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七十七章 高山仰止

时间:2018-04-14作者:小圆源

    话说范大师因求和无效,便绝地反击,竭尽所能,施展奇术,凝生机为利矢,拉动无形弓弦,射出箭矢,直取楚天。

    只见那箭矢一脱手,速度就暴涨,风驰电擎,化作一道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眨眼不到功夫,来至对手面前。

    大师射出生机之箭,汗流如注,浑身疲惫,气喘如牛,然而,一双老眼却含着一丝期待,凝视楚天。

    任你有何等手段,装神弄鬼,可在压倒性实力面前,定会原形不露罢了。

    “这都是你逼我的,死了不要怨恨老夫。”大师恨恨地想。

    在失去赤鳄虎的情况下,这一招耗尽了所有精神力,乃是他所能发动的最强攻击,即便等闲化罡境碰到了,也唯有退避三舍一途,再无他法可想,区区蕴气初期,又有何德何能,胆敢顽抗抵挡?

    月光照耀下,大师脸上森然之色越来越浓,似是提前看到了对手惨死的结局,嘴角已经按耐不住,要勾勒出上扬的弧度。

    且说生机光束来到楚天面前,楚天眼睛一眨不眨,漠然依旧,以更快的速度,抬起右手,将光束一把抓住,箭矢停在掌中,其时箭尖距离眼睛不过数寸。

    箭矢之内,蕴含着充沛的生机,这种生机平时人畜无害,但在大师施术引导下,性质发生了变异,极锋锐,也极狂暴,犹如不驯服的雄狮,又岂甘心落入股掌,彻底受人掌握?

    箭内生机,不甘蛰伏,含怒膨胀,欲自爆开来,余波波及楚天。不料右手灵魂力绵密包裹,浩瀚如海,而这些生机,相形之下就像丁点的火苗,丝毫反抗不得,瞬间就彻底熄灭。

    “什么?”范大师见状大惊,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即便是化罡境后期的强者,这么近的距离,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生机之箭完全压服,能做到这种程度,非凝丹境以上不可为。

    大师分辨下,感觉到楚天手上似是某种精神力,按照战果来看,强度已经达到了五级念师,即念宗的程度。

    “这小子年纪这么轻,难道竟是位念宗,不可能,我一定在做梦。”范大师彻底崩溃了,疑惑自己所在,并非真实,这般情形,如噩梦般荒诞。

    楚天一步步向前,速度并不甚快,然而,大师已经完全丧失斗志,甚至连偷跑的念头都不曾有。

    “这一定是梦,快醒来,快醒啊,快给我醒。”范大师不住地擦着眼睛,揉搓了十几遍,甚至用指甲,皮肤上狠狠掐了好几下,伤痕深深,直掐得献血染红指甲,终究没有如愿醒来。

    而此时,楚天已经来到大师面前。范大师满脸惊恐,仍然用手,不住掐着自己,鲜血滴滴落向地面。

    眼前一幕,滑稽无比,但不知为何,楚天根本笑不出来。若没有老祖帮忙,恐怕目前处于类似境地、陷入绝望深渊的,该死自己吧。

    自己年幼,修为弱小,是以对方能好整以暇,命令赤鳄虎,随意将他戏耍乃至咬死,可在老祖面前,相形之下,此人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弱者,不管做何挣扎,都如小孩在巨汉面前抡大锤,滑稽可笑。

    大陆之上,强者为尊,这一道理,楚天早就知道,并从修武以来,对此理解也不断加深,但眼前活灵活现上演这一出,依然觉得灵魂战粟,非但不喜,内心深处反倒隐隐有着一丝恐惧,久久挥之不去。

    假设没人帮忙,他定然也像大师一样,求天不应,告地不灵了,其下场不会比此人好上多少。

    此时此刻,变强的念头,在心中焕发生机,一瞬间有成长不少,甚至得到质变,像是由萌生幼苗,长成一株笔挺的树木一般。

    他的心灵深处,一丝明悟升起。唯有得到比任何人都强的实力,方能脱离死亡威胁,否则,非但自己,就连珍视的家人朋友,其安全都得不到根本保障。

    继而,又想到一些旧事,彼此融合,新旧融合,感悟颇多,苦辣酸甜,皆上心头,滋味纷纭,繁复难言,外人不明,唯本人可知。

    且不说楚天作何感想,主导身体的是灵狐老祖,因此尽管他心情复杂,脸上依旧是一派漠然,伸出手指,缓缓覆于范大师头顶,绝望之下,大师竟没作丝毫的挣扎,只是停止掐自己,双眼无神,行尸走肉一般。

    看来,他终于明白了,眼前情形真实存在着,并不是终将潇洒的噩梦。

    “不是梦,这是真的。”大师终于回过神来,口中发出孤狼一般嚎叫,眼神惊恐,欲催动精神力,包裹身体,飘逸撤退。

    可头顶之上,如海精神力潮涌而来,转瞬之间,就将他的泥丸宫彻底封锁,层层叠叠,绵密周全,纵细如发丝、微似芥子,也没有丝毫通过的可能。

    除了浩瀚之外,精神力整体透着古老的气息,仿佛度过了悠久的岁月,这股气息,非万千年累积,绝对无法形成。

    “这精神力,你是个老怪物?”范大师不亏大师的名号,感知细腻无比,一刹那,就反应过来不对,这种气息,古老无比,仿佛诞生于天地之处,区区一名少年,又如何发的出,至少要经过数千年的酝酿,才能凝聚出类似气势。

    “不对,你的年岁,确实只有十几岁。”大师感受下楚天的年纪,绝无虚假,脸上浮现出极度疑惑。

    “你是强者转世,轮回者?见鬼,怎么有这种东西。”大师喃喃自语,思来想去,也只能得到这个结论,纵然十分荒谬,也找不到别的答案了。

    大师眉头突然舒展开来,双目炯炯,望向楚天,老脸之上,竟是流露出由衷的崇拜来。

    因为他清晰的感应的,压服他的精神力,本质上有如何强大。包裹自己的能量,好比从九牛身上,拔出一根毫毛,即便如此,就完全碾压了自己。

    这等境界,简直难以想象,有生之年,从未见过如此高手。

    范大师虽然怜悯贪财,然而身为一名精神修行者,对此道心意虔诚,发自由衷。在他一生经历中,也曾有幸见过数位念宗,原以为已知世界之大,可与眼下的精神力相比,之前的统统都是渣。

    “难道,您是传说中的灵念师。”大师眼中,渐渐的流露出一种敬仰来,不知不觉用上了尊称,旋即一皱眉,觉得判断有误,虽然从未见过灵念师,但觉得那些大人,距眼前的境界仍有极大差距。

    “您该是仙念师才对,灵念师,应该也没这么强大,还是说...”范大师老眼之中,释放出强烈的光芒,宛如凡夫俗子伫立于万丈高山之前,除了仰望,也只能仰望了。

    楚天感同身受,已经不认再看下去。

    然而,老狐狸操控下,包围大师泥丸宫的灵魂力略一发力,大师双眼光芒散去,神魂破碎,倒地身亡,其双眼之中,过了许久,那种强烈的光芒,方缓缓散去。

    楚天伸手一指,一丁点精神力脱离指尖,落到大师身上,无形火焰,熊熊燃起,不数息,大师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一闪身,又来到赤鳄虎尸体旁边,同样施为,灵魂火焰烧光虎尸,火焰熄灭,伸手一扶,场地战斗痕迹皆被抹平,仿佛从未在此地有过激战一般。

    楚天灵魂力附体,突破物理法则限制,身体融入空气中,隐匿了气息,以难以想象的神速行进,动作之快,楚天略看了眼,便觉得景物快速掠过眼帘,头晕得很,大惊之下,收敛心神,不敢再看。

    就这样,离开此地,神不知鬼不觉,急速行进,路径某处战场,正交锋的周黄两家,几十个人,甚至包裹周乾、黄镇岳两个化罡境,竟无一人发现有人横穿战场。

    因为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

    须臾来到那处小径上的必经之路,束兽阵发挥效力,地面浮现出玄妙纹路,将玄麟禁锢得动弹不得。旁边有两名黄家族人凝力剑身,鳞片上乒乒乓乓一顿乱砍,艰难地将鳞片碎开,流出些许鲜血。

    这两个,实力较弱,给黄家留下了解决玄麟,不料身上鳞片太硬,竟然没有及时解决,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玄麟微痛,又收到挑衅,口中怒吼,紫瞳冒火,欲将之碎尸万段,却因束兽阵受缚,动弹不得,难以遂愿。

    楚天现出身来,屈指轻弹两下,灵魂火焰在此二人身上燃起,将之彻底泯灭。

    漠然望了周遭看热闹的众人,眼中的冷意,让他们心中一凛,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不禁脸色惊骇,变色而退,许多人中,并无一个胆敢妄动。

    凑近玄麟,随手解了范大师辛苦布置的阵法,地面恢复原样,在围观者敬畏的目光中,跨越兽背,化作乌光,扬长而起,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