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318章 危在旦夕

时间:2018-05-10作者:小圆源

    话说几波人马,都是朝着议事厅左侧楼阁奔去。其中,一名叫楚阳的引路者留守,此人有蕴气初期的修为,小辈们齐聚一堂,包括楚毅和楚楚也是如此。

    他们的实力,虽然在练体境中能称得上佼佼者,可这种阵仗,若没有蕴气境修为,出去也就是炮灰罢了。蕴气境稍好上一些,却也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更妄论他们。

    在楚家那些高层们看来,炮灰人人都可以做,即便他们也无不可,唯独小辈不行,他们刚踏上武道之路,有着无限未来,不该过早陨落。

    之前曾发生一个小插曲,那就是众小辈听到厮杀声,心系家人,吵闹着要外出,楚阳当场指定在场最强的两人,楚楚和楚毅,和他比试。

    两人联手,只要能在他手底支撑十招,就放他们离开。楚毅一上场就爆发全力,楚楚也早早祭出体内那股伟力,却给楚阳在十招之内击败。

    比试罢,楚阳感慨了一句,“谁不愿厮杀在战场,谁愿接受庇护,可是,以我的实力,出去都是九死一生,你们若是出去,那就是送死,明白了吗?”

    众小辈面如死灰、情绪低落,楚阳劝勉了一番,说是他们还年轻,待成长起来再为家族奉献才是正途,各自面色方才好看了些。

    因此,没人再有异议,大家都在楚阳带领下,老老实实jin ru楼阁,接受阵法庇护。

    外面厮杀声越来越激烈,楚阳就在门口,一手按在阵法开关上,一面安抚孩子们。

    战争降临,大人尚且六神无主,更别说孩子们。有两个年幼的少女,已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声啜泣着,几个少年也是脸色发白,眼中充满了恐惧。

    马蹄声隐隐传来,楚阳忙停住话头,回头望门口一望,面色大变,放在开关上的手指,条件反射般地快速按了下去。

    一丝丝纹路,在楼阁地面上迅速亮起,只一眨眼,便形成庞大的阵图,奥妙非常,楼阁墙壁加持力量,坚愉精铁,入口处出现一道屏障,旋即,一个光罩扩散开来,将整个楼阁笼罩在内,其上光芒流转,大眼望去,便能感觉到坚韧之感。

    阵法刚一开启,谷流畅一行已经到达附近,他驱动马兽高高跃起,空中跨越了相当一段距离,正落到光罩之前,将元气凝聚枪尖,手起一枪,化作流光,狠狠戳去。

    凝聚元气的枪尖和光罩相撞,发出一连串难听的刺啦声,火花四溅,却没有长驱直入。谷流畅并不气馁,一声冷笑,枪影重重,狂风暴雨般戳向光罩,带起明灭火花,元气蔓延开来,脚下地面寸寸龟裂。

    其他骑士到场,无须吩咐,同样凝聚元气于枪尖,手起枪落,猛烈异常的攻势展开,光罩微微**,似乎在他们的枪底之下**。

    虽然防御阵法能够抵挡化罡境强者的数十次攻击,性能可谓不凡。蕴气境和化罡境之间,也有着十分巨大的差距,可蚁多咬死象,整整五六位蕴气境好手在这里,威力加在一起,纵不如化罡境,亦不远矣。

    众骑士或许不能像化罡境一样,数十招破开禁止,可一百招下去该如何,如若还不够,那数百招总该破开了吧。因此,放任这帮人在此攻击,破开防御阵乃是迟早的事。

    这一点,飞扬心知肚明,眼见光罩受到骑士们攻击,心如火焚,意似油煎,双腿奋力一夹兽腹,马兽吃痛,仰头长嘶一声,速度飙升,一身毛发雪白,飞云掣电而来,很快就到达战场。

    飞扬翻身下马,将元气凝聚手中宝剑,沟通器核,剑身点点星芒浮现出来,体内元气潮涌注入,星芒璀璨,遍及整个剑身。

    此物正是上品凡兵星君剑,元气化作星芒后,非但威能增幅一大截,也比原本的元气凌厉不少,性能颇为不俗。

    清脆的剑鸣响起,清澈嘹亮,满含着愤怒,正如飞扬此时的心情。

    飞扬手提星君剑,上前数步,朝着一名骑士的背心狠狠刺去。

    这人早有防备,抬起长枪,一枪点在飞扬剑尖上,这一手颇为不凡,可见在枪法上下了多年的功夫。

    飞扬目光一寒,剑身星芒大盛,那骑士虽然修为胜于他,却一时被他身上锐气所涉,瞳孔一缩,抓在枪柄上的双手,禁不住微微**起来,瞳孔微缩,前额汗如雨下。

    谷流畅拨转马头,手起一枪,对着飞扬当胸刺去,另外一位骑士则是用枪身作棒,暴喝一声,声如雷震,肌肉虬结的胳膊,抓着枪身向飞扬劈头打下。

    这一下若被击中,势必脑壳崩碎,四分五裂。

    飞扬无奈,只得手剑后撤,身体往旁一侧,避过谷流畅的枪戳和骑士的以枪棒打。

    当先骑士却是怒气不消,枪路一边,化作道诡异的弧线,戳向飞扬胁下,飞扬猛地后跳,和枪尖交错而过,只差一丝丝距离,就要伤到身体。

    飞扬落在地面,已经和对方有了十几步的距离,提着宝剑,站着微微喘息。

    谷流畅使个眼色,众人一齐翻身下马,收起长枪,取短兵在手,谷流畅呵呵一笑,眼中满是嘲讽,“知道你会来的,毕竟是行侠仗义的大侠客么,呵呵。等待多时了。

    “似你这等贱民,竟敢以下犯上,连诛我谷家多人,纵万死,也不足以弥补其丝毫。兄弟们,给我上。”

    谷流畅深邃双目死死盯着飞扬,眼中渐渐的有冷意产生,越到后面越是深重,言语说完,竟浓郁地化解不开,将手中宝剑一指飞扬,喝令同伙,自己将身子一纵,向飞扬爆射而去。其他人各自狞笑着上前,将飞扬围困在中间。

    飞扬只能等他们过来,此时他不能退,一旦退却,这帮人放弃自己,转而攻击防御阵,若是阵法破开,族弟族妹们暴露在敌人眼底,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谷家这帮人将飞扬合围,站位并非杂乱无章,而是颇为的玄妙,隐隐间似是有着奇妙的关联。

    谷流畅见困住飞扬,脸上浮现一抹得意之色,将手中剑一引,“骨灵黑雾千刃剑阵,开。”

    剑阵启动,谷家族人的剑上,皆是蒙上一层凄惨的冷意,黑雾蔓延开来,飞扬顿觉肌肤生寒,心头莫名升起了恐惧感,似乎精神上都受到某种创伤。

    骨灵黑雾剑阵,乃是谷家攻击剑阵之一,要将其修成,不仅对参与者的修为有较高的要求,手中宝剑,也不许是谷家兵刃磨坊特质的骨剑。当然,自练成此阵后,主阵的谷流畅便命令其他同伴将此剑随身携带。

    谷家众人催动此阵,阴风飒飒,冷气侵人,各自手中骨剑舞成上百道剑影,虚实不定,难以擦测,杀机潜伏在弥漫的黑雾里,来无影,去无踪,统共数百道剑影刺向飞扬,飞扬只得将星君剑舞成一团绵密剑光,团团护定身子。

    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这便是最正确的应对方式。

    可骨灵剑阵岂同寻常,认真说来,每个布阵者修为均在飞扬之上,又精心摆布阵法,焉有失败之理。只拆了数招,已经有一道剑影化虚为实,戳在飞扬左臂上,飞扬吃痛,身子一顿,行动稍显迟缓。

    就在这时,楚天已将至战场,远远看到飞扬受伤,着急大喝,“休伤我兄。”

    剑阵稍缓,飞扬暂得喘息之机,汗如雨下,抓紧时间调息,谷流畅回头一望,看到楚天赶来,眉头一皱,却又看到在后紧跟的白氏三雄,口中厉喝道:“白氏兄弟,还不快将此子拦住,若耽误我等大事,回去后我向长老告你一状,将你们驱除出族。”

    白氏三雄见这嫡系族人发飙,在顾不得许多,各取一枚增长实力的丹药,毫不犹疑一口吞服,速度暴涨许多,距楚天不足十米之遥。

    谷流畅一面主持阵法,一面留神楚天的动向,楚天展开银鳞步,赶了过来,手起一剑,凝聚元气,向某人斩了过去。

    那人得了谷流畅命令,没有妄动,和同伴们继续催动阵法,困住飞扬,谷流畅则是分心替他接了一剑,双方元气爆发,楚天倒飞出去,谷流畅也觉手臂微麻,暗自吃惊,显然没料到这蕴气初期的小子就能这般能耐。

    这当然是由玄碎诀修来幽黑元气的破碎奇效。

    来得仓促,楚天没来得及召出灵元纱衣,神魂波动,各处符篆凝聚,刚将纱衣召出,打算再次攻击时,白氏三雄已经追来,剑法展开,宛如泥沼,楚天怒吼连连,却再度被困了进去。

    这一下,白氏兄弟受谷流畅言语逼迫,也不得不冒着风险嗑药,比原先更加难缠,即便楚天实力全开,也是一时难以破解。

    谷流畅见楚天被困住,冷笑一声,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到骨灵剑阵的主持上,在他的操控下,把阵法之力催动到十成。又是一轮过去,飞扬将剑法尽展,星光璀璨,守护身子,却是连中数剑,胳膊上,大腿侧,右肩膀伤口破开,鲜血流出。

    飞扬危在旦夕。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