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 震撼

时间:2018-04-24作者:小圆源

    话说飞扬指点楚天剑法,说到如臂使指境界,无论是楚天,还是旁观众人,眼中都是流露出强烈的兴趣,竖起耳朵,静待下文。

    “所谓如臂使指,顾名思义,就是要将手中剑像手臂一样,指哪打哪。当然,这只是一个形容。我们在使用臂膀亦或手掌作某类日常事情之时,比如往某处指路或是拿筷子,即便不做任何思索,也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只要能将剑法提升到这等境界,就是达到了如臂使指的水平。”

    楚天若有所思,眼中有着不解之色。围观者中,有人更是按捺不住,大声发问道:“难道,就这么简单?”

    这句发问引起旁人相应,七嘴八舌地插话,环境立即喧闹了起来。

    “原来这么简单,我待会要抓紧时间,发奋苦练,力争今晚睡觉前将剑法练到这个境界。”

    “白痴,这怎么可能?”

    “少年,你太年轻了。”

    “那会如此容易,我练剑数年,至今连精通的边都没摸到,一晚上练成下一层,你是在搞笑,还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

    飞扬微抬左手,乱糟糟的争论声戛然而止。待场面平静后,他转眼望向最先提问那人,道:“当然没这么简单。”

    “我就知道。”楚天和发话那人心里,同时掠过了这个念头。

    飞扬继续解释:“理论并没语多复杂,可这个道理,就算心里明白了,若没有必备的过程,以及相当的悟性,身体也无法做的出来。”

    “因此,接下来我还要和天小弟亲身切磋,让他找寻这种感觉,具体能领悟多少,就要看他自己了。”

    楚天点头,眼露兴奋。

    飞扬剑道境界极高,实打实的说,也算得上一位剑客,和这种人交手,只要悟性不是太差,或多或少报都能在剑法上有所领会。

    “那么,话不多说,这就开始吧。先由我来攻。”飞扬将目光放回楚天身上,斜提木剑,作出进攻架势,口中说道。

    “嗯。”楚天应声,将木剑夹在臂弯,抱拳行了一礼,表示感谢,方横剑于前胸,依然是那招防御的经典起手式。

    飞扬将剑一晃,向楚天分心刺去,动作流畅之极,仿佛并非在使剑,而是施展本身的拳脚一般。楚天见状,后退两步,稍避锋芒,将对方势头让老,抬起剑身,急架忙迎。

    身形如电,往来交错,剑影重重,木声不歇,两人各施基础剑法,战在一处,斗得火热。

    飞扬姿态闲适,动作写意,可木剑来势偏偏快得出奇,脚下动作也是极快。这类木剑只是最普通的货色,在他手里,就仿佛赋予了生命,化作巧女的纤纤玉指,所拂之处,无所不至,无孔不入。

    楚天本来还以为自己防御不错,可在飞扬手底,却像是千疮百孔的蜂巢,处处皆是破绽,之前不留意的地方,此刻皆是成为别人的突破口。

    飞扬下手,没留余地,虽然没用元气,可手中剑每一次劈砍、戳刺到楚天,其身上都会多出一道剑痕,亦或红点,渐渐的,体表衣服碎裂,成片片缕缕,剑痕和红点便毫无遮掩地暴露于众人眼底。

    原本大家都在羡慕楚天,能得到飞扬指导这样的殊荣,可见到眼前一幕,不少人不禁狠狠倒吸一口凉气,暗中摇头。

    这样的指点,不要也罢,或许收获不菲,但你得先能熬过皮肉之苦才行。这种苦痛,绝非等闲,无须亲身体验,只是旁边观看,都觉得一阵牙疼。那一下下的,就跟打在自己身上似的,叫人肌肤火辣、心惊胆战。

    楚楚紧咬嘴唇,几度想开口,请飞扬下手轻点,却知道楚天定然不会高兴,犹豫了数次,只得悻悻作罢。

    只是,心中飞扬的形象,不再如之前一般完美无缺了,都是有了些不好的看法和猜测。

    不管别人怎么看,飞扬眼神坚定,没有任何动摇,出手依然既快且狠,没有收力。因为他深知,就算是指点,也要假戏真做,否则就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下手越重,指点越像实战,对方得到的好处才越大。当前,前提是能抗过肌肤之痛才可,不然他的一番好意,就会尽化乌有。

    楚天虽然感到疼痛,却没有叫停,眼睛反而越来越亮。

    比较飞扬,他能最直观的看出,自己在剑法上的漏洞,以及不少稚嫩之处。虽然不能立即修正,但有了方向,由目标指导行动,会比之前那种空泛的修炼,成效无疑要好上太多。

    并且,体表连续受创,使他身体在疼痛之下,反应更加灵敏,招架格挡之际,显得更加圆熟了,先前某些不成熟之处,在不知不觉中,也得到了相当的改善。

    所有疼痛和危机,均会在不同程度上激发人身体的潜能,这是所有人的共性,并不为楚天的特殊体质独有。

    飞扬见状,眼底悄然掠过一丝赞赏,手腕一抖,又是一剑劈脸戳去,那剑势,去得愈发狠辣无情了。

    旁观之人见了,皆是心底一寒。飞扬大哥看似温和,可若该下手时,也是毫不含糊啊。更有不少人,比如楚源,有了恶意的猜想。

    看来,楚天先是取得族比优胜,而后短时间内修为突飞猛进,暴涨到练体九段,终于引起飞扬大哥的一些戒备了。嘴上虽然说得客气,可行动上明显已开始打压了。

    若非打压,不过是场切磋而已,何必如此当真呢,这一剑劈的,那一剑砍的,好痛,嘶。

    一面观战,一面口中连抽冷气。楚源见了,更是心里暗爽,眼中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小子,看来你风头太劲,引飞扬大哥不满了,不然,下手为何这般狠呢,搞得跟与仇人交手一样。这一戳,扎得也太深了吧。”

    飞扬将基础剑法中所有进攻招式施展出来,这轮切磋才算完。飞扬斜提木剑,随便立着,全身上下,状态完好。楚天将木剑拄在地面,口中微微气喘,通过破烂的衣衫,体表随处可见血印和血痕,伤势甚巨,触目惊心。

    楚楚面色数变,终于没忍住,冲到场内,水眸如刀,狠狠刮了飞扬一眼,小跑接近楚天,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飞扬哥的指点,好处实在太大了。”楚天脸上兀自带着一丝兴奋。

    “喂,你傻了吧,哪有这么指点人的,我看就是借着这个名头,故意搞你。”楚楚小声嘀咕,言谈间,又是瞪了飞扬一眼。

    飞扬倒是不以为意,见他们两个旁人无人、窃窃私语,觉得颇有趣,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你别乱说,飞扬哥若不如此,我也没这么大的收获。何况,他要想搞我,当初就不必救我了,这不可能。”楚天见楚楚误解飞扬,连忙开口解释。

    “救你?”楚楚不解,宋玉困住楚天那件事,无论是飞扬,还是楚天,事后都未曾宣扬,她并不知道。

    “有空再跟你说。”楚天忽然顿住,面色尴尬地道:“姐姐,你还是下去吧。”

    “怎么了,不满意我在这里?”楚楚气鼓鼓地反驳。

    “不是,好多人在看咱们呢,这样不太好吧。”楚天手指场外。

    “啊?”

    楚楚闻言,四周一看,俏脸一红,一句话也不说,抛下楚天,离开草坪,回到原本所战方位,仰脸看天,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对周围异样的目光熟视无睹。

    “还要继续吗?接下来,我也不会客气。”楚楚离开,飞扬望向楚天,目光带着一丝审视,试探性地发问。

    “当然。”楚天果断回答。这种时候,正适合趁热打铁,若是半途而止,断了对剑的感觉,剑法境界,要到猴年马月,才能达到冰流剑的要求。

    “你先休息一会儿,调整好了,咱们再战。”飞扬提出建议。

    “不用了,在这里就行。”楚天摆了摆手,右手持着木剑不丢,暗运玄碎诀,将幽黑元气催动到体表血痕处,化解伤势。

    这幽黑元气,虽然是强攻的特性,不擅治疗,但毕竟品质摆在那里,身上伤势看似眼中,却无非是些皮肉伤而已,对楚天来说构不成大碍。

    不多时,楚天收敛元气,将剑一横,望向飞扬道:“飞扬哥,让你久等了,咱们这就继续吧。”

    飞扬脸上,不复刚才的从容,而是显得有些呆滞,一动不动的,楚天心中着实担忧,连唤了好几声,即便旁观之人,都觉得出大事了,方回过神来,面露震撼,音调颤抖着发问:“天小弟,你刚才所使,是否元气,你已经晋升了蕴气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