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六十九章 杀无赦

时间:2018-04-09作者:小圆源

    ,!

    谷家家族议事大厅,灯火通明,谷九阳高坐台上宝座,约莫七八位长老分坐两侧,个个气息强横,大都是化罡境中的佼佼者,其中离谷九阳最近的几位,周身上下自有股独特的气质。

    这种气质,乃是元气凝结成丹的象征,这几人竟然皆是凝丹境高手。

    整个楚家,除了巅峰时期的楚云外,从未出现过一位凝丹境,这谷家一下子出现好几位,两者间的势力差距判若云泥,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这种情况理所当然,楚家只在裂岩城中吃得开,而谷家在整个百灵郡范围内,都算得上响当当的势力,随意派出位长老,携带一批人马,都能将楚家这等家族消灭掉。

    台下站立的,则是众多族人。或许受到血脉影响,体型大半并不如何魁梧,甚至称得上俊秀,可体内修为却是令人不可小视,如此水平,远非等闲势力所能比拟。

    与谷家常见体型不同,谷九阳身量出奇的高大,即便坐着,都像是一座雄伟山峦,给人一种视野上的压迫感。

    痛失谷峰,谷九阳脸上依然没有失色,始终保持着以往的威严,然而目光中蕴含甚深的怒意,宛如火山之即将爆发,暴露了其内心并非如表面一般平静。

    “向大家说明情况吧。”谷九阳望向台下半跪着的族人,正是今夜发现谷峰出事的那个当值族人。面无表情,眼神漠然,可不知怎的,竟使对方忍不住心中一凛,脸露恭敬,如实道来。

    内容并不如何出彩,不过是方才发现所负责灵灯房中,谷峰魂火熄灭的情形。

    当值族人汇报完毕,往上偷看谷九阳表情,只见族长面沉如水,看不出丝毫端倪来,心中惴惴,又斜眼去瞥两旁族人,一时无人开口,大厅之中,竟是鸦雀无声。

    他的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直跳了起来,每一声,响在自家耳畔,皆如擂鼓一般清晰。

    突然,啊的一声尖叫突兀响起,差点没把他的魂吓飞。

    惊叫的是一个小萝莉,身量尚未发育完全,却以初见美人胚子的雏形,眉目如画,童颜**,颈项如玉,宝石耀光,坠饰其上。一看,就是傲娇公主之类的角色。

    年纪仅有十五六岁,可一身强横修为,却让许多年长之人自惭形秽,赫然已经达到蕴气中期,即便谷峰在这个年纪,修为都远不如她,显然修为更胜乃兄。正是谷九阳亲女,谷峰同胞妹妹谷灵儿。

    遭遇巨变,谷灵儿一时顾不上规矩,出列快行几步,走向汇报族人。谷九阳眉头微皱,知道情实可悯,便没多说什么。谷灵儿走到当值族人,用眼狠狠刮向对方:“你说的,都是真的?”

    谷灵儿失去以往的从容,声音听来有些颤抖。

    “怎敢欺骗灵儿小姐,在下所言,句句属实,如有虚假,天诛地灭。”当值族人觉得灵儿小姐目光似匕首一般,刺在身上,疼痛得很,不由得浑身一个机灵,信誓旦旦地回答。

    谷灵儿双肩颤抖起来,想起与谷峰哥哥相处种种,难免伤感,眸子里水光盈盈,差点要掉下泪来。不经意瞥见父亲深皱的眉头,心中一凛,忙强行忍住,走回队列。

    回到原本所站位置时,脸上已是不见悲伤,反倒含着惊人的杀气,让人见了,脊骨生寒,仿佛那张娇柔可人的小脸,并非人面,而是冰玉生就一般。

    “各位,怎么说?”谷九阳面色阴沉,手指一下下扣着扶手,向族人们发问。

    场内稍稍静了一瞬,随即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响彻而开,皆是含着十分的怒意,仿佛猛虎遭到独狼挑衅,又如何按捺得住,把百十倍换之,斩尽杀绝,怎与他干休?

    “族长,胆敢杀害峰公子,实是藐视我族,一定要将始作俑者置于死地。”

    “现在敌人未明,还是要先寻出敌人。”

    “这又有何难,有灵灯引路,只要不是太遥远,怕找不到凶手方位?”

    “对,先找到凶手,然后,灭他全家,灭他祖宗十八辈。”

    议论纷纷,混淆视听,谷九阳眉头皱起,一抬手,议论声戛然而止。九阳望向两旁,沉声发问:“长老们怎么看?”

    长老们忽视了眼,眼神交流,最终决定由坐在谷九阳右首的大长老发问。

    大长老皓首白发,眉目慈祥,修为却强悍无比,正是几位凝丹境中的最强者,与谷九阳只在伯仲之间,难分上下,名唤清明。

    见众长老推举,清明长老也没推辞,轻咳几声润润嗓子,平稳地说:“以老朽所见,须派遣一批人马,寻出凶手。胆敢挑衅我族威压,杀无赦。”

    言谈间,大长老也没横眉竖目,表情平静,语气四平八稳,然而谁都听得住里面暗藏波澜,说道杀无赦三字之时,一股惊人的煞气凭空而生,即便台上做的几个修为稍弱的长老,都感到彻骨胜寒,一股凉意直冲心头。

    好一句杀无赦,看似简单,实则返璞归真,真实体现了身为一方强大氏族的威严,若有人胆敢用手捋虎须,皆以杀无赦待之。这是种居高临下数百年,方能形成的一种自信和优越。

    即便是谷九阳,也是微微点头,面色稍缓,显然清明长老所言,正合他意。

    大长老话罢,转眼望向坐在台上边缘处的某人,老眼中浮现出一抹慈祥,温声道:“天羽,你认为呢?”

    该处席位坐着的,并非什么老者,亦或中年,而是一位颇为年轻的少年,年仅十七岁,可浑身气息沉凝,赫然已经达到化罡境。如此年轻的化罡境,即便在整个百灵郡范畴内,都是屈指可数。

    谷天羽模样英俊,眉眼精致,皮肤白皙,比起绝色女子都毫不逊色。然而,双眉上扬,形如宝剑出鞘,却给整个人染上了一股勃勃英气,意气凌云,可冲九霄,纵然样子俊俏,也绝不会叫人误会性别。

    之所以有资格坐在台上,是因为谷天羽小小年纪,就展现出惊艳天赋,修得足以媲美普通长老的实力,虽然资历少了点,可作为族中内定的接班人,享受长老待遇,倒也不会有人发出异议。

    当然,有异议也没用。太上长老深居浅出,潜心修炼,不理俗事,非到族中生死存亡关头,亦或境况巨变之际,绝不会轻易露头。

    因此,族中一切事宜,只要经由谷九阳、大长老两人同意,基本就算拍板定了下来,大长老和族长关系原本不错,加上天羽自修武以来,展现出惊才绝艳的天赋,大长老亲收天羽为徒,便对九阳言听计从,再未提出过异议。

    现今谷家,虽然设有多位长老,实际上,族长九阳算是大权独揽。

    听大长老发问,谷天羽忙从坐上起身,躬身一礼,谦逊道:“师傅和诸位长老在上,又岂有小辈说话的地方。既然师傅垂询,天羽就斗胆直言,窃以为师傅所言甚是,查出对手,宰了就是,以儆效尤。”

    大长老露出赞许笑容,微微点头。谷九阳拍板定案,雄浑声音响彻亭中:“既如此,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离长老。”

    一位老者全程面含怒意,听族长叫自己,忙离座微微躬身,应声道:“谷离在。”

    这位老者身体硬朗,头发尚未全黑,须发如针,面目宛如刀刻,颔下络腮胡花白,证明了已经年岁不轻。

    “你一向与峰儿关系不错,他出了事,你不妨走一遭。需要谁去,自己决定。点起人马,即刻出发。”

    “是。”谷离整整回答,面部表情复杂,狰狞和喜悦兼备。他终于能名正言顺,亲手替谷峰报仇了,屠杀凶顽,乐哉快哉。

    谷离下台,点了几十位蕴气境族人,有喊上数位化罡境精英,从当值族人手里接过灭了魂火的灵灯,打算连夜出发,在灯芯指引下,按照方向上路。

    谷九阳散去众人之前,谷灵儿一把拉住谷离,俏脸含悲,吵着闹着要去,谷离偷看九阳一眼,见没反对,便点头做人情同意了。

    是夜,这拨人马经由传送点,离开大本营,趁着月光驱散夜色,跨上所乘马兽,策马扬鞭,急匆匆上了路,全速向赤水城地界赶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