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六十六章 彩瞳

时间:2018-04-07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千岩国皇宫大殿中,老婆婆高坐王座,国主华天林率领一众官员,到殿外廊道上恭迎幻灵宫使者的来临。

    漫说华天林,每一位官员,都是气度沉凝,一身强悍修为,比黄镇岳之流强上何止百倍。

    可以说,其中任何一个,都手掌生杀予夺之大权,稍稍震怒,起码有数个郡城都要遭殃,在整个千岩国,都算是有着响亮名号的权势人物。

    其时正值夏日正午,烈日炎炎,照射之下,难免叫人心生焦灼。

    华天林等已经伫立许久,却无人敢于露出不耐之色,这一点上,即便华天林本人,都没有丝毫例外,一脸恭谨,垂手而立。

    由国主带头示范,这些大臣们,一个个失去了往日的跋扈,凝神屏息,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来时华天林曾郑重交代,如若哪个不开眼的,怠慢了幻灵宫来使,无论是当朝权贵,还是皇亲国戚,均是定斩不饶。

    这些人身为国主近臣,对华天林性子有所了解,小事上放权不管,大局绝不含糊。之前有一豪族显赫一时,几乎拉拢了朝中大半势力,更是牵连到数位权臣,悍然发动叛乱。

    结果,华天林平时不显山露水,却短时间内集结大军讨伐,更是配出数支隐秘力量作辅助,皇室之中,高手齐出,一声号令,应者云集,仅仅一个月,气焰嚣张的叛军全数剿灭,牵涉的权臣一个不留,豪族被诛九族。

    那一家作为权倾朝野的大势力,因犯此过,族中上万人口无一幸存,不管族中的,还是慕名投靠的强者,均被以更强的实力给抹杀,彻底地消失在这个国度。

    之前,千岩国情况复杂,虽奉皇室为尊,尚有几个大势力,明尊皇室,却是阳奉阴违,暗地里积蓄实力,意图不轨,并不十分将皇室的力量放在眼里。其中,就包括这一豪族。

    可经此一役,国主华天林之名,威震天下,这些势力们,耳畔似闻惊雷,轰然炸醒,纷纷收敛了向外伸的手脚,不愿成为皇室的下一个靶子。

    此战过后,皇室却一反常态,低调处事,却在暗地里削减这些势力的力量,剪其羽翼,除其爪牙,几年后,颁布法令,命令天下共尊。

    有的势力同意了,却给暗中控制起来,自此效忠帝国,补充皇室力量,有的则欲依靠手中势力反对,更有的勾结邻国势力,掀起疯狂反扑。

    然而,此次皇室却显露出远胜先前的能量,明派高手,集结队伍,暗遣刺客,刺杀要员,不出半月,反对皇室的豪族、宗派,被皆数拔除。

    即便是邻国派遣入境的力量,也是片甲无回。邻国胆寒,开始正视千岩国的国力,消停了入侵举动,不敢再对该国心存小觑。

    至此,千岩国内,盛极一时的大宗派、大氏族名存实亡,普天之下,皇室最大,华天林生平事迹,传颂与亿万居民之口,耳熟能详,就连三岁小儿,也能略知一二。

    朝廷内,也是采取了雷霆手段,迅速处理了部分不奉皇命,亦或不一心的臣子,大批忠于皇室的臣子给提拔起来,而华天林手中的权利,则是分到其中几位近臣手中。

    试想一下,亲眼见证了这许多,给提拔起的臣子,又怎敢无视国主,为所欲为,前车之鉴摆在那里,没人脑子秀逗,行自找其死之举。

    殿外等候的臣子们,均是深知华天林的手段,而眼下,这位为众人仰望、天不怕地不怕的国主,突然在接待来使这件事上,变现出前所未有的谨慎,用屁股想,都知道来者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宫外园林中,树木葳蕤,枝茂叶密,蝉鸣不止,烈日高照,华天林以及众大臣额前汗出如雨,衣襟早已湿透,脸上现出些许疲惫神色来。

    这些人,皆是修为通天的人物,若是愿意,稍稍催动元气,区区暑意,顷刻之间,便会消散,遍体清凉,安然舒适。可为了维持敬意,却无人敢于这么做,华天林尚且伫立,谁敢妄动?

    终于,高高在上的天际,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鹤唳,华天林听闻,忙带队离开廊道,走下台阶,至园林空地上,双手一拱,身子微弯,面现恭敬之色,眼神凝视上空,口称:“恭迎圣使。”

    “恭迎圣使。”其余众大臣尽皆下跪,俯首触地,眼不敢抬,其意之城,天地明鉴,可昭日月。

    圣武大陆中,武道至尊,方可称圣。当然,这是源自远古时代最传统的说法,发展到现在,圣并不专指圣者,也演变成一种对人的尊称,表达心中极度仰慕之意。

    话语落下,由仙鹤带头,空中异鸣不止,有龙吟,有凤鸣,也有辨认不出的,却均是含着一股极强的威压。众人之中,华天林实力最强,感受到了,也是心中一凛,其他臣子更是给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唯有华天林面带恭敬上看,只见云彩分处,自高空落下十几只灵兽来。华天林认出了龙、凤、青鸾和仙鹤,还有两只说不出名字的,强大之处,却是丝毫不逊色。

    之所以不唤作妖兽,乃是因为这些仙兽身上,不含丝毫的妖力,本质更与妖兽无关,乃是后天生成,通灵人性,是故用妖兽呼之。

    虽然并非妖兽,这些灵兽战斗力可不弱于同类妖兽,拿眼前的灵龙举例,它就曾与一只真正的巨龙交锋,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至于那只真龙,则是早被杀死,剥鳞去筋,煮来吃了。当然,灵龙主人亲自出马,方有这等战果。

    此人只是闲来无聊,命令灵龙搏杀真龙,以观孰强孰弱,眼见不分胜负,甚感无味,一时按耐不住,便喝开坐骑,自行出手,将真龙干掉。

    为首那只仙鹤,丹顶曲颈,体态纤细,双翼伸展,逾越千丈,宛如垂天之云。临近地面时,迅速地缩小,数百丈,百丈,数十丈,及至地面,和普通仙鹤一般大小,然而,身体散发出的那股恐怖威压,却是绝无虚假。

    其他的灵兽,也纷纷效仿,各自缩小体型,至普通大小,方落至地表,恐怖气息散处,地面都微微震动。宫殿摇晃,枝摇叶动。

    园林的空地面积有限,若是千丈灵兽下来,还不把整片园林都给压毁,破坏整座城池也不打紧,可若是肆意妄为,惹老婆婆心生不悦,哪怕是这些圣使,也要遭到重罚,吃不了兜着走。

    华天林小心打量一番,面露思索神色。这些灵兽并非妖物,虽然乍一眼望去,与妖兽并无太大不同,可它们的眼睛,却绝非任何妖兽所能拥有。

    这些灵兽的眼睛,如出一辙,瞳孔之中,色分七彩,一眼望去,如若修为稍低,连灵魂都会陷落进去。瞳仁里面,似是诞生一方世界,居住无尽生灵,华天林粗略看了一眼,便觉心中通通乱跳,心神涣散,不敢再看。

    严格来说,这些灵兽虽强,但对他来说,也是只是强出一两线,远未到不可抵御的念头,可那瞳仁,却让他提不起丝毫反抗的心思,那是种来自本能的压迫。

    “等等,这种压迫,因何如此熟悉?”华天林总觉得构筑灵兽的能量颇为熟悉,略一思索,没想出来,场合局限,不便再想,忙收敛心神,全心应付来使。

    灵兽背上,各跳下来个人来,看面目,均是年轻无比,宛如青年,凭借本能感知,华天林也察觉到这些人实际上也很年轻,最长的不过五十余岁,最小的尚未四十,比他可要年轻得多了。

    然而,无论哪一个,均有远超自己的修为,非但只他不行,华天林估摸着,即便将皇室内的几个前辈叫来,对上其中任意一人,也难以支撑三招两式,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无论哪一个,都有举手投足间,覆灭整个千岩国的力量。

    感受到这一点,华天林腰身更弯,本就恭谨的面色,更显其恭谨了。

    “平身。”为首的华服青年摆了摆手,漫不经心地道。

    华天林缓缓直起身子,朝使者们再一拱手,使个眼色,跪了一地的大臣得令起身,分列迎接,眼帘低垂,并不敢与来使对视。

    “姥姥呢,带路吧。”青鸾旁边,一位气度华贵的青衣女子冷淡地命令。

    “是。”华天林转过身去,亲自替使者们带路,动作殷勤之极,使者们似是习以为常,面色倨傲地随之进入宫殿。其余臣子面带恭敬,远远跟着,小心步入宫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