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逃出生天

时间:2018-05-20作者:小圆源

    眼见灵儿哭泣求饶,楚天感到为难起来。

    楚天离开楚家这段时间,秘境中经过历练,见识增长,经验提升,绝非先前那个单纯的少年,自然知道斩草除根的重要性。

    谷家是自家的敌人,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因此,之前碰到那些人,白氏三雄,谷流畅等,以及其他人,楚天都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面前的少女,若是先前没有维护楚家的举动,楚天早就将她一剑诛杀了,正如对待其他人一样,又岂是只把剑刃架在她脖子上那么简单。

    虽然没有坚持到最后,但期间和谷离的争论楚天都看在眼里,对灵儿的不好印象有所扭转。

    可若是放了,那就是放虎归山的嫌疑,回去后,又如何向族内交待?

    楚天拿捏不定主意,握着剑柄的手颤抖得厉害。

    谷灵儿虽然求饶,但心里着实没报多大希望,她虽然娇生惯养,却也是知道对楚天来说,他们都是敌人。站在楚天的立场上,她觉得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她真的不想死啊。

    瞥见灵儿水眸里泪花打转,面无血色,小脸上满是绝望,楚天心里叹了口气,将架在她脖子上的冰流剑拿开,旋即开口道:“你走吧。”

    “啊?”灵儿倒是一愣,她实在没料到楚天竟会放过自己,抬手抹去眼泪,脸上浮现出一抹劫后余生的欣喜,口不择言,“谢谢,真的谢谢。你放了我一次,我不再找你报仇了。”

    楚天面露无奈之色,“你哥真不是我杀的,我解释了半天,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不会吧。你在骗我?”灵儿狐疑地望了楚天一眼。

    楚天气极反笑,这谷家莫名其妙就打了过来,楚家差点就被灭了,这女孩倒好,到现在还在怀疑他。

    一念至此,楚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刷的一下,又将冰流剑架在灵儿脖子上,狠狠瞪着她,森然道,“简直岂有此理,你当我真不敢杀你?”

    灵儿刚脱险,万没想到楚天再度出手,尚未来得及反应,冰凉的剑身又一次贴到肌肤,恐惧再度从心头升起。

    “对不起,对不起。”灵儿一动也不敢动,对楚天说,“这一次,我真的相信你没杀我哥了,绝对不敢再怀疑你了。”

    楚天既没有斩下去,也没有挪开冰流剑,眸子凝视灵儿,反问道,“我现在手一动,你就没命了,你觉得我有必要对你说谎。”

    “没...没必要。”灵儿眼见瞥向冰蓝色的剑刃,忙将脖子缩了缩,口中回答楚天的问题。

    楚天姿势不变,正色道,“那我现在还是要对你说,你哥哥的死,真和我无关...”

    “我愿意相信你,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信你了。你能不能把剑拿走?很吓人的。”灵儿的视线,一直放在冰流剑上,口中随便应付楚天。

    楚天当然知道灵儿此时所言未必是真心话,却也没什么办法,难道还能将这女孩斩杀此地,这也太违背他的心意了。

    他把剑收回,作了最后的解释,“不管你信与不信,反正你再来找麻烦,我不会再手下留情。另外,你情绪平稳时不妨好好想想,我是不是没有说谎的必要。”

    楚天说这些,并非存着和对方和解的想法,这完全没必要,只是想将泼在自己身上的污水洗净罢了。

    谷灵儿忙点头。

    楚天不再多言,招来玄麟,翻身骑上,走了一段距离,正打算加速,忽然将玄麟停住,目光瞥向周围某处密林,眉头微微一皱,也不加理会,将玄麟加速,化作道乌光离开此地。

    目送楚天离开,灵儿劫后余生,浑身都瘫软了下来,一时地上挣扎不起,念头纷至沓来,心里乱得很。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死了呢。没想到楚天真的放我走了。”

    “我的性命都在他一念之间,正如他所说,这种情况下,没必要撒谎。”

    “也未必,说不定是借此迷惑于我,博让感,借我的口向我族示好,进而取得我族的谅解。”

    “不对,即便我哥之死和他无关,但经过这一次,我族和这楚家,算是彻底结下梁子了,根本没有谅解对方的可能。这一点,楚天应该知道。”

    “这么说,他辩解的话就是事实了。哥哥的确死于意外,那仇人就是创造秘境那人了,又该怎么寻找呢?”

    一时间,灵儿杂念丛生,一会儿狠自己的软弱,一会儿自嘲她平素自命不凡,却这么怕死,对楚天的惧怕,现在想想,心里都有种洗刷不掉的耻辱感,一会儿想念谷峰,一会儿猜测谷峰的死因。

    楚天走前目光瞥向的密林处,蒙面人竟然压制气息,隐藏在其中,他眼见楚天并未像预料中一般动手,眉头微皱,手掌一握,取出一块传音石,稍稍将元气催动,传音石微微震动起来。

    银斧拍卖场那位黄脸中年汉子,刚和魁五汇合,因某种打算,正往楚家方向赶,走到半途,感应到传音石震动,神色微动,探手入怀取出,催动元气接通。

    这种传音石,在一定范围内,能够实现传音联络,价值不菲暂且不论,关键是稀少的很,供不应求,即便是黄脸汉子背后的势力,也只能普及给关键人物,根本不愿放到银斧拍卖场去拍卖。

    “情况如何?”黄脸汉子没有罗嗦,直接切入主题。

    蒙面人瞥了一眼,见灵儿正瘫坐地上发呆,没有远离,遂放下心,口中低语,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作出汇报,“大人,楚天追了过来,不知因为什么,竟然放谷灵儿走了。”

    “哦。”黄脸汉子不置可否。

    蒙面人一咬牙,说出心中所想,“谷家可是楚家的大仇人,我看这楚天是色迷心窍,看上了谷家这小妞,倒是坏了咱们的计划,哼。”

    “不经调查,别胡乱猜测。”黄脸汉子语气严厉地批评道。

    蒙面人手一颤,冷汗津津而下,小声告罪,“属下无知,一派胡言,请大人见谅。”

    “这楚天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其未来不是你所能猜测的。”黄脸汉子赞了一句,便将话题转移开,“你回来吧。”

    蒙面人一愣,口中追问,“不用跟踪谷灵儿了,我看她状态极为不佳,属下发动偷袭,有九成把握能将其诛杀。”

    追踪这一路,谷灵儿的残余实力,他清清楚楚,之前和楚天战斗时,也再次得到验证,加之此时心魂不宁,他深知这位上司素来不喜属下信誓旦旦地打包票,所以才没将话说得太满。

    实际上,他心里有十成十的把握成功,绝无失败之理。

    “不可。”黄脸汉子忙道,“跟踪倒也罢了,可谷灵儿若死在你的手里,死因不明,谷家定会彻查,帮会在此地的布置,就将毁于一旦。所以,才让你借楚天的手。”

    “如若来得是谷天羽倒也罢了,单凭一个谷灵儿,不值得花费如此代价。”

    蒙面人连声称是。

    安排妥当,黄脸汉子断了联络,收起传音石,同魁五继续往楚家方向赶。

    蒙面人不甘地望了灵儿一眼,却也无法,只能引马兽悄悄离开,离得远了,自回城中银斧拍卖场。

    谷灵儿一面想,一面歇息,气力渐渐修复,按下杂念,悚然一惊,此时尚未彻底脱离危险,她怎能在这里逗留这么久。

    可见,今夜所受惊吓太短,她六神无主,早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灵儿忙直起身来,水眸警惕地四处扫视,夜里静悄悄的,月光照耀下来,不见有人来,唯有风吹来时,树木枝摇叶晃的响声。

    眼见没有危险,灵儿一拍酥胸,表情稍缓,神色放松下来,催动刚刚恢复的元气,将身法展开,玲珑娇躯几个起落,便是消失在这片林地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