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四十六章 恶毒

时间:2018-06-02作者:小圆源

    “娘。”楚楚见到云瑶流泪,感同身受,心里同样难过,云瑶抹去眼泪,收起云璐留下的玉坠,心神渐渐稳定。

    云瑶从玉坠的意念中,并寻不到云璐的下落。

    “璐璐现在何处呢,她定然不想再见到我,不去打扰也罢。”一念至此,云瑶暗自打定了主意。

    从玉坠中,她知晓了楚楚之所以会出现在偏僻巷子里的原因。

    关于对楚楚的处置,云璐很是犹豫,若杀死楚楚,心里有些不忍,可若是放过,怎么都不甘心,后来将楚楚带到不容易被寻到的地方,大冬天遗弃在无人巷子里,死活依靠天意。

    若是无人捡到,就放任楚楚被冻死,若是给人救回,此事也到此为止。

    这便是云璐最后的决定。

    然而,云瑶却是不知,在扔掉楚楚不久,云璐想起往事,依旧无法超脱于孽情之外,带着对乾人龙、云璐夫妇的强烈怨念,以及对乾人龙的深深眷恋,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自绝身亡。

    早在乾人龙为了云瑶,待她形如陌路,云璐就萌生死志,可心中报复这对夫妇的念头,支撑着她活了下去,却也成为她唯一存活的理由。

    将楚楚抢走,带到偏远之处,而后扔到雪地里,让其生死由天,这仇就算报了,云璐流浪数月,再找不到自己存活的意义,便不为人知地自行了断。

    对她而言,每多活一天,都是莫大的煎熬,死去反倒成了一种幸福。

    这是云璐自己选择的归宿,尘归尘,土归土。

    然后,楚雨作陪,云瑶又和楚楚聊了会儿天,眼见回到正午,云瑶让楚楚去请楚天,自己则是要了间厨房,自取不少珍稀材料,动手烹饪美味佳肴。

    即便放眼整个乾神族,也只有乾人龙偶尔能享受她的手艺,此时为了楚楚,竟是主动提出下厨。

    楚楚离开药堂,去院落里去寻楚天,小月却告诉她,楚天去楚云那里了,楚楚便往楚云处赶去。

    楚云屋中,楚云和楚天面对面坐着,边喝茶边叙话。

    “什么?你是家族大长老?姜叔也加入了暗阁,你们都瞒着我?”楚天大吃一惊,手一抖,茶杯差点掉了下去。

    “小声点,这种机密,别让旁人得知。”楚云嘘了一声,忙起身到窗边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关了窗户,旋即回到座位上,续道:“你没事别找你姜叔,这是暗阁流传下来的规矩,连我也要遵循。”

    楚天点头,犹豫了下,依然问了出来,“老爹,你到底是什么回事,为何多了这么多白发?”

    “我本来就这样,只是你没注意到罢了。”楚云打了个哈哈,旋即一想,觉得这个理由太假,摆了摆手作出解释:“这段时间事务繁多,有些疲累,没什么大碍。”

    楚天一听就知道他又在糊弄,也不理他,暗中用心神沟通老狐狸,“老祖,老祖。”

    “嗯?”传承玉佩中,老狐狸懒洋洋地应声。

    “我父亲身体出现变故,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楚天连道。

    老狐狸将灵魂力隐晦地扩散出去,不数息,楚云的身体情况已经仅在掌握。

    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回音,楚天忍不住追问:“老祖?”

    “这情况很是罕见,或许是得了某种病症,我也不知详细。”老狐狸答道。

    “什么?连你都不知道?”楚天眉头大皱,连这位老人都不知道,那情况该有多严重。

    “老祖只是比你活得久一点罢了,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

    “真的?”楚天狐疑地问道。

    “当然,难不成老祖还会骗你?”老狐狸佯怒道。

    楚天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没别的意思,请别见怪。”

    老狐狸见瞒过了楚天,暗松了口气,心里则是苦笑连连,“老祖当然知道你父亲是怎么回事?可这事又怎么开口呢?千愁这小子,也太能折磨人了吧。”

    “真相早晚都会曝光的,可能瞒一天是一天。”

    “你们都是我族中人,老祖两不相帮便是,你发现情况,那也是你的本事,和老祖无关。”

    凭借直觉,感受到老狐狸情绪波动,似乎有些不宁,楚天又传过念头过去,“老祖,你没事吧,你在想事?”

    “我没事。”老狐狸顿了顿,旋即郑重道,“天小子,你要知道一件事。”

    “何事?”楚天有些紧张。

    “你爹体内生命力衰减得厉害,比普通人都远远不如,恐怕只剩下不到十年的寿命了,在那之前,你要找出病因,将其治疗,时日一到,必死无疑。”

    “什么?”楚天太过惊讶,一拍桌子叫出声来。

    “小子,你发什么病?”楚云倒是给吓了一跳,不满地说。

    “没事。”楚天应付了句,旋即问老狐狸,“只有十年,时间这么短?”

    “还不到十年。”老狐狸解释道,“这还是不与旁人大打出手的情况下,以他现在的状态,与人动手最多只能发挥化罡境后期的修为,一旦超出这个界限,生命力就会不断衰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事关楚云的性命,楚天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连忙追问。

    老狐狸有点心虚,忙用发怒作掩饰,没好气地说,“我要是知道怎么回事,不就告诉你了嘛,反正你只需注意,别让他再经历大战便是了,平平稳稳度的,十年内应当不会有性命之忧。”

    楚天暗自咬牙,并在心里发下誓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寻出救治父亲的手段。

    娘亲已经离开他,这是永远的伤痛,他绝不会眼睁睁地坐视,父亲也离他而去。

    他不愿痛失双亲,孤独地生活着。

    虽然依然不知病因,楚天明白了为何楚云有凝丹境实力,平常却不愿暴露出半分的缘故,每爆发一次实力,生命力都会剧减,这代价太过巨大。

    “若是家族没有面临这次危机,还能撑得更久吧。此次虽然亲手杀掉那谷家的凝丹境,自身寿命却是缩短到不足十年。”

    楚天握紧拳头,用力甚巨,指甲都深深掐如肉中,身受剧痛,兀自不觉。

    “我一定要尽快将实力提升到足以庇护家族周全的地步,这样老爹才没有出手的机会,才能熬过这十年。”

    楚天眼中泛起泪花,心里下定决心。

    楚云表面平静,内心却并非如此。

    身体出现异常的起初,实力降低到化罡境水平,无法再得存进,使尽一切手段,都无法恢复到凝丹境,这是初期症状。

    这使他身居凝丹境修为,却只能发挥出化罡境水平,好比亲眼见到金山银山,却无法带走,人生痛苦之巨,莫大于此。

    出现异常的第五年,症状发生变化,那就是这层屏障松动了,修为能够恢复到凝丹境。

    刚开始他还以为时日久了,身体自动恢复正常,喜不自胜,但后来发现这只是假象,每当真的将气息提升到凝丹境以上,他都能清晰察觉到,体内生机以惊人的速度锐减。

    因此,楚云只得压制气息,从不爆发全力。

    这可比单纯的禁锢更加痛苦,只要一认真,就能尽复全盛时期的修为,却要以生命力为代价,因为遭受寿命衰减的威胁,不得不隐藏修为,屈尊当一名“化罡境”。

    不难想见这般手段的恶毒之处。

    先让人绝望,无尽的绝望中,又赋予希望,然而,这仅有的一丝希望,这最后的救命稻草,竟要以生命力锐减作代价,以寿命缩短为补偿,如此事实,委实太过残酷。

    非深仇大恨者,不致如此。

    楚云和楚天各怀心事,相对闷坐良久,彼此无言。

    突然,轻微的敲门声打破平静,楚云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侍女,来报楚楚找楚天有事,楚天出来见了楚楚,楚楚说明来意,楚天向楚云告辞,由楚楚引着去她家。

    楚楚的生身之母云瑶,已经将菜备好,只等他们到来,即可进入正式的烹饪环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