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百一十章 断笛

时间:2018-05-08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在双方的纷纷谈论声中,楚天和谷灵儿各自提升气息,到达某一层次,目中厉芒闪过,奔向对方,你来我往,剑笛碰撞,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元气波动冲击开来,肆虐着脚下大地。

    灵儿手中玉笛碧芒大作,身法灵动,攻势在巧妙中,透着一股子凌厉,竟是以笛作剑,按照剑法的路子施展出来,一望便知,武学品阶绝不会低。

    别看她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可战斗起来,要比想象中狠辣得多。

    楚天将幽黑元气凝聚剑身,冰流剑化作一团绵密剑光,稳稳护定身子,随机应变,随身而动,见招拆招。双腿银鳞显现,周围空气波动,宛如海洋翻涌波涛,一开始就把银鳞步催动的腾海境界。

    谷灵儿的身法,竟不在其兄谷峰之下,楚天这也是无奈之举,若非如此,身法上吃了大亏,给对方此番强攻逼的措手不及,落了下风,失去先手优势,后面也不好发挥。

    两人皆是身法高明、攻势迅疾之辈,动作之快,狂风暴雨,在场众人,唯有少数几个化罡境强者才能瞧得清楚,蕴气境中绝大多数都觉眼花缭乱,须臾间,已经交手数十合。

    灵儿本以为仗着修为胜出,所修功法不俗,没几招就能将楚天收拾。她出身高贵,在她的观念中,楚天只是来自小地方的平民。

    楚家这样的势力,对一般人来说,或有一定的威慑作用,可在灵儿看来,不过是小地方的土霸主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却不料楚天竟能不温不火,将她的攻势全部接下,修出的元气品质,竟似不在自己之下,叫她占不到丝毫的便宜,脸上不禁有些难堪。

    利用空档,快速瞥了一眼,见一些族人都是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本是对楚天的实力感到意外,可落入灵儿眼中,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心中着急,脸都变红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灵儿沉不住气了,焦躁起来,“对付低自己一级的对手,若还不能速战速决,那丢脸就丢大发了。”

    下一刻,两人兵刃再次碰撞,其上元气爆发,震荡开来,各自后退一段距离。

    楚天立即作出防御准备,可灵儿没有急于进攻,向之前一样揉身上前、发动抢攻,而是原地提升气息,本就强横的气息,竟然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变得更加恐怖了。

    气息升腾的同时,催动体内一缕元气,沟通手中碧仙笛的器核,顶尖凡兵的功效催动开来,表面孔洞发出呜呜声响,笛身碧芒大作,竟然在玉笛表层释放光华,渐渐凝成实质。

    灵儿鼓动全身元气,源源不断注入玉笛,原本仅有二尺长的笛子,长度陡然增加到三尺,多出的一尺则是暗青色的剑芒,形成剑尖的样子,灵儿玉手微抬,青色剑尖指向楚天。

    这种剑芒,比起本身元气更加凝练,算是强化版本,对上蕴气后期修为,都不落下风。有族人战前说发挥碧仙笛威能,就能越级战斗,以此观之,确非虚言。

    楚天面色不变,心中既有戒备,又有着一丝兴奋。

    自从修剑到现在,从未和持剑和别人真正战斗过,与楚楚、楚影的交手,和飞扬的切磋,都只能算是过招,同族之人,下手都有分寸,没有危险,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意思。

    对方虽然用的是玉笛,但却是依靠剑法的路子施展出来,在剑术上面显然也非外行,剑法境界和自己同处在精通这个层次,又是外族人,通过此次战斗,别有收获也未可知。

    楚天手持冰流剑,冰雾萦绕身体,可身为主人,倒也不觉寒冷,兴奋之下,心脏突突跳动起来,胸腔微微起伏,身体逐渐紧绷,仿佛慢慢拉开的弓弦,待形如弯月之时,便能反弹出去,爆发出令人震撼的力量。

    灵儿望向楚天,目光陡然一寒,展开身法,快速奔向楚天,即将到达面前时,娇躯一晃,由一化三,真假难辨,分不清哪个是真身,不数步,三化为九,九个灵儿皆是手持玉笛,将暗青剑芒狠狠砍向楚天。

    祭出此招,九个灵儿身上惨白光芒大作,仿佛面前竟非娇滴滴的可人儿,而是九具白骨一般,恐怖的气息释放出来,仿佛从尸山血海爬出来一般。

    “九魅骷髅杀。”灵儿一咬牙,武学名称快速在新低掠过。

    若非楚天精修精神力,又曾在那沙漠世界中将意志提升到百炼成钢地步,实力不免会受到影响。而在此关键之时,若心神稍有失守,战力给对方削弱,下场必然凄惨,轻则缺胳膊断腿,重则当场命归九泉。

    即便这样,也是有着一瞬间的恐惧,显然对方施展的这门武学绝不寻常,不过依靠强大的意志力,仍然在瞬间将心态调整了过来,静若止水,不起波澜。

    惨白光芒大作,混淆视线,恐怖气息滚滚,如狼烟升腾而起,蒙蔽了感知。就算是念师,只要没有足以碾压的实力,催动精神探测,也无法检验真伪。

    楚天全力催动血妖瞳,依靠玄奇的瞳力,或能辨认出来,但未经实践,结果也是未卜。

    不过,面对不小的麻烦,他并没有开启血妖瞳的意思,对方施展武学前夕,身子那一晃,看似简单,实际上颇为玄妙,不然也不会有这般奇效。

    但落在楚天眼中,终归给他瞧出了一些端倪。近日来,他在剑内时间,观摩冰流,参悟剑法,希望将境界提升到如臂使指。唯有如此,方能称得上一名真正的剑客,才有修习冰流剑法杀招的资格。

    虽说他在修剑上似挺有天分,通过参悟冰流剑法,在剑势上触类旁通,收获极大,可毕竟时间太短,距踏入这一境界,还差了最后的临门一脚。

    可他终究在剑势上领悟颇深,绝非等闲精通境界可比,从对方这一晃中感受到大势的存在,略作沉吟,心中已经判断出真身所在。

    于是,楚天将体内元气注入冰流剑,剑身黑芒闪烁,激发逼人寒雾,朝着偏左某一身影快速冲了过去,手臂动作,将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向灵儿劈头斩去。

    而对其他虚影视而不见,仿佛手中利器不具备任何威胁性。

    用于掩饰的白光之下,灵儿俏脸微变。楚天不受此招恐怖气息压制,已经挺让她惊讶了,一出手就对上真身,她心里更惊。

    “这样也好,让你尝尝碧仙笛的滋味。”谷灵儿暗想,“我这么运足气力,一下就能击断你那破剑,我就不信,这穷乡僻壤的,你手中还能也是顶尖凡兵不成。”

    “比兵刃品质,她不可能输。”

    一念至此,灵儿将心一横,猛一咬牙,双手握笛,将笛身演化的暗青剑芒朝上格挡,着力迎上楚天剑锋。

    附加幽黑元气的冰流剑,和催发三尺剑芒的碧仙笛正面碰撞。幽黑元气如怒龙一般,摇头摆尾,怒吼着,咆哮着,破碎之力爆发开来,将坚硬的玉石青芒摧毁,消耗九成,留下一成轰在玉笛上面。

    碧仙笛毕竟是顶尖凡兵,玄碎诀虽然不凡,可单单一成元气,自然对此造不成什么印象,也是散去了。

    这一瞬,双方兵刃之上,元气皆是出现了短暂的枯竭,接下来便是兵刃本身品质的比拼。

    碧仙笛青光隐隐,本能地释放出锋锐,要将冰流剑折断,冰流剑内竟然传出一声剑吟,旁人不可听闻,单单传入楚天耳中,一瞬间,楚天便察觉到此剑的愤怒。

    仿佛熟睡的雄狮,遭到土狼挑衅一般,稍有爆发,威能也绝非对方所能承受。

    冰流剑上无数微型光华一起闪烁,宛如天上群星,璀璨美丽,金属断裂声起,给谷家族人吹上天的碧仙笛应手而断。

    对此,谷家一方完全没有预料,不少人仍在交谈,说是这一下楚天手中剑必断,脸上兀自带着嬉笑,就连谷离本人,也是负手而立,一副高手气派,面带看好戏的表情,压根没往不好的方向想。

    他们对谷九阳钦赐的碧仙笛委实信心太足,以至于到了狂妄的地步。

    “嗡。”

    短短一瞬,一切维持原样,谷家一方没人来得及反应,嬉笑的嬉笑,嘲讽的嘲讽,端架子的端架子。

    然而,楚天手中剑已停在灵儿面前,距脸皮只有数寸之遥,带动劲风吹断了发髻,青丝失去束缚,随风而舞,灵儿水眸里,本能地露出惶恐之色,寒雾罩体,衣衫轻薄,娇躯冰凉,瑟瑟发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