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未卜

时间:2018-05-08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楚天手中冰流剑施威,爆发斩金断玉之力,砍断碧仙笛,落在谷灵儿面前。

    谷家之中,为磨砺小辈心志,自然有着一些试炼,可灵儿毕竟年纪太小,没当真遭遇生死危机,冰流剑临面,娇躯僵作一块,手足动弹不得,眼神惶恐,瑟瑟发抖,表现得跟雏儿没甚两样。

    楚天剑身顿在面前,灵儿方反应过来,啊的一声尖叫,十分凄厉,倒是把楚天吓了一跳,右手差点没把持住剑柄,忙用力握住,情绪紧张,心脏突突乱跳。

    若是此剑落下来,砍伤对方,那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楚天稳住手中宝剑,不使落下,定了定神,盯着灵儿,一字一句地道:“按照战前约定,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灵儿嘴唇哆嗦着,想说些什么,可心中着实害怕,一时间,哪里说得出话来。

    场内大多数人仍在呆滞中,谷家一方,则有多人反应过来,飞身跳下马兽,各自爆发元气,几个箭步窜到楚天面前。

    谷离刚回过神来,见碧仙笛折断,灵儿给人拿剑架在脸上,怒吼一声,一个起落,便蹿到楚天面前,森然道:“小子,快将你的剑拿开。”

    措辞虽极严厉,并没有爆发元气稳压,同时扫视其他站着的族人,以及正赶来的族人,使眼色让他们收敛元气。

    若是吓到此子,手一抖,那剑落了下来,伤到灵儿,岂非冤枉之极。

    此后不出十息,谷家所有族人皆是反应过来,飞身下了马兽,展开身法,来到此地,形成个半圆,包围楚天和灵儿。

    楚家那边,楚风和楚云面色一变,腾身落在楚天后方,然后是几位长老,其中素来心系小辈的三长老为先,其他两位长老晚上一些,最终高层们也来支援。

    虽然有些人和楚天没什么交情,但强敌针对楚家小辈,就要抱团反抗,这是楚家族内多年以来形成的传统。

    这一点上,即便其子和楚天有过节的四长老也没有例外,只是犹豫了一瞬,却还是站出来了。

    不管族内如何内斗,但楚天不管怎么说,也是族中出众的小辈,自家的问题,轮不到外人来解决。

    双方的人,各成半个圈,将楚天包围了起来。

    楚家一方较为稀疏,因为大部队都在里面,不经楚风许可,不可擅自出门,否则岂不引来谷家猜忌,绝非言和的诚意。

    当然,支援的都是精英,战力不容忽视。

    灵儿遇难,谷家一方没一个做的主的,地位高如谷离,都是心中惴惴,若是族长亲女出了事,回去后即便九阳不说什么,也定要面对大长老的重罚。

    清明长老看似慈眉善目,很好说话,谷离却是深知对方发起火来是如何的可怕。小事一概不理,小错从不计较,但一旦捅了大篓子,罚起人来也是格外的严厉。

    灵儿由他带出来时好端端的,别说丧命,回去时纵然受到些许伤势,都会引来大长老的责备。

    毕竟,对付这种小家族,本应是手到擒来之事,甚至是牛刀杀鸡之举,若是还让族长亲女受伤,丢脸就丢大发了,他真丢不起这人。

    因此,口中叫得虽凶,却不敢把楚天咋样,动一动都是投鼠忌器,连一点风险也不愿意冒。

    此外,黄镇岳等几个,也是飞身下了马兽,来此支援,但心中诚意就少很多了,纯粹为了使谷家萌生好感罢了。

    说白了,谷灵儿是死是活,关他们屁事。

    但是,这都是私下的事,万不能宣之于口,明面上还得过得去,因此,皆是面露义愤之色,口中喝骂不止,其中威胁意味甚是浓。

    黄天虎口中骂的,自然也很凶,可若是仔细看,可见他的站位比较保守,全身都是紧绷的,若是惹楚天发火,对他出手,第一时间就会不管不顾,身法全开,掉头就跑。

    败给楚天那次,心理都有了阴影,隐隐有这一丝恐惧感,若没有谷家作为盟友,也不会轻身来到此地。

    并且,见了谷灵儿仪仗家学渊源,手持利器,连施绝学,尚被楚天干脆利落的击败,他又有何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虽说轮修为,他高过灵儿一级,可论手段,对方在他之上,又是神兵在手。即便他不知碧仙笛的品阶达到顶尖凡兵,却隐隐察觉到,品质远在他的光丸刀之上。

    毕竟,顶尖凡兵和上品凡兵的差距,委实太大了,一眼便可瞧出。

    从先前战斗的一些细节,黄天虎就能判断出,换成他上,抵挡不住谷灵儿的可能性极大,仅仅一级的修为,填充不了双方在底蕴上的巨大差距。

    可胜过自己的谷灵儿,竟然轻易摆在楚天手底,这将黄天虎心底那丝恐惧无限地放大了,虽然同伙众多,且本身距楚天尚有一段距离,可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眼底深处,自始至终,都是存留着隐晦的忌惮。

    对旁人的反应,楚天根本不理,双眼对上灵儿那对水眸,深深凝视着,似要看到对方的灵魂深处,将方才话重复了一遍,徐徐道:“你该相信我先前的话了吧,还是说,你要背弃约定。”

    灵儿哪敢说不,一咬嘴唇,螓首连点,水眸之中,有着精英的泪水流淌下来,点点滴滴,愈落愈疾,珠线般垂将下来,冲洗着纤足之下的石板路面。

    楚天如释重负,身体轻松了不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朝灵儿点头,将手中剑移开,也不收回容戒,持在手中,后退数步,到楚云身边,全程没有转身,防备有人暴起突袭。

    灵儿心头恐惧未曾消散,娇躯软了下去,一时间,脚跟竟似长在地上,一步都动弹不得,谷离见了,亲自扶起,温言宽慰,归于己方队中。

    “原来是场误会。”楚风笑容满面,向谷离一拱手,“既然是误会,解开便罢了,如有怠慢,还望各位海涵。”

    顿了顿,口中续道:“谷家大名,早有耳闻,如雷贯耳,仰慕已久。既然来到此处,还望赏本人一个薄面,无比进来做一做,好让我等一尽地主之谊。”

    四长老见机行事,不见平素之倨傲,和煦笑容,一块块逐层堆砌脸上,伸手虚引:“今日贵客临门,真令我族蓬荜生辉,请,请,请。”

    楚风发了话,四长老连道三个请字,场内却静悄悄的,下一刻,几声嗤笑传来,不屑之意,不言而喻。

    其他族人,脸上也各自露出讽刺来。谷离仍和灵儿说着话,安慰于她,灵儿情绪渐渐稳定,谷离又不耳聋,此番话自听得清楚,却连头都不愿回。

    楚风和四长老笑容僵在脸上,几位打算附和的高层,刚露出一丝笑意,忙又收敛,不约而同露出愤慨的表情。

    楚风可是楚家的族长,代表的是家族的脸面,亲自开口,竟遭对方如此蔑视,若非谷家凶名实在太重,加之忌惮对方的实力,早就有人爆发元气,冲撞过去,用拳脚说话了。

    家族荣辱,人人有责,虽然给外来的强大力量暂时压制住,却仍在暗处发酵酝酿,人人心里都憋着一团火,又竭力控制,不使上冲到头脑上来,陷家族于万劫不复。

    安抚好谷灵儿,谷离将身子折转过来,面对着楚家一方,深陷眼眶内,炯炯目光望向楚天,口中徐徐道:“小子,你先自持强梁,谋害我族族长亲子谷峰,当着老夫的面,尚敢猖狂,辱族长亲女,擅损碧仙笛,你要如何赔偿?”

    话罢,他将一丝丝的将气息扩散出去,如针须发随风而动,仿佛雪天里的老松,凛然生威,空气都凝固了下来。

    “识相的话,速将你手中剑交出,老夫心情愉悦,大发慈悲,尚可留你一族全尸。”言谈间,谷离将视线从楚天面部下移,凝在他手中冰流剑上,脸上不经意掠过一抹贪婪。

    话语落下,楚家人人色变、汗毛炸开,谷家、黄家众族人正打算爆发元气开战,不料谷灵儿俏脸数变,一咬牙,娇躯一闪,落在谷离面前,将楚家众人护在身后,眼中有着一丝羞怒:“我输...输了比试,就该遵循约定,你们怎可擅自动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