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八十二章 并不一般

时间:2018-04-16作者:小圆源

    翌日,楚天睁开眼睛,自觉耳聪目明,精神极好。显然,由逃脱追杀带来的疲惫感,经过一夜的睡眠,已经一扫而空。

    即便隔着窗棂,他都知道外面天色大亮,想来时辰不早,难怪这一觉将状态调整得这么好。

    穿戴衣物,梳洗完毕,楚天推开门,刺眼光芒扑面而来,艳阳高照,时间已经将近正午,夏日里,院里梧桐枝繁叶茂,楚云和楚楚树下坐着,像是在聊些什么,小月正用紫砂壶往两人杯中倾倒茶水。

    今日一大早,楚楚给楚雨差出去,城中购置几样药材,走到门口时,听护卫们谈论楚天,忙驻足细问,得知楚天归来,喜不自胜,将其父郑重其事吩咐的事宜随便安排下去,请一名护卫帮忙,自己撒开步子,直奔楚天小院。

    这名护卫,一听是族中首席炼药师楚雨的事,忙一口应承下来,在几位同事艳羡的目光中,喜滋滋离开家族,城中商铺兜兜转转,挑拣药材去了。

    其实,这件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药材的挑选,可是一件精细活,特别是药材的品种、年份,以及药力含量都有细微的差别,即便名字一样,如若弄错了,也会影响到炼制丹药的成色。

    楚雨炼药时,要求更是苛刻,精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便那些优秀的药堂成员,也未必能达到他的要求。楚楚虽没有成为炼药师的天赋,但因为跟随楚雨太久,选材这个环节,却是早已谙熟于心、滚瓜烂熟。

    与楚天分别太久,再会心情过于迫切,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甚至连回药堂将此事转交给靠谱成员的念头都没有,随便交给一个大外行,就没再放到心上,美滋滋去见楚天了。

    若是楚雨知道女儿将自己慎重吩咐的正事抛到一边,坐楚天小院闲等,梧桐下面喝了一上午的清茶,不知是否会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仰天狂呼育女不淑。

    一路哼着小曲儿,蹦跳着来到楚天院中,见还未起,拦住了要喊楚天的小月,自己不愿离去,坐梧桐下面等待。

    没过一会儿,楚云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知儿子回族,悠哉悠哉到此,两人碰了个正着,便一起等着。

    可楚天回族本就不早,又服药修复了状态,睡得很晚,加上连日来的疲惫,这一觉,竟罕见地睡到日将正午。

    由于时间太长,为了免得两人无聊,小月便冲泡茶水,倾倒与客人喝,这两个,一面喝茶,一面聊着闲话,即便急于见楚天的楚楚,也没觉得太难熬。

    见到两人,楚天眼睛一亮,快步走了上去,看到他,楚楚俏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好久没见楚天了,听小月说外出历练,许久未归,心中未免挂念,一件周全,一来放下心来,二来稍释芳心思念之情。

    问候两人后,楚天也坐下,小月取茶杯倾倒了茶水,楚云问他近日经历,楚天挑紧要的说了,听到危险之处,两人皆是面露担忧,楚楚脸色变白,楚天见了暗暗好笑,旋即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至于玄碎诀,楚天没有明言,因为秘境主人传言时,曾交代过不许外传,他深知这位前辈性情叵测,实力又强得可怕,自不会多生事端。既如此,这件事就没必要说与旁人知道了。

    楚天犹豫了下,将遭黄镇岳追杀的事也说了出来,并不是要仪仗家族之力,进行报复,可如果对方打上门来,己方总得有点儿准备吧。不然,若吃了大亏,岂不是自己的过错?

    言罢,见楚楚身体紧绷、表情紧张,楚天暗道自己失策,父亲也就罢了,这种事,怎么能口不择言,害对方担忧。

    楚天笑了笑,宽慰道:“姐,你瞧我不是好端端坐在这里吗,没事的。”

    楚楚面色稍缓,旋即粉拳悄然紧握。这几月来,她勤于修炼,进展神速,已然突破两段,到达连体八段的水平。曾找楚毅切磋过,靠着体内那股巨力将之挫败。

    原本心中有些自满,可听楚天诉说经历,虽然没说的够清楚,估摸着自己还是有所不及。

    究竟要何时,才能跟上你的脚步啊?

    楚楚低头不语,楚天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只当她还在担忧自己,又宽慰几句,便向楚云正色道:“老爹,你说那黄家,会不会查出我的底细,攻打过来?”

    “查出你的底细是肯定的。”楚云瞥了眼楚天的银发,楚天猜出他的意图,也是眉头一皱。这头发,委实太过显眼了,一眼便可认出,什么时候,修炼一门能掩饰的手段才好。

    他为人低调内敛,并不想事事都引人注目。

    楚云继续说:“就算会查出你背后是我族,可那黄家主若不傻的话,也不会发动族人来此攻打。既然回到家中,就放宽了心,该怎样还怎样,外出也不妨,只是,别离开裂岩城太远便可。”

    语气淡淡,言谈却不容置疑,仿佛深信家族能庇护族人安全。

    虽然这些年来,因遭遇变故,修为无法存进,族中某些人颇有微词,更有诸多讥讽和嘲笑。可这份深信坚定无比,不会为此而有丝毫的动摇。

    闻言,楚天心中一宽,仿佛卸去了千斤重担。父亲说不会攻打,那就真的安全了。

    昨天睡了多时,又说了这么多话,早已口干舌燥,此事放下心事,楚天神色轻松,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咂巴着嘴,回味无穷。无论是做菜,还是烹茶,小月的手艺,都是一如既往的好。

    “小子,你晋升到蕴气境了?可这气息是怎么回事?”楚云仔细感应下,眉毛一挑,口中发问。

    楚天面露惊愕,这都被看出来了。

    玄碎诀奥妙无方,其中有一项法门,能够通过调整自身气息,进而隐藏真实修为。换修功法后,秘境关闭前的几天,楚天抽出空闲时间,将这个小技巧练成。

    圣武大陆的武者之间,强者能对弱者隐藏修为,翻过来的话,须得修炼某些武学亦或秘技,当然,有了玄碎诀,就没有这么简单,该法门比起那些武学秘技,修炼起来省时省力,效果却颇为相似,并无明显差异。

    那一日,白天繁忙修炼之后,晚饭罢,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初步掌握了这项既实用又好学的法门,却是不知,如若换做同类武学和秘技,得花整月乃至数月功夫,效果也未必比自己的好。

    玄碎诀好处多多,这一点优势,只是冰山一角,待修为更强,会有越来越多的妙处接二连三,逐个自水底浮现而出。

    回到族里之前,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事端,特地将气息压制到练体九段的水平,这样既能体现出进步,也不会因为太过妖孽,导致他人恐慌。

    毕竟离去时,他只有练体八段修为,这才几个月时间,能提升一级,都算是十分优秀了。

    练体境范畴内,起初突破简单,越到后面越难,一般来说,到后面三段,每提升一级,都要花费数年苦功。

    从练体境到蕴气境,更是横在无数九段武者面前的一道难关,不少人穷尽一生,也难得存进。这也是为何蕴气境如此稀少的原因。

    一但晋升这个境界,在裂岩城这种地方,绝对撑得上高手了,待修为稍深,建立一方势力都有资格。三大家族之外,化罡境可是少之又少,这种人物不出面,蕴气境就可横行无忌了。

    “什么,蕴气境?”楚楚睁圆了眼睛,目瞪口呆,良久,表情还起了变化,哭笑不得,这还让她,怎么追嘛。

    今日过来,除了与楚天见面之外,也因有所长进,存了伸手衡量的意思,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两者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该怎么比。

    一念至此,楚楚气鼓鼓的,目光如刀,狠狠刮了楚天一眼,楚天脖子一缩,不明所以,却感受到了莫名的恶意。

    “老爹,你...瞧得出来?”楚天忙转移视线,对楚云说。心中很是郁闷,难道这法门并不好使。

    楚云笑了笑,解释道:“你这手段,颇为奇妙,一般的化罡境武者,恐怕也看不出丝毫。可惜的是,你老爹我,并不一般。”

    楚天闻言恶寒,哪儿有这么夸自己的。不过听楚云这么说,也是放下心来。只要不是没用就好,他可不想白费功夫。

    “我说,你提升这么多,要不要来一场,父子间的友好切磋呢?”楚云满脸笑容,口中下达了战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