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九十一章 更胜一筹

时间:2018-04-24作者:小圆源

    话说楚天走下场地,来到场地中央,提剑直身,没着急开始,而是闭上双眼,快吸缓呼,开始调息。

    既然要测验剑法境界,他自然想将自身最佳状态测验出来,否则,还不如不来。

    而此时,场内所有目光皆是落在楚天身上,并无一人例外。

    由于时间不早,陆续有人进入试剑厅,大多数本打算到草坪上切磋剑法的,但一见楚天来测验境界,均是好奇心起,临时改变念头,不由自主来到场地周围,眼神凝视场内,再也移不开了。

    过了一会儿,楚天调息完毕,睁开双眼,按照不得使用元气的要求,将元气收敛下来,横剑于胸前,做出最基本的防御姿势,向那负责人使个眼色,意思是已做好准备,可以开启机关了。

    方才调整气息,只是作为调整自身状态的手段,试剑厅的规矩,自然不会去违犯,若不然,测验出来的便是虚假的数据,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负责人接收到楚天的示意,早停在机关按键之前的手指,快速地按了下去。

    随着他的手指按在开关上,场地之内,微微一震,不数息,嗖嗖声连起,一支支钝箭刺破空气,风驰电擎,直袭楚天。

    剑法境界,有着五花八门的测验方式,但是无论哪一种,都有相当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否则,就不会传播四方,并给人们流传下来。

    试剑厅所采用的这种方式,并不为楚家独有,不说其他地方,就他们所知,周遭地带也有不少势力购置了该机关,当是颇为靠谱的测试手段。

    因此,购置机关的三长老,经过谨慎考虑,反复比较,方才选择了这一方法,重金购置了这一机关。

    机关价格高昂,纵然以楚家财力,也仅能购置这一套,不过因为族中使剑之人居多,这套设施算是必须物,家族虽感到有点儿肉疼,却是没有任何犹豫,果断购买了下来。

    实践证明了,这钱花得不冤,因为自安上这套设施以来,族人们的剑法境界均有不小的突破,小辈们取得的成就,尤其喜人,不少资质优异的年轻人,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达到了精通剑法的境界。

    如此境界,以往少有,即便放在成人身上,都是极为的不错。

    购置机关之时,三长老须发未白,还是执事职位,由于这一英明举措,加上其他几样对家族的重大贡献,才被破格提拔到长老的位置上。

    因此,机关射出来的木箭,在遵循规定的情况下,绝非那么轻易就能躲过,以往所学的高妙功法、强横武学皆是无用,唯有剑法境界,才能在这种地方行得通。

    木箭四面八方射来,半途形成天罗地网,迅速地收敛,以极快的度逼近楚天。

    最早射出的一波箭逼近楚天,楚天看得急切,施展格挡招式,将绝大部分格挡开,却依然有两只箭命中身体,一中前胸,一中小腿,落在地上。

    给剑挡开的木箭,也落在地面,箭身上面,色泽立即暗沉了下来,唯有这类箭,才能累加到击落数字上面。

    楚天心中一凛,更加卖力的,将手中剑舞开。机关射出的木箭,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快,这一点刚听楚影父亲提起过。这才刚开始,就漏了两支箭,若不认真对待,后面会更惨。

    这类测验,他本就不会含糊,加上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他可不想当着众人的面,取得糟糕的成绩,惹大家嘲笑。

    因此,楚天打点精神,将昨日所学尽数施展,或起剑劈砍,或格挡箭矢,基础剑法行云流水使用出来,不断的有箭矢给击落下来。

    然而,随着箭矢来势变快、密度变高,他渐感难以支撑,原本绵密的剑法,在如此箭势面前,竟然变成了一张破网,漏洞百出,孔洞无数,而每一支箭,皆有可能进入孔洞,命中他的身体,状若飞蝗,挡无可挡。

    围观者中,楚楚黛眉微蹙,而楚源等人,神色明显舒缓了许多,更有不少人毫不掩饰脸上的失望之色,作为众人偶像的楚天,此次表现,并没有想象的好。

    箭雨越来越疾,短时间内,便达到前所未有的**,却在封顶戛然而止,停了下来,烟消云散,风停雨收,场内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来时看到楚源的表现,与之相比,楚天觉得自己成绩很差,面露羞惭,感觉很对不起观众,扫了大家的兴致,其过非小。悻悻地将手中木剑放到地面上,方便之后的测验者。

    某负责人小跑过来,俯身拾起变暗的箭矢,聚在一处,由于常年干这一行,手脚极为地麻利,很快做完,开始清点数目,不多时也做完了,看向楚天,面色恭敬道:“天少爷,您的击落数字,是三百二十六。”

    闻言,楚天面色一苦,虽然早有预料,成绩如此,他很是失望。若果先前没有比较对象也就罢了,或许还会认为不错,可眼睁睁看着那楚源取得五百零二的好成绩,和对方相比,自己这水平,还真是惨不忍睹。

    这就叫做,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楚天情绪低落,面脸沮丧离开场地。不少围观者暗暗摇头,虽然楚天风头极盛,更流传有超越楚飞扬的传言。可是,以他今日的击落数字来看,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要知道,楚飞扬可是家族所有小辈中,唯有能击落所有箭矢的人啊。

    去年,楚飞扬曾在此地,展现这一奇迹,以他的号召力,观众自非少数,虽然没有可以吐露信息,但一传十,十传百,在场有数百人目睹了他展现如臂使指这一高妙境界。

    楚楚见楚天这样,忙将黛眉舒展,开口安慰道:“还不错了,刚开始都这样。哭丧着脸做什么,笑一个呗。”

    楚影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迎合道:“对对,大家都这样,不必太往心里去。”

    闻言,不少观众皱起眉头,按照道理说,楚楚所言,完全没毛病,但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总觉得有些不对。

    其实,他们中的大多数,初次测验时,击落数字都没超过两百,击落数字为几十的也大有人在,楚天的成绩,比他们都强多了,但在场所有人,无一例外,都觉得其发挥失常。

    原因很简单,或许嘴上不肯承认,但潜意识里,总会拿楚天和楚飞扬做比较,是以才会觉得不过如此。

    不知不觉中,不少人已经将他们两个,放在同一水平线了。

    听到同伴的安慰,楚天面色稍缓,对楚影说:“一会儿,你可得陪我好好练练,我这剑法境界,是在太惨了。”

    楚影点了点头,楚楚说也会帮忙。

    三人向楚影父亲打个招呼,离开大厅中央,走出室外,直奔某处草坪。

    这类草坪,乃是专门供族人切磋剑法的场所。

    目送楚天一行离去,围观者们仿佛被引爆,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

    “楚天这剑法境界,比起飞扬,可是差了好远。”

    “对,许多人说,楚天能在一两年内,将赶上飞扬大哥的水平,以今日所见观之,起码在剑道上,远远不及,连提鞋都不配啊。”

    “喂,你是白痴吗,连这么无聊的话都信。你以为飞扬哥哥是你,随随便便,都会给人赶上。”发言者,乃是一位相貌娇俏的少女,望着方才发话之人,满脸的不屑,一看便知,是楚飞扬的迷妹了。

    “你好偏心,小天也很不错了,比咱们还小,都是族比优胜了。我倒是觉得,他们两个,都很优秀。”她的女伴,一位清秀女孩,小声地说,面色不甘,声音听上去,怎么都有点儿底气不足。

    “好,好,你说的对,楚天很厉害,行了吧。”娇俏少女不愿与同伴交恶,随口敷衍,这种随便的态度,令清秀女孩不知该作何解释,急切之下,小脸都涨得通红。

    “楚天,呵呵,比起飞扬大哥,还是嫩了点儿。”某少年对自己低语,声音微不可闻,唯他本人听得到。

    听到周围的议论,楚源的脸上,露出一抹由衷的开心,一道声音,悄然在心底响起:“楚天啊楚天,你虽然了得,我不得不承认,确实敌你不过,可是在剑法的悟性上面,还是少爷更胜一筹啊,嘎嘎。”

    同来者中,有人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开口恭维:“源兄,你这剑法境界,硬是要得,超越了楚天,来日成就,难以想象啊。”

    闻言,其他同伴,也七嘴八舌地附和。

    “比楚天还强,足够吹好几年了。”

    “依我看,楚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和咱们差不许多,也就是运气好一点罢了。”

    “对对。”

    不单他们,即便楚影的父亲,以及几位负责人,嘴上不说,心里却有点失望。楚天这表现,可与印象中那位天才有些不符啊。

    因儿子和楚天关系不错,执事虽有同感,但见到不时有人非议楚天,皱眉斥道:“都散了吧,聚在这里,在赶集吗?”

    乱哄哄的围观者就此散去,该测验的,排起队伍测验,该切磋的,找块草坪切磋。

    一面走,一面讨论,意思大差不差,是说楚天在剑法上面的悟性,没有在修炼上那么好。

    只是,若是给这些人得知,楚天专门练剑,从昨天才开始,准确来说,只用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取得如此效果,也不知道,他们会做何感想。

    当然,这些详情,没人询问,楚天也就没说,暂时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