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五十一章成长

时间:2018-06-02作者:小圆源

    这一天清早,楚天和楚楚并没有像前几日一样,忙碌于伤员救治,而是一早就各随父亲,到了楚风院落中,今天是飞扬的出殡日,应当送他最后一程。

    楚风也从战后的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沉静的脸色之下,却潜藏着令人动容的悲伤,飞扬的母亲连哭了几天,一张脸好像在泪水中泡过一般。

    非但送葬的族人在,族内年轻人也几乎全部到场,脸上皆是带着悲戚之色,显然先前也没少受到飞扬的照应。

    眼见时间到,众人表情肃穆,排列成队,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缓缓开往城外。

    场外有块风水宝地,是楚家专属的坟地,每当有族人死去,都会照例埋葬在此处。

    除了飞扬的队伍外,还有一支支大小不一的送葬队伍。

    虽然尽歼谷、黄两家侵犯之敌,然而楚家自身也是损伤严重,能够得到救治机会的,都算比较幸运的,有不少人当场殒命,都在同一天,因此按照习俗,大都在此时归于尘土。

    飞扬乃家族嫡系,选定的地点在楚家坟地最为核心的地带。

    到达地方后,先由人挖开土坑,几名大汉在管事的指挥下,呼哧呼哧,用力抬起装有飞扬遗体的黑色棺材,稳稳放入深坑,又有人拿起铁锨,七手八脚的把土放回,将坑天平。

    楚天和楚毅等几位少年也帮忙挖坑、填土,看着一锨锨的土将棺材深深覆盖,楚天不由得留下一滴滴热泪,抛洒在脚下泥土上面,楚楚以及其他少女触景伤怀,忍不住啜泣起来。

    而后树立石碑,上有碑文,铭刻着飞扬的名字,用小字写着生平事迹,有人送上花圈,有人摆上祭品,有人暗自抹泪,虽是炎炎夏日,但空气中的悲凉,却是浓郁到怎么也化解不开。

    眼见寄予厚望的儿子入土,楚风终究没有认主,不动声色的脸上,终于是按耐不住,露出铭心刻骨的哀伤来,眼中泪花闪闪,迷糊了视线,飞扬的母亲身躯颤抖,掩面哭泣,泪水从指缝间流出。

    楚云上前几步,将手掌放在楚风肩膀上,楚雨也是上前,虽然没有言语,却是这种时候最有力的安慰,无声胜有声。另有几个女眷也簇拥过来,低声劝着飞扬母亲。

    “飞扬,我还以为你这家伙将来会有大出息呢,怎么这么快就去了呢。”楚毅拳头紧握,口中喃喃自语,壮硕的身躯都是微微颤抖。

    这些年来,万年老二的名头,使他早已习惯了有个飞扬压在头顶的日子,飞扬此时逝去,他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

    其他年轻人,族比中取得八强称号的楚雷、楚歌等人,也是一阵失落,无论他们是出道已久,还是初出茅庐,可既踏上修武之途,都是对武道抱着梦想,耳濡目染了不少飞扬的辉煌。

    飞扬的逝去,意味着心中那座丰碑的倒塌,对他们造成的震骇,唯有本人得知,外人根本看不出蛛丝马迹。

    楚天也回忆起曾经对飞扬有过的那些憧憬,以及飞扬从宋玉手里将他救出,况且,若没有他的指点,楚天没可能这么短时间就领悟到如臂使指的剑法境界。

    参悟冰流剑法,无疑是剑法境界突破的重要契机,不过,具体能将这个机会开发到何种程度,还要看先前的积累有多深。

    楚天修剑未久,若没有飞扬的指点,即便来到剑法空间,观摩到那浩荡冰流,也未必有多少感悟,更谈不上领悟大势,叩响成为剑客的大门了。

    不知不觉,楚天眼前已是一片模糊,他抬手擦去泪水,让视线重回清晰,凝望着伫立着的肃穆石碑,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坚决,抬起右臂横在胸前,誓言无声在心底流过。

    “飞扬哥,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楚家出事。”

    楚天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小声低语,“这个家族,就由我来守护。”

    一时间,他似是起了某种神奇的变化,虽然那张脸依旧稚嫩年轻,但不知怎的,却多了种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那坚决的眼神,唯有在某些肩上负荷着重担的中年人身上才难看到。

    他再次成长了。

    此间事毕,送葬队伍回族,回到族中,楚雨便继续去看伤员,虽然情况已经好转许多,可他在现场,如果发生突然变化,也能现场处理,楚风按捺下悲伤,来回作慰问工作。

    楚楚和楚天也过去,逐个房子盘查,看到哪里有难,就去哪里。

    经过先前的抢救,现今情况好转许多,并不如之前一样忙碌,他们总是逛了好几个屋子,才能见到一个需要帮忙的,但总归杂事不断,又忙碌了一个下午。

    到快晚上时,所有人伤情皆是进入稳定的恢复期,等了许久,也不见有意外发生,就连楚雨,也离开现场,不知道去忙其他什么事去了,即便有些许问题,单凭救护班就足以自理,不再需要其他人帮忙。

    从疗伤区域出来,楚楚望着远处的太阳,在落下的余晖中站定,红光将娇躯勾勒出曼妙的弧度,偏过头来,俏脸对着楚天,颇为抱歉地道:“不好意思哈,本来说好陪你几天的,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搞砸了哦。”

    “我也是楚家一份子,遇到这种事,总该出点力的。”楚天见她这样,也不禁莞尔,微笑着将此事揭过。

    飞扬的事使楚天变了不少。若是先前,凭良心说,他对所谓的家族,是没有多大归属感的,毕竟他没机会受到家族太多的关照,所碰到的,皆是楚赫之类欺软怕硬、落井下石的货色,很难对家族产生什么认同。

    在彼时的他看来,只保护好亲人和在意之人就够了,至于旁人是死是活,与他何干。

    不得不说,受到同辈欺压那段黑暗的时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小小年纪,却颇有点愤世嫉俗。

    那时的楚天,脆弱、敏感而又骄傲,一双深邃的银瞳中,时常携带着化解不开的忧郁,这是楚楚开始喜欢他的原因,从不对人谈起,楚天无从得知,算是个秘密。

    他思念娘亲日久,悲伤之情,不经意都会在举止之中表现出来,也会从眼神里流露出来。

    有时候,所谓忧郁,也是因为背负了超越想象的重担所致。

    当理想和现实天差地远,当思念的亲人远在天边,当对残酷的命运无从反抗时,人大都会表现出程度不一的忧郁。

    忧伤无可厚非,能够调节负面情绪,一如野猫在无人处,孤零零地舔舐着身体的创伤。

    不知为何,红彤彤的落日总让楚天觉得心惊肉跳,故作轻松地继续道:“没事,我这段时间都在家,还有机会的。”

    闻言,楚楚娇躯一晃,俏脸发白,杏眼中涌现出泪水,低声道:“没机会了,你是在家,可我要走了啊。”

    楚天对此早有猜测,可依旧心里一沉,莫名的失落。许久才消化了这个消息,问道:“是要跟瑶姨回那边的家么?”

    楚楚点头,并作出补充:“明天一早就要走了。”

    “这么急?”楚天连问道,他没料到楚楚竟是走得这么急。

    “娘来得那一天,就要带我走的,经我要求,才宽限到现在。我晋升蕴气境,需要换修的功法都在那边。”

    楚楚解释道,见楚天有些不舍,便上前,用粉嫩的小手握住楚天手掌,俏脸微微扬起,水眸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凝视楚天,“我变强之后,还会找你的,我可不愿做你的拖油瓶哦。”

    然后,楚楚提议要出去吃饭,顺带逛街,楚楚请药堂一位熟人给楚雨传信,自己陪着楚天离开楚家,上了大路,向最为繁华的城西赶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