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章 雪耻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楚天面前的山岩上,最显眼的是被“旋风掌”刮过的痕迹。

    此外,还有许多形状不同、风格迥异的痕迹。其中一处山岩被狂风狠狠撕开,蕴含着浓重的撕扯之力;另一处看起来整整矮了一头,仿佛被巨风以压倒性的力量碾压;还有一处被齐整切割开,这样的风丝毫不压于上好宝剑。有时候,痕迹也会淡淡的,应该是轻风温柔的抚摸。

    这些是各式各样的风在后山留下的印记,有凶猛的,也有平和的;有锐利的,也有朴拙的;有刚强的,也有温柔的......这座古老山脉存在多年,遥远的风啸亦是如此,漫长岁月里,两者似是发生过无数交际,整座山脉都是这段悠久感情的见证。

    于是,楚天便在这座广阔山地中随意走动,浏览无数风景,观摩风之痕迹。

    或是山岩上的疤痕,或是风中枝叶的摇摆,或是鸟雀扑棱棱的跳动,或是茂盛青草倾斜身躯向大山致礼……

    楚天的银眸显得比平常格外明亮,似乎进入一种神秘的状态,注意力高度专注,数不清的痕迹,竟是过目不忘、铭刻于心!

    他就这么走着、看着,从旭日东升直走到夕阳西下。

    楚天突然回过神来,宛如大梦初醒,退出了神秘状态。

    四周环顾一下,站立的地方正处于山下树林中,喧哗声四起,狩猎者、采药者、旅行者们忙碌一天,三两成群,勾肩搭背往林外赶,包裹鼓鼓的,想来收获不菲,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楚天尝试着观察风的痕迹,却再难进入刚刚那种状态,可回想一下,方才看过的痕迹都印在脑海中,清楚明白、如在眼前。

    他略感奇怪,自己记忆为何变得这么好?想来想去也找不出原因,索性不再去想,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楚天宁神盘坐,反复回想,试图从这些痕迹中找出提升“旋风掌”的契机,却始终没有收获。

    脑中陡然添了太多东西,他感到脑袋隐隐发疼,瞟一眼匆忙返家的人们,暗想是时候回家了。

    “给老爹一个惊喜吧!”

    楚天起身往回走,满脸笑容,一如那些包裹鼓鼓的狩猎人士。

    走到住处附近的小路口,远远就看到一道的窈窕倩影,走近渐看清容貌,水灵眼睛樱桃嘴,粉色衣裙裹住玲珑娇躯,脑后双马尾用粉色缎带系着,调皮的随风摇摆,原来是楚楚。

    事实上,楚天和她的交集并不多,印象中这位小姐姐不太爱说话,见人有点儿害羞,总是微红着脸躲躲闪闪的。

    却不想,但当他遭人欺负时,此女却勇敢的站出来全力维护。这有点出乎楚天的意料,深受感动,这几天暗暗发誓,若能成为绝世强者,定不辜负这份恩情。

    现在楚天对这位小姐姐印象极好,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叫姐姐吧,她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不太好意思,直呼其名更不合适。

    正在他陷入两难时,楚楚已看到他,慌忙奔跑过来,美丽的大眼睛中满含着焦急忧虑,俏脸嫣红。

    “不要回去了,先到外面躲躲。”

    楚楚微微有些气喘,香汗淋漓,分不清是累的,还是急的。

    “怎么了?”闻言楚天有点吃惊。

    楚楚慢慢平复呼吸:“楚赫族兄又来找你麻烦了,正堵在你家门口。”

    楚天一愣,旋即露出微笑:“好得很,正想找他算账。”

    这笑容在楚楚看来颇为奇异,硬把嘴边劝说的话堵了回去。却使她更加焦急,脸越发红了。

    看对方满脸紧张,楚天心中一暖,宽慰道:“楚楚姐,我现在今非昔比,放心吧,谁找谁麻烦还是两说呢!”

    楚楚仔细一想,天弟平常并不鲁莽,似乎胸有成竹,莫非楚云叔给了什么底牌,或许不用太过惧怕楚赫。

    “既然你有准备,我就不阻拦了。”楚楚面色稍缓:“不过必须得把这个带上!”说着往楚天手里塞了一个药丸。

    此药色泽暗红,通体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在楚楚手里攒得久了,楚天拿在手中依然觉得温热。

    “这是暴元丹,服下之后,可短时间增加元力。”楚楚补充道。

    楚天不禁感激,此物既然为丹,必然价值不菲。众所周知,虽说圣武大陆上药物品种繁多,但丹药无疑是众药之尊。增加元力之物,在丹药中都属罕见,起码比他突破时服用的元丹贵重。

    因为身世他常遭人欺辱,除父亲外从未有人这番待他,心中千万句感激,却一句都说不出口,眼圈微微泛红。

    “不要太在意啦,反正我爹那里多得是。”楚楚故作轻松道:“你要是推辞,我可就生气了。”

    “谢谢!”此刻楚天已把楚楚当作至亲之人,暗中发誓将来如有成就,定当好好报答,内心感激虽千回百转,但口中唯有两个字,却重逾千斤。

    “这就对了嘛。”楚楚展颜一笑,灿烂明丽,照亮了漫天的暮色。

    楚天住处门前,往日略显寂静,此时却拥挤着不少的人群,这些人大部分是小一辈,此外还有数位年长者,就连几个打杂的都来凑热闹。

    人群为首一人,人高马大、面目蛮横,正是在小辈中颇有凶名的楚赫。

    他双手交叉环抱胸前,洋洋自得,飞扬跋扈。前几日正忙着突破修为,没工夫修理楚天。现在腾出手来,谅此子插翅难逃,大不了堵在这里不走了,就不信这小子不回来睡觉。

    只要楚天小子回来,就铁定挨一顿老拳,修炼生活太枯燥,这小子现在好歹算个武者,希望能多带来点乐子才好。

    楚赫嘴角笑出狡诈的弧度,他的拳头早已饥渴难耐了。

    “来了,来了。”人群突然熙攘起来,众人目光汇聚处,一对男女并肩而来,男的清俊潇洒,女的娇俏明丽,正是楚天和楚楚,两人边说边笑,颇为亲密,在场不少小辈心中暗妒。

    “小子,过的还挺滋润。”楚赫眼睛红的像头发情的公牛,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过奖,也就一般般吧。不知道族兄堵在我家门口,意欲何为?”楚天好像不记得之前遭受的痛殴,仿佛两人从未有过冲突,心平气和的问道。

    “前番和族弟切磋,感觉获益匪浅。今天特意过来,一来表示感谢,二来希望再请教一番,希望你不吝赐教。楚天族弟,可不要藏着掖着,有什么厉害武学尽管施展,愚兄这身板还算得上结实。”

    楚赫缓过劲来,装模作样道,要是不知情的瞧见,还以为两人交情好得很呢。

    “好说,都是自家兄弟,我一定不会见外的。”此时楚天脸上有些皮笑肉不笑,只是四周都是知情人,落在他们眼里,这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儿阴森。

    眼看两人即将大战,围观小辈们顿时喧哗起来,面前若有战鼓,定有人擂鼓助威,身前若有桌案,定有人拍案叫好。

    年长之人倒是沉稳些,面上还能保持正经,可心里开始暗爽。

    要不是图爽,又怎么会在此处瞧热闹呢,又怎么会没人劝说拉架呢?不管心里再怎么乐呵,脸上总不便表露出来,怎么说也年纪一大把了,总不能像那些毛头小子一样脸红脖子粗的沉不住气吧。哎,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哪。

    “看来族弟是有所进益了,恭喜啊。不过这些天愚兄也没有白过呢,希望族弟不要太肆无忌惮才好。”

    楚赫有心打压下楚天的气焰,双拳一握,骨骼鸣响,爆发出强横气势,咔嚓声中,脚下的地面被震裂,道道裂纹迅速蔓延,练体四段的修为展现无遗。

    周围一片哗然,练体四段,在小辈中已算优秀了,原来只知道他弟弟楚歌是天才,没想到楚赫本人同样不弱,一些年长者暗暗点头。

    “哎,想年初楚云也算我楚家出类拔萃的天才,不想后来为情所困,一蹶不振。儿子更仅有区区黄阶中级资质,现在又自不量力,与楚赫冲突。看来自此以后,楚云这一门算是彻底堕落了。”

    人群中两名杂役老者议论道,对楚天满脸鄙视,全然忘记自家连成为武者的资格都没有。

    楚楚见楚赫竟然又突破了,这下就算服用“暴元丹”也打不过了,不禁为没有坚决阻止楚天归来而后悔,听闻这种言论,更加沮丧懊恼,一时间珠泪盈盈、泫然欲泣,看得身边几位年轻人心疼不已。

    爆出修为后,楚赫放声狂笑,一对牛眼在楚天脸上扫来扫去。见对方依然平静,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慌乱,不禁恼羞成怒,决定不再留手,第一时间就使出全力碾压对手。

    你小小年纪,才修行几天,能有多深道行。没事给老子装个屁的波澜不惊,装个屁的高深莫测啊。

    “刺啦”声迭起,楚赫两腿间有耀眼的雷光显现。

    催动“奔雷腿”后,见楚天依旧无动于衷,楚赫怒吼一声,纵身向对方跃去,双腿携着雷电和劲风,向楚天胸口狠狠跺去。他一刻也不想等了,马上就要撕下对手的伪装面具。

    装,让你继续装,看你匍匐在大爷脚下时,是否还能装得下去?

    这下若是踢中,就算是武者,也要当场重伤。

    楚天一动不动,好像被吓呆了。

    “奔雷腿”即将临身之际,突然遭遇一阵旋风,强盛到不少人隔着数十步的距离,衣袂都被吹得飒飒作响。

    狂暴的雷光和劲疾的旋风一触即分。

    两者甫一接触,看似凶悍的雷光顷刻间土崩瓦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一道人影被震退出去,打着转在空中飞行十余米,撞到一棵粗壮梧桐才停了下来,晕头转向、口吐鲜血,不是楚赫又是哪个。

    炫目烈风陡然停下,露出楚天清瘦的身形。

    此番争斗,竟是楚天胜了,他打败了同辈中练体四段的佼佼者。

    更恐怖的是,七天前,他连个武者都不是。

    一念至此,围观者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一时间,“嘶嘶”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