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玉匣

时间:2018-04-17作者:小圆源

    ..圣武称尊

    话说楚天和楚云各施绝学,掌印相交,元气冲撞,波及处,飞沙走石,烟尘四起,笼罩场内,遮蔽了旁观楚楚关切的目光。

    突然,里面似有惨叫声响起,一道身影冲破烟尘,倒飞出数十米远,重重摔在地上,楚楚瞧见是楚天,忙一路小跑过去,将他扶起,幽怨地张望烟尘蔓延处,虚视楚云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

    “云伯父,真是幼稚,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天一般见识。”

    楚天嘴角流出鲜血,顾不得和楚楚道谢,手指楚云方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深深给对方的无耻给打败了。

    烟尘完全散去,显露出楚云的身影,其右手凝如刀罡的元气慢慢消失,迎上楚天凌厉的能杀死人的目光,不以为意,厚着脸皮道:“不好意思,没控制住,一不小心,修为提升那么一点点。”

    刚才两人碰撞之前,他认为拿出蕴气极限的修为,足够应付楚天,不料与阴阳印一相交,便觉不妙。以双方力道的对比看,如若正常继续下去,像此时这般,倒飞出老远,地上栽个狗吃屎的人,并非楚天,应该是自己。

    这怎么能行呢?楚天年仅十四,与之有来有往,交手上百回合,已经够丢人的了,若是最后自己再给打趴在地上,祖宗十八辈的脸都该被丢光了。

    于是乎,为了坚决避免事态向这个方向恶化,楚云暂且将脸皮这种东西抛到一边,及时将修为提升到化罡境,一力降十会,强行碾压了楚天。

    楚天手指颤抖,悲愤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将修为都提升到化罡境了,还美其名曰一点点,能不能别这么无耻。

    早知道父亲这么没品,拿出化罡境修为与自己打,那还切磋个屁啊。他可不是受虐狂,没有那些变态的嗜好。

    待情绪平稳下来,楚天面露恍然大悟之色,直言道:“原来化罡境,比起蕴气境,竟然是一点点,真是长见识了。”

    闻言,楚楚也明白过来,水眸里,看向楚云的目光越发鄙视了。这么卑鄙无耻的事,也亏对方能做得出来。

    她暗想回去后,定要将云伯父今日的壮举,添油加醋,好好跟爹爹说一说,并且通过药堂成员们的嘴,迅速传播到族内所有人耳中。

    这等雄伟壮举,自古罕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感应到楚楚的鄙视,纵然楚云脸皮厚如城墙,也是有点抗不住了,走到楚天面前,干笑道:“别这么看我,嘿嘿,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那么生猛呢。这个给你。”

    楚云取出药物,交由楚天服用,让他治愈内伤,弥补自己造成的过失。

    事已至此,楚天除了对对方的无耻顶礼膜拜,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无奈叹了口气,正打算接过,楚楚却将楚云的手推开,自取疗伤丹药,塞到楚天手里。

    楚楚并不打算原谅楚云,向他展颜一笑:“云伯父,侄女要将你今天做的事,好好给父亲说一说,让他卖力帮你宣传一下。”

    “且慢,嘴下留情,冲动是魔鬼...”楚云正在干笑,闻言面色一变,将楚楚拉到一边,费尽口舌,滔滔不绝,开始洗脑。他脸色紧张,深知如若不成,今日的言行将传遍全族,上至楚雨、楚风,下至众族人,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且不管楚云如何搞定楚楚,楚天见战场坑坑洼洼,皱了皱眉,走到场外,找到干净地面,盘坐下来,吞服楚楚赠与的药物,闭目凝神,引动玄碎诀,运转元气,化解药力。

    玄碎决无论是吸纳元气,淬炼能量,还是化解药力,都有不同的运行路线。

    楚天此时按照化解药力的路线,将药物内的微量杂志,形成汗水,通过毛孔排出体外,使药力更加纯净,以数倍于之前的速度,迅速将药力沿着脉络传达全身。

    一来楚楚出手的药物神效,二来楚云手下留情、伤势不重,三来玄碎诀玄妙,四来楚天体质特殊。有上述四个缘由,此伤之康复,只在须臾之间。

    没过多久,楚天身子一震,睁开眼睛,精光闪烁,显然已经痊愈,起身走向那边两人。

    眼见楚天过来,楚楚心中挂念,打断了口沫四溅的楚云,迎上前问他伤势如何,楚天说全好了,楚楚遂放下心来,面露欣喜之色。

    “小子,看样子你已经好了,咱们回去吃饭吧。”楚云招呼楚天,旋即眼睛一转,热情地对楚楚说:“侄女,别再专注过去,计较微末细节,走走走,伯父请你吃好吃的。”

    楚楚余怒未消,可一听到有好吃的,眼睛一亮,肚子咕咕叫了来,虽然嘴里想拒绝,身体却诚实地动作,口中垂涎,点了点头。

    楚云一喜,一把拉上楚天,同楚楚一道,往楚天小院赶,争先恐后,各展身法,身法的玄妙之处,发挥地淋漓极致,眨眼间,并会到院中,三双眼睛,不约而同落到石桌之上。

    小月已经将凉菜做好摆上,荤素皆备,一眼望去,清清爽爽的,几人身子一顿,旋即身子各自一晃,便来到桌前坐下,胡乱拿起筷子,向凉菜们夹去。

    楚楚嘴里塞得满满的,不知哪里留有缝隙,竟还能说出好吃,含含糊糊,邀请小月同坐,小月笑着婉拒,请他们随便吃,自己到后厨内,准备热菜去了。

    热菜上齐,凉菜已经下的差不多了,楚楚有点不好意思,硬拉小月坐下,四人一道,享用丰盛的午餐。

    饭后,闲聊几句,楚楚向三人告辞,返回家中,修炼去了。临走前,楚天让她晚上还来,说会叫上历练小队的人同来聚聚。

    楚楚点头答应,即将走出院子,步子一顿,回身冲楚云做了个鬼脸,道:“云伯父,这顿饭是小天吩咐,小月做的,你刚才的叮嘱,恕侄女不能做到,你既已做出这种事,侄女也不能昧着良心帮你隐瞒啊。”

    言罢,在楚云反应过来之前,加快速度,足下生风,如一只小雀一般,抓她不住,只能任由扑棱棱飞走了。

    楚云身体软了下来,眼睛无神,喃喃自语:“完蛋了,玩完了。”

    楚天幸灾乐祸,心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随即,念及晚上聚会,开口吩咐小月,叫她下午去楚宝等人住处一趟,代自己发出邀请,小月应承下来。

    “去我哪里一趟。有东西交给你。”良久,楚云回过神来,突然想起一事,对楚天正色道。

    楚天因见楚云郑重其事,不敢怠慢,点了点头。

    于是,楚云引着楚天,离开楚天小院,来到楚云住所。楚云让楚天在外面等着,没有吩咐侍女,亲自进卧室里,楚天侧耳听见一阵翻腾声,显然此物楚云珍藏的甚好,过了一会人,楚云郑重其事,交给楚天一个玉匣。

    “打开看看。”楚云吩咐楚天,脸上似有感伤之色。

    楚天接过匣子,触手冰凉,不禁面露惊讶神色。

    这种玉匣,材质特殊,最擅保存,一般来说,里面储藏之物,即便内蕴特殊能量,也能给很好的封存起来,更无蔓延到外部的道理。

    该玉匣品质优良,这一点,就算楚天在这方面是外行,但凭着粗浅的了解,也能一眼瞧得出,其取材,比起其他玉器考究太多了,之间差距甚大,判若云泥。

    楚天敢打赌,即便是整个家族,恐怕也拿不出几个同档次的匣子。

    可是,这个玉匣都封不住其中的寒气,难以想象里面储存的是何种东西。

    眯起眼睛,仔细瞧去,空气里都有丝丝缕缕的寒气蔓延扩散,楚天暗暗诧异于此物之寒。

    别说是平民,即便是练体境武者,未到七段之前,手掌接触玉匣,说不定都会给冻伤,四段以下,碰到玉匣,立即化为冰棍,绝无半分侥幸。

    说起来,就算精血段武者,手捧玉匣都绝不会轻松,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后患无穷,想打开盒子,接触里面物件,怕是有心无力了。

    而楚云知道此时,方将此物郑重其事交给楚天,恐怕也不无修为上的考虑,多半因他今日展现出的不俗实力,才认为他有资格承受匣中物的惊人寒气。

    “玉匣里面,是什么东西?”楚天感受到楚云情绪似有些低落,便放低声音问道。

    楚云定了定神,声音颤抖着回答:“里面之物,和那玉佩一样,也是你娘离去前,留下的物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