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六十六章 用意(第四更)

时间:2018-06-15作者:小圆源

    议事厅旁的小广场上,人流不断的聚集,楚天到场时,四周已经有许多族人在,均是在低声交谈着什么,脸上有着一丝不安,还不是的有族人和他们一样,在领路人的带领下,一波波的汇聚而至。

    人聚集齐后不久,一名执事进入议事厅,不久后楚风随之出来。

    见族长亲自出面,议论声小了很多,众人心底稍安,不得不说,楚风担任族长以来,并没有辜负族人们的期望,在族内还是很有威望的,于此可见一斑。

    楚风一抬手,场面立即平静,上千族人在此,全场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话。

    “大家若细心的话,或许已经注意到族内的异样,心里应当有所参测。这里我也不瞒大家,的确,谷家不仅又派了人来,而且已经抵达了裂岩城,现在就在城内。”

    楚风语出惊人,原本平静下来的场面重新有沸腾的倾向,众多族人惊疑不定的望着他,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

    谷家再次派人来,这是何等的大事,为何直到进入城内才通知他们,难道现在才得到消息,族内这几天派出去的人,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若非在族内楚风还有着一些威望,单凭这一句,就足以让一部分人跳出来指责了。

    楚天不言不语,只是眼眸盯着楚风,知道他必有后话。

    楚风并没有人局面混乱太久,立即作出解释:“大家不必惊慌,据可靠消息,谷家这次来的只有七八个人,为首的是一位叫谷震天的长老,不要慌乱,他是为化罡境武者,谷家此行的化罡境,就他一个。”

    闻言,众族人面色舒缓不少,有的拍拍胸脯,口中长出一口气,胸口像是被移走一座极为沉重的山岳。

    楚天眼睛一亮,果然,家族是早就得到消息了。

    只是不知,这消息如何详细到这一地步。

    他若有所思,难道此事与那巨斧拍卖场有关,难道说,这家来历神秘的拍卖场,竟然有手段将谷家调查清楚。

    除了一些到达一定层次的精英,一般的族人对这倒是深信不疑,在他们眼里,家族神通广大,并没有如何疑心消息的来源。

    “谷家此行实力还远不如上次,因此我们推断,不像是攻打我族的。当然,就凭这点实力,即便与咱们为敌,也要让他们有来无回,有没有这个信心?”

    楚风直接道出族内高层的推断,消除族人们的恐慌,最后一句激将,则是每位族长必备的鼓舞手段。

    “有。”众族人斗志高昂,齐声应道,诸多声音集聚在一起,宛如雷霆勃发,震荡天地。

    他们目光坚定,眼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楚天也是响应,银瞳之中,则是燃起一股炙热。不管来者是谁,他都要将家族守护到底。

    毕竟,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也是飞扬拼掉宝贵生命,也要守护的家乡,绝对不容外人有丝毫的玷污。

    这是当然的,大多数人此时都是知道,上次谷家来犯的人中,可是有着凝丹境强者的存在,结果却是凄惨,被楚云一剑斩了。

    连凝丹境都给砍了,区区一位化罡境算个屁啊,即便是凶名赫赫的谷家,要吃掉他们家族,至少也要派更强的凝丹境来才行。

    单凭一位化罡境,就算是这一层次的佼佼者,想把他们灭掉就太异想天开了,若族内几位化罡境同时出面,放下脸面围剿,此人必死无疑,其他人还没这个修为,自然也是小菜一碟。

    “至于谷家的动机,目前还在调查中。可我想不管所为何事,都对咱们构不成太大的威胁。我和几位长老经过几次讨论,同意了意见,那就是只要他们不来犯,那就不必理会,敌不动,我不动。”楚风继续讲道。

    众族人连连点头,能保持现状,那是最好的,虽然他们是地头蛇,却也不会没事找事,却寻那帮人的麻烦,那是逼谷家彻底对他们开战。

    不管怎样,谷家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能不招惹,那是最好。

    楚天也是暗暗点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这个平衡,若真是闹大了,恐怕半个百灵郡都要给掀个底朝天,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谷家作为数百年内在郡内都有威名的大族,凝丹境会只有那一位。

    楚风安抚了族人们的情绪,自进议事厅内,谷家此次虽然没有派重量人物过来,但这种事又怎敢懈怠,这几天他和其他高层都忙怀了,天天都在开会,制定无数计划,以及应急备案,还要对派出去的人手遥控指挥。

    其实,早在谷家的人进入裂岩城周边百里范围内,就被他们的人发现了,有飞鸽急传过来,也有人射出火箭示警,可楚家高层事先就讲好了,如果没有遭到攻击,绝不可先出手。

    那谷家此行也是收敛了以往的嚣张的气焰,纵然发现有人监视,也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前行,楚家派出去的人,和谷家来者有过碰面,却是相干无事,遥遥望了一眼,便各办各的事,彼此都没有互相干涉。

    因此,谷家这支队伍才安安稳稳的入了城。否则,楚家派出去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纵然不敌,也不会眼睁睁的,让对方毫发无损就入了城。

    楚风进入厅内,留下一些执事作剩下的工作,有人向执事作进一步的询问,也有人提出质疑,和执事纠缠在一起,当然,更多的人,是心安理得的各回各的家了。

    楚天也是返回自己的院落。只有一名化罡境的话,却没必要太过的在意了,不过他也不会掉以轻心,纵然要进屋继续锻魂,也要让玄麟保持关注外界,若有变故发生,也能及时传念通知他。

    “有消息传回来没有?”楚风进厅,在桌旁坐下,望向三长老发问。

    “还没有。”三长老回答。

    自谷家此行人马入境后,就不时的有白鸽飞回楚家的上空,可自这帮人进入城内以后,上空便是平静了下来,然而,此时又有一道疾速飞行的白影减缓了速度,却是只羽毛纯白的鸽子,降落到议事厅不远处的一座小院内。

    院内有人接住鸽子,解下用细绳系在一只鸽爪上的书信来,携着没拆封的书信,急匆匆的入了议事厅。

    这封书信落入楚风手中。

    楚风拆开信封,展开信纸,目光在上面一目十行的略作浏览,旋即将信递给身边的楚云,后在其他高层中传阅。

    “大家怎么看?谷家这是搞什么鬼?”待众高层阅毕,楚风环视众人,口中问道。

    “入城后,也不与我们起冲突,却跑到这陈氏武馆,以陈康安这家伙的性子,见了谷家,还不吓尿了,这家伙真可怜。”三长老幸灾乐祸的道。

    陈氏武馆是裂岩城中颇为出名的一家武馆,其馆主陈康安修为还算不错,是位蕴气境后期的高手,陈氏武馆在城内勉强算是一流势力,可陈康安的品行很让三长老看不起。

    此人油滑无比,比自己强的,阿谀奉承,从不得罪,即便势力相当的,也是主张以和为贵,相安无事,可若是比他们弱,那就照死里欺负。

    最丢脸的一件事是一次欺负到作为同行的曹氏武馆头上,其馆主曹仁表现出的修为是蕴气中期,因此陈康安觉得稳吃对方,这才故意找茬,上门挑衅。

    不料那曹仁也不知是隐藏了实力,还是新近突破,也爆发出蕴气后期的修为,仗着更加旺盛的进攻欲望,把陈康安饱揍一顿,打成了个大猪头,鼻青脸肿的回去,调养了好一阵子。

    关注这一事件的人,都觉得自此以后,这两家武馆必然成为死敌,毕竟陈康安和曹仁有过这般冲突。

    可令人大跌眼球的一幕,极为戏剧化的出现了,陈康安刚养好伤,就带上重礼,亲自登门,放低姿态,向曹仁赔礼道歉。

    双方虽然有过不睦,可伸手不打笑脸人,曹仁也不好意思再作计较,一来二往,两家武馆竟是结下不俗的交情,以三长老的性格,自然对此嗤之以鼻。

    想起陈康安的遭遇,连二长老也是忍俊不禁,不过还是将脸色一正,对三长老说:“老弟,别开玩笑了,咱们先说正事。谷家此举何意?此来有抱着何种目的,这是咱们要思考的事。”

    闻言,场内众高层皆是陷入沉思之中。

    不久,四长老舒展开紧锁的眉头,鹰目之中,浮现出一抹欣喜来,率先开了口。

    “各位,我想我知道谷家的用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