仗势欺人,眼光躲闪着不敢望向楚天,一把老大放稳,就像逃兵一般匆忙回走。

    “站住。”背后一声厉喝,仿佛恶魔的呼唤从恐怖深渊遥遥传来。

    两人连忙回头,印象中稀松平常的楚天,此刻竟然状如恶魔,就连强大的楚赫都栽了大跟斗,他们又拿什么抵挡。

    强烈的恐惧感使二人双腿颤抖,浑身抖如筛糠,手中担架一时间竟有千斤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哗啦啦!”

    其中一人比较胆小,竟然被吓尿了,尿水浸湿裤裆,顺着裤腿往下淌,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尿骚味。来前并不紧张,只当陪赫哥找乐子,临行时还多喝几杯助兴,此刻竟全化作尿意,恐惧之下失控尿出。

    此人心虚的往周遭乱看,众人皆是面带嘲讽,更要命的是,他无意间正好瞥到平常心仪的少女此刻掩住琼鼻、一脸鄙视,心中一声哀嚎,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另外一人头脸上满是豆大的汗水,大着胆子问一句:“天弟,哦不,楚天大哥有何指教?”

    在小人的眼里,原不分辈分年龄,谁实力强谁就是哥了。此时此刻他多么想把楚赫扔下,自行逃走,可这样楚赫醒了定会秋后算账,更别说他弟弟楚歌,想起那人的可怕,脸上又渗出几滴汗珠。

    “没什么,今天真的失手了,楚赫族兄苏醒后,须帮我致歉。”强忍住笑意,楚天面色古井无波地说道,心中却有些感慨,实力强大了,连原先欺辱他的人都会畏惧敬服。

    闻言二人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语无伦次应道:“没事的,没事的。”

    见楚天不再发话,胆大的小弟小心翼翼问道:“楚天大哥,您看,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吧?”

    “恩。”简洁扼要的回答似从鼻孔发出。

    两人如获大赦,向楚天恭恭敬敬打招呼后,忙转身后撤,窜行间仿佛后山树林里疾行如飞的野兔。

    “再给我带句话。这次是我手重,我一定发奋修炼,待学会控制力度后,再找族兄切磋,我一定会轻轻的……”

    楚天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即时补充一句。

    正庆幸快要脱离恶魔了,二人猛一听到这句话,脚下又一个踉跄,险些把担架扔掉,震得昏迷中的楚赫一阵不舒服的闷哼,支支吾吾答应两声,继续遁走,那步子越发急促了。

    “哎,天弟,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一声寒暄突然打破沉寂。

    随后,人群开始喧哗起来,不少平时对楚天不管不问的人,今天突然变得热情起来。

    “小天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实力,真是天才啊。”此乃年长者的赞美。

    “楚兄弟一向深藏不露,定会在族比中崭露头角。”有同辈正色抱拳表示钦佩。闻言楚天暗暗头疼,哪有藏什么啊,若有实力,前段日子被楚赫痛殴时早就还以眼色了,他又不是受虐狂。

    “楚天,好好表现,我看好你哦。”甚至有族妹大胆表示欣赏。

    一开始楚天有些兴奋,毕竟苦修得到别人认可,终归是好事。但随着示好的人越来越多,毫无交情的强行攀交情,关系不睦的赶来修复关系,他渐渐感到头疼,看来认可者太多也很烦啊。

    最后,楚天飞快抓住楚楚的手,在一片赞美和议论声中落荒而逃。楚楚脸色绯红,幸亏有渐深的夜色遮挡,楚天毫无所觉。

    两人跑出很远,终于寻到一处僻静场所停下。

    “天弟好受欢迎啊。”楚楚见楚天面色狼狈,不禁微笑着揶揄。

    “姐,你就别调侃我了。”楚天脸上笑容比苦瓜还苦。只是短短应酬一会儿,就浑身不自在,竟比后山苦修还累。

    楚天取出“暴气丹”打算物归原主,笑道:“我就知道用不上这个。”

    楚楚佯怒:“这是干什么?我是你姐,送你点东西不应该么?这般客套见外,难道我和旁人一样吗?”

    越说音量越低,到最后竟揉着眼睛小声抽泣起来。

    “我错了,你是我亲姐,我错了还不成么?”楚天之前极少跟女孩接触,哪见过这种阵仗,不禁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这就对了嘛,听姐的准没错。”楚楚拿开遮眼的小手,下面竟是张笑脸,哪儿有泪珠在?

    “额。”上当的楚天目瞪口呆。

    楚楚见楚天呆愣,只觉得这个样子无比可爱,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拿小手在他面前乱晃。

    回过神来,楚天暗叹口气,这么简单就上当了,好丢人。

    “该回家喽,若太晚,我爹又该唠叨了。”楚楚看天色不早,便向楚天告辞返家。她心情极为愉悦,连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脑后马尾在沁凉清风吹拂下,随着步子不住摇摆。楚天目送她远去,直到靓丽的身影没入夜色。

    回家途中,楚楚绯红的娇颜、脆生生的笑声以及招摇的马尾反复在楚天脑海中出现,难以祛除,楚天对着手背狠掐几下镇定神经,暗道:“楚天啊楚天,她可是你姐,对她有感觉,你是畜生吗?”

    剧烈痛感让楚天慢慢平静下来,一路心事重重,清醒过来时,已经到家了,方才围观的人群业已散去,他毫无阻碍进入家门,往楚云住处走去,媲美“旋风掌”的武学值得期待。

    “什么,这么快就修炼成了?”楚云非常吃惊,手中夜光杯都掉落地上摔成粉碎。此杯晶莹如玉、价格不菲,小小的一个,就抵得上一般家庭的全年开销。但这个楚云素来喜爱的杯子摔成碎末,他也顾不上心疼了,只拿双眼紧盯楚天等待确认,心中似有久旱逢甘霖一般的欣喜。

    “是的。”楚天肯定的说。

    “你不会只把“旋风掌”修炼入门,却错把入门当作小成吧?”楚云满脸狐疑。

    楚天脑门浮现烟线,忍气说道:“难道在你眼中,亲生儿子就这么不靠谱?”

    “走,出去练练。”楚云一马当先,往院落直奔,往日稳健的步伐变得有些迫不及待,楚天随后紧跟。

    楚云院落日常的寂静被呼啸声打破,一道强劲旋风在院中骤然出现,越刮越大,搅动空气渐成漩涡,跟在后山演练的比起来,更添几分怒气,仿佛威严遭人质疑,内心憋屈,吼叫着把青石地板上无数枯黄落叶卷起撕碎。就连远远站在台阶上观看的楚云,都无法完全幸免,衣袍在风中飘扬,前襟荡漾出圈圈涟漪。

    “好。”楚云忍不住脱口称赞。

    得到应有承认,旋风方收敛怒气,缓缓停滞,露出楚天的身形。

    “果然是小成,没想到短短七天真成功了。”楚云快步赶来,神情激动,地板都踩得“啪啪”直响,哪里还有平日的安稳若素、处变不惊?

    “那当然了,没听听外面人怎么说的,我是天才嘛,哈哈。”楚天洋洋自得,忽想起战胜楚赫时阿谀者的一句赞美,直接将天才这一称呼取来套用了。

    “也对,毕竟我的种,资质优秀一点,理所当然的嘛。”楚云更加自恋。

    楚天见此情形再也难以笑出,抬手揉揉眉心,怎么说呢,老爹也太那个了……

    “那赌约算我赢了吧,既如此,请把赌注拿来。老爹,这可是你的承诺,总不会不认账吧?”楚云似是担心老爹的信誉,忐忑不安地问道。

    “怎么会呢,我的人品你还不清楚吗?”楚云哈哈大笑,看到楚云脸色发青,决定不再挑战他的极限,话锋一转:“给是会给的,不过你确定要学?”

    楚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受夜色的影响,这笑容怎么看都有点阴险,充满了狡诈和算计的味道。

    楚天浑身一阵激灵,老爹这样笑,准没好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