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儿

时间:2018-05-22作者:小圆源

    青澜帮和谷家争斗由来悠久,自然总结了一些战斗经验,其中在两个势力之间必经道路上布置防线就是重要的一条。

    裂岩城南北都是山地,绕不过去,算是一处天然的毕竟地点,韩千等创建银斧拍卖场,就是暗中积蓄实力,待大战再起,拉起防线,对谷家人马进行狙击,算是一种战前准备。

    银斧拍卖场既是做生意谋求利益,也是一种自我掩护,毕竟这些都要暗中进行,一旦暴露给谷家知道,效果就大打折扣。

    然而,以银斧买卖场的身份,所能召集的人马,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极为有限,若是弄得太过,引起本地三大族的戒心,甚至派出人马探查,倒也打紧,关键是打草惊蛇,让谷家知道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因此,这些年来,银斧买卖场的势力,一直保持在不强不弱的状态,既不会弱到引来狂武会之流的骚扰,也不会强到让三大族心生忌惮,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

    韩千和楚风商量的,就是利用楚家作掩护,大肆招兵买马,积极做战前准备。楚家作为裂岩城的地头蛇,在召集人马上面,怎么做都不为过。

    也就是说,明面上是楚家的人,平时也可为楚家服务,万一战端一开,就要迅速聚集起来,或形成防线,或发动偷袭,对谷家人造成有效打击。

    说起来简单,实施起来涉及到许多细节,当然,韩千和他的几位手下在这方面极有经验,和楚家一方说得甚有条理。

    楚家面临危机,借助青澜帮周旋,方才峰回路转,何况对方要求并不过分,对自己没造成损失,自无不可。

    最后,韩千提出要求,希望如若大战开启,楚家能够投向青澜帮一方,特别请楚云务必全力出手,楚风连连点头,唯独到了楚云那里,眉头大皱,正打算说什么,楚云抬手将他止住,楚云自己点头承当此事。

    青澜帮和楚家的会谈,直进行到深夜方散,各取所求,主宾皆欢。

    离开楚家,回归银斧拍卖场的途中,夜里静悄悄的,韩千引着魁五以及其他属下,自个儿早戴上面具,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睛笑眯眯的,显然对会谈的结果十分满意。

    且说楚天回到院落,见小月已经返回,劫后余生,可把她吓得不轻。

    这种战火,就算对修为不凡的武者来说,也绝对称得上一称劫,小月手无缚鸡之力,心里的恐惧可想而知。

    楚天一番安慰,小月情绪渐渐平稳,想起楚天还没吃晚饭,要给他做菜。

    发生了这种事,楚天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忙去楚楚家里看看,见她安全无事,方才松了口气。

    楚楚一天之内,修为从练体八段,晋升到蕴气初期,楚天暗暗称奇,忙问缘故,楚楚自己也迷迷糊糊,说不出所以然。

    楚楚偷看了楚天一眼,她虽然不明确切原因,但是修为提升前,她因见楚天在骨灵剑阵内,被诸多骨剑虚影“刺”中,受到刺激,如果说有原因,那就只能想起这个了。

    “这种理由,让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嘛。”楚楚俏脸一红,宛如桃花,用手一摸,烫烫的,直红到耳根。

    想起楚天曾被刺中,忙拿开手,美眸盯着楚天,上下大量,视线一寸寸地从楚天身体上一过,并用玉手,将楚天袖子撸起,在她的视线中,可是见到几个虚影刺向楚天胳膊的,看完又看肩膀,以及其他部位,神态温柔,查看细致。

    “姐姐,你这是干嘛?”楚楚纤指触碰下,楚天身子一颤,神经高度紧绷,浑身不自在。

    “别动。”楚楚正在检查他是否受伤,楚天身子乱动影响观察,楚楚黛眉一皱,抬起另一只玉手将楚天固定住,楚天身不由己,面色发苦。

    楚楚检查完毕,见楚天身上,并没有和想象中一样,被剑影戳出无数窟窿,顿时眉开眼笑,“明明见你被刺中好多下,怎么一点伤势也没有,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天略一思索,便知道她说得是骨灵剑阵中的那一次,作出解释,说那都是虚幻,真正有威胁的骨剑真身,被自己全部看穿,然后指了指自己眉心。

    楚楚螓首微点,楚天的血妖瞳,她已经见识多次,对其中的神奇之处也是略知一二。

    从楚楚口中,楚天得知楚宝等几人无碍,遂放下心来。可说起飞扬之死,楚天双拳紧握,眼中不禁流下泪来。

    对楚天,飞扬可是特殊的存在,从小便是心里的憧憬,修武以来,对他又有救命之恩,无私地帮助他好多次。

    可今日,飞扬是在他怀里死去的,对此,他无力回转,只能眼睁睁看着。

    一念至此,楚天深深地恨着自己,狠自己实力太弱。

    如若能拥有凌驾于谷家之上的势力,谷家这帮人又怎会得逞,飞扬又怎会当着他的面逝去。

    实力不够便是原罪。

    楚天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一样明白这个道理。

    这方面的领悟,深刻到铭心刻骨,深刻到纵然岁月变迁,也毫不褪色,心灵上的疤痕,恐怕一辈子都难以消除。

    永远的教训,永远的伤痛!

    虽然杀害飞扬的谷家族人,尽数死在他的手中,算是替飞扬报了仇,可在他的心里,

    楚楚安慰楚天,自己眼睛也红了,目中有晶莹泪花闪烁。

    她也是不懂,为何飞扬这样的好人,竟然活不长呢?

    一阵伤感,楚天和楚楚一起,趁着月光来到飞扬家里,进了灵堂,中央一座黑色棺材,棺材旁飞扬的母亲,楚天和楚楚的婶子正在那里哭,一面有不少女眷在旁边劝着。

    灵堂里面,悲哀的气氛浓郁到化解不开。

    族内不少年轻男女送上花圈,以及纯洁的百花,灵堂转了一圈后,仍然不愿离去,在灵堂前面的院落里逗留,久久不愿离去。

    少年们眼中含泪,双拳紧握,脸上充满懊悔。

    若是平常修炼到更勤奋,修为再强一些,说不定就能帮上飞扬大哥了,飞扬大哥也许就不会死了。

    女孩们则是哭得稀里哗啦,尤其是飞扬的迷妹们,几乎把心肝都哭出来了。

    楚天凝视黑色棺材,目光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这么一层棺材板,便是将死者和活人隔离开,天人永隔。

    今生今世,都无法再见飞扬的音容笑貌,再也无法感受他的气度和神采了。

    楚楚也哭成一个泪人。

    楚天、楚楚守灵到深夜,楚风回来了,替代上去,强令两人回去。

    楚天和楚楚分开,进了院落,小月还在等候,楚天让她睡觉,自己进入屋中,和衣躺下,肚子太饿,睡不着,便从容戒中取出干粮、淡水随便吃喝了点,权作充饥,复又躺下,困意上来,进入梦乡。

    暂且将时间提前到楚楚因见楚天遇险,血脉暴动,开启水镜天脉的那一刻。

    虚无之中,人迹罕至的空间内,天玄地黄,苍穹高远,大地广袤,天地之间,有着浓郁到令人发指的元气的流动。

    元气之浓郁,比起外界,差距之大,完全是判若云泥。浓郁的元气,令空气中都是充满了湿度,能够让人格外清醒,修炼时能够事半功倍。

    如若有精神修行者来此,定会惊讶地发现此处竟然也是快修行精神力的宝地,修炼效率要比外面高出好多倍。

    无论对武者,还是精神修行者,此处都是天堂。

    此间有山脉,也有溪流,鸟语花香,瑞兽奔行,深处竟有连绵的建筑群,蔓延开去,竟似连到天边,

    中间最醒目的是一座平顶神山,宽阔山道宛如蟠龙,围绕山体盘旋而上,无数用白石堆砌而成的建筑点缀其上,越往上面,气势愈恢宏,造型愈华美,诸多建筑,群星拱月般围绕着山顶那座美轮美奂的宫殿。

    即便是居住在这方世界的每一位神族成员,哪怕是嫡系中的嫡系,目视这座宫殿时,都得用俯视的角度,因为,其中居住着他们至高无上的王和王后。

    往后寝宫内,王后在几名侍女的服侍下,正在优雅地用着晚餐。

    各式珍馐佳肴,流水般摆在面前。

    王后是位极美丽的女子,美丽到用任何词语形容都是多余,关键是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华贵,令其他女子在她面前,都变成凤凰威压下的野鸡,一身华丽的宫装,如云鬓发上,一根宝簪斜斜插着。

    佳肴虽多,王后只是张开樱桃小口,极其秀气地慢慢吃着。

    刚夹了两筷子,王后突然心中一阵悸动。

    啪!

    象牙筷子落在地上。

    侍女们惊讶地望了她一眼,她们的王后,一向从容淡定,从未作出如此失态的举动。

    王后停住颤抖的娇躯,命侍女们离开。

    侍女们远去,王后闭上眸子,细心感应之下,终于在遥远的外界,追朔到了楚楚身上那个无比熟悉的血脉气息。

    确认再三,没有问题。

    王后身躯剧烈颤抖起来,突然抬起双手,遮住美丽的面孔,珍珠般的眼泪,一颗颗抛洒而下,落在地摊上,竟真的凝成一颗颗的珠子。

    精纯无比的元气波动,从珠子上散发出来。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女儿。这么多年了,你知道吗,娘好想念你。”

    王后香肩停止耸动,拿开玉手,兀自有泪水涌动的眼眶中,终于流露出一抹由衷的欣喜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