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是真是幻

时间:2018-03-30作者:小圆源

    ,精彩小说免费!

    注意到幽黑元气里面,蕴含着恐怖的威力,楚天心头浮现疑问,那就是丹田以及经脉是否能够承受。

    然而,这个疑问随后就得到解释。根据苍色玉简记录,在正式修炼玄碎诀之前,尚有一个洗脉的流程。

    所谓洗脉,就是以蕴含微量雷能的药液浸泡身体,通过特殊方式催动,促使药液有步骤地在修炼玄碎诀需要的脉络以及丹田中流转,逐渐加以强化,最终达到这门功法的需要门槛。

    楚天将心神退出玉简,折身去看那几个池子。按照玉简所留信息,右边三个黑水池中,则是盛放着洗脉需要的药液,门口雷能最稀薄,渐里渐浓郁,吸收完最里面池中水的雷能,应该就能开始玄碎诀的修行。

    略作沉吟,他并没有急于进行修炼,此时时间已值正午,便从容戒中取出亭中取来的两样灵果充饥解渴,随即盘膝坐在地上,取出瓶子,倒出些修复体力的丹药,一口吞服,闭上双眼,运转元气划开药力。

    不一会儿,楚天睁开双眼,目光锐利如电,显然已将自身状态抬升到最佳。而后出于谨慎起见,又观摩数次功法,将洗脉路线牢记在心,快步走到临近入口的黑水池边,除去衣物,露出一身白皙皮肤,小心翼翼进入池水中。

    修炼玄碎诀,适应幽黑元气中的雷能是关键。因此,在洗脉过程中,不能催动元气保护身体,否则就起不到淬炼效果,且还得在脉络中流通,这就更危险了。

    一走下池水,楚天便感觉周身冰凉,皮肤针扎般疼痛,除此之外,还有剧烈的麻木感,全身不舒服,差点有从水中跳出去的冲动。

    此池黑水雷能含量最稀薄,否则,痛感还会继续增加。

    楚天稳定情绪,按照玉简的说明,接下来雷种就该发挥效力了,因此情况不会一边倒地恶化。

    丹田中的雷种仿佛受到某种刺激,微微波动起来,一股股雷能一股股释放,沿着多条经脉,到达各处皮肤。由雷种释放的雷能与池水中的不同,颇为温和,就像自身的血液及其他体液一样,运转过程中,并不会出现太大的破坏。

    霎时间,周身上下皆被一层雷光包裹。将玄黑池水与肉身隔离开来。

    咕嘟!咕嘟!

    黑水中气泡翻滚,那是黑水和雷光接触的结果。两者碰撞间,凑近的黑水里面,暴戾因子被驱除,能量也变得精纯。

    捕捉到这一点,楚天早有预备,按照要求将元气在体内形成一个奇特的循环,循环形成后,周身毛孔产生强大的吸力,雷光将暴戾因子隔离在外,将过滤后的雷能放入,楚天忙以元气引导,依照玉简记载的方法开始洗脉。

    精纯雷能在经脉中流通,增强沿途经脉及肌肉,最后汇入丹田雷种中。雷种色泽更显深邃,渐作灰黑色。显然,雷种性能也得到进一步强化。

    修炼不到一刻钟,楚天从池中一跃而起,水淋淋站在岸上。周身雷光收敛,白皙的皮肤上,出现众多伤势,有的地方鲜血留出,有的地方凝成伤疤再破开,还有的地方给灼伤。

    尽管雷种自发护主,屏蔽了绝大所数暴戾因子,可没有元气防护,只靠这个,怎能彻底护得周全?依然剩下小部分,积少成多,于是出现伤势。

    见状,楚天不禁面色一凝。洗脉过程中,他能清晰地察觉到,黑水中超过九成的暴力因子给雷光过滤掉,剩下的一成不到。即便如此,坚持区区十几分钟,都落得一身伤势。若没有雷种辅助,情况之糟糕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因何秘境主人不让提前催动雷种了,若真这么做了,或许黑雨中修炼会更顺利些,这玄碎诀,却是与自己无缘了。

    望着几乎没有变淡的黑水池,楚天脸色有点难看。根据玉简的说明,唯有将此池水中雷能吸收殆尽,方能在下个池子中浸泡。

    按照这种趋势,天知道要来一次才能将此池雷能吸干。况且,用屁股想都是知道,后面水池只会更难。从此时算起,到秘境结束,只有二十余日,这池子又无法带走,要是不能在彼时完成洗脉阶段,那玄碎诀就不知该如何修炼了。

    “得抓紧时间了。”楚天一咬牙,来到左边碧水池中,跳入进去。浑身暖洋洋的,体外的伤口,以及内伤,均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着。

    楚天舒服地呻吟一声,脸上浮现出陶醉神色。这种身心俱疲的淬体后,在温暖的药液中泡一泡,再是有益身心不过了。

    碧水翻滚气泡,湿热之气袅袅升腾,药香味萦绕周围,他表情放松,利用药水之效加速伤势愈合。

    如果没有碧水助力,即便吞服药物,要修复这种伤势,也需要几个小时。这个洗脉过程凶险无比,楚天可不敢消耗灵念治疗伤势,若因此引导不当,导致经脉受损害,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当然,在药液中进程加快甚多。仅过了十几分钟,楚天伤势就已痊愈,离开碧水池,重下黑水池中洗脉。

    这一天,楚天都在洗脉和疗养中交替进行,枯燥的轮换中,身体经脉及丹田迅速得到强化,变得更加坚韧,具备了相当的抗电性。

    深夜,站岸边望着满池子变淡许多的黑水,楚天眼露欣喜之色,虽说大半天反复不停的修炼,疲惫得很,可成效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一切顺利,或许能在离开秘境前初成玄碎诀也未可知。

    跳入碧水池中十几分钟,待伤势痊愈,楚天离开池子,取东西擦干身上水迹,重新穿上衣物,感觉时日已晚,便是取出灵果吃掉,将晚餐草草对付,后地上安置铺盖,拉被子盖在身上,卸去全身疲惫,很快呼吸均匀,进入了酣睡。

    距此无比遥远之处,北圣域还要往北万里之外的灵妖界。主峰圣脉居所,某处清幽山溪旁边,精致楼阁挺立在夜色中,银月已至中天,却是将近午夜了。

    楼阁内某间居室,一位绝色女子从睡梦中醒来,一番窸窸窣窣的响声后,和衣坐在船沿,温婉地脸颊上,竟是染满了泪珠,探手往枕上一抹,早给泪水浸透了。

    此女银发璀璨、天生丽质,竟是楚天的娘亲菲菲。这并非由老婆婆制造的幻境,而是存活于现实中的人物。虽说给千愁强行带离楚家,心里时常想念爱子,可毕竟十几年过去了,早就习惯了,此时之哭泣,事出有因所致。

    菲菲起身,漫步到窗棂边,推开窗子,去看外面皎洁的明月。银色月辉洒遍大地,周围环境看来颇为静谧,时有凉风吹来,银发飘拂,衣袂猎猎。

    “那是真的吗?”菲菲眸子含泪,亦喜亦忧。

    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和儿子相见了,虽然不知何故,梦里自己记忆残缺,遗忘了许多东西,小天却丝毫不介意,反而体贴地安慰自己不要多想。

    梦里,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有个丫头叫小月,专擅烹制美食,比如有个胖子叫楚宝,为人诙谐,是小天的好朋友,更有趣的是,小天似对楚楚那丫头极感兴趣,梦里问及两人是否有那种关系,小天害臊了,没正面答复她。

    另外,小天的实力超乎想象,已经成就至高无上的圣者。即便是她,也只有仰望。五老联手,遭到惨败,叫她深深为自己儿子感到自豪。

    最后,小天和爹爹对上,为阻止两败俱伤,要紧关头她挺身而出,成功阻止两人,自己却受到致命伤势,回天乏力。弥留之际,她亲手将双方的手拉在一起。

    菲菲取锦帕逝去脸上泪痕,自嘲一笑:“我太想小天和云哥,都发疯了。不然,何以会做这个梦呢。这才过去几年,小天怎能成为圣者,还完败五老,太荒唐了。”

    啪!

    关上窗子,风声顿止。菲菲原路返还,打算继续睡眠。途中又是苦笑。睡意过去,头脑清醒后,略微一算,便知道楚天不过十四岁,而梦里出现的楚天,看来却是个成熟的青年。年纪都没对上,定是假的了。

    即将走到床边,步子却戛然而止。她终于忆起了梦境的尽头。化解了冤仇,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哼着温暖轻柔的歌谣,含笑向这世界告别。那曲调熟悉无比,可不就是十几年前,哄小楚天安睡的哪一首。

    如果梦境是假,何以歌谣的曲调,都是那么的精确,以至于没有丝毫的错误呢。

    霎时间,菲菲没来由的,突然就泪流满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