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八十章 收好处

时间:2018-04-15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周黄两家,各自唤来大帮人马,对树林进行全面搜查,可找了许久,既没发现范大师,更未找出楚天,让黄镇岳、黄天虎父子心情越发焦灼。

    其中,两位执事模样的人,听了某支派出去队伍的汇报后,诚惶诚恐,神色不安,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好半晌,也没人敢吱声。

    随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一会儿,遂来到刚从族中过来的长老面前。

    整个黄家,除了族长黄镇岳外,还有两位长老也有化罡境实力。此人即是其中之一的二长老,鹤发童颜,面红如酡。

    来到此地,用令箭的方式,与黄镇岳之间取得了联系,两支人马汇集到一处,将人安顿到一棵树下停歇,再发令箭将所处方位通告林中所有派出去的人手。

    他们已经找了一阵子,由于方位不明,没有取得好的效果,便改变了策略,黄镇岳与长老在此处,商讨事宜,便于全盘指挥。发布自己方位,其他队伍一旦有所发现,也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事情发展到现在,总不能没头苍蝇似的一通乱找,胜负的关键,并非取决于谁行速更快,而是谁指挥更得当,消息更及时。

    当然,周乾等人紧跟在黄镇岳等的后面,一步也没有远离,也与族中来此的人取得联系,某长老率领众族人聚集,对面树下也安顿了下来,两面泾渭分明,针锋相对,争先恐后,安排布置,林中搜索。

    二长老听了两人汇报,白眉大皱,来到队伍之前,走近黄镇岳,将事情说清楚。

    “什么,你说楚天曾经现身,解开那阵法,骑乘玄麟,已经离开了?”黄镇岳面露震惊,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

    二长老苦笑着点头,并引着黄镇岳、黄天虎来到两位族人面前。这两个小心翼翼,觑了眼族长脸色,心中各自一凛。

    他们两个,好歹也混到执事这种地位,如何看不出族长正在强忍怒气,这种情况极其危险,若是应对不及,一旦爆发,定如山洪倾泻,浩浩荡荡,挡无可挡,他们这些小虾米,还不受了池鱼之灾。

    “说,那小子如何跑的,一五一十,说个明白。”黄镇岳脸色阴沉,对一位执事说。袍袖下双拳紧握,雄伟如山岳的身躯,也是微微颤抖,仿佛倾覆之险,随时可至。

    虽然二长老已经将事情转述得够清楚,可委实太过令人难以置信,必须多确认几遍才能叫他死心。

    “这个嘛...”尽管经历了大风大浪,执事从未见过家主大人如此暴怒,在其积威之下,恐惧不已,平时之伶牙俐齿,此时全然发挥下效力,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

    黄镇岳一看更急,凑前几步,居高临下,双目炯炯,俯视过来,急促道:“快说啊。”

    一面说,一面双手抓住这位执事双肩,剧烈地摇晃着。

    见状,该执事更加害怕了,面无血色,内心着急,口中却说不出出来,支吾道:“你...我...”

    此人心理素质不似太好,就说了两个字,心脏跳动陡然加快,咚咚之声,声声入耳,愈快愈重,震荡之下,头脑晕沉,眼睛一翻,像是快要昏厥过去。

    “混账,出了大事,尚敢在老夫之前卖关子,简直岂有此理。”黄镇岳怒上心头,早已顾不得形象,越说越气,抬脚狠狠一踹,正中胸口。

    那执事胸腔受震,口喷鲜血,整整倒飞出数十米远,先越过小面积空地,砸折了两株树木,遇到第三株更粗壮的时,方受阻停了下来,滑落地面,手捂胸口,惨叫不止。

    树干巨震,终究艰难地支撑了下来,可树枝乱晃,葳蕤茂密的叶子,经过这一下,竟然落下了一半,落在身上,这个可怜鬼,身化碧色,地上蠕动挣扎,模样凄惨无比。

    眼见如此情形,周家等人忍不住爆笑了起来,周乾手捋美髯,嘴唇微掀,笑意很是明显,倩倩咯咯直笑,黄莺般清脆,在周遭爆笑之声的衬托下,显得分外的悦耳,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风景,独树一帜,令人心仪。

    黄镇岳缓缓转身,双眼之中,能杀人致死的目光,从中爆射而出,刺穿了对面逾越的氛围。

    虽然双方距离不算太近,可依然能清晰察觉到黄镇岳身上的杀气,众多周家族人一缩脖子,不敢再笑,倩倩止住笑声。即便是周乾,也是缓缓收敛笑意。

    他的心中暗道,看样子这老家伙因事不顺,气得快要发疯了,这种时候,还是别没事找事,刺激对方了。

    若黄镇岳迁怒己方,大打出手,导致双方血拼,这损失未免太过不值。

    周乾和黄镇岳,各有所长,实力本在伯仲之间,可按道理说,暴怒的一方,下手没有方寸,能进而取得战斗力的加成,令对面更加忌惮。此时发生的,就是这种情况。

    镇住周家众人,使场面清净、鸦雀无声,黄镇岳回视另一个族长,尽量让声音变得平静:“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个执事也是浑身颤抖,却如有神助,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右手向旁边几人逐一指去,旋即朝黄镇岳一抱拳:“这些人是当事人,这个消息,也是从他们口中得知的,家主想得知详情,不妨问问他们。”

    那几人眼见如此,也是眼露惊恐,浑身颤抖。

    黄镇岳看了那几人,都是陌生面孔,稳定下情绪,和颜悦色地道:“请你们来说说情况,希望据实而言,重重有赏。”

    几人虽然害怕,但敢来报消息,自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其中一人理了理头绪,当先回答:“我等因见奇阵缚兽,感到稀奇,就留彼处观看。事情是这样的...”

    尽管有机会与黄家主这样的人物,有所交集,乃是他们的荣幸,这等机遇,不曾多有,但是此人头脑清楚,知道事情紧急,不适宜攀谈,也就没多废话,直入主题,陈述尽量简洁,措辞务求准确,倒是让黄镇岳脸色稍缓。

    然而,当听完所有情况,黄镇岳依旧面色一冷,目光凌厉,似要能看透此人灵魂里去,一脸的不相信:“楚天回到那里,随手就解开阵法。还有,屈指弹了两下,我们两人就彻底消失了,你确定不是在讲故事?”

    灵魂火焰肉眼不可见,灵狐老祖手段神鬼莫测,又岂是他们这些人所能窥探,因此在其眼中,这的的确确,就是事件的全部了。

    “你要知道,骗我的人,一般都死的很惨的。”黄镇岳脸色阴沉了下来,略一催动,化罡境的强大气势,周身扩散而出。

    那人毫无背景,只是普通的练体境武者,哪里见过这般气势,黄镇岳稍一发力,他便觉得身处狂风暴雨之中一般,屁股尿流,浑身抖如筛糠,可他毕竟有几分胆色,口中辩解:

    “小的可指天为誓,方才所言,句句真实。家主大人如若不信,可盘问他们啊,如有虚假之处,小的甘愿引颈受戮。”

    黄镇岳逐个问去,得到的也是一般回答。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剧颤,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范老鬼亲自出马,对付此子,哪有失手的道理。”

    旋即目光森然,射向几人,切齿道:“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对不对,你们与那楚家,有何干系,还不速速交代?”

    几人面无血色,涕泪直流,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求饶之声,各有特色,萦绕于耳。

    “绝无此事,绝无此事啊。”

    “家主明鉴,我们真的没有撒谎啊。”

    “吓死我了,我们什么好处都不要了,求求大人,放我们走吧,只要能走就行。”

    “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希望大人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吧。”

    “你们...”黄镇岳火上心头,只觉面前之人,一个个的,皆是面目可憎,手掌松开握紧,直欲将之毙于掌下。

    如此对待报信之人,简直称得上昏庸了,可他盛怒之下,在场之人,哪个敢劝他,那些执事、族人们噤若寒蝉,即便黄天虎也不敢多言,一个念头不禁从心中掠过。

    “你刚才还说,临危不能乱,遇事要淡定。可你现在的样子,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淡定啊。”

    当然,这些话,心里一过也就罢了,断然不敢付诸口头,否则,以黄镇岳此时的状态,很可能会控制不了自我,从而做出弑子之暴举,因此而死,岂不冤枉?

    “镇岳。”二长老面带忧色,将手放在黄镇岳剧颤的肩膀上。这种情况,旁人不顶用,唯有他们这些老家伙出面了。

    黄镇岳喘息良久,方平稳了下来,对二长老说:“是我冲动了。虽然难以相信,可那小子,可能确实已经跑了。”

    二长老微微颔首,吩咐某位执事取出丰厚报酬,回馈分发报信之人,回报之丰厚,令劫后余生的报信人们,沾染泪水脸上露出狂喜,各接报仇,心满意足,感天谢地地走了。

    范大师出手,究竟是怎么失败的呢?

    接受楚天逃跑事实,黄镇岳心里翻来覆去,就在想这个问题,苦思冥想,不得其解,突然身躯一震,仿佛抓到问题的关键。

    “那范老鬼,定然收了那小子的好处。这个老王八蛋,背信弃义,我要你死。”

    一念至此,黄镇岳心中暴怒再起,远胜先前,差点没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面孔之上,浮现出极为恐怖的森然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