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八十八章 重聚

时间:2018-04-21作者:小圆源

    话说楚天翻阅完毕,树林空地演练基础剑法。

    这门剑法颇为奇特,认真说起来,其威力连一品武学都比不上,算是不入品,但绝不可因此小觑。剑法这东西,不同于其他,务必要扎好基础,由易渐难,臻至高深境界,方能被称为剑客。

    再厉害的剑客,都是一招一式,从基础动作修来的。任何繁复的招式,都不外乎简单招数的组合。

    这个境界,并非修为境界,而是剑法上的境界。否则,如若剑法境界不济,以修为逞强,只能称作强者,在剑道上却算不得高明。

    低端剑法也就罢了,上得台面的剑法,除了有修为要求,也大都需要剑法境界要求,某些玄妙剑法、杀招禁式,在境界上的门槛,甚至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因此,剑法境界不行,初期还行,到了后面,许多精妙剑法学不了,会被远远拉开距离,被迫之下,只能放弃剑法,改行他道了。

    不管修为再强,可剑法境界不济,就算拿着绝世名剑,也只是凝聚元气简单使用,剑法粗浅,贻笑大方,堪怜宝剑之明珠暗投。

    反之,如剑法境界上有优势,同样一门剑法,在其手中,威力将会得到不小增幅,攻势远比同阶武者凌厉。

    可以说,剑法境界是把双刃剑,断绝了境界不足者的使剑生涯,可也成就了真正剑客的杀戮之名。

    闲话不谈,只说楚天练剑。将每个招式练了三四遍,只过了一个小时,非但基础招式,连变化之法也尽在脑中了,楚天火候已到,不会出错,便连贯起来,使了一遍。

    霎时间,身形飘逸舞清风,冰流剑起冻艳阳,攻杀之法、抵御之术在楚天剑底流水般使出。

    功行圆满,剑法由慢及快,再由快到慢,自然停止,楚天手把冰流剑,稚嫩脸上,浮现出浓郁的惊喜之色。

    基础剑法已经练成,他在剑法境界上算是入了门。

    虽然从未接触过剑法,但之前雪松林历练,为了熟悉旋风掌,曾手持借楚楚的泓水剑,模仿楚娟的掌法路子,以掌代剑,和鬼影狼交手,无形之间,偶得精髓,此次进展顺利,想来除了天分之外,怕和这件事也不无关系。

    将剑法入门后,楚天因见时日还早,便继续演练,这些简单的招式,却是他踏上剑道的基础。基本功一定要扎实,怎么练都不为过。日日练,时时新,根基越深,方能持久长远。

    直练到太阳即将落山,停住手,把冰流剑收回容戒。既然今晚越了朋友,那做主人的,可得早到场,不然可就失礼了。

    楚天气喘,身上流汗,脸上浮现出遗憾神色。虽然入了门,但练到现在,依然没收到冰姨的提醒,想来入门这一境界,仍然达不到其要求。

    当然,这遗憾只是一丝丝。他也知道,一口吃不了个胖子,能用这么短时间,将剑法境界提升到入门水平,已经是不小的进步了。换做普通人,用上十天半月,都是极有可能。

    一念至此,心头那点不快彻底消失,楚天折身返家,身上臭汗,也要清洗一下,他可不想今晚一身臭汗去见朋友们。

    路程既不远,他速度又是极快,眨眼间,便已回到院中。小月这会儿却是不在,大概是上街买菜去了,做出好菜,材料齐全、品种优良,那也是必须的。楚天不去管她,自打一通水,洗了个冷水澡。

    洗完澡,已经将至饭点了,楚天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换上衣物,推门而出。

    楚楚和楚娟已经先到,梧桐下面等着,小月请她们坐下,取出茶水,自己进厨房里,切菜声响起,先将菜切好,能做快些,等人齐了,很快就能端出。

    自从楚楚击败楚毅后,楚毅起初很不服气,那一旦自觉有所精进,就亲到楚楚那里,与她动手切磋,意欲一雪前耻,却不敌楚楚体内神力,连败数次,被同去的楚娟狠狠嘲笑了一通,楚毅深感赧然,这阵子才消停了下来,不再去了。

    楚娟最爱看哥哥出丑,次次都跟了去,几次下来,与楚楚感情加深,两人成了好姐妹,有事没事,时常往来。

    一见楚天,楚楚面露欣喜,口中揶揄道:“我们早来了,你这个主人,进屋里不出来,该不该罚?”

    不等楚天辩驳,楚娟抿嘴一笑:“罚你待会多喝几杯。”

    楚天面色一苦,心里连叫冤枉。因为约定的时间还差大半个小时呢,要怪只能怪对方来早了,这种话怎能出口,只能多饮抵过了。

    三人坐一起叙话,楚娟说了会儿楚楚、楚毅交手的事,楚天倒还不知道这些,给楚楚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好厉害。楚楚白了他一眼,表示比你还差太远。两人心领神会,各自一笑。

    “喂,当着我的面,都开始眉目传情了,不会是有一腿吧。你们是堂兄妹吧,这样子,可不太好,冲动毁一生啊。”楚娟瞥见了,一改往日文静,嘴里大呼小叫。

    楚娟文静时,静默不言,淑女的很,可楚毅知道,这绝对是伪装,深知其妹这身淑女的外套下面,深藏着的,可是恶魔般的本质。

    这一点,楚楚本不知,可随着关系变得密切,渐渐地有所领会,这会子,领悟更深了,深彻心扉。

    闻言,楚天脸一红,感到有点儿心虚。楚楚俏脸烫得厉害,恼羞成怒,水眸狠狠瞪了楚娟一眼,口中嗔道:“你个死丫头,活腻了吧,看我撕烂你的嘴。”

    言罢,作老鹰扑食状,朝着楚娟一扑,楚娟乐极生悲,脸色陡变,离开座位,远离楚楚。楚楚不依不饶,穷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前逃后追,各施身法,兔起鹊落,绕着小院,上演了一出老鹰抓小鸡。

    二女身法皆属上乘,可毕竟楚楚修为胜出,楚娟纵然倾尽全力,又哪里躲得开,不数圈,便给楚楚一把抓住,搂在怀里,双手在脖子上、胳肢窝里不住瘙痒。

    楚娟自小敏感,最受不了痒,咯咯笑声,响彻在院落上空,不住口地求饶道:“好姐姐,快饶了我吧。”

    楚楚和楚娟,年龄相仿,均是自称姐姐,谁也不愿服软,楚楚嗔怒之下,也是面色一凝,动作稍有停止,着实没想到楚娟会在谁姐谁妹的原则问题上让步。

    一愣过后,手上更加快了动作,喜出望外道:“哈哈,原来你怕痒,看我痒死你,让你管不住这张破嘴,叫你胡说八道。”

    “唉吆。饶...哈哈...饶了我吧。”楚娟话都说不连贯了,楚楚想起刚才的话,没将她轻易绕过,咯吱了好一会儿,直到软在地上,鬓发散乱,方才作罢。楚娟气都喘不过来,再这么下去,怕要出人命,不得不停。

    “喂,你们搞什么呢。”一个胖子走进院落,看那丰满的体型,就知道是楚宝到此。其时,楚楚刚停住手,尚骑在楚娟身上,楚娟倒在地面,脸红气喘,形容凌乱,此等画面,可谓香艳。

    “你看你,把人家衣服都弄脏了。”楚娟嘴巴一撅,不满地抱怨。

    “嗯?”楚楚坏笑一声,再探双手,作势欲上,楚娟忙连声道歉,方才作罢。

    时间将至,楚娟来不及换衣服,只能以这副滑稽的形象出场了,对始作俑者的楚楚,心存抱怨,却不敢宣之于口,只得闷在心里,谁让她怕痒呢?

    楚影很准时,不早不迟地到了,但见到久违的楚天,冰冷的脸上,依然露出一丝笑容,点头作为招呼,楚天还礼。

    历练小队重聚,五人围桌而坐,叙了会儿话,道明近况。只得一提的是,几人修为均有进展。

    楚天修为是蕴气初期,自无须多言。

    楚楚突破到练体八段,与楚毅交手时,两人恰好是同级,最终楚楚依仗神力,最终获胜,先前提过,不必赘述。

    楚影前不久提升到练体六段,这个修为,在家族同辈中,算是颇为优秀,族中五段的同龄人,不算太过稀少,今年他能夺得八强,更多的,依靠的是过人的战斗力,而今修为也取得进展,可喜可贺。

    楚娟和楚宝各提升一级,到达五段,实力变强,相比来年族比中,能取得更佳成绩,光耀门楣,指日可待。

    很快,小月开始呈上菜来,做一样,上一样,她手脚麻利,满桌佳肴,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须臾而就,楚楚不由分说,拉小月同坐,楚天取出楚云处弄来的各类美酒,小月起身,安排酒壶酒杯,替众人斟满。

    “为咱们小队的重聚,干杯。”

    楚天作为东道主,举杯邀约,众人各举起酒杯,五六张年轻面孔热情洋溢,咣咣当当,手中杯亲密地碰在一处。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