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可以改的

时间:2018-03-26作者:小圆源

    来到洞府内部,谷峰等找到一处内室,开启禁制走入,打开放角落里的箱子,谷峰看到里面有丹药,也有几样武学,不禁面露沉思之色。难道,此次考验,旨在监测夺宝能力吗。

    一番思索,谷峰不能确认,打定主意,获得尽可能多的宝物才好。让那前辈挑不出毛病来,传承自然归他所有。

    商议后,众人决定让殷嫣统一收起,并代为保管,待出去后再均分。

    谷峰也没有反对。按照情报,洞府能开启一整月,暂时放他人手里也没什么,干掉几个同伴,最后统统都是自己的。

    何况,殷嫣这姑娘一看就没多少心机,她拿着谷峰也比较放心。其他人也这么想,因此一致通过这一决议。

    白天随小队探宝,夜晚离队外出,到别处专拣独行者、弱队下手,利用所修功法的特性,隐匿于黑暗中,伤人性命,屡屡得手。十来天后,手里宝物迅速丰盈起来。

    期间,有人发现谷峰夜里会外出,顾忌是个人隐私,也没人询问,唯独没心眼的吕钟发问,却被谷峰转移话题,三言两语给打发了。之后再无人干涉。

    谷峰曾尝试服用一枚新得来的丹药,根本没什么效果,凡兵透露着一股虚幻之意,出去后多半保存不了,就连武学、功法,都无法观摩。旁人用过皆可,独他不行。

    这么一想,谷峰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这些宝物,既无法使用,用出只有一个,那就是作为衡量自己能力的标准。因此,小心翼翼地收入容戒中,一个不拉,以为凭证。

    忙碌的一天,夜里众人就着刚盘点过的内室,拿明珠照明,各取干粮,聚餐闲谈。

    王群提议让吕钟分享特产,吕钟照办,逐一让去。这段时间,谷峰摸透他的性格,料定不会下毒,放心接过享用。

    众人一边用餐,一边交谈,面上喜笑颜颜,气氛融洽,至于心里想什么,就只有自个儿知道了。

    一月转瞬即过。几人随众离开洞府,从石碑之间走出,走到偏僻处,大伙儿见证,殷嫣对着记录,将所得均为价值相当的五等份,逐一递到同伴手中。

    陈东向殷嫣索抱,吕钟同意,两人抱在一处,陈东突发发难,将殷嫣筋骨勒断,待软软倒下,手捏脖颈折断。

    谷峰、王群同时发难,各取一把宝剑,一袭后背,一攻双腿,变故突起,吕钟沉浸在悲痛中,全无防备,两人皆是得手,吕钟倒在血泊中。

    谷峰持剑上前,吕钟满脸悲痛,面色陡变,转为森冷,嘴巴张开,桀桀怪笑,笑得浑身颤抖,鲜血从两处伤口泉喷而出,伤势更加严重的。

    “莫名其妙。”纵然谷峰艺高人胆大,此时此刻,也不禁心里发毛,故作镇定,元气凝聚剑身,手起剑落,剑光霍霍,从吕钟脖颈一划而过,却落了空。

    吕钟突然化作一滩血水,卷起浪潮,迅如飞电,暴袭谷峰。

    之间距离既近,血浪来势又疾,即便谷峰身法精妙、独步同辈,也完全来不及躲避,目光恐惧,脸色发白,伫立原地,形如待毙羔羊。

    血浪来到谷峰面前,却不再前流,面前中分而开,分为两股,一攻陈东,一取王群,瞬间得手,皆数融入血水,归入虚无。

    就算谷峰久经风浪、心志极坚,见状也屁股尿流,差点没软倒在地上,强行忍住,展开幻空步,沿途留下幻影,真身风驰电掣,早跑出老远。他也不知去往何方,只是本能告知,绝不能原地不动、束以待毙。

    惊骇之余,谷峰心里有点疑惑。王群、陈东都死了,自己也是同谋,何以逃脱此劫呢?

    同时,千岩国皇宫怪笑响起,传播开来,空间崩碎,整个宫殿都在晃动。

    “你们杀了钟儿,还我钟儿。我要亲手杀你。”凄厉地啸声后,老婆婆喃喃自语,眼睛赤红,内蕴泪水,右手枯瘦,探向水晶球,竟然深入其中。

    谷峰正亡命跑着,突然觉得视线阴暗起来。夕阳才落,本不该如此的。抬头一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吓得亡魂皆冒、手足发颤。

    只见一只硕大无朋的巨掌,不知来自何方,铺天盖地,覆盖而来,掌上元气升腾,伸展开来,足足有数千丈大小。

    巨掌居高临下,压落下来。尚在高空中,覆盖范围内,树木碾成齑粉,土丘化作平地,元气威压蔓延开来,谷峰宛如琥珀中的昆虫,再扑腾不起来了。

    “前辈,我犯何错,以至于此。哪里做的不对,我可以改,可以改的。”区区一掌,随意拍来,竟如末日来临,谷峰今生今世,从未见过如此强者,体内元气彻底凝固,面露恐惧,开口求饶,屎尿齐出,全无往日风范。

    手掌覆盖广阔,落势却并非甚快,仿佛并非纯粹杀人,只为最大限度的折磨。不然,掌上元气稍微爆发一丝半点,谷峰焉有命在。

    元气凝而不发,只是禁锢谷峰,叫他动弹不得,亲眼见证自己的灭亡。巨掌缓缓落下,每一瞬,对谷峰来说,都漫长如一个世纪。

    谷峰不能动作,只得涕泪俱下,求饶不止。

    “前辈,求你饶了我吧,我愿做牛做马,结草衔环,报答于你,此生此世,铭记大恩大德。”

    “放过我吧,再也不敢了。”

    “我来自百灵郡谷家,赫赫有名,我父实力通天,你若害我,必来杀你。”

    软的不行,谷峰只有来硬的,违背自强原则,搬出身世家底。话刚出口,就大骂自己,愚蠢至极,不可救药。

    从巨掌声势来看,发动者实力已经到了无视规则的地步,别说一个谷家,哪怕千个万个,在这等人物面前,又与蝼蚁何异,一指头就碾死了。

    漫说百灵郡,即便整个天罗国,若与之作对,也是弹指可灭。借着家世,前几年谷峰曾随父奔赴王城,皇室那些高手,也遥遥张望一次,虽然非常强大,但与这人相比,依然差得太远,完全不在一个次元。

    谷峰一向聪明,此时竟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实在是危机临头,口不择言,智商下降甚多。

    “不,前辈,我胡说,我该死。别,请给我一次忏悔的机会吧。”

    “我知道的,区区谷家,在你面前,不如蝼蚁,你想灭就灭,我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胡说八道。”

    尽管他忏悔之意甚诚,可巨掌不为所动,仍旧缓缓降落,如阴云绵延千里,遮蔽了整个天空。

    “我认你为父,你说啥我做啥。不行,爷爷也可以啊。爷爷,爷爷,我的祖宗。”

    “我做奴隶,你为主人,你松开我,我指天立誓,永不背叛,永不背叛啊。主人,主人...”

    巨掌不应声,坚定不移,降落而下。

    “饶了我,饶了我。”

    “你...我...呜呜呜。”

    可叹谷峰出身名门,享受令人艳羡之资源,身怀凌驾同辈之资质,资质出众,修行勤勉,孤身外出,游历江湖。自认为惯见风雨,久经风霜,不料所闻所见,依旧是坐井观天。面临必死之局,风范全无,除放声痛哭外,别无他途。

    过了很久,终于,巨掌覆盖下来,谷峰血肉化泥,筋骨齑粉,原地留下一摊血水,待力道完全爆发,连这些都归于虚无,谷峰这个人,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曾在右手携带的容戒掉了下来,没收到损坏。修炼的圣者的地步,神通广大,远非凡俗所能揣测。掌出天穹倾落,本该泯灭万物才对,却按照意愿,独留下这枚戒指,展现出细腻到恐怖的控制力。

    巨掌略微缩小一些,晃了一晃,戒中物品一件件出现,堆放一起,将手一招,一长物飞来,掌心轻轻一按,其余物品尽皆毁灭。

    接了那物在手,巨掌收回,与落下的缓慢不同,上抬之势快到不可思议,一霎那,便是消失在这片空间中。

    阴暗褪去,红光复生,天际出现道红线,夕阳将要没入地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