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二十五章 伤逝

时间:2018-05-12作者:小圆源

    楚阳严词厉斥,楚楚停下了轰向屏障的拳头,念及帮不到楚天,不禁满面哭泣。

    楚娟见状,忙跑到楚楚身边,闻言劝慰着,楚楚哭声不断,楚娟无意间看到外面战局,不由得露出震惊的表情,却来不及细想,用手推了楚楚一把,玉指一指外面,“别哭了,你看,小天不是没事么?”

    楚楚哭声立止,大着胆子,从指缝间一看外面,俏脸之上,露出由衷的欣喜,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拿开手一看,沾满晶莹泪珠的粉脸上,浮现出明媚动人的笑容。

    她看到的,正是楚天大发神威,剑斩谷流畅等人,余者闻风丧胆,四散奔逃的一幕。

    由于刚才注意力都放在楚楚身上,室内众人大都没看外面的战况,此时有了空闲,忙伸出脖子往外看,差点没把眼珠子都望出来。

    外面那么多高手,楚天一出面,死的死,跑的跑,竟然给解决个干净。这些谷家的高手,在楚天手底,怎么纸糊一样脆弱?

    楚阳更是狠狠倒吸了口凉气,他好歹也是个蕴气境,敌人的强弱,还是分辨得出的。这几个人个个都是蕴气后期,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给楚天清理了个干净,真是太恐怖了。

    楚毅看看外面的楚天,又看看室内的楚楚,自嘲的一笑。

    这两人正是一个比一个变态啊,也没见楚楚修炼,却在短时间内从练体八段晋升到蕴气境,楚天更加变态,年轻轻的一个人,就击溃了谷家好几位高手摆布的阵法。

    楚毅尚不知刚才楚楚身体显现的水镜经脉意味着什么,若是楚阳告诉他这是天阶武脉,不知他会不会惊讶地把自己舌头都咬断。

    却说楚天奔到飞扬身边,见浑身都是伤口,残破得跟筛子似的,胸口处一处剑伤更是触目惊心,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一擦眼睛,将飞扬扶起,搂抱在怀里,左手稳住身子,右手按在飞扬胸口,灵念探查进去,见心脏给捅了个大洞,忙将灵念催动进去,帮他治疗。

    “小子,心脏地伤势,这样可治不好。”灵狐老祖暗中传音给楚天。

    楚天不管不顾,手掌贴在飞扬胸口,银光闪烁,拼了命地把灵念输入进去。

    “天小弟,我自己的伤...咳咳,自己清楚,治...治不好的,别浪费力气了。”飞扬脸上蒙着一层不详的气息,语气断断续续,说话用力牵连到伤口,不禁又咳出了两口血,喷在衣襟上,斑斑点点,触目惊心。

    灵念的输入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速进行。

    然而,楚天能够“看”到,纵然输入了大量灵念,心脏处的伤口丝毫没有缩小,伤势依然以不可挽救的态势恶化着。

    原来真的没用。

    楚天一面催动灵念,一面沟通老狐狸,“老祖,求你救救飞扬哥吧,他真的不能死,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老狐狸却是叹了口气,“他心脏受得伤势,可不止是这个伤口,敌人剑气进入心脏,早将里面破坏了大半,这种伤势,我也无能为力。”

    “不,不,你一定行的,你可别想骗我。”楚天泪珠子一滴滴流淌下来,洗涤之下,面部给冲刷得干干净净,绝无半点尘埃。

    他神魂波动间,将大量的灵念催动到手掌,浪潮一般注入飞扬体内。

    可伤势依旧在稳步恶化。

    老狐狸也是暗自唏嘘,若是他还活着,伤势再眼中千百倍,也能轻易治好,现在他自己也只是个灵魂体,并没有**,许多神通要靠身体方能施展得出,现在的状态,是真的治不好心脏的重创。

    “该死的混蛋,若非被你暗算,老夫怎会身死,又何必这般畏手畏脚?”

    老狐狸忆起往事,咬牙切齿。

    他的灵魂力,用一点就少一点,显得弥足珍贵,他不能滥用,只能用在自己族人身上。

    若非受到这个限制,他早就出手将来敌全歼了。即便是现在这种极为削弱的状态,谷家这些人,对他也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没用,没用。”

    楚天虽然没停下灵念的输送,眼泪却流淌得更加厉害了,脸上绝望之色,越来越浓。

    飞扬却以极欣喜的眼神看着他,“小天,真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强了,比我可要强太多了...”

    飞扬的目光,分外的明亮,仿佛驱散了渐渐弥漫下来的黑暗,直把天地都照亮了。

    楚天见他像是留遗言一样,心如刀绞,泥丸宫中灵念频临枯竭,脑袋微微刺痛,也没有停下来,继续加大灵念的输入。

    “你前途无量,可不管成长...到何种地步,也不要忘记,后面有个避风港,要将它好好的...守护。”飞扬喃喃地说。

    楚天闻言点头,泪流满面。

    飞扬言罢,将视线扫向楼阁方向,隔着屏障,也能看到族弟族妹们在哭着看他。

    楚天和楚楚带来的震骇过去,少年少女们回过神来,只见他们敬仰的飞扬大哥浑身是血、前景无多的样子,人人流泪,个个感伤,哭得稀里哗啦,脸早已全湿了。

    飞扬眼中流露出一丝眷恋,明亮的骇人。几年以前,他还像这些族弟族妹们一样年轻稚嫩,脸上充满希望,可现在,他就要被迫离开大家了。

    回想起过往在楚家生活的一幕幕,一步步的成长,长辈的赞许,族弟族妹们崇拜的表情,以及一草一木,每一处院落,每一条路径。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铭记心中。

    “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啊。”

    飞扬眼中泪水盈盈,眼神却渐渐暗淡了下来,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呼吸戛然而止。

    楚天感觉得到,怀里的躯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冰凉。

    楚飞扬,卒。

    飞扬死去的时候,双眼睁开,望向楼阁方向,里面的族弟族妹们,是整个家族的希望,脸上兀自挂着那一抹浅笑,正如每位楚家族人日常见过的一样,没有丝毫的变质。

    楚天右手不停输入灵念,过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飞扬已死的现实,停止灵念的输入,用手将飞扬眼睛合上,轻轻把他的身体放在地上。

    “畜生。我要杀光你们。”

    楚天直起身来,袍袖下双拳握紧,年轻的面目,竟是变得无比狰狞,眼中寒光四射,咬牙切齿,对入侵者恨之入骨。

    恐怖的气息,从楚天身上爆发出来,脚下地面寸寸龟裂,凝若实质的杀意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楚天略一催动元气,打算展开身法,剿灭其他入侵者。

    一阵虚弱感传来,身子晃了晃,头晕眼花,大脑刺痛,竟有要摔倒的迹象。

    脱离白氏三雄时,曾服用一些丹药,现在药劲过去,后遗症发作了,此外,给飞扬疗伤未遂,灵念却是消耗了超过九成,自然会有不良症状。

    楚天才不管这些,强行展开银鳞步,嗖地一下消失在原地,向厮杀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刚才先诛白氏三雄,再屠谷流畅等人,清除障碍,直接来飞扬这边,放跑了剩下的几个,那位被楚天夺了马兽的青年随后赶到,本打算支援同伴,正看到楚天大杀四方的一幕,惊吓之下,连招呼也没打,很没义气的,偷偷跑掉了。

    此人能将符文凝聚眼内,身负探查异能,若是留下来,和同伴默契配合,齐心协力,未必不能和楚天一搏,但眼见楚天挥剑斩断谷流畅头颅,一剑将其他两个拦腰截断,哪里还敢上前,怨恨爹娘没给他生三条腿,屁股尿流,落荒而逃。

    传承玉佩中,老狐狸暗中帮楚天驱除吞服丹药带来的负面效果,同时将楚天容戒中好几样修复精神力、体力的药物转化成精纯的药力,施展玄妙法门直接让楚天消化,使他恢复到利用战斗的状态中。

    这些都暗自进行,并没有向楚天言明。

    “咦,感觉好了许多。”

    这个念头快速从楚天心底掠过,楚天面露疑惑,却转瞬即逝,他满脑子都沉浸在为飞扬报仇上,抛出杂念,身法全开,身子风驰电掣般掠过空气,见一位黑衣上绣有白骨族徽的谷家族人正在屠戮自己族人,眼光一冷,施展暗流,潜行到对方背后,手起打落,将对方头颅斩落地面。

    噗!

    鲜血从失去头颅的脖颈喷涌而出,宛如喷泉,空气里有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