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九十九章 再组合

时间:2018-04-26作者:小圆源

    话说楚天漫步在岸边良久,发现了冰流的奥妙,伫立原地,目光焕发出神采,心里有了更深的感悟。

    “剑法的施展,应该形成某种大势,就像这冰流一样,浩浩荡荡,滚滚而去,而各招各式就像其中的冰块,随波浮沉,爆发于人前,亦或藏匿于无形。”

    “不同的剑招,应该依着大势,连贯施展。剑招不同,使出来的顺序和组合方式不同,剑势都会迥异。没这么简单,除了剑招之外,剑势还受对手以及环境的变化,因为冰流会因河道转折改变而变。”

    “剑招组合起来,形成剑势。而在剑势的引导下,剑招才有了具体方向。这两者之间,相互关联,互为作用,变化无穷,奥妙无尽。”

    伫立好长时间,楚天继续行进,速度甚是缓慢,因为没过一处,都要将沿途景象尽收眼底,凝住在承载着冰块的洪流上,并与剑招相对应。

    有不明白的地方,心中略一转念,便会有冰水给激上岸来,在他面前凝成身姿窈窕的虚影,将手中剑展开,再次演练冰流剑法,打消了难题和疑点,楚天继续漫步,而在他的身后,虚影会无声无息消失掉,等待下一次召唤。

    当然,自从初步参悟了剑势,剑法的大多数地方对他来说,并不像先前一样晦涩难解,因此停下来观摩虚影展示的次数不算太多,大多数时间都花在漫步和印证上面。

    不知过了多久,疲惫感越来越深,既有参悟剑法的精神消耗,又有深夜带来的困意,楚天也不澄清,将心神离开剑法传承空间,回到现实之中。

    从床沿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凉风袭来,遍体清爽,往外面一看,已经月上中天了,复又将窗关上,自回去安睡。

    翌日,洗漱罢,直奔附近那片树林。

    林间常去的空闲场地上,楚天四处扫视,这地方一如既往地僻静,罕有人至,楚天取出冰流剑,并没有急于练习冰流剑法,而是先将基础剑法施展几遍作为热身。

    冰流剑法太过复杂,想要将其练出成效,得把自身状态调节的最佳,基础剑法虽然简单,但若拿来调动躯体的积极性,那是再好不过的。

    楚天初始缓慢,一招复一式,简洁而鲜明,即便普通人用肉眼都瞧得明白,元气注入冰流剑,升腾起淡淡的寒雾。可越到后面越快,元气滚滚,剑光霍霍,寒雾弥漫开来,使空气里的温度都陡然降低了许多。

    使出剑法的时候,楚天无意中用上了昨夜关于剑势的感悟。这种感悟,若刻意为之,便画虎不成反类犬,不若顺其自然、忘却机心,方能渐得其秒。

    一用上这些感悟,楚天剑招灵活了许多,仿佛死物突然活了过来。

    先前虽也能施展得连贯,却不免机械,现在招数本身并不高明多少,可变化间更加随心所欲,千变百变,不离其宗,总有种大势的感觉在里面,其中奥妙,难为人言,唯本人才能知晓得透彻。

    如果有一个词来形容这种情况,没有哪个比画龙点睛更恰当的了。

    当然,关于剑势楚天只是刚摸到点头绪,连入门都不算,粗浅得很,其最主要的可贵之处,在于开启了一扇新大门,开辟了一方新天地,方向已经照准,只要按部就班,坚持不懈地,往里面、向深处走,迟早能将剑势领悟。

    只要领悟剑势,剑法境界晋升到如臂使指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剑法施展到高潮处,楚天面色兴奋,将身子一闪,便出现在十数米开外,手腕一抖,数招并为一招,凌空几个转折,刺破空气,冰流剑停住,剑身嗡鸣不止,寒雾以及劲风,陡然蔓延开来。

    楚天手持宝剑,面露狂喜之色,他着实没想到,通过昨夜的参悟,他能在剑法上进步这般大。

    现在他估计着,如果再给测验一次剑法境界,发挥好的话,击落数字都有可能超过一千。但这并不意味着已达到了如臂使指。

    达到如臂使指的剑客,接住一千木箭,那是轻易而举的事,而对他来说,还是有点为难,状态差的时候,也会下滑到九百多。如臂使指是一层相当稳定的境界,如果当真晋升到这个水平,发挥绝对不会如此不稳定。

    不过,楚天自觉向着这层境界,又前进了一大步,不再如以往一般陌生了。

    “练剑的关键,应该是用剑势的感觉,将招式整个盘活,仿佛其生命,使手中兵刃化作自个手臂的衍生。”

    “嗯,飞扬哥说的对,就是将佩剑用得像臂膀和手掌一样灵活,形成一种本能,这才是提升剑法境界的最佳道路。”

    将飞扬的指点和剑势的感悟结合在一起,楚天如痴如醉,目泛异彩,持剑而立,一动不动,仿佛又有所得。

    楚天回过神来,略作调息,察觉到状态很好,便尝试着施展冰流剑,剑影重重,连贯如意,寒雾弥漫,宛如冰河流动,林间元气鼓荡,破风声四起,漫天都是楚天身形飘忽,遍地皆在剑光笼罩之下。

    和打磨基础的基础剑法不同,这套冰流剑法非同小可,浩大而华美,又有无穷杀机暗藏,端的非同小可,可惜此地没有其他人,否则如此表现,定能迎来热烈的掌声,以及女孩子的欢呼。

    练了两遍,剑光收敛,楚天停下手来,眉头皱起,显然对这等成果并不满意。

    这冰流剑法看虚影的示范,真如冰河云端倾斜,浩浩荡荡,变幻无穷,奥妙难言,让人挡无可挡。可自己使出来,总有种莫名的怪异感。

    伫立原地,苦思冥想,半晌,楚天眉头舒展开来,口中喃喃自语:“原来是这样,明白了,我明白了。”

    冰流剑法之中,招式繁多,楚天虽然仪仗高妙智慧,将大多数死记硬背下来,却哪里消化得了这么多。

    其中有小部分,能对应上楚天岸边漫步在冰流中凝视过的冰块,另外的尚且未曾到达,那冰流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短时间内,哪能看得完。

    因此,楚天见过的冰块,对应的招式,施展起来,自比其他招式多了许多奥妙,堪称形神兼备,更携带者大势之感。

    而没见过的冰块,相形之下,就逊色了许多,只具其形,不具其神,两者之间,天差地远。

    他先前,将两种招式不加区分,完全按照虚影示范生搬硬套,好比煮了一锅粥,大米中夹着粗粮,半生不熟,吃起来不觉得怪异,才不正常呢。

    “现在首要之事,就是先将不熟悉的招式提出,直把感悟较深的剑招挑拣出来,按照那种大势,进行再组合,虽是无奈之举,但眼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然,把完整剑法拿出来,生涩至此,实力碾压情况下还成,可若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不被对方抓住漏洞,用刀剑戳成筛子才怪。”

    一念至此,便盘坐地面,横剑于膝上,闭目冥思,在脑海中过滤掉众多可能性,从中去找最适合自己的组合方式,简化冰流剑法,尽早将其用于实战。

    想到深处,神魂都微微波动,难得的有风吹来,树木飒飒抖动着叶子,发出哗哗的声音,驱散了些许热度,吹拂着楚天的银发和衣衫,不过,他却纹丝不动,双目合拢,表情专注,眉心光点闪烁,映照在冰流剑身,闪烁着流光。

    楚天且把修炼放到一边,将全部时间化到简化剑法上,一面冥想方案,一面通过练剑,比较诸多方案的优劣。

    如此又是几天过去。

    这日上午,赤水城郊外的密林某处,谷离率领族中众高手在此驻扎,谷离手里拿着干粮,漫不经心地吃着,眼神则是落到某个方向,似乎算好了时间,在等待着什么。

    没多久,蹄声响起,烟尘滚滚,一匹马兽停在众人面前,马上骑士跳了下来,单膝跪在地上,向谷离抱拳恢复:“启禀长老,属下已经得到情报,峰少爷确实死在附近。”

    “说。”谷离将干粮放在一边,起身立起,双目炯炯,直视对方,沉声道。

    他刀刻般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怒意,然而后负的双手微微颤抖,却暴露了他的心情并没有表面这般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