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七十三章 麻药

时间:2018-04-11作者:小圆源

    和黄镇岳谈妥了价格,范大师驱动坐骑,全速追赶楚天,至于方位,则完全不成问题。

    他的坐骑赤鳄虎嗅觉极强,刚刚临近楚天时,曾指楚天给赤鳄虎看,命其牢记下楚天身上的气味。

    他手里有一门御兽术,能够万千倍提升战宠的嗅觉,因此,虽然楚天离得较远,甚至脱离了精神力的范围,却依然在坐骑的感知中。

    正因如此,他才能不慌不忙,潜伏此处和黄镇岳谈价格,而不怕楚天走失。

    施展御兽术,赤鳄虎嗅觉大增,提升到变态的程度,以助于从众人气味之中,准确辨认出了楚天的,四爪起落,风驰电掣,化作赤光,追赶过去。

    虎背上,范大师念及擒拿楚天,就有六千元丹的巨款到帐,不禁面现得意之色,视线望向虚空,遥遥锁定楚天,手捋白须,口中喃喃自语:“小子,你跑不了的。”

    感受到主人的迫切心情,赤鳄虎追赶更加卖力,虽然较天赋异禀的玄麟略逊一筹,却也绝非泛泛,起码,与楚天等之间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近着。

    另一边黄家众人追赶楚天时,被老孔等人的骚扰弄得火大,黄天虎见伤亡惨重,暗器还击黑暗里又打不中人,分出想帮人马去探查,途中遭遇袭击,伤亡大半,剩下的几个,寻觅良久,也不见偷袭者的影子。

    这是当然,从密林往外面瞧,趁着月光可见人影,从外往里看,却黑漆漆的目不见物,老孔等人,修为或许不如黄家族人精深,却也不是傻瓜,对方在其眼皮底下赶过来,四处摸索,早就转移地点了。

    敌人没探查出来,己方人手又折损好几个,令黄天虎大为恼火,却也无法,只得组织人手,以弓箭、飞刀之类的还击,却给了楚天可乘之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离了他们的视线。

    惯性地追赶一会儿,黄天虎手一抬,众族人停步,减员不少,健在的,状态也不算太好,许多鼻青脸肿,形象狼狈。

    黄天虎皱眉目光四处犹疑,却找不到楚天的影子,面色一片铁青,望向密林处,眼神凌厉如刀,“那小子跑了,都怪这群混蛋。他妈的,先去杀那帮人。”

    楚天屡次怀他好事,他早就想除之后快,眼下大好机会,竟给对方生生破坏掉,黄天虎怒气上头,脾气暴躁,失去了以往的从容。

    此时,众族人拖拖拉拉,动作很不利索,黄天虎见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推搡身边慢吞吞的家伙,怒道:“你在磨蹭什么?”

    那人不知因何,身体摇摇晃晃,站立不稳,黄天虎这一推,发力稍大,就顺着劲,应手而倒,地面上挣扎不起,浑身酥软,手脚无力。

    仿佛受到某种指引,又连续倒下几个修为较弱的,就连黄天虎,都是身体一软,头脑发晕,登时醒悟过来,脸上变色:“这是麻药?岂有此理,这东西,能对我起作用?”

    众所周知,一般的麻药、蒙汗药之类,放倒普通人自不算难事,药性优良的,解决低段武者,也不再话下。

    可他们是什么人?所来的,皆是族中中坚力量,精血段以下,根本没有到场的资格。其他人也就罢了,黄天虎可是堂堂蕴气后期,连他都感到有点头晕。

    能影响蕴气后期的蒙汗药,什么鬼?

    这种麻药,极为稀少,乃是老段早些年因机缘巧合,在某处所得,当发现这东西的功效,千万倍于同类药物,立即奉为至宝,轻易不舍得动用,可此时为了伺候黄家这帮人,却是毫不吝惜,一股脑全拿出来了,果然立竿见影,性能非凡。

    这麻药颇为特殊,一般麻药,甫发作时,药力最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消退。老段这药恰恰相反,中招时一无所觉,药力伺机潜伏,隐忍不发,可一旦察觉到,就已经落入彀中,难以反抗。

    如此麻药,堪比老酒,储存年份越长,酒力愈发醇厚。

    黄天虎运气略一驱动,难以驱散。若找个僻静之处,打坐调息,或佐以药物,定然恢复巅峰状态。可这种时候,他哪里有心思打坐,就算打坐,也要先将这群藏头露尾的家伙寻出来,重重扇几个大耳刮子再说。

    他望一眼那位同为蕴气后期的高手,眉头皱起,对方和他一样着了道,正在试图驱散。便开口打断,拉上此人,点起七八位修为较强、状态良好的族人,展开身法,面脸杀气,一头钻入密林,四处寻觅。

    结果什么也没找到,这是当然,以老段的机敏,助楚天逃脱后,要怎会傻乎乎留下来,等黄家过来,查明己方身份?

    密林某处,鬼影也没瞧见一个,药效发作,除了黄天虎等两个蕴气境,其余人皆是顶不住了,面色潮红,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来不及请示,就地盘坐,取出清醒药物,也不管有用无用,吞服下去,并催动元气,驱除麻药。

    黄天虎正想喝骂,察觉到自己体内情况,便是闭了嘴。以他修为感觉尚如此明显,更别说其他人。

    “少爷,还是先调理吧,不然周家若派人过来,那就不妙了。”那位蕴气境苦笑着劝谏。

    接连不顺,既没追上楚天,也没抓住偷袭者,忙活许久,落得一场空。黄天虎面目扭曲,袍袖下双拳紧握,胸膛起伏,缓缓平复下来,只能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对方所说是事实,就算再怎么不甘,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了,否则麻药彻底发作,再碰到对头亦或强大妖兽,情况将不堪设想。

    黄天虎想明白了,和那位蕴气境一道盘坐地面,各取药物,服用下去,催动元气,全力驱赶麻药。

    好半晌,黄天虎率先睁开眼来,其他人,包裹那位蕴气后期,都没有修复过来,仍然在打坐之中。

    黄天虎起身,想起这一件件、一桩桩,面色数次变幻,终于按耐不住,出拳狠狠轰在面前巨树上。

    巨树主干折断,树冠跌落下去,黄天虎受本能驱使,忙闪身躲开,望向自己身后,面色一变,后面正是其他打坐的族人。

    “快躲。”黄天虎开口喝道,却是提醒得晚了,简直是先斩后奏。

    当然,众族人也不傻,察觉到不对,忙起身闪避,调理这么久,麻药祛除了**成,动作恢复了以往的便捷,是以虽然事发突兀,却大都闪躲而开,没收到什么伤势。

    唯有某位仁兄打坐得太专注,没来得及反应,给倒下的树冠砸了个正着,压在下面,倒地不起,呻吟之声,响彻林间。

    “废物。”黄天虎脸色难看,口中骂道。

    那蕴气境高手则是命令其他几个,抬起树冠,将那人救出,却伤到了腿,走不动步子,只得分出两人搀扶。

    “咦。”黄天虎感受到体内元气,面容扭曲,表情复杂,不知该哭该笑。

    他发现不知何时起,一身实力竟然尽数恢复,看来已经度过附庸神行丹带来的衰弱期,正因如此,才没控制好力道,一拳轰到树干,使多一个伤员。

    距此地很远的某处地方,也是密林之间,偏僻无人处,老孔、柳玄等人,各自除去黑袍面巾,交给老段,老段略一沉吟,没有收回,反倒让众人挖坑,不大不小,就地掩埋。

    将这些证物迈入坑中,把土填回去,使地面恢复原样,完全瞧不出异样。

    “这样很好,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知此事和咱们有干系。”柳语柔露出赞赏目光,如是评价。

    “各位,咱们趁早分开吧,相处一起,给旁人看见,难免起疑。”老段笑了笑,提出建议。

    柳玄老孔等人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他们两帮人,原本没有深交,若黏糊在一起,的确算是个疑点。

    于是,两帮人告别分开,往回走时,柳语柔遥遥望了眼刚才楚天所在方位,轻咬红唇,“天小弟,姐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应当会...安然无事吧。”

    楚天甩开黄天虎等的追击,往前跑出老远,只到觉得自己安全,方停下步子来,略微有点犹豫。

    他这一走,可把玄麟交敌人手里了。解救的话,那是自投罗网,没这个实力,现今也全身乏力,可若让甩手走开,心里难免挂念,也没法做到。

    思虑间,察觉背后犹异,来不及探查,一道赤光从后方越过,一个转折,稳稳落在他的面前,拦在路径中间。

    一声凶猛的虎啸落下,旋即一道老迈声音从中传出:“小子,你跑不了的,束手就擒,还能少点折磨。”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