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四十章 相认

时间:2018-05-24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度过战火,新的一天来临。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楚楚照常早起,在自家院落里,那棵老松之旁,站定了略作吐纳,而后睁开双眼,开始活动拳脚,进行例行的晨练。

    刚启灵的那一年,她修炼得颇为懒散,心情好时偶尔吐纳二十分钟都算不错的了,因此收效甚微,但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最近的大半年来,她都勤于修炼,每天早上都要进行一段晨练,然后吐纳元气,下午锤炼武学,偶尔也会去试剑厅习练剑法,演武场与人切磋。

    因此,近来修为突飞猛进,前段时间击败族比第二的楚毅,昨天又因为特殊原因,晋升到蕴气境,在现今楚家年轻人中,怕是仅在楚天之下了。

    只见楚楚身着粉红衣裙,头发用同色缎带扎成颇具活力的马尾,水眸里依旧残留着懵懂的睡意,玲珑娇躯缓缓而动,出拳动腿都很随意,睡意逐渐驱除,略有些涣散的目光逐渐清晰。

    进行一段热身,她消除睡意,清醒了过来,略微催动元气,在掌间凝聚辉光,耀人眼目,身法展开,兔起鹊落,灵动异常。

    这套辉落掌,楚楚长久习练,越发的炉火纯青了,她的元气雄浑无比,凝聚的辉光有着惊人的亮度,真如将璀璨星空聚拢手中。

    辉落掌的威力,取决于掌上外放光线明亮的程度。

    显然,楚楚施展的辉落掌,具备十分恐怖的破坏力。

    外观华丽,杀机暗藏,正是这套掌法的真谛。

    楚楚娇躯一停,低下螓首,见到脚下地面遭到破坏,出现了道道裂纹,她黛眉微微皱起。

    她长期浸淫这套辉落掌,已经达到了完全掌控的地步,也就是说,只要她愿意,掌法施展期间,绝不会出现意料外的能量外泄,导致周边环境遭到破坏。

    楚楚略一沉吟,便知是昨天晋升蕴气境,元气提升太多的缘故。

    修为虽然增强,控制力还是之前那种程度,当然会造成这般破坏。

    就在此时,突然一位当值族人进了独院,见了楚楚,笑着打了招呼。

    “贤哥,你进来有事吗?”楚楚自认得这是跟随楚雨学炼丹的学徒,好奇地发问。

    “有人求见师傅。”贤哥凝视楚楚,微微一愣,口中回答。

    “他在那间屋里看药经呢?”楚楚伸出纤纤玉指,回身指了一下。

    贤哥点头,含笑道谢,朝着楚楚所指的屋子走去。

    楚楚则是往外走,既然控制不住元气,那在院落里晨练就不太合适了,她打算在外面找个僻静地方继续。

    两人错身而过。

    贤哥脸上,一直有着化解不开的疑惑。

    因为,他总觉得楚楚的模样,似乎由内到外都大变了。

    外表变漂亮了许多,仿佛玉石经过雕琢,终于成为一块绝世美玉。

    纯粹长相变化不大,之所以带来这种感觉,是因为其身上不知为何,多了种难以名状的华贵,竟然像先天生就,只是先前因故被暂时蒙蔽住,如今还原本色罢了,看起来很像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呢?

    思来想去,总想不起来,贤哥自嘲一笑,笑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小姐他几乎天天都见,又能有什么变化。

    何况,那眉眼,那鼻子,那嘴巴,以及身材和妆扮,不是和之前一模一样吗?

    贤哥摇头,将脑中杂念抛开,举足继续前行。

    不数步,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由衷的惊讶来。

    他终于想起楚楚像谁了,不就是外面等着见堂主的绝色女子么。

    准确来说,是今天的楚楚,身上那种华贵气质,完全就是对方的翻版。

    这种雷同,很难让人不对两者间的关系作出猜测。

    “难道,她是师傅的老婆,小姐的娘亲,这不是我师娘吗?她不是失踪了么,今天竟然回来了。这可是大喜事。”

    一念至此,贤哥脚步更轻快了几分,面脸喜色,也不敲门,推门而入,进门便喜滋滋地大叫:“师傅,你失踪的老婆又回来了。”

    楚雨正在临窗翻看那本药经,闻言虎躯一颤,将视线离开药经,缓缓上抬,目光颇有些呆滞,那张国字脸上,满是震撼之色。

    手一松,原先捧着的药经掉在地上,左手指间,还夹着半张撕碎了的纸张。他一向珍视药经书籍,除了管不了楚楚,断不肯让旁人碰一下的,自个儿翻看也倍加小心,生怕褶皱了半点。

    可现在竟然撕掉一页都恍若未知,由此可见他惊讶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看到平素沉着的堂主目瞪口呆的样子,贤哥与有荣焉,得意洋洋,将胸脯一挺,重复一遍:“师傅,我师娘她回来了。”

    楚雨身体一颤,突然捂着胸口剧烈得咳嗽起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贤哥身板挺得更直,活似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不料楚雨咳凑罢了,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扑倒他面前,一把揪住衣领,浓眉一横,大眼死死将他盯住。

    “你刚才说的什么,有种再说一遍?”楚雨恶狠狠地问道。

    贤哥脸憋得通红,嘴巴蠕动几下,却因上不来气,一句话也说不出。

    楚雨方醒悟过来自己用力太大,忙降低了手上力道,贤哥大口喘了几口气,抱怨道:“师傅,你想谋杀啊?”

    “少废话,快说。”楚雨虎视眈眈,目光看得贤哥心里发毛。

    贤哥咽了口吐沫,重复道,“我说师傅,师娘回来了,你可要把脾气改好一点,不然,那个女的能受得了你这狗脾气。”

    楚雨闻言,老脸一红,所幸他肤色不白,因此不甚明显,却也恼羞成怒,一声断喝:“我看你是活腻了,连师傅都敢胡乱编排,你信不信我驱你出门。”

    “别。”贤哥忙道。

    虽然他天分不错,是楚雨看中的学徒,但也知道楚雨说话,从来没有反悔的道理,若真是一时发火将他驱赶,可没地方买后悔药。

    楚雨的炼丹技术,在裂岩城这个地方可是一流的,失去这个师傅,对他来说可是莫大的损失。

    贤哥作出解释,“师傅,不是你说的师娘生下小姐之后,就神秘消失了,你们找了许多年都找不到。”

    见楚雨渐渐醒悟,忙续道,“对,对,就是那个师娘,你知道吗,她又回来了,就在外堂坐着,不信你去看看便知。你徒弟绝对没有撒谎啊。”

    楚雨将贤哥丢开,跌了个狗吃屎,好一阵头晕眼花,站起来刚想抱怨,却发现楚雨早已没影,略一思索,便撒丫子往外跑,眨眼便冲出了院门,口中连叫道,“师傅,等等我。”

    他虽然是少男,却素喜八卦,这种热闹场面,当然连一秒都不愿错过。

    楚楚沿着小道行进,穿过重重庭院,来到作为门面的外堂之中,正打算出去,目光不经意扫到坐在椅子上的宫装女子,因见她长得极美,不禁驻足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却是怔住了,莲足似生在地上,再迈不动步子,一阵心血来潮,血脉之间的感应,变得清晰起来。

    那宫装女子也将视线投射过来,凝视楚楚,娇躯剧烈颤抖起来,泪水滴滴流淌下来,落在地上,凝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

    宫装女来自乾神族,贵为这一任的王后,因名中带有“瑶”字,因此一般称之为瑶后。

    很早很早以前,族内便有大能在虚无中开辟洞天,乾神族都在洞天内居住繁衍,那方神秘空间,便是乾神族的领地。

    乾神族这一任的王名人龙,英明神武,实力通天,将本性抛弃,改以乾为姓,其抱负和志向就可见一番。

    前任的王,除了原配王后外,还有众多貌美如花的妃子,乾人龙却独爱瑶后,这份痴情感天动地,在族内传为佳话。

    乾王和瑶后无子,只有一位独女,多年前因故失散,瑶后思念女儿,十分悲痛,无心再生子女。

    对此,一些族老,以及各脉元首都是不满,也有人提出建议,请王再纳妃子,均是乾人龙以极其霸道的态势强行驳回,替爱妻抗住了诸多压力。

    然而,就在昨天夜里,瑶后血脉中突然有了感应。

    每个族人的血脉,都有个觉醒的过程,期间至亲会有感应,血脉越高贵,感应越强烈,王女觉醒造成的动静,即便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也能从外界传入乾神族洞天。

    瑶后感受到爱女的气息,喜出外望,连夜便离开族中,朝着气息传来的方向赶去,尽管距离遥远,但瑶后何等人物,拥有不可思议之手段,不到一夜,便跨越了大半个大陆,来到裂岩国,进了百灵郡,入了裂岩城。

    到达裂岩城时,天色还未亮,瑶后略一探测,便知道目标是楚家,由于是深夜,知道爱女未起,便含泪在路口默默地凝望,等待到天大亮了,方才进入楚家寻女儿。

    瑶后离开座位,来到楚楚面前,明眸含泪,深深凝望着失散十多年的爱女。

    虽然未曾谋面,但她能清晰感应到,昨晚感受到的气息,就是面前少女的那一股。

    何况,母女间联系紧密,甚至有种心灵感应,凭借本能,瑶后也知道这就是她的女儿,绝对不会出差错。

    “孩子,我终于找到你了。”瑶后抬起玉手,温柔地抚摸着楚楚俏脸,早已泪流满面,嘴角却有着异常幸福的弧度掀起,那是由衷开心的笑容。

    楚楚不知为何,也是流出眼泪,凭借本能的感应,她便知道面前女子,应该和她有极其亲密的关系,说不定便是爹爹口中多年前失踪的娘亲。

    “您是我的娘吗?娘,你这些年在哪里?你知道吗,我和爹爹,都等得你好苦?”楚楚哭了一声,水眸望向瑶后,问出那存留心中多年的疑惑。

    “什么,你爹?”瑶后黛眉微蹙,娇躯不由得一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