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九十五章 偏心

时间:2018-04-25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飞扬面露震骇之色,声音颤抖,问楚天是否已经晋升蕴气境。除了楚楚之外,在场所有人,包括楚影在内,听他如此询问,皆是面色陡变,目光带着极度的惊讶,齐刷刷扫向楚天。

    玄碎诀能隐匿修为,若不催动元气,少有人能看得出,可方才毕竟催动元气疗伤,外观上虽不明显,其他人倒也罢了,但飞扬是何等人物,焉能再瞒得过他。

    在众人表情各异的凝视中,楚天叹了口气,知道隐瞒不了,也不矫情,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

    眼见楚天亲自承认,众人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楚天才修武多久啊,别说蕴气境,即便练到七段以上,都是罕见的天才了,他们练了这么久,也大都是练体四、五段的水平。这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连飞扬,脸色也是变得有些精彩起来,数变之后,定位在苦笑上面。

    “天小弟,你这修为提升,也太假了吧。”飞扬表情有点尴尬,刚才他还说,恐怕要不了多久,楚天就能提升到蕴气境了,可对方已经晋升到这一境界了。这夸奖,味道都变了许多。

    对方自修武到现在,还不到一年吧,就晋升蕴气境,如此速度,比起自己,也要快上好多倍。

    楚天闻言,不好意思的抬手,搔了搔脑袋。旁观之人见了,羡慕之余,心里狂呼不公平。飞扬也是连连感慨,天小弟身在福中,犹不自知,真是羡煞旁人哪。

    楚楚心里暗暗嘀咕,只到这一步,就开始惊讶了,是否太早了,若是让你们看到小天和云伯父切磋那一场,那激烈的战况,岂不给惊呆了。

    周围的目光,让楚天浑身不自在,他忙对飞扬说:“咱们继续吧。”

    “嗯,好的。”飞扬回过神来,使出楚天刚才所用的起手式,将木剑横于前胸,足下不丁不八站着,道:“这次换我防御,你来进攻。”

    楚天点头,一个箭步上前,手起一剑,劈脸砍去,并不繁复,简单而有效,正是基础剑法的第一个图样,乃是最基本的进攻方式。

    或许是之前飞扬进攻时,一面防御,一面冷眼暗中观察,不知不觉中,获益匪浅,因此使出来不似初学,竟像是磨练过很长时间一般。

    飞扬隐隐察觉到楚天在剑法上的强大悟性,心中暗赞一声,见他剑势甚快,也不慌乱,保持原样不动,只带对方攻势将至的前一瞬,方将剑身往上横,将楚天的剑稳稳挡开。

    楚天借着挡开的势,改变剑路,空中划了道弧线,由直劈砍化为横扫,向飞扬拦腰扫去,飞扬脸上赞赏之色更浓,将身子略转,用了一招楚天在册子上见过图样的防御招式,将他手中剑招架而开。

    他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挥剑再攻,飞扬一正脸色,急架忙迎。

    身形往来,迅如飞电,剑影重重,木料碰撞,其声不断,旁观者皆是目眩神驰,这套基础剑法,人人都练过,却罕有人能达到如此地步。

    某些有眼里的人,更是双眼一动不动,盯在飞扬身上,将其所施剑招,每一招的用法和时机,都牢牢记在脑中,并与自己所学相互印证,越是回想,越是觉得妙不可言,心里不由升起由衷的敬佩。

    都说飞扬剑法精妙,早有耳闻,未曾有幸亲见,今日一看,果然是非同小可。盛名之下,绝无虚士,真是大开眼界、一饱眼福。

    就这样,两人互为攻守,一次一换,几轮过后,飞扬开口,提议随意功防,两人便将基础剑法中的招式、变招,行云流水使出,楚天剑法火候大进,虽然身上频添伤痕,却是斗志不减,咋一粗看,倒也能和飞扬有来有回。

    可若瞧得尚未仔细些,才发现楚天身上满是伤痕,可飞扬衣服都没破,楚天那么多剑过去,迅若飞电,竟无一招当真落在飞扬身上。

    毕竟,如臂使指这一境界,绝非等闲,即便飞扬只是随意功防,其防御也绝非楚天此时所能破开的。

    入门和如臂使指完全是两个层次,之间差距,天差地远,有云泥之别,不可一概而谈。

    又是一次切磋,斗到火热处,楚天眉心波动,在四肢以及其他几个部位勾勒出灵念符篆。和召唤灵元纱衣时凝聚的相比,无论是纹路构成,还是部位上,都有差别,性能不同,主要是用来辅助修炼。

    这种辅助,最初级的状态,就是在树林里,修炼阳刚劲那次,灵念游走全身,使他在短期内将这门武学入门。

    但那只是最简单的运用方式,自凝成灵元纱衣以来,他对灵念的控制力得到质变,这种凝聚符篆,效果比简单游走灵念更佳,损耗也更节省,算是较高级的法门。

    美中不足是这类符篆,无法主动施展,只能等情况合适,就会自动出现,起到应有作用。

    当然,这也并非坏事,他也曾暗中试过,主动将灵念游走全身,希望借此提升修炼武学的效率,却发现这么做,起到应有作用的成功率极底,除了空耗灵念,并无大用。方知等灵念自动发挥效力,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楚天修成玄碎诀后,尚有几天空闲时间,便抽空将这法门修炼成功,复杂程度上,比灵元纱衣的尚有不如,两者又有诸多共通之处,因此几天下来,就烂熟于心,此时和飞扬交手,或许是对方压力给的到位,便自动出现,开始发挥功效。

    符篆出现于楚天体表,飞扬没有说什么,察觉到楚天剑法又有进步,心里有所猜测,将攻势展开,给足了压力。就这样,外界压力越来越大,楚天剑法渐趋娴熟,不知不觉,竟是慢慢触碰到那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激战中,楚天剑法陡变,所施展的,依旧是原先的招式,可本质上,却发生了巨变,挡开飞扬一招进攻,反手就是一刺,毫无征兆。

    飞扬境界虽高,可比剑时间太久,未免心存大意,竟给一剑刺中胸口,衣服破开,洞中现出一个血点。

    他如梦初醒,大惊之下,打起精神,一时竟然忘记是在指点,身体受到疼痛,几乎不假思索,反手就是三剑,力道、剑速,比起先前,何止快上数倍?

    楚天仿佛条件反射一般,连施三招抵御招式,漏掉前两招,落在其身上,却准确地将第三招招架开。

    两人手中木剑相交,笃的一声震响,各自后退一步,此时飞扬方后知后觉地醒悟了过来,当想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禁抬手指着楚天,眼中流露出极度的惊骇,颤声道:“你...你...”

    由于眼前一幕太过难以置信,一时间,飞扬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楚天练得入迷,飞扬停止动作,他可没停下,欺身上前,当头就是一剑下去,携着劲风,将飞扬发簪落地,把黑发卷起,蓬松飘扬在空中。听到飞扬开口,忙硬生生停止剑势,收回木剑,手指着自己,不解道:“我?我怎么了。”

    他刚回过神来,本人也没弄明白,自己刚才身上发生了什么。

    飞扬长嘘一口气,竭力将满腹的震惊按捺下去,稳定下情绪,尽量平稳地作出提醒:“你的剑法境界,提高了好多。”

    楚天回想一下,自个儿脸上,也是渐渐的浮现出一抹惊讶。飞扬急切之下,那三招攻势非同寻常,按照之前的水平,铁定一招都挡不下,甚至连剑身都蹭不到,能接下最后一剑,就足以说明进展之巨。

    “这楚天,好生厉害。”

    这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他们有的是入门境界,有的连入门都不算,眼力不足,脑子里只有个笼统的概念,倒也罢了。而楚楚、楚影以及楚源等踏入精通境界的少数人,则是惊讶万分,瞠目结舌,嘴巴都合不拢了。

    “刚才那三剑,实在太快了,我纵然再苦练数月,恐怕也难以接下一剑。”楚源面容呆滞,口中喃喃自语:“就在几天前,他的击落数字,只是三百多,远不如我,现在竟能做到这一步,他是怪物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顿悟,老天呀,大地呀,这样的好事,因何会发生在这个可恶的小子身上,若降临我的头上,该有多好啊。”

    “实力不如也就罢了,在剑法境界上,也要给楚天小子碾压?老天呀,大地呀,你咋就这么偏心呢?我不服,真的不服啊。”

    霎时间,楚源泪流满面,欲哭无泪。

    “天小弟,我看你还是进试剑厅内重新测验下击落数字好了,你的数据,应该会增加不少。”

    飞扬略一沉吟,向楚天提出建议。他说的,已经够含蓄了,哪里是增加不少,简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暴增啊。

    楚天闻言,眼睛一亮。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精进,也对具体数据如何充满了好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