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二十二章 狂潮

时间:2018-05-12作者:小圆源

    议事厅左侧的楼阁内,主持阵法的楚阳江防御阵开启,巨大的光罩将整个楼阁笼罩在内。

    紧接着,谷家众骑士感到,将元气凝聚枪尖,展开攻势,疾风骤雨般轰在光罩上。火星四溅,光罩震动,躲在楼阁中的小辈们面露惊恐之色。

    楚阳则是开口安慰,“此阵开启,至少能抵挡化罡境强者数十次攻击。”

    闻言,一众年轻人脸色方好看了些。

    楚阳本人眼中,则是掠过一抹隐晦的忧虑。

    话虽这么说,可光罩的防护再强,总归有极限。外面那些强者联手,即便不如化罡境,但只要持续攻击下去,光罩迟早都会破。

    防御阵破除后,他们这些人就毫无反抗之力。他这两下子,欺负这些小辈还够看,可外面这几位,无论哪一个都非自己所能抵挡的。这一点,从攻势强度上就很容易判断出来。

    飞扬很快赶到。几位骑士本意就是引蛇出洞,便干脆地抛开防御阵不管,摆布“骨灵黑雾千刃剑阵”围剿飞扬。

    楚赫原本满脸恐惧,突然高兴了起来,“飞扬大哥到场,这些滚蛋总该倒霉了吧。”

    楚宝则是赞同地点了点头,“飞扬哥可不是一般的蕴气境,他已经领悟了如臂使指的剑法境界,算是一位真正的剑客,在同级武者中应当罕逢敌手。”

    这两人原本毫无关系,此时却站在同一立场说话,颇有些搞笑,只是眼下紧张的气氛让人根本笑不出来。

    “是啊,飞扬哥从来都没有输过,这次也不例外。”两个少女异口同声地道,话语几乎同时出口,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微红。看来,她们都是飞扬的迷妹。

    场内实力较强的人,此时倒是沉默了,楚楚和楚毅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显然察觉到对方的不一般。楚歌也沉默了,不发一言。

    沉默中,楚影眼神一动,突然开口,“对面有两人,剑法境界似也是如臂使指。”

    一面说,一面用右手指了两下,所指正是谷流畅和另外一个高手。若非他观看飞扬和楚天切磋剑法以来,眼界提升甚大,都不一定能瞧得出来。

    如果没有测试手段,如臂使指并不容易瞧出,唯有精研剑法之辈方能瞧出一二。

    楚影话语一落,立即引起飞扬迷妹们的怒目而视。楚赫狠狠瞪了楚影一样,“这家伙,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真是可恶。”

    楚影一看四周反应,便知道犯了众怒,自嘲一笑,便闭嘴不言。

    楚阳暗自苦笑,却不敢显露于脸上来。他好歹也是个蕴气境,自然瞧得出来对方几个人,即便拆开来,也未必敌不过飞扬。可这种实话有让他怎么说出口,不提也罢。

    “孩子们多点信心,这挺好的。”思来想去,楚阳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然而,骨灵黑雾千刃剑阵展开,黑雾蔓延,剑影重重,惑人满目,真假莫辨,飞扬拆了没几招,左臂便受了伤。

    眼见这一幕,楼阁中众年轻人面色陡变,眼中露出一抹恐惧。

    他们同辈中最出色的飞扬,在大家眼中战无不胜的飞扬,落在对方手里,拼了没几招,身体就受了伤势。这怎么可能?

    然后是楚天到了,众小辈眼中惊恐尚未来得及变成欣喜,楚天和谷流畅双剑相交,元气爆发,给震退了出去,白氏三雄已经感到,将泥沼般的剑法展开,再度将楚天困了进去。

    飞扬的危险处境,没有得到任何改变。

    光罩接近透明色泽,从入口处,即便隔着屏障,依然都够看清外面的战况。剑阵滋生的黑雾,只能遮蔽阵中人的视线,对阵外之人构不成影响,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

    事件的先先后后,发生在不太远的地方,自然清晰无比地落入大伙儿的眼中。

    又是一轮攻击过去,飞扬身子连中数剑,出现了多处伤口,血染衣襟。

    飞扬眼中浮现一抹悲壮,趁着阵法运转极短暂的间隙,取出一枚珍贵丹药吞服,气息在原有基础上再度暴涨,距蕴气后期也仅有一线之遥。

    然而,对方几人,每一个都达到了这一层次,且又将骨剑引开,摆布了这诡异莫测的奇阵,双方的实力差距,绝非能够轻易弥补。

    剑影重重,再度袭来,飞扬将星君剑展开,剑光比先前更加绵密,可身上依然多了两道伤势。

    即便服用增幅实力的丹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克敌制胜,只能将时间拖延得更久。

    谷流畅一声狞笑,将阵法全面运转,黑雾遮天,剑影蔽空,数百剑影穿破黑雾,突然显形,剑尖密密麻麻,犹如狼牙一般射向飞扬,仿佛鳄鱼张开布满森然白牙咬向猎物,十分可怖。

    飞扬剑圈在此出现疏漏,又多了数道伤势,因丹药暴涨的气息又萎靡了下来。

    眼见飞扬受伤,楚天早已实力全开,将冰流剑法使出,剑招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深不可测,潜藏着无数暗礁。

    随着剑法的展开,无数的暗礁付出水面,由平淡转化而来的凌厉,非同寻常,携带着某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然而,白氏三雄也将元气注满手中剑,剑法展开,宛如无边无际的泥沼,旋转间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能吞噬一切。

    黑雾骨灵千刃剑阵继续运转,重重剑影过处,飞扬浑身浴血,整个人仿佛筛子一样,不知身中多少刀,依然咬牙强撑,只是任谁都能看出,此时此刻的他,犹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不。”

    楚天眼红了,剑法中多了几丝癫狂之意,却让他的防御出现了漏洞,白丰看得急切,手起一剑迅疾戳去,正中楚天左肩,鲜血流出,楚天吃痛,却面不改色,将冰流剑对准白丰的头劈了下去,若是不松手,立即成为两半。

    白丰被他这种拼命打法吓了一跳,忙抽剑后退,楚天仿佛认准了他,将冰流剑法展开,浩浩荡荡卷向白丰,明暗虚实,变幻无穷。

    白满和白厚两人连忙支援,三人再度剑化泥沼,旋转不休,将倒灌的冰流尽数吞入腹中。

    白氏三雄拼力招架楚天的剑招,表面上狼狈,心里则是在冷笑,“小子,你不过区区蕴气初期,这般攻势又能维持多久,只要多坚持一会儿,你不攻自破。”

    楚天眼神通红,手中剑舞开,剑光霍霍,展开恶狼一般的攻势,关于飞扬的一切快速在眼前掠过。

    尚未修武时,和族内一众孩子们一样,将飞扬当成传奇看待,心中充满了憧憬。

    踏上武道以来,日复一日进行枯燥的修行,精益求精地演练武学,夺族比优胜,修功法阁最为艰难的阴阳印,闯秘境九死一生,所有付出的背后,未必没有一个榜样鞭策自我,那就是族内最出众的年轻人飞扬。

    启灵那一天,楚赫趁着自己未曾修武,恃强欺负自己,那么多人无人出面,只有楚楚和飞扬站了出来,飞扬一句话便解了围,于他只是举手之劳,可在楚天看来岂是寻常,无时无刻不铭记于心,只是没肤浅地将感激付诸口头罢了。

    那次因青妖果和宋菁菁发生争执,将之战胜后,却落在宋玉手里,给封印在寒冷的冰块中,那是飞扬出现救了自己。

    就近来说,若非飞扬亲自替自己喂招,楚天短时间内怕是也无法将剑法境界提升到现今的地步,也得不到冰流剑法。虽然飞扬说是平等切磋,可楚天自然知道,对方获利微乎其微,自己收获要大得多。

    飞扬对楚天,说是恩重如山都不为过,可现在,这位自小便憧憬的偶像,修炼途中的榜样,以及数度有恩的恩人,当着楚天的面,浑身浴血,甚至都有丧命的危险。

    楚天动作癫狂,剑法颇显凌乱,突然福至心灵,多出一丝明悟,却是本人境界登堂入室,直窥云端。

    只见他剑法一变,凌乱之意不减反增,冰流剑法有了脱胎化骨的变化,奇招妙式源源不断,连贯在一起形成从未有过的狂暴大势,仿佛怒涛拍岸,狂潮连天。

    白氏三雄脸色一变,防御得不再那么游刃有余,三把宝剑演化的沼泽剧烈旋转起来,吸纳楚天剑招时,竟然微微震动,一副要破开的样子。

    此时楚天剑招蕴含的威能,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的剑法境界,终于破除了那道屏障,达到了如臂使指的层次。

    他领悟剑势后发动的第一轮攻击,依照特性可命名为“狂潮”。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