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九章 菩提树现

时间:2018-03-26作者:小圆源

    从王群口中得到儿子下落,老婆婆告别王群,回客栈乘坐马兽,踏上行程,原路返还。

    半月后到家,见院落空荡荡的,再无爱子音容笑貌,便悲从中来,哭了一会儿,止住泪,闷卧床上,昼夜不起,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强睁泪眼,直至天亮。

    长时间的闷坐,身体状况发生变化。健康肤色专为枯黄,皱纹多多,额前的触目惊心,满头黑发中,平添了许多雪丝。

    周身也萦绕着一股死气,这是命不久矣的象征。

    这一天,月辉丝丝缕缕,隔着窗棂照射而来,落在老婆婆枯黄的脸上,略微恢复了点生机,抬起昏沉眼眸,往外一看,心中慨然一叹。

    今夜月光一定很好。

    老婆婆心血来潮,不知怎的,突然有强烈的冲动,想再踏上不知陪儿子走过多少次的小道,沐浴月光,仰脸去看明月,重温母子过往的一切。

    一念至此,她身子一动,起身下了床。落地一瞬间,突然觉得头晕眼花、手脚发软,差点没跌倒在地。

    此时,并无突破凝丹境,尚无法将元气化作营养,断食这么久,能活到现在都算奇迹了。

    老婆婆身子一晃,眼中流露出执念,坚如铁石,不可逆转,身子颤颤巍巍,走向柴门,发力推开,来到院落中。

    虽然无人,可恍惚中,槐杨树下、篱笆墙前、水井周围,似乎无处不可眼见儿子之身影,无处不可耳闻儿子之欢笑,过往种种,一幕幕从眼前流过,如掌上观纹,清晰无比。

    老婆婆早哭到干枯的眼中,重新湿润起来,周遭景物开始模糊。抬起手来,用袍袖擦掉泪水。

    一直这样子,可怎么去看那皎洁的月色呢?

    稳定心神,老婆婆和以往陪儿子一样,蹑手蹑脚穿过场圃,没有打扰鸡鸭牛羊的睡眠,走出院落,踏上路途。

    一面走,一面仰脸上望,圆月倾落银辉,稍稍祛除眸里的灰暗。

    雾霭扑面而来,让人精神抖擞,浅淡有致,既有股出尘之感,也没有影响头顶的月光。温柔体贴,毫不张扬,陪伴身边,始终如一,无微不至,宛如母爱。

    跫音响起,熟悉的身影穿过白雾,踏上常走的曲折小径,上路不数步,无意中瞥见挺直树枝,俯身拾起,折断分叉,捋掉枝叶,做了根拐杖,趁着月光,皎洁之中,拄杖而行。

    先到溪流之前,流水潺潺,清水之中,石头错落,常年冲洗,棱角不见,圆乎乎的,很是可爱,大小不一,分布在不深的溪底。

    “钟儿,记得这地方吗?那次娘来洗衣服,你捡起一块石头,就丢水里了,弄得满身都是水呢。那年你才五岁,真够调皮的。”

    老婆婆手拄拐杖,眼露一抹憧憬,泪水再度充盈,月光落在上面,分为七彩,虹光也似,看来有些梦幻。

    这根拐杖坚实有力,仿佛挽着儿子的手臂。吕钟常年修武,长到十五六岁后,触感很是相近。因此,一时有了儿子尚在、未曾逝去的错觉。

    再至一方崖壁之前,洞穴处处,前有灌木丛点缀其间,数道气息藏匿,偏向狂暴,此间妖兽皆陷入沉睡,唯独旁边栖息于树木枝桠间的鸟雀,被老婆婆走路声惊飞,惊慌失措,飞腾啼鸣。

    “钟儿,你十四岁那年,对,就是启灵一年后,你要求独自猎杀妖兽,娘同意了,不放心就跟来了,忍不住出了手,咱们还生了场气呢。傻孩子,儿子与娘,有什么气可生的。”

    老婆婆眼泪充盈眼眶,满溢而出,一滴滴落了下来,似乎有苍老了几分,黑发中也平添几根雪丝。

    就这样,老婆婆沿着路径,漫步林间,兜兜转转,逐一拜访记载着母子过往的各处,拄杖观看,低声细语。

    每去过一处,面容便苍老一些,生气仿佛给吞噬进去,去过七八处之后,满头黑发,竟有大半变成雪白,身形彻底佝偻下来,如同老妪,垂垂老矣,风中残烛,朝不保夕。

    一面看,一面说,不知去过多少地点,追忆多少旧事,行走到某处,筋疲力尽,再走不动了,旁边恰巧有一方青石,平滑如镜,老婆婆挣扎着走近,一头栽倒下去,勉强躺在石上,再动弹不得了。

    此时,她的模样大变,身体枯瘦如柴,十指蜷曲,鸡爪一般,脸上皱纹丛生,苍老了几十岁,蓬松雪丝遍及头顶,哪里还找得着一根乌发,眼珠浑浊,嘴巴干瘪。

    老婆婆嘴巴张开,便有桀桀的怪笑声传来,回荡在林间,鸟雀受惊,扑棱棱飞腾。笑声癫狂阴森,宛如发自九幽地狱,叫人一听,就毛骨悚然,凉气直冲心头。

    “即便这天地,绝得了我儿的形体,却能泯灭留在我心中的印象吗?”

    “心里所念所想,和世界存留活物,难道真有区别。不,虚即是实,实即是虚,虚实本一体,何必执着。”

    “只要吾身尚存,魂灵犹在,一念不灭,吾儿便永驻吾心,分明存活着,又何曾死去。”

    “为了钟儿,我要永久活着,谁若阻我,我便杀谁。天地拦我,也要彻底撕开。要瞧瞧天地里面,究竟包藏什么祸心。”

    “撕裂吧,这天地。吾之元气,将演化万物,以补世间之缺。”

    一连串念头打心底如电掠过,老婆婆再度怪笑起来,升腾而起,天穹微微波动,似有了某种奇妙的感应。

    恢宏青光,自九天之上降落而下。几乎覆盖了整个大地,场地变幻,树林消失,山谷抹去,雾霭散开,就连普照世间的银月,也消失不见了。

    无边天地之间,除了如幕青光,再无他物。光线并不如何强烈,无需闭眼,可老婆婆睁着眼,除了青,也再见不到别的,甚至,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都失去声音。

    忽然,耳畔穿了哗啦声,像是树枝椅。而恢宏青光,也迅速收敛起来。

    老婆婆待眼睛能视物,举目四顾,四面八方,皆是森林。

    古木参天,绵延无尽,苍茫之气充斥其中,诉说着年代的久远。

    仰面一望,落入眼瞳的,是庞大的难以想象的树荫,枝叶葳蕤,施展开来,遮天蔽日。细长碧丝垂落下来,从百丈乃至千丈的枝桠间,直达老婆婆头顶,其上悬有碧绿珠子,晶莹剔透,宛如璎珞垂珠,精致到无可挑剔。

    只是望一眼珠子,老婆婆便体力尽复,体内生气都修复了许多。

    同时,一丝明悟涌上心头,即便老婆婆心若死灰,也不禁面带震撼之色,嘴里喃喃自语:“这是,菩提古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