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四十五章 怨念

时间:2018-05-27作者:小圆源

    云瑶问楚楚何时回族,楚楚略微一愣,贝齿轻咬嘴唇,旋即试探性地问道:“我不想走。要不娘也留下吧,至于爹...爹,您把和喊过来同住,也可以团聚啊,我真的不想离开这里。”

    云瑶闻言苦笑,心想真是孩子气,你爹爹主宰乾神族,岂能擅离。

    乾人龙如若当真离开神族,到其他地方居住,在族内绝对会掀起滔天大波,即便他极其疼爱妻子,云瑶也不可能提出这种要求。

    云瑶略作斟酌,旋即劝说道:“楚楚,你刚刚晋升,还没换修功法吧,你若回到族中,如若通过考验,可是能选取天阶功法的,即便不行,地阶功法任你挑选。功法的重要性,不劳我多说吧。”

    天阶亦或地阶的功法,对一名武者的诱惑力难以想象,就算是楚楚,一时也被云瑶这般言语震撼,檀口微张,一脸呆滞的表情。

    楚雨连连咂舌,整个楚家,也只有一门玄阶低级功法,裂岩城中,除了三大族之外,还未听说有那个势力有玄阶功法,当然银斧拍卖场除外,青澜帮的底蕴,即便是楚家也要膜拜。

    然而,地阶功法,哪怕是地阶低级,也和玄阶功法有着天与地一般的差距,比起玄黄两阶之间,差别更加明显。

    况且,听云瑶所说,所谓的地阶品质绝对不会太次,毕竟对方连天阶功法都拿得出。

    天阶功法,可是最顶级的功法,价值无量,即便是一般的武学圣典,都是稍有不及。

    武学共分九品,一品最次,九品最优,之上是武道真意,再上是宝典,宝典共分宝、仙、圣三个层次,价值依次递增。

    天阶功法太过神奇,就算流传的传说中,也极少听到,楚雨和楚楚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云瑶见到两人表情,微微一笑,续道,“武学方面,圣典也有好几门,资源应有尽有,此外,我族所在,乃是一方洞天,天地元气的品质,可比这里浓郁太多了...”

    她是铁了心要把楚楚劝走了,开出的条件极其丰厚,就算是一国之主,听闻如此条件,也会退位不干,甘为乾神族普通一员。

    实际上,正规的乾坤族族员,身份可比天罗国这种地方的国主都要尊贵多了,任何一人到此,亮出身份,国主都得恭恭敬敬,奉为上宾。

    楚楚从惊讶中醒来,稍稍定神,水眸望向云瑶,“娘亲见谅,女儿在这生活了十几年,并不想离开楚家。要不,我回去见了父亲,然后在回来?”

    云瑶吃了一惊,她此来本就是要寻回爱女,并带回族一家团聚,万万没想到楚楚见了自己这个亲生娘亲,还不愿回家。..

    她有点着急,将楚楚拉到身边好一通劝说,后来楚雨也劝楚楚回去,独自将楚楚抚养这么大,当然舍不得楚楚离开,但楚雨明白,那边才是楚楚真正的家,做人不能太自私,不管他多爱楚楚,也不能阻止她离开。

    直说到口干舌燥,楚楚就是不愿走,语气虽委婉,态度却很坚决,云瑶住了口,眸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惊讶,她觉得女儿有点不正常,劝说到这地步,还是不同意,让她有点难以理解。

    略一沉吟,她便猜想另有隐情,抬起玉手,放在楚楚头上,自己将眼睛闭上。

    “娘。”楚楚娇躯一僵,有点紧张,不安地望了云瑶一眼,她不知此举是什么意思。

    “不妨。”云瑶安慰道,楚楚遂放下心来,娘不可能作出对她不利的举动。

    数息之后,云瑶睁开眼睛,收回玉手,黛眉大皱,她已经知道楚楚不愿走的原因了。

    “女儿,你不愿走,是因为小天的缘故吧?”云瑶沉吟良久,觉得还是要把问题挑明,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娘,你说什么呢。”楚楚给她一语道破心事,一声娇嗔,两边桃腮一派绯红,脸烫得厉害,螓首微垂,两只小手不停搓着衣角。

    云瑶见状,知道被自己说中,心里深深地替女儿担忧,不过她甚有城府,脸上看不出半分。

    女儿,可怜你们还没正式开始,这份感情就要以悲剧收场。楚楚出身王族,未来伴侣不能随意选择,乾坤族普通族人都不行,也须是王族方可,联姻也非不可,但必须是和乾神族门当户对的顶尖势力,对方也须是极为出众的人物方可。

    楚天生长在这种地方,她不认为会来自这些势力。

    云瑶面色数变,最终没忍心打消女儿的希望,只是目光闪烁着,考虑着说服楚楚的话语。

    很快,她便考虑完备,檀口微启,对楚楚说,“你们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几分。”

    她手摸着楚楚头的几秒中时间,已是将楚楚两人相交的大致情形,甚至楚楚心里的细腻想法,都了然于胸。

    “啊?”楚楚微微一呆,知道心事可能被娘洞悉,粉脸更红了。

    “那小天,我也有点好奇呢,要不你中午将他约出来,娘请你们吃顿好的?”云瑶笑眯眯地说。

    “娘。”楚楚有点害羞,心儿怦怦跳动起来。

    “娘也想知道你这些年来过的什么生活,交了那些朋友,可以吗?”

    “哦,好...好吧。”楚楚考虑一会儿,不疑有他,便点头答应了。

    此时距吃午饭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此并不着急喊人,云瑶不再提让楚楚离开的事,和楚楚聊起天来,母女俩聊得颇为开心。

    楚雨也在一边听着,并非他乐意听别人私话,只是楚楚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能呆在这里,看那熟悉的模样,听那熟悉的声音,于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便进了里屋,摸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找到那件物什,取来给云瑶看。

    “当年我捡到丫头的时候,她脖子上戴着这个,你瞧瞧是什么东西?”楚雨手中是一个玉坠,主体是一小颗精致的玉石,色呈乳白,晶莹剔透,中间雕刻着一个“璐”字,周围还有奇异的纹路,奇异的波动蔓延开来。

    楚楚看了眼玉坠,眉头微皱,这玉坠他并不认得。

    她戴玉坠的时候,才一岁多,至今已有十余年,相关技艺自然会模糊。楚雨自己收藏玉坠,并没有给楚楚看过。

    “这是我妹妹留下来的。”云瑶看到玉坠,脸色一变,简单向楚雨解释一句,玉手颤抖着接过坠子,心神沉入其中,双眼缓缓合拢。

    充满怨念的念头一股脑涌入云瑶脑中,云瑶接受这些念头,娇躯微微颤抖,微微闭上的眼中,有着泪水流淌下来。

    “龙哥,你好狠心,为了云瑶,竟然对我理都不理。”

    “云瑶,你这个小人,不配当我姐姐。”

    “姐姐,从小到大,你不是把所有好东西都让给我么,可龙哥为何就是不行呢?”

    “我将之前所有都还给你,只求你将龙哥让给我,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满足我吗?”

    “我知道了,不要紧的,可以虚情假意让与我,顶顶要紧的龙哥,就不让了,可见,你本质就是虚伪的,装模作样了那么多年,真让人恶心哪。”

    “哈哈,你那么爱你女儿,我就把你女儿带走,我也不杀你,就是将你女儿带走,带到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让你怎么都找不到,就问你,心疼不心疼,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天真。”

    “太蠢了,你可是抢了我男人啊,我怎么可能对你女儿这么好。有些伤疤,是永远也抹不平的。”

    “龙哥,你好没眼光,姐姐比容貌,比天分,哪里强过我了,好没眼光。乾人龙,你好无情,只在意姐姐,不欢喜我。”

    “你,你也是个混账,任你有通天的能耐,也休想见到女儿,这就是对你负心薄幸的报复,痛快,真痛快。”

    “她不愧是云瑶那贱人的女儿,这眉眼,这小嘴,啧啧,真有点像,我要杀了你。”

    “仔细想想,都是韩人龙和云瑶的错,这么小的孩子,又什么过错,不如还回去?”

    “那也太便宜他们了,该怎么办呢?”

    “对了,就是藏个保险的地方,越偏越好,越远越好,这样既不用杀人,也能恶心他们,实为两全其秒之策,妙极,妙极。”

    “即便有人找到,应当也在很多年之后了,我的仇也算报了,哈哈。”

    ......

    云璐手拿玉坠,娇躯颤抖,睁开眼时,已是泪流满面,久久不发一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