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指点

时间:2018-04-24作者:小圆源

    话说楚天自练剑以来,白天和楚影、楚楚两位同伴切磋,回到家中,吃罢晚饭,趁着夏夜凉风,院落中加以巩固,如此一连过了数日。

    高强度的磨练下,虽然没再进试剑厅测验过,但楚天进步明显,即便作为对手的楚影两个都察觉到十分清楚。

    他们都曾建议楚天,再去测验一次,通过击落数字,将进步量化,便于查看。楚天略一沉吟,就给婉拒了。

    楚天性子平和,但心中自有一股傲气。眼下进展虽巨,可剑法境界依旧在入门级别,尚未臻至精通境界,无论怎么测,击落数字都不可能过五百,既然如此,那还测什么?

    他可是记得,那楚源的成绩,乃是五百零二,此人使他手下败将,在没有把握超过对方之前,他既没有理由,也没有心情去搞什么测验。

    这天下午,楚天照例在草坪上切磋,轮到楚影陪练,楚楚抱剑在场外观战,突然室内喧哗声起,楚楚性喜热闹,小跑过去看,很快便回来了。

    楚天两个互使眼色,同时收手,楚天冲楚楚喊道:“姐姐,有什么情况。”

    楚楚有点兴奋,答道:“是飞扬哥,他在试剑厅内。”

    楚天有点疑惑。以飞扬的剑法境界,到这地方磨练,应该效果不大吧。

    这几天里,楚影也曾和他说过楚飞扬的事迹。作为一名梦想成为绝代剑客的有志少年,楚影一向视楚飞扬为其偶像,对他的光辉事迹,自然是耳熟能详。

    从楚影口中,楚天得知了飞扬去年便将剑法境界提升到如臂使指的境界,如此境界,比起精通级别,差距之大,判若云泥,这种质变,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按照楚影的说法,接住一千支钝箭,完全是轻而易举。

    若是倾尽所能,其极限没人能够预料,究竟是能击落两千支钝箭,还是三千支,由于这套设施只能射出一千支,因此无从得到验证。

    因此,楚飞扬虽然是小一辈,但剑法境界之深,在整个家族,怕都是排得上前几,即便其父楚风,精修剑法多年,境界也同为如臂使指,对楚飞扬纵然修为更强,但在剑法上面,也绝对谈不上指点。

    楚影对别的事情漠不关心,可在有关剑法的这些秘辛上面,却似无所不知。据他所言,楚天得知了自己父亲楚云,好像在多年前,参加灵武院选拔时,也到达了这一境界,当然,由于多年不出手,罕为小辈所知了。

    “喂,你的偶像不是他吗?要不要去看看。”楚楚问楚影。

    楚影闻言摇头,他虽然一直以飞扬为目标,严格要求自己,可并不会仿效那些粉丝的狂热之举。飞扬来此,想来也有事情要做,他吃饱闲着,去瞎瞧热闹作甚。

    “飞扬哥来这里,应当别有要事,我看,咱们还是别打扰了,还是做正经事要紧。”

    这种时候,楚天所谓的正经事,除了练剑,就没别的了。他的性子,不如一行便罢,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到最佳,否则,高不成低不就,岂不贻笑大方。

    “你们好无聊。”楚楚嘟嘴,小声抱怨道,却是没再离开,看来已经打消瞧热闹的念头了。

    于是乎,场内身形交错,木剑碰撞之声再起,基础剑法,行云流水使出,短暂的停止后,两人在此切磋剑法的模式。

    然而,交手不数合,大厅连接周围区域的通道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越来越近,一大帮人簇拥之下,楚飞扬往这边赶来,目标竟是朝着这个方向。

    飞扬腰间,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悬挂那标志性的宝剑,倒是空空如也,想来因此处的规矩,主动收回容戒之中了。

    这一下,楚天不得不停手了,再练下去,不太合适。飞扬是他堂兄,更曾宋玉手中,救他回来,不打个招呼,未免说不过去。

    楚飞扬来到楚天面前,停住步子,后面人数虽多,脚步却整齐划一、戛然而止。这些人多是常来试剑厅之人,多是熟悉面孔。楚源一行也在列。

    楚天正想着该如何打招呼,飞扬倒是先开了口,脸上露出招牌式的和煦笑容,道:“天小弟,我正是为你而来。”

    “为我?”楚天目光中掠过一抹疑惑。

    “听说你最近在修剑法,我正好在这方面有些收获,不如咱们一起探讨一下。”飞扬解释来意。

    闻言,众多围观者皆是不以为然,那楚源更是面露不屑之色,以飞扬的能耐,无论是实力上,还是剑法上,有和楚天小子探讨的必要么,真是可笑。

    旁人的表情,楚天瞧得清清楚楚,但在他看来,这类心理,纯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因此,他可不会因为这个,主动拒绝这种送上门的好事。

    “飞扬大哥,上次我被那宋玉困住,你及时援手,还没有好好感谢呢,现在又专程来指点我剑法,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是好。”

    楚天脸上露出感激的表情,旋即洒然一笑:“如此,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感激之情,发自肺腑,说起来,这是飞扬第三次帮他了。第一次是启灵时,楚赫刁难楚天,飞扬一发话,楚赫收敛嚣张气焰,当面低头认错。第二次是从宋玉手中,解救楚天出来。第三次,就是专程来此,指点自己剑法了。

    “这就对了,自己兄弟,本该如此,何必客套。”飞扬爽朗一笑,闪身来到场内,楚影忙将手中剑交给他,自己推到场外观战,眼中有着不可抑止的兴奋,能亲眼目睹飞扬使剑,今天来得真值。

    飞扬接过剑,并没有急于交手,而是上下打量楚天,面露惊叹之色,道:“天小弟,你进步速度,实在惊人,这才多长时间,就到练体九段了,以这种趋势,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晋升蕴气境了。”

    眼见楚天修为有成,他心里并无嫉妒之意,唯有欣慰之情。

    圣武大陆诸强林立,即便是裂岩城这片算不得武道昌盛的地带,依然是三族鼎立,虽然眼下和平,但谁也不知这种状态究竟能持续多久。

    飞扬修为既强,眼界也较为开阔,深知在这种条件下,须得放眼长远,同族之人,如果不能抱成一团,反倒天天内斗、空耗家族势力,若有朝一日,劫难来临,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不管是自己也好,楚天也好,家族只要能多出几个像样的人物,真正崛起,才能长久屹立于这片天地间。

    所有武者,修武皆有目的,而飞扬的心愿,就是振兴家族,保护亲友安全,他所做的一切行为,都以这一信念为指南。

    正因如此,他会对每个族人,都予以程度不同的照顾,对楚天照顾更多,除了亲情之外,也因为楚天自修武以来,展现出来的不俗天分。

    天分越高,将来成就强者,对家族的帮助更大,所谓照顾之间的差异,正是基于这个缘由。

    且说旁人听了飞扬对楚天的评语,有羡慕的,面露艳羡,也有嫉妒的,双目冒火,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即便楚影,也不能免俗,羡慕地望着楚天。

    和楚天交手几天时间,他都是不知,楚天竟然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非但在剑法上有天赋,在修武上面,也是恐怖如斯。

    楚天虽将修为隐藏,维持在练体九段的水平,可场内之人,除了飞扬之外,并无一人能看出来,与楚影虽连斗数日,却没有动用丝毫元气,楚影自然也是不知。

    唯有楚楚一撇嘴,心中暗道:“飞扬大哥,小天修为的提升,岂止是惊人,简直达到变态的地步了,哪里还需要时间,已经提升到蕴气境了,只是你们看不出来而已。”

    “若论真是战斗力,我看即便是飞扬哥你,也多半敌他不过。”

    观察楚天和楚云的交锋后,楚楚对楚天战斗力的变态,可是有着相当清晰的认知,虽然飞扬素有威名,剑法臻至如臂使指,攻击凌厉非常,远胜同级武者,可她通过那一战,也知道楚天的真正实力,恐怕也非等闲蕴气境所能比拟的。

    虽然两者从未交起手来,但据她看来,真要斗起来,飞扬胜出的几率并不大。当然,这些只是猜测。

    先不谈楚楚的复杂心理,且说楚飞扬赞叹一声,看一眼楚天,旋即环视四周众小辈,朗朗声音,响彻场内:“天小弟,诸位,在场大都是练剑之辈,我想,大家都对如臂使指这一境界感到好奇吧。”

    闻言,众人皆是知道他要交流经验,个个都竖起耳朵,楚天眼中,也是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打起精神,洗耳恭听。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