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二百四十八章 谢谢谢谢

时间:2018-03-26作者:小圆源

    ,!

    从水晶球中收回手掌,老婆婆身躯颤抖,眼中依旧有着一抹癫狂之意。

    不多时,念及逆她心意的谷峰已被亲手处死,慢慢平静下来,袍袖一甩,收取那物抖落出来。通体乌黑,长约一丈,戟尖锋锐,两侧有月牙,寒芒闪烁。

    圣者之能,高深莫测,无可揣度。这招袖里乾坤,能在袖中自成空间,不仅能和容戒一样,容纳物件,更能收容活物,空间之广,也远非容戒所能比拟。当然,对老婆婆来说,不过牛刀小试罢了,随意为之,不值一提。

    这根长戟,乃是玄铁建筑中由机械工匠所铸,仅是下品凡兵,却被灵狐老祖盛怒之下,爆发灵魂力,轰动整个秘境,被无解为至宝,故引来激烈争夺,导致多人丧命。

    世间机缘巧合,莫过于此。

    老婆婆拿起长戟,放眼前端详一会儿,心下稍宽,微微一笑,旋即收回袖中。

    这东西虽是凡物,却引发了一系列有趣事件,收藏起来,束之高阁,得闲暇时,去往一观,睹物思人、忆事,亦不失为一桩雅事。

    老婆婆将手在水晶球上一拂,场景变幻,见楚天坐平石上等着,便射入一丝元气,元气通灵,心意传达秘境之内。

    妆镜旋动,水声响起,楚天一惊,那心路历练,虽说颇能提升意志,可尝试一次就够了,绝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这种锻炼方式,外人看来,不觉得难,可对于局中人,无异于一场灾难,历经千百次轮回,磨练心性,虽无不可,却似火中取栗,若福缘深厚,或可一品栗之香甜,可如稍有差池,一旦沦落进去,就会行尸走肉,永世不得翻身。

    简而言之,风险百十倍于机缘,正常情况下,无人会行此不智之举。

    庆幸的是,漩涡形成,并没有产生吸力,再强吸楚天入内,而是往上射出一道水箭,风驰电掣而去,一眨眼,正中山洞顶部某处。

    似是触动了某样机关,洞穴微微晃动,后方墙壁一颤,中分而开,宛如推开两扇门,楚天面色一喜,从平石上起身,快步走去探查。

    墙壁从中分开,后方现出密道。山洞之内,有明珠照亮,密道中没有明珠,往里瞧不清楚。楚天从容戒中挑拣一大颗明珠,拿在手中,明晃晃的,灯笼也似。趁着光,小心翼翼,缓步步入。

    密道地面坑坑洼洼,路线逶迤如蛇,阴暗而潮湿,丝丝冷气侵肌透肤,楚天手拿明珠,驱散黑暗,弯弯绕绕,往更深处走去。

    水晶球里望见这一幕,老婆婆面露笑容,喃喃自语道:“姥姥的传承,可不好消受,希望你能成功吧。以前表现那么好,真不想让你受伤啊。”

    桀桀怪笑响起,其声如雷,滚滚传开,崩碎虚空,闻者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亲手灭杀谷峰,心情略微好了一点,可总归触感伤怀,引起了往日的旧事。

    尘埃落定,传承归于楚天。老婆婆没去观察秘境情景,面带悲伤,怔怔地出起神来,回顾恍如隔世之过去,追朔人生变故之根源。

    数十年前,丈夫因与人争斗,丧命身亡,一来厌倦江湖争斗,二来吕钟年幼,便背井离乡,去寻隐秘处,躲避仇家,养育儿子。

    行至银辉城地带,因见山谷僻静,林木清幽,雾霭处处,令人神清气爽,便在此地安居下来。

    白日指导吕钟习武。彼时,虽无通天神通,却也是化罡境的好手,谈不上独霸一方、一手遮天,教儿子却绰绰有余。

    夜里携吕钟同游,行在林间小道上,去看那或聚或散的雾霭,去吹那拂动衣衫的凉风,去听那受惊离巢的鸟声,去沐浴那均匀洒落的月辉。

    有时,吕钟林间猎兽,虽发话不管,却暗随其后,提心吊胆,以防不测。

    有时,吕钟约好朋友,外出游历,闷坐家中,心如油煎,意似火烧,度日如年,翘首以盼。

    或后厨忙碌,巧手烹饪,端出家乡美食,五花八门,望着吕钟狼吞虎咽,面露幸福笑容。

    或溪涧劳作,冲洗吕钟换下来的衣物,洗净拿回晒干,衣柜里一件件折叠整齐,干净清爽,以供备用。深知习武这种事,总要留很多汗的,衣物更换不勤,就会不太舒服。

    深谷幽林中,虽然没有外界繁华多彩,却也无害无灾,可观林间野景。最重要的是,爱子陪伴,健康成长。对于一名母亲来说,世间之事莫大于此。

    所有的幸福,尽数停留在吕钟十七岁之前。

    那一年,吕钟习武有成,突然心血来潮,提出要外出游历。老婆婆犹豫不决,因为与之前的不同,此次要去很远的地方,她无法一路跟去,要是出了差错,那该如何是好。

    吕钟出乎意料地坚决,两人争论起来,甚至大吵一架,吕钟说了很多。要脱离长辈庇护,依靠自己才能成事云云。

    老婆婆细细思索,也觉得说的有理,何况吕钟很争气,在她指点下,早已晋升蕴气境,应当有自保能力,考虑再三,终于点头同意了。

    离别那天,她千叮咛、万嘱咐,一件件替儿子收拾行装,必带物品尽皆齐备,并将丈夫留下的长棍交由吕钟带走,有了这件顶尖凡兵,安全更有保障。

    另把亲手烹饪的美食,一样样交给吕钟收好。除了将包裹填充鼓起,容戒空间也给塞满了,还待再拿,吕钟哭笑不得,严词拒绝了。

    不料吕钟这一去,却是从未再归来。自某日开始,到银辉城驿站中,也收不到书信,数月皆如此,便意识到出了事。

    依据吕钟上次来信内容,定位到小镇所在的国度,离开幽林隐居处,踏上漫漫征途,花费巨资购置异种马兽,快马加鞭,半月内来到该国。

    因定位模糊,要寻觅吕钟消息,无疑于大海捞针,难度极大,多方打听无效,无奈之下,游历全国,去各个情报组织,发布任务,悬赏额度甚巨。

    查了很长时间,也没结果,老婆婆正绝望之际,某个组织突然来了信息。在该组织安排下,与情报提供者约好见面。

    情报提供者是位俊朗青年,一脸正派,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起码老婆婆对此人印象不错。

    “伯母,你好,我叫王群。吕钟是我至交,虽相处时间不多,性格上却合得来,亲如兄弟一般。他不幸身亡,实痛在我心。”王群面现悲痛,开口陈述。

    老婆婆一声惨嚎,双肩耸动,大哭起来,虽然早有预料,可确认这一消息,仍然痛彻肺腑。

    “伯母,请节哀。”王群在旁劝解。

    老婆婆抬手擦去眼泪,镇定情绪,追问:“吕钟他,究竟如何死的。”

    “伯母,不要急,听我一一说来。”王群安抚住老婆婆,开始心口胡扯。宝藏来由,以及地址皆未隐瞒,为避免麻烦,没有尽言吕钟和殷嫣的特殊关系,在吕钟之死上也扭曲事实。

    在他口中,吕钟死于洞府内暗河中蛇怪,口喷水箭,正中吕钟,重伤落下,溺水而亡。说的天衣无缝,反正彼处蛇怪为害,河底尸体不计其数,料定无法辨认是否吕钟。

    听王群详细说完,老婆婆悲从中来,难以自持,掩面又哭了好一会儿。可怜她先丧父,后失子,爱子异地丧命,竟连尸骸也不曾留下。

    “谢谢,谢谢。”悲恸之后,老婆婆起身,对王群深深一拜,感慨万分:“贤侄与我儿,不过萍水之交,却来仗义报信,解我心中疑惑,实在义薄云天,且受我一拜。”

    “使不得。”王群面现惶恐之色,忙上前劝阻。

    老婆婆依然坚定地拜了下去。直起身来,取出早准备好的容戒,里面盛放着备好的报酬,双手递与王群,道:“这是贤侄应得报酬,还请查收。”

    “吕钟是我兄弟,报个信,举手之劳,要什么报酬。”王群故作惊讶之色,推开老婆婆的手。

    “喂,不可以这样,你不接收,我们有怎么抽取份额。”情报组织的中介人不满发话。

    “这...”王群答不出话来,呵呵而笑:“这个我倒是没想到。”旋即皱眉望向中介人:“我们是特殊情况,难道不能破例一次。”

    中介人面无表情回答:“不可以,若你们违约,会将双方列入黑名单,我方会派出高手夺取应得份额,不得不归。”

    “也太不人性了吧。”王群哭丧着脸抱怨。

    老婆婆心里着实感激,却有怎肯让王群遭受这等麻烦,拉过他的手,不由分说将容戒放入掌心:“人家还得做生意呢,再推辞,伯母就生气了。”

    王群方勉强接受,中介人上前查点,数目无误,抽取自家应得份额。王群和老婆婆离开该组织,大街上叙话。

    “伯母,我家离此不远,不如过去坐坐。”王群发出邀请。

    老婆婆摇了摇头,吕钟死去,她哪里有心思搞这些应酬,便给婉拒了。

    两人惜别,因方向不同,便错身而过,那一瞬间,老婆婆并未见到,王群嘴角勾勒的阴森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