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二十章 脱困

时间:2018-05-09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在身后一众谷家骑士的追赶下,飞扬策马奔逃,不知不觉间,竟然逃到中央地带,飞扬猛地抬头,远远望见议事厅,不禁暗自懊恼,“怎么跑到这地方了?”

    议事厅两旁楼阁内,可是楚家小辈们和老弱妇孺的隐匿之地,如若给后面这帮人发现,岂非大大的不妙。

    这倒也不能怪他,连番战斗,身心本就疲惫,又需分心提防身后的追兵,一时疏忽,竟将此事忘记,驱马一通乱走,无意到达此处,也是天意如此。

    飞扬醒悟过来,连忙调整方向,打算将众骑士往外围引。

    “停。”为首那名骑士口中喝令,同时停住了马,此人名唤谷流畅,实力高强、资历老道,这群骑士几乎个个都是蕴气后期,却均是心甘情愿封他为首。

    以他经验,岂看不出飞扬刻意变换了逃脱方向,这很不合情理,“莫非,前面有此人不愿牵连的东西?”

    其他骑士闻令,虽然心中不解,也是先后听了下来,面带疑惑神色望着首领。

    谷流畅目光略一扫视,便落在了中央地带的几座建筑上,细心感应,并没有察觉到异样,眉头皱起,用右手单持枪,腾出左手,取出一小块淡青符纸贴在眉心上,闭目感应,方发现议事厅两旁有隐晦的阵法波动。

    虽然阵法尚未开启,但只要布置下来,就会有某种波动,只是极为隐晦罢了,这张符纸,上面书写着玄妙符文,能将人的感知放大千百倍,是以察觉到有阵法存在。

    “原来如此。”谷流畅脸上掀起一抹狞笑,“能用这般阵法来庇护,其中应当有极为重要的东西吧。那小子既然这么喜欢救苦救难,铁定不会放着不管。只须到那里,便能守株待兔了,桀桀。”

    谷流畅抬手一指感应到阵法波动较强的一座楼阁,正是小辈们的藏身之处,命令其他骑士:“咱们去那边。”

    其他人不解,但谷流畅威望甚高,倒也没人提出疑问。

    众骑士在谷流畅的引领下,也不去追飞扬,驱动马兽,直奔左边小辈待着的楼阁。

    飞扬见对方不追,并没有走远,拉开一段距离,便停住马,遥遥回望,观察对方动静。一见众骑士不理自己,反倒向那楼阁冲去,不禁面色一白,忙拨转马头,全力驱动,飞云掣电追了过去。

    要是让族弟、族妹们受了牵连,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此时,小辈们和妇孺们早就在引路者的带领下,进入楼阁之中,却尚未开启阵法,这防御阵均有持续时间,不能白白的浪费,应当在察觉到危险的一霎那开启,方能发挥最大性能。

    由于战局激烈,大多数引路者,都投身战斗。罗教官也是如此,与一名实力相当的敌人正厮杀得激烈。却在每个楼阁留下一个蕴气初期的引路者,负责阵法的开启以及安抚工作。

    不单是引路者,就连常年守护功法阁的那些精英护卫们,在安置了阁内重要物件后,也分出大多数奔赴战场。

    楚天选择功法时所见的那位苍头领,正引着属下,和地方厮杀,他一个人,就拖住两位蕴气后期,属下也各截住一个敌方高手,爆发元气,兵刃相交,厮杀在一处。

    药堂楚雨带着一些有武力的炼药师和学徒们支援战场,楚雨擅长炼药,自身修为一般,只是普通的蕴气境武者,还是不擅战斗的那种,但此时狼烟蔓延全族,人人都有危机,也只能带着一干炼药人士,暂时转换职业,充作战士与人厮杀。

    但是,他也不会不计后果,一味蛮干。别说炼药师,即便是学徒,每少了一个,都是家族的损失。

    因此,只是挑软柿子捏,一干炼药师服用丹药,趁着对方高手被人缠住的间隙,以强凌弱,以多打少,欺负黄家的一些练体境,场面颇有些搞笑。

    但唯有敏感之人,方能察觉到下面潜藏的悲哀,以及深深的无奈。连炼药师都上场与人肉搏了,可想而知,此次战争是何等的激烈和血腥。

    功法阁和药堂尚且如此,其他地方更是全民皆兵,倾巢而出,纵然如此,才和来敌斗了旗鼓相当。

    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双方都急红了眼,楚家族人们各自取出战前由药堂派人配发的暴元丹以及修复元力的药物,不要命地往嘴里填。

    对方也不会缺少药物,也是取来吞服,一时间,双方互嗑丹药,战力飙升,各自怒视对手,大吼一声,以更加凶猛地态势,豺狼恶虎般,狠狠扑向敌人,手中明晃晃的兵刃,照亮了因夜幕将至变得有些昏暗的天空。

    杀气凌烈,贯穿天地。

    当然,像批量生成的暴元丹,对练体境武者效果十分明显,可对蕴气境以上,功效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

    能让蕴气境满意的药物,唯楚雨亲自出手,才能炼制出来,成功率也不会很高,加之材料更加稀有,产量自然有限。每位蕴气境手里,也就那么一枚。

    楚家不少蕴气境急红了眼,取出丹药吞服,元气威力暴增,挥刀舞剑,欲斩对手头颅建功。对手无奈之下,也只得嗑药,倾尽所能,竭力相抗。

    这是无奈之举,这些药物虽然能带来一时实力的提升,但药劲过去后,基本都会有一段虚弱期,实力反倒远不如先前,服用了神行丹的黄天虎就是一个例子,若非被迫,没人愿意嗑药。

    楚家的人为守护家族,率先嗑药,对手若是不嗑,实力发生倾斜,就会给对方干掉,只得如此。

    说到丹药,楚天在秘境历练身,搜刮过一些险地,倒是得到了一些丹药,对自己有用的也有好几颗,楚天给白氏三雄缠得心烦,一时间就想吞服下去,却只得强行忍住。

    因为到现在,他都摸不清对方这套防御合击剑法的底,如若吞服丹药,那就绝了后路,能破除防御、战胜对方倒也罢了,若是不然,待药劲一过,别说支援他人,自己也只能任人宰割。

    楚天只能趁着短暂的交战间隙,取出一把修复状态的丹药,吞服了下去,聊胜于无。可白氏三雄互视一眼,也是各取类似丹药吞服。投身谷家,他们自然不会没药嗑。

    双方长久缠斗造成的额消耗皆是得到弥补,气息悠长,元气绵绵不绝,本就持久的战斗,以一如既往的态势,更加持久了下去。

    白氏三雄将剑法展开,化作深不见底的泥沼,楚天虽奇招妙式层出不穷,落入剑法沼泽,却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影。

    楚天从未遇到这么恶心的对手,简直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他与人相斗,要么胜,要么败,皆是干脆利落。这三人,实力明明不算甚强,但借着这套无耻剑法,硬是叫他无法可施。

    正是火冒三丈无处泄,怒从心起怎生消。

    正常情况下,原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然而谷家骑士和飞扬的行动引发了变故。

    远远地望见谷家骑士往中间赶去,而飞扬满脸焦急,驱马在后面紧追。楚天心中咯噔一下,楚楚就在那个方向,伙伴们也在。

    楚天将秘境中所得对他有用的丹药尽数取出,也不管分量,一股脑全吞入口中,眼神变得赤红,修为一时间暴增到蕴气中期,气息暴躁无比,脚尖点地,后退一段距离,暂收冰流剑,三十六式印法流水般使出,比先前强大许多的阴阳印开始成形。

    事到如今,楚天顾不得许多了,只能放手一搏,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楚楚出事。

    白氏三雄见状,暗道不妙,忙急步追去,刀剑齐下,打算强攻,却晚了一步,正对上凝聚完毕的阴阳印,楚天右手将此印狠狠打来。三雄转攻为守,剑法展开,演化泥沼,功防转换虽自如,但毕竟时间太短,泥沼比起先前稍有削弱。

    泥沼将阴阳印吸收,砰的破碎开来,三雄身体一震,后退数步,剑法有些散乱,终于出现了一瞬间的破绽,楚天眼睛一亮,趁着这一刻从对方身边穿过,几个起落,落在地上,展开银鳞步,遥遥追着飞扬,也朝着那楼阁方向赶去。

    白氏三雄稳住身子,见跑了一声,怒喝一声,全速展开身法,对楚天穷追不舍,若放跑了楚天,他们怕是要经受谷家的重责。

    三人身法极为了得,竟然和楚天相差无几,若非楚天将银鳞步修炼到腾海境界,说不得会给对方半途拦截。

    一场激烈的大战,即将在中间地带轰轰烈烈地展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