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五十七章 离去

时间:2018-06-09作者:小圆源

    看出楚楚暗怀鬼胎,云瑶正头痛间,楚雨突然让楚楚过去,附耳低语道:“丫头,你就听你娘的话吧。否则,谷家若直接垮了,咱们说不得也会受到牵连。”

    楚楚吃了一惊,忙问缘故。楚雨在不吐露青澜帮的前提下,简单做了解释,言语虽不详,可是楚楚略一思索,便想通大致的前后因由。

    她虽然年幼,却是天赋异禀、甚是聪明,一点就透,远非寻常同辈所能比拟。

    楚楚一咬嘴唇,抬起明眸望向楚天,试探问道:“娘有分身在这里,不管有何动荡,应当总能抵挡吧,我想咱们没有危险的。”

    “不可,谷家若骤然倒下,整个百灵郡都会陷入混乱,战端若开,影响的不单是我们,许多势力都要分崩离析。谷家可以灭,但不是现在,只能等到楚家有实力掌控局面之后。之前万万不可冒然行动。”楚雨干脆了当的否决。

    楚楚小嘴一撇:“别人死活,又不干咱们的事。”

    楚雨闻言,面色一肃,训诫道:“丫头,做人万不能只顾自己,不顾旁人。”

    楚楚虽然没有完全领会其中道理,可见楚雨竟是少有的严肃,再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楚雨见她依然在犹豫,叹了口气,道:“你就当离别前爹爹最后的恳求好了。”

    “爹爹。”楚楚眼圈红了,郑重点了点头,不同于对云瑶的敷衍,此次是真的答应了。

    “女儿,离别之际,爹爹有句话送给你。”楚雨凝视楚楚。

    “爹爹请讲。”

    “人未必个个以苍生为己任,可即便做不到,也不能草菅人命。”

    楚雨感慨道,“即便你有朝一日,取得了足以主宰众人的实力,也希望存留最后一点慈悲。不要忘记,你曾经有个爹爹,也只是个普通人。”

    “你永远都是我爹爹,女儿记下了。”楚楚流出晶莹的眼泪,忙取出锦帕擦拭干净。

    楚雨抬起厚实的手掌,想像平常一样抚摸楚楚的小脑袋,可动了中途,念及情况变化,那一只手竟不敢摸上去,而是停在头顶微微颤抖,楚楚忙抬手将爹爹的手拉到自己头上,作出乖乖女的扮相。

    “好女儿。”楚雨眼中流露出欣慰之色,旋即脸上浮现出笑容。

    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只是担心楚楚年纪轻轻获得强大实力,心性上会起什么不良的变化,为此借题发挥,作了一点预防罢了。

    两人间的对话,自然瞒不过高深莫测的云瑶,她也露出微笑,暗暗庆幸楚楚碰到的是这么好的一位养父,否则化作旁人,若是被引入邪道,回去后和本性无法无天的人龙搅合在一处,整个乾神洞天都会乌烟瘴气,连她都没把握压制下来。

    “女儿,和大家最后打个招呼,咱们该走了。”云瑶见楚楚和楚雨说完话,便是再次催促,向楚雨含笑点头,以示谢意。楚楚和楚雨分开,向其他人作最后的道别。

    “大家,我真该走了,我会思念大家的。”楚楚眼中泪花涌动。

    “小姐,一定要记得我们啊。”楚雨的弟子贤哥说。

    炼药师田丰捋捋胡子,颇为感慨道:“丫头,你小时候调皮那会,真是胡闹,那时候我想着,要是没有你捣乱该多好,可你该走了,我这心里空荡荡的,也很难受。到那边乖乖的啊,不要再捣蛋了。”

    楚娟精致小脸挂满泪珠,拉住楚楚玉手,道:“楚楚,你要走了,以后我无聊的时候,该陪谁聊天呢。虽说最近你忙得很,没多少时间陪我这闲人。可我,总会想念你啊。”

    “小娟。”楚楚也是流泪,她后面忙碌于修炼,都不太有时间陪这个好姐妹了,此次反别,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再次相见。

    见气氛开始变得悲伤,楚毅一耸肩膀,向楚楚爽朗笑道:“我说自己修炼多年,怎么就是打不过一个小丫头呢,原来不是我太废,而是你有着不凡的出身。本就已经打不过你了,若下次再切磋,定是被虐得找不到北了。”

    听他说得有趣,两位女孩都是破涕为笑。

    最后,楚楚来到楚天面前。两人四目相视,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两张脸皆是微红,楚楚更是不安地用手搓揉衣角,螓首微垂。

    楚楚抬起头来,眸子里涌现新的泪花,用最小的声音低语道:“小天,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我会的,再见了,姐姐。”虽然一向牢记父亲“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口头禅,可这会子,楚天却是怎么都忍不住,不争气地落下泪来。

    楚楚深深地望了楚天一眼,目光远移向楚家,囊括整个建筑群,旋即举起水眸四处扫视,视线由熟悉的青石板路,扩散到裂岩城的每一寸土地,仿佛要将这个她生长十几年的城池装进心中似的。

    最后,她一咬牙,狠心扭转身子,快步走近云瑶,她不敢回头,也不敢再去看,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改变主意。

    为了永久的相聚,不得不进行暂时的别离。

    云瑶见楚楚近前,手掌一握,一片红色的叶子现在玉手之中,往身边一抛,红光耀眼,此得在场众人睁不开眼睛,光芒散处,只见一个飞舟出现在旁边空地上。

    飞舟大小随心,云瑶不欲引人注目,只变成和平民江上称作的舟船一般大小,她若是愿意,此舟甚至能变成数百丈大小,足以承载上千名强者。只是眼下并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这种飞行法宝,远远超出普通人认知,起码在场众人皆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皆是大开眼界,眼睛一眨不眨将其盯着。

    对大多数人来说,一辈子都难以见到这种稀罕物什,既有如此良机,自要大饱眼福,不留遗憾。

    云瑶携着楚楚的小手,轻提裙裾,进入飞舟之中,母女俩并排而坐。

    云瑶朝楚雨一点头,飞舟便化作流光,飞往天际,一刹那便到楚天视线的尽头,只能看到以惊人速度迅疾远去的模糊红影,再一眨眼,连个影子都瞧不见了,彻底地消失在视野中。

    楚天空荡荡的,瞳孔渐渐湿润,一滴滴地留下泪来。

    楚雨也是脸色发白,久久不能适应,仿佛自己的肢体被硬生生割掉一部分,心脏都似少了最为重要的一片,躯体微微颤抖,眼圈泛红,远不如楚楚在时,表现得那么云淡风清。

    不过,他秉性坚强,终于恢复了过来,环视众人,道:“楚楚已去,诸位请自便吧。”

    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透着一股深深的疲惫。

    送行者们一番唏嘘后,迈开步子,各回各家了。

    楚天忙抬手擦泪,眼眶红红的,吸了吸鼻子,随着人流返还。

    回到院落中,小月见楚天情绪低落,脸上有着泪痕,她也是知道楚楚离去,楚天心情自然好不了,连打一盆清水来请楚天洗脸。

    楚天洗去脸上泪痕,小月又递来东西擦脸,随即冲泡一壶清茶,与茶杯一并呈在梧桐树下的石桌上,自己不打扰楚天,默默地离去。

    楚天在桌边椅子上坐下,想念楚楚,怔怔的出神,不知想了多久,回过神来,仰面望天,口中悠悠地叹了口气,往茶杯里倾倒清茶,滚烫的茶水已经变温,却还未全凉,尚能入口。

    连喝几杯茶,楚天感觉情绪已经平稳,起身喊来台阶上远远坐着端详自己的小月,说自己要修炼,吩咐午饭不用等他,可自己先用,自己回到屋中,关上房门。

    按照正常的修炼习惯,楚天这时候一般是吐纳元气,增进修为,可此时却是没打算进行元气修炼,而是盘坐窗上,稍稍调整状态后,开始波动神魂,催动泥丸宫中的灵念,进入精神修炼。

    因为在不断的积累之后,他隐隐察觉到神魂强度已经到达一个瓶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尝试突破这层瓶颈,晋升二级念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