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四十三章 羁绊

时间:2018-05-25作者:小圆源

    楚雨进了巷子,走了不多时,之间前面雪地里放着一个约莫一岁多的小女孩,女孩样子极为可爱,粉雕玉琢一般。

    可由于是雪天,天寒地冻,衣服单薄,无法尽驱严寒,小脸、小手都冻得通红,哇哇哭着,偶尔模糊不清地叫些什么?

    仔细听去,仿佛有时叫娘,有时叫得是小姨。

    楚雨见了,不禁火冒三丈,心想谁这么缺德,大冬天的,如何忍心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雪地里。

    略作沉吟,他狠下心,不再去看,扭头往回走。

    他虽然有些心疼这孩子,毕竟素不相识,何况他也非闲人,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学习炼药技术,带一个孝在身边太不方便,何况,回到族中,又如何向其他族人交待。

    背后,孩子的哭声越发撕心裂肺了,楚雨一咬牙,步子加快了,急匆匆地冲破了风雪,走出了巷子,回到街道上。

    哭泣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终于,什么都听不到了。

    突然,楚雨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停下了脚步。

    有滚烫晶莹的东西一滴滴抛飞下来,缓缓消融已有薄薄一层的积雪。

    楚雨突然转身,飞也似地往回跑,气喘吁吁,既懊悔又担忧,回到巷子里,见到小女孩还在原地呢,忙快步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她身体冰凉冰凉的。

    小女孩也不认生,拼命往楚雨怀里钻,楚雨见她衣服单薄,实在难御严寒,便拉开外套,将她裹在里面。

    “不管怎样,先把孩子救回去再说。”楚雨心里暗道,用外套裹着女孩,冲破风雪,返回客栈。

    新年假期剩下的几天里,楚雨和小女孩迅速地熟悉起来,女孩格外得粘人,楚雨必须得时时陪着她,有一次楚雨陪她玩了好一会儿,打算弄点水喝,不料女孩又是哭,又是闹,用小手死死地抓住他。

    小手抓得那么紧,就好像曾有某样极为珍贵的东西,从她手中溜走一样,铭心刻骨,记忆犹新。

    女孩抓紧楚雨不放,一对眼珠子乌溜溜的,盯住他,泫然欲泣,我见犹怜。

    楚雨无奈,只有一手抱着女孩起身,腾开另一只手倒水喝。

    喝完水放下碗,回原处坐下,楚雨见女孩兀自不松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情不自禁用手指捏了捏女孩粉嫩的脸蛋,戏谑道:“小丫头,看你楚楚可怜的,干脆就叫楚楚好了。”

    他本是戏言,不料小女孩听了十分高兴,顿时忘却了害怕,咯咯直笑起来,笑得很甜。

    于是,小女孩就叫楚楚了。

    假期过完的前一天,楚雨找了附近一个平民家的大妈,给她报酬,让她在自己上课的时候帮忙带楚楚。

    楚雨上完第一天课,没有像平时一样,留下来和其他人探讨,或者向授课师傅请教,急匆匆回了客栈,楚楚脸上挂满泪痕,据大妈说,楚楚几乎哭了一整天。

    “真是奇了怪了。俺也带了不少娃娃,哄娃娃,那是一哄一个准,今天碰到这个,果真遇上克星了。”

    大妈也是纳闷,不理解为何她一向无往不利的哄孩子战术,到楚楚这里全部失了效。

    请大妈暂回,楚雨哄了楚楚好久,才把她安抚下来,破涕为笑。

    翌日,大妈过来后,楚雨依然去上课,这次一结束,就以更快的速度返回,回来时汗如雨下,喘息了许久。

    楚楚哭成一个泪人,一见楚雨回来,哭得更凶了。

    楚雨一个箭步过去,从大妈手中接过楚楚,好言好语哄了好久。

    这次没那么容易对付了,楚楚哭个不住,一面哭,一面用小手拍打楚雨,用小脚踹他,甚至抓嘴咬他胳膊,乌溜溜眼睛望来的时候,楚雨总觉得目光里面有一丝不信任和质疑。

    大妈两只手不停地搓着,怪不好意思的。

    她和她的丈夫一样,都是老实人,只信奉一条,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她收了楚雨的银子,却连个小闺女都哄不住,这钱岂非受之有愧?

    大妈自觉无能,讪讪一笑,低下头去,都不太敢直视楚雨眼睛。

    楚雨这时正忙着哄楚楚,哪里有心情去看她心情,随便摆了摆手,请她离开。

    第三天,授课点楚雨一天都心神不定,连他平时最关注的炼丹示范都没心去看,心不在焉,下午课尚未将完,楚雨因见师傅讲得专注,学生听得投入,不和人招呼,自个儿悄悄溜了。

    全速赶回客栈,楚楚断断续续地哭着,嗓子都压了,一边哭一边咳嗽,大妈自恃哄孩子很有一套,对楚楚也没办法,手无所措。

    楚楚乌溜溜的眼睛,凝视楚雨,楚雨竟觉得心虚,忙从大妈怀里接过来自己哄。

    楚楚小小的身躯滚烫滚烫的,竟是生病了,楚雨虽然学得就是炼药,但所用的各类药材都由传授点提供,他即便炼制成功,也要将成品归还,以抵消炼制失败消耗的成本。

    不凑巧,其时楚雨身边正好没有对症的药物,楚雨无法,只能交给大妈一些散碎银子,并写了一张方子,叫她帮忙买药,剩下的自己留着,算作好处费。

    大妈出去一会儿,买来楚雨指出的药物,也没收剩下的银子,尽数归还楚雨。

    楚雨也没心客套,让大妈离开,自己动手,炼制了一些治病的药丸,自己守住楚楚,每天服药,数日后,楚楚身体恢复健康,情绪也平稳下来,脸蛋粉嫩粉嫩的,开心的时候,每每冲着楚雨,将眼睛笑成月牙。

    楚雨抱着楚楚,到传授点请了长假。

    他觉得总要将楚楚的事安置住,才能专心上课,不然总是朝三暮四的,也没什么效果。

    楚雨通过多条渠道,打听是否有人要领养女儿,几日下来,倒是找到一家夫妇,因不能生育,愿意领养楚楚。

    那对夫妇从楚雨怀里抱回楚楚的时候,楚楚哭得撕心裂肺,却被强行抓走,楚雨冷下心不去看她,自己也是流出眼泪。

    人是易动情的动物,这段时间下来,楚雨和楚楚之间,渐渐产生了某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不数日,那对夫妇又找上门来,说这孩子一到家里,就哭个没完,因此又给送了回来。

    又找了三两家,都是同样的结果。

    每一次送出楚楚的时候,楚雨都觉心如刀绞。

    楚雨也非铁石心肠,实际上,每一次送出楚楚的时候,他都觉心如刀绞。

    不过,他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实在没法带孩子,孩子需要娘的关爱,这个他给予不了。

    最后一对夫妇接受了楚楚,许久没有回信,楚雨心里忐忑,找上门用精神力查探,发现楚楚竟然受到他们虐待,怒从心头起,闯门而入,爆发修为,将两人暴打了一顿泄愤,直打到鼻青脸肿、满地找牙方才作罢,后抱楚楚而回。

    当时楚雨虽然只是练体境武者,但对付两个没有武力的平民,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回去途中,望着自己怀里哭得稀里哗啦、身上有着被虐待伤势的楚楚,楚雨感到深深地内疚,便打定主意,这个女孩子,他谁都不再给,只有自己抚养方才放心。

    将楚楚身上伤势养好,心里创伤安抚好,楚雨抱着她,去传授点办理退学,回客栈收拾点贵重轻便的东西,退了客栈,返回楚家。

    路途本就遥远,带着孩子又走不快,他们昼行夜宿,整整数月,才回到裂岩城。

    期间,在楚雨的鼓励下,经过磕磕碰碰的尝试,楚楚学会了走路。

    楚楚摇椅晃走在前面,楚雨随后而行,两人在门口护卫万分诧异的目光中进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