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五章 旋风掌小成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狂风自远方跋山涉水而来,经过裂岩城一座峻峭的大山时,好像受到挑衅,怒气倍增,大声咆哮,在山涧、谷地之间轰隆作响,仿佛能撼动山河。

    然而,当到达山中一片空阔地带时,却被强行打散,残留余风惊得瑟瑟发抖,盘旋在四周不敢远离,仿佛在向场中顶礼膜拜。

    残风众星捧月之处,有白色的旋风舞动不停,速度惊人,地上的枯叶被卷起来随风乱转。站远处看,只觉纯白的底搭上深黄的叶状斑纹非常好看,但只要略微走近些,就不难察觉华丽下潜伏着的恐怖。

    旋风加速到极致,陡然停下来,带起的漩涡缓缓消失,周围拜服的风才大着胆子活动起来,可依然被余威所慑,只得蹑手蹑脚悄悄溜走。

    满地秋叶被撕扯成金黄色粉末,风停处扑簌着落下。漫天绚丽金色中,一道人影现出身形,银白发丝纷乱散在双肩,一双神秘的亮银眸子尽显尊贵,纯白衣袍在余风中荡漾出好看的波纹,宽大袖子猎猎作响,衣服下摆倾斜出帅气的弧度,此人正是在后山辛苦练功的楚天。

    这是楚天修炼“旋风掌”的第四天清晨,短短三天就将此功修炼到如此声势,这种成就连一向严格要求自我的楚天都暗暗点头。看来状态不错,既然这样,那就再加一把劲!

    楚天小心在容戒中找出所需之物,并以意念运出。

    “砰!”

    这次搬运声听来格外沉闷,四个黝烟圆环刚一出现,就快速下坠。

    楚天面色大变,连忙飞身后退。

    轰的一声,细小烟环砸在地上,看似坚硬的岩石地板竟丝毫构不成阻碍,烟环整个没了进去,碎石四射,其中几颗甚至溅射到楚天腿上,他感到筋骨微微生疼。

    离这么远还有这种力道,如果附近有普通人,当场就会出现伤势。地表为坚硬的岩面,就算让大力士拿着上百斤的铁锤砸,也断然没有这样的破坏力。

    就算用屁股想,都知道这玩意儿分量不轻。

    楚天额头冒出冷汗,幸亏他退得快,不然被这东西砸在脚趾上,就算以他练体二段的修为,恐怕也不会好受吧。

    定了定神,楚天运起元力将烟环逐一取出,小心翼翼地放在地面上,每加一个烟环,地面仿佛都下沉一些。

    这些圆环由未知金属制成,通体黝烟,看来朴拙厚重,唯有表面印着的复杂符文,给此物平添几分玄奥。

    烟环初始直径大概仅有容戒两倍,可楚天竟伸手就穿了过去,烟环随之变成手镯大小。

    此物可大可小,想来是依靠刻在上面的玄奥符文之功。此乃楚云赐予“旋风掌”时附送的道具,据说有辅助修炼的效果。

    楚天按照父亲的说明,把手脚一一伸进去,如此四肢各套一个烟环。

    “嘶,好重!”楚天不由得呲牙咧嘴。

    最近他将“旋风掌”修炼到高深地步,身轻如燕,手脚轻便,无论是飙速赶路,还是闪转腾挪,都是得心应手、无往不利。

    现在带上这重物,以往的敏捷全没有了。楚天试探着走几步,慢如犁牛,每走一段就要喘一会儿气,连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都颇有不如。

    楚天咬牙施展“旋风掌”,按他现在对此功的掌控程度,早就能轻松舞起强劲的漩涡,戴着这些累赘,却只能带起小股闷风,听来都觉得累,全身动作仿佛烂醉之人,东倒西歪、滑稽可笑。

    练不一会儿,他就汗流如注,全身上下无处不累,手腕、脚腕与铁环接触的地方更是隐隐生疼。

    楚天边大口喘气,边练功不辍。

    连续练几个时辰,中途多次力竭,略作歇息后,就继续苦练,到后来,他的喘气声仿佛拉动破风箱,呼呼作响,脸色赤红,浑身上下皆被汗水浸湿透彻。

    最难熬的是,正午艳阳高照,虽是入秋时节,但裂岩城这地方,气候向来如此,边刮着大风,边烈日当空。

    汗水如同溪流,顺着楚天头发浸入眼睛,咸咸的十分难受,再经明晃晃的日头一照,眼睛都很难睁开。

    火辣辣光线过处,脸面和外露的皮肤都干裂了。为追求效率,练功产生的伤口,楚天都只作简单处理,就继续苦练。两者叠加,真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当然,作为一个十余岁的孩子,楚天知道痛,也知道累,痛了也想像普通孩子一样找双亲撒娇,累了也想稍稍歇息片刻,找静谧的栖息地。

    但是,娘亲早早离去,还需他去找寻。父亲遭受打击,还需他去宽慰。

    还有因身世遭受的无数嘲笑,楚赫的粗暴蛮横、无端殴打……

    所有这些,一幕幕出现在楚天眼前,始终支撑着他。他一想到这些,胸口就有不平之气翻滚涌动,似乎要破体而出。

    他越舞越快,周遭劲风、泥尘、血汗相互交织,忽然张嘴长啸起来,惊飞了无数山禽,啸声锐利中夹着英雄气,直冲九霄,仿佛要将天地刺破。

    这般修炼,虽要付出远超同辈的血汗,也要忍受旁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但有付出就有收获,高强度的连续训练,带来的成果相当喜人。

    刚戴上道具时,楚天完全不适应,连未练武之人都不如。经过一整天的锻炼,次日清晨,楚天负荷重物的速度,已经相当于普通人的正常奔跑速度了。

    就这样,通过持久练习,烟环的存在感逐渐削弱,分量越来越轻,直到完全不存在。

    这一日,天刚蒙蒙亮,熹微的晨光温柔照射下来,后山每一处角落都显得格外安谧,唯有山间一处空地例外。

    此处一道人为旋风在疯狂转动,形成一个漩涡,此风总体呈现白色,夹杂着些许烟带,远处看,烟白相间,色泽分明。旋风运行轨迹和“旋风掌”书册中光影的示范出奇的相似。

    旋风停了下来,露出楚天瘦削清秀的身形。经过几天的锻炼,他更显瘦削了,体内元力虽然依旧是练体二段,但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和数日前不可同日而语,宛如经历过千锤百炼。他的修为目前已达练体二段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

    奇怪的是,锻炼期间,他身上曾出现数不清的伤口,虽说经过元力修复,也擦拭一些备用的跌打膏药,但未免好的太快,现在连一个伤疤也没留下。

    另外,楚天注意到,旁人若进行这种程度的体能训练,应该会练就充满力量感的肌肉,就算他年轻,不可能像肌肉男、大力士一样拥有块状肌肉,可总该留下点痕迹吧,事实上并没有,他的皮肤依旧像未修武似的白皙光滑,这着实有点诡异。

    这些楚天都没太放在心上,让他欣喜的是,经过没日没夜的高强度修炼,他在旋风掌上进展很是顺利,原先无比沉重的烟环,现在几乎构不成影响了。现在负着烟环,速度也不比之前不带时有丝毫缓慢。

    刚开始修炼“旋风掌”时,他有无数破绽,现在均已被逐个填补,施展起来圆通自如,毫无不协之处,同阶武者要是想通过弱点打击他,恐怕要颇费心神了。

    带着沉重烟环都有这么快的速度,难以想象,若去除累赘,旋风掌能有多大威力。

    楚天收回烟环,身上仿佛顷刻间被挪走一座大山,体内元力失去压制,运行速度陡然变快,身躯一震,水到渠成地突破到练体三段。

    如果楚天掌握了内识,就能看到体内元力已由溪流变为小河,在经脉中奔流不止,偶尔还会发出不安分的“哗哗”声。磅礴的血液宛如海洋一般,在血管中澎湃汹涌,被结实的管壁所阻,激起绚丽的血浪。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双臂仿佛力能扛鼎。

    练体三段,作为“练肉段”的巅峰,果然不同凡响!

    楚天双腿微曲,重心下沉,双臂曲展,摆出“旋风掌”起手式。

    蓄势完毕,掌、臂、胯、腿宛如一体,掌舞流云,足飞闪电,须臾化作一团旋风,无论强度,还是范围,都比原先提升数倍。

    旋风越舞动越猛疾,空地虽广,却拘留不住。擦过山岩时,片片石屑纷纷而下,外壳坚固的山岩,在楚天“旋风掌”下就像厨子案板的牛肉,想切多薄就多薄,想切几片就几片,从心所欲、得心应手。

    演练完毕,收功宁神。

    楚天大喜,按照父亲所说,此时“旋风掌”的威力已达到小成。此次赌注,终究是他胜了。这么快就完成目标,想来老爹定会十分惊讶。

    自行脑补下父亲吃惊的样子,他不禁微微一笑。

    不过,有一事让他不解。楚天隐隐察觉,他现在所使的“旋风掌”已和光影演练的近乎一致,但这明显只是小成,大成境界却无从想象。

    他静思许久,终想不出个所以然。就打算下山调整一番,顺便巩固下修为。赌注据说不比“旋风掌”弱,值得期待。

    忽然,楚天停下脚步,目光被附近的山岩深深吸引,银眸中光辉流转,久久伫立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