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七十八章 掌握

时间:2018-04-14作者:小圆源

    话说灵狐老祖出手,帮助楚天解决范大师,解开束兽阵,放出玄麟,骑乘其上,化作道乌光,朝着裂岩城方向,风驰电掣而回。

    老狐狸只是治好了玄麟身上的伤势,楚天糟糕的状态,并没有得到恢复,体能依旧荡然无存,右肩曾给飞刀命中,没有灵念治疗,虽然借着灵妖体质,伤势没有扩大,却仍然不住地流出血来。

    这种情况下,楚天毫无战斗能力,忙催动玄麟,一心返回楚家,唯有到达家族,受到庇护,才算真正脱离了危险,即便是那黄家,想来也不敢轻易到自家地盘去挑衅。

    所幸玄麟恢复了以往的傲人速度,途中纵然有心怀不轨之人,也没有条件阻拦行凶。

    传承玉佩中,老狐狸那道灵魂体,略微黯淡了些,虽然对整体来说,宛如沧海之一粟,却始终没有恢复。

    一般来说,就算是灵魂体,耗费的能量,若花费时间休养生息,也能缓缓修复的,如若服用天材地宝,说不得还有提升的可能。

    可是,他身上的能量,的的确确减少了,仿佛灵魂体上赫然多了个缺口,气息也下降了少许。

    此番情形,端的诡异,可老狐狸却没有感到意外,似乎早已习以为常,那张不知经历多少岁月的老脸上,有刻骨铭心的怨恨,也有着一丝丝的悲凉。

    楚天只顾得上跑路,没注意到这些细节,当然,以他的精神修为,纵然将神魂催动到极致,也发现不了其灵魂力的缺失,再提升好几个境界,方能察觉到蛛丝马迹,以此为线索,开始接近真相。

    先不谈楚天,且说黄镇岳和周乾挥刀舞剑,激烈交锋,元罡四射,肆虐地面,大战好一阵子,方停下手来。

    黄镇岳面有得色,提议道:“我想,咱们没必要再打下去了吧。”

    周乾脸色显得不太好看,冷冷地哼了一声,可还是下令让族人们罢手,黄震岳同时喝止。

    硝烟散去,两族族人间的厮杀,也暂停了下来,却没收回兵刃,依旧持在手中,神情戒备,气息沉凝,以防对方趁机偷袭。

    “周兄,你虽然出手,可那小子却逃不脱掌握了。”黄镇岳眉目舒展,洋洋得意地说。

    虽说一万元丹,堪称一笔巨款,可今日得报杀子之仇,依然让他心情愉快,相形之下,这些资源,也算花得值了。

    眼见范大师亲自纵虎追去,周乾当然知道楚天凶多吉少,可嘴上却不愿落了下风,口中讽刺道:“事情未有结果之前,还是别轻易下结论的好,否则若有意外,不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想,周兄担忧的这种意外,想来是不太有机会发生了,所以,你注定会失望的。”黄镇岳脸上似笑非笑。

    “那可未必。”周乾干脆回了句,旋即阴着脸,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言语。

    黄镇岳嗤笑一声,战场破坏严重,便引着众族人,在外面找到未受波及之处,令属下咱做歇息,自己依石靠树坐下,闭目凝神,一来修养生息,二来原地等大师的好消息。

    其他人还好,周倩倩倒是沉不住气了,对周乾说:“爹爹,咱们赶快过去,帮帮天小弟吧。”

    周乾略作沉吟,摇了摇头:“现在去,已经来不及。不然,黄镇岳能停手?”

    “总得去看看吧。”周倩倩轻咬嘴唇,美眸中水意盈盈,竟似要哭出来,果断道:“那我自己带人去。”

    言罢,便点起几个相熟的族人,打算支援楚天,不防周乾叹了口气,问道:“你这丫头,我且问你,可知人在哪里?”

    “这...”周倩倩无言以对。

    “你分辨地出,他在那个方向?”周乾继续发问,看到女儿的模样,眼中浮现出一抹怜惜,心里对黄镇岳的行为,也升腾起无名之火。

    你过了半辈子,年纪一大把了,自降身份,为老不尊,对小辈出手也就罢了,竟然还喊帮手来围剿,真是好不要脸。

    周倩倩素来聪慧,此时因担忧楚天,心慌意乱,失去分寸,竟然没剩下多少决策能力。

    周乾心中着实不忍,将女儿拉倒身畔,宽慰道:“为今之计,只能等了,希望他能够逃出生天,咱们在这儿候着,盯住黄家,万一是被活捉回来,还可设法营救。”

    周倩倩认真一想,确实如此,只得点了点头,周乾携着女儿,喊上诸位族人,来到黄家停留地附近,相聚不过数十米,驻扎了下来,自己找干净地方,与倩倩同坐。

    这个距离,正是监视的最佳距离,如若有新情况,定然能够及时发觉,并设法应对。

    对此,黄镇岳也是洞若观火,心知肚明,不以为然,暗自冷笑不止。

    他和范大师交涉时,原话可是诛杀楚天,从未说过留活口,等大师回来,那可恶的小子定然已经授首,光看住他们这边,又有何用?

    这一点,周乾也很清楚,不过局势所限,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不一会儿,黄天虎引着分兵追杀之人返还,与黄镇岳等聚合。

    引见带去的族人中,有好几个身上带伤,脸上淤青,像是给什么砸过一般,垂头丧气,个个萎靡,像极了斗败了的公鸡。

    黄镇岳沉声道:“给他跑了?”

    这帮人皆是惭愧无地,纵然黄天虎城府深沉,面对这种尴尬的情况,也是脸色微红,不知作何解释。

    事实上,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这么多人,连带自己,其中还有两个蕴气后期的高手,去追个蕴气初期的小子,竟然空手而回,不管怎么洗,也无法变白。

    黄天虎没脸应对,同去的那位蕴气后期,略一犹豫,上前几步,双手一拱,开口救场:“启禀家主,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公子,大家都有责任,何况,此子并非单身一人,道旁藏有帮手。”

    不提此事还好,一提黄天虎就一肚子火,恨声道:“本来就要追上了,不知哪里来了一帮家伙,密林里藏头露尾,并不露面,只发出暗器偷袭,他们的伤势,源自于此。这群卑鄙小人,若是撞在小爷手里,得知了身份,非活刮了不可。”

    “他妈的,这群阴人。”

    “他们吃屎长大的吧,这么卑鄙的事都做得出。”

    “曹他姥姥的。”

    “我要灭他全家。”

    “唉吆,这眼窝,给哪个混蛋飞石打中了,疼死我了。”

    这帮黄家族人,平时修养甚好,轻易不开口骂人,此次吃了这等大亏,忍不住怒形于色,一时间,什么狠话脏话都出了口。

    周家驻扎的地方,距此不远,听闻地清楚,眼中皆是浮现一抹幸灾乐祸,沉稳如周乾,也是忍俊不禁,倩倩听某人说得滑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本紧张的气氛,一时轻松了不少。

    “住口,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黄镇岳口中断喝,这些人见家主大发雷霆之怒,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说,唯有给砸中眼窝那人委实痛得厉害,捂住右眼,兀自呻吟声不断。

    黄镇岳无意中瞥见周乾一脸忍笑的表情,顿时火冒三丈,欺身来到那人面前,伸出右手,左右开弓,脸上扇起巴掌来。

    虽然没有运转元气,可毕竟是堂堂化罡境,气力有怎会太小,他的手掌,如同其人,厚实无比,掌掌用力,掴在脸上,那叫一个解气,一面打,嘴里一面说:“我让你叫,我让你叫,叫啊...”

    两下里发力,那人左转三圈,右转两圈,待黄镇岳口中微喘、停下手时,惯性作用,复转几下,眼窝淤青不消,脸上浆糊一般,嘴里喷血,张开一吐,碎牙落地,头晕脑胀,倒在地上,挣扎不起。

    看到这一幕,周家那边压抑不住,哄堂大笑,空气中充满愉悦的气氛,黄家众人则个个面带羞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黄镇岳盛怒之下,无人敢于开口,过了良久,黄天虎上前,硬着头皮请示:“父亲大人,那小子逃走,我等该如何是好?”

    “逃,谁说他能逃了?放心,此子逃不脱为父手掌心。”闻言,黄镇岳脸上,陡然掀起一抹森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