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八十一章 他叫我叔

时间:2018-04-16作者:小圆源

    话说确信楚天已经离开,黄镇岳左思右想,耗费心神,只能想到范大师收取好处、临时变卦这一种可能,内心之中,有着极端的暴戾,不可阻挡地翻涌而出。

    “没品的老鬼,我一定要你死。”黄镇岳咬牙启齿,怒不可遏的情绪,全然写在脸上,清晰可见,大违往日喜怒不形于色之宗旨,只是,眼下盛怒之中,顾不得这么多了。

    待黄镇岳咒骂几遍,情绪渐趋稳定,二长老提出建议:“此子既已经得到那畜生,依你之前所说,此子定然已经走远。自此搜索徒劳无功,不如暂且停止,来日方长,在与之计较,也不算迟缓。”

    闻言,黄镇岳仿佛泄了气地皮球,沮丧道:“只能这样了。”

    经过调查,他知道楚天出自裂岩城楚家,这个靠山比起黄家犹有胜出,在自己地盘解决此事也就罢了,若不然,难道还能打上门去。

    那楚家,可不是泥捏的,能任由揉搓,即便要攻打,也要拉拢一些盟友,寻求帮手,几番计议,经详细讨论,制定最佳行动计划,将胜算提升到最高,方可出手。

    否则,如若没能成功,给别人反扑回来,对己方可是毁灭性的打击。

    就算黄镇岳为子报仇心切,几经挫折,心里再恨不得将楚天挫骨扬灰,可攻打一方同等势力的家族,又岂是易事。

    虽然他是一家之主,但在这种事情上,独断专行,也决然是行不通的,需要通盘考虑,照顾整个家族的利益,并经过大多数高层的支持以及过半族人的拥护方可。

    因此,此事非三天两日所能敲定,只能先回去,再作他图。

    二长老因见黄镇岳情绪不稳,便自性决策,唤个某位执事,令其回族后,选匹马兽骑乘,尽快赶往范大师居处,不可激怒对方,先将事情问个明白。

    这个执事名叫黄安,是个忠实可靠的中年人,黄镇岳和大师以往交道时,数次带上此人,大师也认识他面孔,是以他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于是,黄镇岳、大长老先引着中坚力量返回族中,走前留下几人,释放令箭,令依旧在林中搜寻的队伍停止动作,原路返还。黄安自依令选取马兽,夜离赤水城,直奔范大师居处,无需赘述。

    周、黄两家,同为赤水城顶尖势力。那边黄家得到消息,这边自然也有旁观者知晓周家也在找楚天,意欲巴结,找到周乾,将情况道明。

    周乾得到确切消息,比黄镇岳还要略早一些,知晓楚天没事,心中不由得一松。倩倩则是笑逐颜开,为之雀跃,看得周乾暗妒楚天。

    身为亲生父亲,把女儿养这么大,都没享受到这种待遇,内心着实艳羡无比。

    几经波折,进入裂岩城时,已经将近午夜。

    楚家大门口附近,夜色中突然有破风之声响起,一道乌光风驰电掣而来,数米之外顿住,楚天下了坐骑,双眼含着一抹敬畏的欣喜,看看朱红的大门,门前的台阶,再快速扫视下四周风景,稚嫩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他楚天,又回来了。久违了,我的家。

    急于回到族中,脱离黄家魔掌,楚天全神逃亡,没时间对伤口作任何处理,可由于他体质特殊,右肩伤口非但没有扩大,反而减轻了不少,虽然仍有鲜血冒出,伤势却大为减轻了。

    楚天一皱眉头,随便找块纱布,将肩膀胡乱缠了几圈,引着玄麟往里面走。

    因为是深夜,罕有人出入,大门紧闭着。门口几名守夜护卫见了,脸上疲惫一扫而空,眼睛一亮,忙将大门打开,颇为客气地请他进入。也有人热忱地问候着。楚天面带微笑,一一应付。

    谁都知道,楚天年纪虽轻,却勇夺族比优胜,更修来一身不凡修为,又是家族嫡系,他们只是普通族人,自然不敢得罪。

    其中一人看到楚天肩上伤势,忍不住义愤填膺,瓮声翁气地说:“天少爷,您受伤了。哪个混蛋敢跟你过不去,说与我听听,我楚阿牛第一个饶不了他。”

    楚天感受到对方的善意,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玄麟紫瞳盯着此人,其中满含不屑神色。

    你这样的,我一下子扑去,能压倒一大片,实力这么弱,还大言不惭,相帮咱们,练个五六十年再说吧。

    这护卫天赋一般,年纪一大把,也只有练体五段,以玄麟的眼界,自然瞧他不起。

    这人口中信誓旦旦,言谈之间,口沫四溅,用手将胸脯拍得梆梆响,注意力全在楚天身上,没注意玄麟的表情。当然,就算主意到了,也不以为然,他自然不会留心一只畜生对他有何看法。

    玄麟的想法,自然瞒不过楚天这个众人。脸上笑着,用手在其头上轻轻敲了敲,见它不要高傲自大,瞧不起别人。

    其他护卫却是哄堂大笑,一人忍不住发问:“阿牛,你修为有多高?”

    “练体五段啊,你为啥明知故问?”楚阿牛纳闷地回答。

    “天少爷的修为呢?”

    楚阿牛皱眉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比我强得多。”

    他消息不太灵通,只知楚天族比时,晋升六段,越级击败楚天。可这么久过去了,以其优异天赋,定然又长进不少。即便没有,单凭族比时展现出的实力,他都是拍马不及。

    “既然如此,对方能让少爷受伤,就凭你,上去有什么用呢,不过送菜罢了。”那人满脸揶揄,大伙儿笑声更响。原本僻静的夜色中,霎时间充满了愉快的氛围。

    楚阿牛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将双手乱摇:“别笑了,都别笑了。”

    见他如此,其他人更觉有趣,笑得更厉害了,质疑那人前仰后合,不能自已。

    听到同伴们的笑声,阿牛羞愧无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楚天也觉好笑,却强行忍住,将双手一拱:“那就先谢谢阿牛叔的仗义相助了。”

    随即顿了顿,续道:“可是,此次乃是历练时不小心给妖兽所伤,没人加害于我,那畜生,早被我解决了,没有什么麻烦。当然,以后有了,再来找牛叔帮忙。”

    说到最后,一时没忍住,脸上终究露出一丝善意的笑容。毕竟少年心性,哪有太过深沉的城府。

    见楚天郑重其事,四周的那些笑声,也是逐渐地降低收敛。就连楚天,也没有得理不饶人,大肆进行嘲笑,他们这些人,更没资格这么做。

    楚天向众人点了点头,同玄麟进入门中,返回自家小院。

    目送楚天远去,直到身形没入夜色中,再也瞧不见时,方缓缓关闭大门,七嘴八舌的交谈,多是楚天以往的光辉事迹。面带兴奋,情绪高亢,口沫横飞,如临其境。

    良久,方意犹未尽地停了口,其中一人因见阿牛陷入呆滞,抬手晃了晃他的肩膀,关切地问道:“阿牛,阿牛,阿牛!”

    每喊一声,音量就会高亢一些,最后一声,竟是嘶吼而出,震耳欲聋,却是勉强入了阿牛之耳。仿佛梦游一般清醒过来,身躯颤抖不止。

    阿牛此时的状态,像极了患上羊癫疯的平民。这倒也罢了,什么时候,他们武者也会得这种病了?

    一念至此,那人担忧地望着楚阿牛,不敢再用力去晃,免得刺激对方发疯。

    半晌,阿牛仿佛解了冻,表情变得欣喜欲狂,仰天爆笑道:“哇哈哈,他叫我叔,叫我牛叔了,哇哈哈...”

    狂笑之声,不绝于耳,闻者先是一愣,旋即,个个面露艳羡。

    能让天少爷心甘情愿,叫这一声牛叔,足够以后吹一辈子的了。如若楚天他日成为轰动一时的强者,牛叔之名,随之远播,更有响彻各国的可能。

    回到小院时,小月已经安睡,听闻相声,披上睡衣,睡眼惺忪地起来,见是楚天,精神一振,俏脸上露出浓郁的欣喜来,待发现肩膀的伤势,忙将玄麟安顿下来,陪楚天进屋。

    将楚天乱七八糟的包扎小心解开,自己先用清水情绪伤口附近的血迹,再取伤药敷上,纤纤玉指之上,伤药清凉,空气中弥漫着也异样的香味。

    楚天大非先前懵懂,浑身不自在,几月不见,他身材有长高了些,孩子气尽褪,更像个少年了。

    小月擦了一会儿,也觉气氛不对,反应过来,脸色刷的一下通红,楚天顺势从她手中接过伤药,自己涂抹。

    之后,小月将新的纱布,一圈圈缠上,绵密扎实,手艺比楚天随意为之的,无疑好上许多。

    楚天送走小月,拉上门,盘坐床上,取出各类作修复用的药物,一口服下,闭目凝神,化解药力,休养状态。

    待精神修复、状态调整完好,方睁开眼来。他本就体质特殊,到家时伤势好了大半,经过涂抹伤药,自觉已经全好。

    解开药布,只见伤口已经彻底弥合,恢复了自身白皙的皮肤,连个伤疤也没留下。

    唯有膏药馨香,其上似残留着温度。

    夜色很晚,楚天打了几个哈欠,疲惫感袭来,不除衣物,只脱去鞋子,上床拉上被子,不熟悉,困顿神色安稳了下来,已然进入梦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