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太粗糙

时间:2018-04-11作者:小圆源

    且说楚天正在犹豫,是进是退,范大师突然骑乘赤鳄虎拦在面前,楚天消耗虽然严重,可感知能力还在,略一感应对方的精神强度,不禁面露绝望之色。

    这老者的精神修为,赫然已经到达四级念师的境界,实力与化罡境相当,也对,若没有这般修为,又怎能操纵得了三阶妖兽。

    如此对手,即便体能修复、实力健全,楚天也远非其敌,更别说现在。

    “逃。”楚天毫不犹豫,掉转身子,展开银鳞步,扭头便跑。只是,由于体能消耗严重,速度不及全胜时的三成。

    腾海级别的银鳞步,对元气的分量有一定要求,如今已经无法施展,把步法催动到显鳞境界,已经尽皆所能,不能要求得再多。

    况且,楚天腿上银鳞明暗不定,随时都有褪去的可能,天知道能坚持多久。

    显然,就算是显鳞境界,那也是有体力要求的,不是想施展就能施展。

    由此不难看出,楚天体能损耗到何等程度,如此状态,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原地盘坐,休养生息,绝非亡命狂逃,对自身根基造成威胁。????但是,又有什么办法的,如此对手,绝无可能与之为敌,不跑,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逃?”见楚天逃窜,范大师也不慌乱,手捋白须,洒然一笑,翻身下虎,手往前指,赤鳄虎化作道红光,风驰电擎,射向楚天,行进之速,甚至远超腾海境界的银鳞步。

    楚天久经消耗,速度完全给比了下去。刹那间,红光已经从其身侧一闪而过,拦在道路之前。

    他面色一变,折身变向,疾行而去。红光又是一闪,以更加迅疾的速度将其超越,出现在面前。楚天狠狠一咬牙,另换一个方向。

    短时间内,楚天双腿银鳞闪耀,身子闪烁,竟是变换十级条路线,可是,每一次均给赤鳄虎后发先至,追赶而上,半途拦截,无法前进。

    他算是看明白了,对方不打算立即杀他,而是猫戏老鼠,戏弄于他,想来另有所求。

    楚天缓缓转身,望向范大师,双手一拱,忍气道:“这位前辈,不知小子何处得罪,导致拦截于此,断不放行,还望指点迷津?”

    “你我素不相识,从未有过恩怨,谈不上是否得罪。”范大师放下正捋白须的手,面色泰然道。

    “既如此,老人家如何与晚辈过不去?放我过去,久后定有厚报。”楚天目光一闪,既然硬得不行,那就来软的。

    “说说看,如何个厚报法?”范大师不动声色,没有立刻拒绝。

    楚天一拱手,面色诚恳,“晚辈在此间秘境中,小有收获,共得元石两千余块,元丹也有将近一千。”

    生死临头,顾不得藏着掖着,若能让这老者改变主意,倒戈相向,起码不再拦路,那这些东西花得就值。

    “一万元丹,你我一笔勾销。”范大师提出条件。

    楚天闻言苦笑,把自己卖了,也不值这么多资源啊。可形势不饶人,只能委曲求全:“这也太多了,我身上只有这么点了,多了没有。”

    他没有撒谎,身上资源确实就这么多,雀神飞刀和玄碎诀,价值虽然远远超过,可这种至宝拿出来,给对方知道了真实价值,杀人灭口的心思只会更坚决。

    非但如此,连像样的武学也不能拿出,否则此人就会怀疑是否有更好的,根本就是个无底洞,不会有效果。

    “小子,我看你还是跟我走吧。”范大师没好气地道:“这么点东西,竟还想拉拢老朽。我呸,我老人家是那种爱财之人么,你生就一对狗眼,将人看得忒低了。”

    “且不说这个,你打发叫花子吗,要知道,黄镇岳那老小子,可是出六千元丹,取你项上人头,你这点东西,根本赚不回本,亏你好意思提出来。”

    闻言,虽然身处危急之中,楚天也不禁满脸羞惭。秘境中收获颇丰,原以为算个富翁了,却不想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在真正高人眼里,自己这点身家,估计还没脱贫,竟还想腐化对方,丢人丢大发了。

    范大师目光渐渐冷了下去,因见楚天骑乘麒麟,还以为是个有钱的主,想敲诈一番,若比黄镇岳给得多,爽了约放此子一马也无不可,听这口气,竟像是个穷光蛋。

    一念至此,一股怒火直涌心头,“妈的,老子跟个穷光蛋浪费这么多口舌,欺骗老夫的感情,是可忍孰不可忍,搞死他。”

    范大师微微抬手,打算下达命令,让赤鳄虎扑上去,把楚天一口咬下脑袋来

    楚天察觉到这一点,慌忙开口:“且慢。”

    大师遂将手放下,凝视楚天:“小子,你还有何话讲?任你巧舌如簧,可若不拿出点诚意,我老人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天心脏怦怦乱跳,待情绪平静,才开了口:“前辈容禀,小子身上,实没带太多宝贝在身。这样可好,你随我回家去,我父亲自会付那一万元丹与你。”

    范大师面无表情,楚天心里忐忑,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发问:“前辈,你看这个主意可好。”

    “好。”大师刚开个头,楚天脸上一喜,还以为有得谈,不料对方将脸色一沉,续道:“好个屁。亏你能提出这种馊主意,把我当傻瓜?我虽然老了,脑子却还没变傻,聪明得很。”

    “前辈何出此言?”楚天一脸茫然,思来想去,都觉得此乃两全其美之策,不认为有何不妥。

    “随你回去,你呼朋唤友,与你父亲,将我围殴致死,你看这剧情怎么样?”范大师脸色难看,不答反问。

    “大丈夫一言九鼎,话既已说出,又怎能随意反悔。”遭到质疑,楚天脸色更加难看,深感自己的人格都受到了侮辱。

    “可笑。”范大师再度抬手,绝得没必要废话下去了。

    “等等。”楚天急忙喝止,心里再怎么不爽,可事关自己小命,不得不委曲求全。见对方面露不耐,忙大声道:“并非空口白话,我可以发誓的。如若反悔,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范大师正打算对赤鳄虎下令,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白胡子直抖,眼泪都流了出来,似是听到这世间最大的笑话一般。

    楚天一脸茫然,不知在笑什么。自己的话,有这么搞笑吗?

    忍住笑,范大师对着楚天摇了摇头,满脸的不屑:“小子,原来你非但是个穷鬼,还是个傻瓜。这么低智商的话,亏你能说出口,啧啧。”

    “发誓有用吗,你给我十万元丹,我发誓以后还你,你也信?”

    每一字出口,脸色便会冷淡一些,话语落下,整张脸冷漠无比,如同不化的顽冰,毫无商量的余地。

    楚天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对方在笑什么了。这人的字典里,一页页,从头翻到尾,压根就没有信誉这个词,与他对话,好比对牛弹琴,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如何谈得拢。

    谈又谈不妥,跑又跑不了,还能如何,只能一战。纵然不是对手,也要反抗到底。

    楚天手一握,雀神飞刀出现在手中,变成六把,化作道道橙光,直取范大师身体各处要害。

    灵念消耗太重,任何术法都施展不出,御使雀神刀,已经算是他现今最强的攻击手段了。

    眼前橙光袭来,范大师一愕,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没料到面对自己,楚天还敢亲自出手,真是胆大包天。

    “勇气虽嘉,脑子却不够使。这等手段,拿出来对付一位御兽大师,不觉得太粗糙了吗?”范大师嗤笑一声,雄浑精神力从泥丸宫潮涌而出,周身分布,凝成厚壁,周身上下,无一丝半点暴露在外。

    道道橙光狠狠射来,装在精神障壁上,停了下来,四散震开。两者间能量差距悬殊,即便雀神刀的扰乱之能,也没能突破障壁固若金汤的防御。

    楚天抬手发出雀神飞刀,自己折身变向,换另一方向,希望趁对方收到攻击,尽量多拉开点距离。虽然明知赤鳄虎速度快,定会被追上,却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双腿展开银鳞步,加速前进,右手一招,飞刀尚未落在地面,便倒飞而回,中途变回一把,头也不回,反手接住,收回容戒。随即,脚尖一点地面,又是一个起落。

    突然,背后感受到妖兽的气息,楚天脸色大变,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就给追上了。可身在半空,无从躲避。当然,即便在地面,以双方之速度差距,也是万万避不开的。

    赤光之中,赤鳄虎一个跳跃,向楚天扑去,其速之快,迅若奔雷,张牙舞爪,面目狰狞。见状,范大师面露得色,并不出手,好整以暇,伫立原地,等候战宠建功。

    一眨眼,赤鳄虎的前爪,距楚天后背仅有数米之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