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五十章 撑伞

时间:2018-03-27作者:小圆源

    见传说中的菩提树出现在眼前,老婆婆面带震撼神色,做梦都没想到,竟能在有生之年,亲眼见到如此神物。

    凡是圣武大陆出生的人,启蒙时期总会翻阅一些故事以及传记,其中必然少不了关于此树的描绘。

    菩提树下参悟,乃是旷世机缘,这道理三岁小孩都知道。

    好处说法不一。有的说,能接受绝代传承。有的说,会掉落神兵利器。有的说,可以逆转天意,将资质提升到非凡地步。有的说,修为会提升好几大阶。

    更离谱的说,能改变虚无缥缈的运势,未来定成一国之主。当然,这种说法很多人嗤之以鼻,毕竟运势这东西谁也说不准,完全没有标准可供参考,随人怎么编皆可。

    这些描述,除了未谙世事的小孩会相信,任何成年人都会一笑而过。描写菩提树的书籍浩如烟海,可这些作者中,当真见过真容的又有几个?

    要知道,自有史料记载的万年以来,菩提树出现的次数甚少,绝不超过五指之数,可以说千年难得一遇。

    事实上,除了当事人,旁人绝无可能窥探菩提树。此时如有人来到银辉山谷,走到这片林间,也不会发现有何异样。

    菩提树出现时,似是将老婆婆转移到异度空间,外面看不见、摸不着,好像并不处于同一世界。

    远古时代,不知哪个参悟者多嘴多舌,将情报泄露出来,经过亿万人添油加醋,千百年下来,衍生出形形色色的传言,让人难辨真伪。

    老婆婆醒悟过来,这是次足以改变命运的机缘,忙直起身子,正襟危坐,双眼微闭,摆出了常用的修炼姿势。

    清风不知从何处吹拂过来,自枝桠垂下的细长碧丝微微摇晃,璎珞般的菩提子随着动作,难以言喻的香味传来,菩提子叮当作响,恍惚中,似有清净的梵音响起。

    一道青光自翡翠般的树冠降落下来,凝成光束,笼罩老婆婆在内。不多时,老婆婆额前便有汗水滴落下来,表情也开始变幻不定。

    老婆婆来到另一座世界,经历着和心路类似的轮回。要顺利通过,皆需要坚韧的意志。

    所不同者,心路纯粹是虚幻,虽能改变眼界,增长见识,提升意志力,本身修为却没有得到增长,期间获得的武学、功法之类,也如水中望月,只可看,不许摸。

    可在菩提树投射的轮回中,发生的一切皆是真实的,每过一个轮回,积累的武道修为、战斗经验,都能以玄妙的方式保留下来。即便是转世,也会在成年时,回忆起来,尽数恢复。

    当然,机缘和风险成正比。其中遭受的任何损伤,都会实际发生在身体上,轮回里若是死去,现实中也会立即毙命。可谓凶险无比,每一秒都活在刀刃上,这样度过轮回历练,难度可想而知。

    老婆婆因幻入道,得到参悟机会。那菩提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要因幻入道,也无不可,就先受千百次幻境历练。

    你要虚实一体,那就让你尝尝,轮回中的伤痛,如若作用于身体之上,究竟是何滋味。

    “噗嗤。”刚过一会儿,老婆婆左手掉落下来,鲜血汩汩流出。当是轮回中受到同等损伤。

    很快,伤口弥合,断手复生。原来是轮回中在某座遗迹里获得某样神药,治疗伤势,不但痊愈,修为也大幅提升。

    又坐一会儿,老婆婆右眼消失,只余下血洞,鲜血汩汩流出。轮回里,抢夺某座洞府所有权时,她与人动手,对敌一位大剑客,给一剑刺在瞳里,眼眶溢血,落荒而逃。

    最凶险的一次,老婆婆双腿断折,凄惨无比,便顺势倒在地上诈死,最后的对手,某一宗派的骄子上前,搜索战利品时,给她偷取藏在袖里的匕首,如电扎去,正中喉头。

    干掉敌人,夺取传承,借助某样仙器中的造化之气,重新长出断腿。

    随着度过一次次轮回,老婆婆实力以惊人速度提升着,身边堆积着各式各样的宝物、武学、典籍,都是些幻境中获得的战利品,带回现实之中。

    每天度过百次轮回,很快就经过了八十个昼夜。到了第八十一日傍晚,老婆婆心情焦躁起来,她早已突破法相境,并利用上千次轮回的积累,先后度过了脱胎劫和降魔劫,可到了现在为止,心里对度过入圣劫完全没有把握。

    入圣劫,乃是通往圣者的最后一道关卡,也是最为艰巨的阶段。顾名思义,度过入圣劫,即刻成就圣者之位。

    某次轮回,浩瀚元气凝为洪流,在巍峨山脉之间滚滚而过,其中能量庞大到不可思议,周围空间都是破碎开来。

    老婆婆盘坐岸边一块青岩上,睁开眼来,目光中流露着强烈的不甘。也许是菩提树传念,她心里有一丝明悟,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轮回了。若不赶快渡劫,将会彻底失去机会。

    “不行,一定要成为圣者,不然终不能虚实合一,以成吾道。”凡是一名武者,就没有不对圣者神往的。作为武道的尽头,修士的巅峰,圣者的事迹在大陆代代流传,老婆婆也不能免俗。既碰到如此机缘,又怎么不倾力一搏?

    老婆婆一张嘴,猛地吸气,元气洪流汇聚过来,给一口吸尽,河底都显露出来。喝了这么多,只是腹部微微鼓起,口中打个饱嗝罢了。

    旋即,她闭目凝神,运转玄功,将体内由洪流化作的能量尽数吸收,不再控制修为,使其节节拔高,转眼就达到了引发圣劫的地步。

    强悍的气息冲天而起,周遭山峰一震,纷纷解体坍塌。

    圣劫因人而异,绝不可一概而论。提升气息后,老婆婆面色凝重,上视空中。圣劫大名,她如雷贯耳,又怎会掉以轻心。

    上空并没有乌云压顶,反而平静地如一潭死水。老婆婆眼中,不禁露出疑惑神色。

    空中忽有奇妙波动传达开来,猛地中分而开,像是给刀劈斧砍,端的整齐,口子撕裂开来,一片片飞雪倾落下来。并非纯白,而是五彩斑斓,个头也大得出奇。

    待到半空中,老婆婆睁大眼睛,极尽目力望去,脸色有些发白。哪里是什么雪花,分明是之前经过的轮回。一次次的轮回,雪花般飘落下来,在阳光照射下,璀璨而美丽。

    老婆婆脸色扭曲,只要一想起经过的轮回,身体本能地抽搐着,心理更是遭收了不可磨灭之创伤。

    突然,轮回彩雪形成漩涡,望一起凝聚过去,先成蛇体,再化巨蟒,随即蛟龙,最后化作生有七彩鳞甲的神龙,伸展身体,足有数千丈长。

    神龙身上,鳞甲密布,不计其数,仔细看去,每块鳞片之内,都发生着一些故事,或悲或喜,或哀或乐,也生活着一些人,经历着爱恨情仇、悲欢离合。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不外如是。

    所有飞雪耗尽,神龙躯体庞大,眼眶中暗淡无光,没有眼珠。

    周围场景忽然变幻,远近山脉,元气河道,青石什么的,都没有了。老婆婆回到现实中,依旧坐在菩提树下,青色光束也消失了。当然,由轮回凝成的神龙依然在,和菩提树垂落的碧丝互不影响。

    而最后一次轮回,纸鸢般翩翩上飞,中途裂为两片,旋转着缩小,落入空荡荡眼眶中,神采焕发,遂成眼眸,画龙点睛,彩龙活了过来,摇头摆尾,张牙舞爪,神气不凡。

    龙目含着威压射向老婆婆,口中一声嘶吼,声传千里,认出是它的目标。扭曲着身子,风驰电擎,射向老婆婆。

    老婆婆十分严肃,双手上台,口中饱和,两道元气洪流自袖中射出,汇聚一处,声势愈盛,在头顶缓缓流动,掀起浪花,滚滚东流,足足上千张,声势颇为不凡。

    她眉头一皱,看上去挺吓人,却大而无当,力道这般分散,没可能抵御入圣劫。

    这么想着,双掌胸前一合,洪流迅速凝缩,变成朵朵白云,旋即纷纷动作,投往中心处,旋转融合,而后,一把蓝伞成形,正常尺寸大小,其上宝光流转,似可抵御万邪。

    这把伞蓝底绣花,花呈纯白,仿佛一朵朵绵软的白云。式样正是自家常用那把,吕钟在外历练时,如天有降雨,老婆婆总会踩着泥泞地面,小跑过去,为儿子送去这把伞,母子同伞,雨中返家。

    十数年一如既往,向来如此。所不同者,吕钟幼时,老婆婆撑伞。后来,吕钟身量长高了,为老婆婆撑伞。

    老婆婆手一抬,接住蓝伞,擎在头顶。至此万分危急时刻,目光竟出奇地温柔,仿佛儿子尚在,且重回幼年时代,拉着她的衣角,眼中含着一丝好奇,去看伞外那绵绵细雨。

    就在此时,轮回彩龙俯冲下来,和蓝伞冲撞一处。

    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霎那间爆发开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