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六章 搅拌均匀

时间:2018-03-26作者:小圆源

    听闻吕钟突发惊人言语,楚天心头一凉,浑身汗毛炸开,忙追问道:“钟哥此言何意?”

    吕钟含笑不答,身躯化作光点,分散开来,空中变为流萤,提着灯笼,拍打着翅膀,一晃一闪,成群结队,在殷嫣目前来回盘旋,久久不愿离去,这么多集在一起,驱散漆黑夜色,整片天地都明朗了起来。

    虽然楚天惊魂未定,但眼见这一幕,总觉得心里酸酸的。

    正伤感之际,草木之上的秋露脱离枝叶,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楚天面前形成一道水光,缓缓旋转,居中漩涡出现,看起来像是个传送门。

    楚天思考是否要进去,不料漩涡产生了一股惊人吸力,楚天不敌方,整个人被吸收进去。

    漩涡吞没楚天后,旋了几旋,消失在夜空中,仿佛起了连锁反应,这方幻界开始崩溃,数息内,完全解体,消失在冥冥中。

    崖壁后的洞穴中,水光漩涡一旋,楚天给吐了出来,浑身湿淋淋的,落在地面上,漩涡越转越慢,停了下来,凝成一面妆镜,楚天处于梳妆台之前。

    楚天举目四顾,看清了眼前的环境,知道已经离开心路,不禁面露欣然。

    在心路历练中,经历了千百次轮回,几乎无穷无尽,幸亏无论情况顺逆,始终坚守本心,这才没沦落进去。能回到现实中,真是太好了。

    楚天心有余悸,盯着妆镜看了看,此镜十分平稳,既没有出现漩涡,也没有像来时一样,释放亮光,潮涌而来,洞**并无一样压力,遂放宽心来。

    “小子,可算出来了,没什么事吧?”一道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传来,甚是急切,正是灵狐老祖。

    楚天心中一喜。此老在身边,仿佛多了主心骨。便将情况大致介绍一下。

    经过老狐狸告知,楚天在心路经历许多轮回,外界只过去小半天。楚天啧啧称奇,难怪心路中长时间不吃不喝也无大碍,想来正缘于此。

    老狐狸抱怨了几句,说秘境主人不通情理,吓得楚天慌忙劝阻。那位前辈若是动怒,他岂不受了无妄之灾。老狐狸心里也有些忌惮,就悻悻地住了嘴。

    “现在我该干什么,出去修炼吗?”楚天问老狐狸。嘴里说着,转过身去,看向后方墙壁。缓缓走近,他能隐约察觉到,与进来时不同,外出径直就能穿过去了。

    “我也不知,自己拿主意。”老狐狸也想不出,如是回答。

    就在此时,丹田雷种中,一道怪异声音响起:“小楚天,等一会儿。”

    这声音楚天刚进沙漠幻境时听过,知道是秘境主人,并不惊惶,定了定神,问道:“敢问前辈,要等什么?”心中则是暗暗庆幸,幸亏没追究老祖抱怨之词,不然真不知道何以自处。

    老狐狸方才说得起劲,现在正主来了,却一声不吭,仿佛睡着了一般,楚天心中暗暗鄙视。

    那道声音回答:“等你那位对手啊。不过我想,他大概是没什么机会了。”

    楚天知道说得是古锋,也没问端详,不知何故,那位前辈态度似乎有所转变,感觉好说话了些,他便顺杆子上爬,大着胆子,问待会是否另有机缘。

    “可别心急,这仅是个开始。”那声音模棱两可答道。旋即不再言语,雷种也陷入沉寂。

    出于谨慎起见,楚天不再多问,找到一块平整石头,弄干了坐上面。

    “也不知那古锋怎么样了?”楚天不自觉想到,却也没在这上面多纠结,稳住性子,安心等候。

    面前中年人相貌威严、体态魁梧,举手投足,皆是充满上位者的压迫感。望着极为熟悉的面孔,古锋眉头微微一皱。

    他的父亲,谷九阳,整个家族的掌控者,除了那位不知活了多久的太上长老外,就属此人地位最高,不谈强悍的实力,只要一动口,便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偌大郡城领域都要抖上几抖。

    古锋只是游历天下用的化名,本名谷峰。游历时,若暴露本姓,未免会遭人怀疑。若是得知出自百灵郡谷家,旁人见了就绕道走,历练还能有什么效果?谷峰亦不屑为之。

    虽然谷峰修为、手段均与日俱进,但面对身居高位的父亲,依旧本能地心存畏惧,除了深受族中重视的天羽外,几位兄弟无不如此。

    “见了为父,既不行礼,也不请安,这般站着,意欲何为?”谷九阳背负双手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眉头皱起,额前浮现川字纹,更平添了许多威严。

    谷峰身处家族议事大厅,谷九阳宝座下方,几位兄弟并没在场,当然长老、执事大都在场,个个修为精深,听闻九阳质问,目光如剑,齐刷刷刺向谷峰。

    谷峰一握手掌,感受到体内元气强悍无比,简直难以想象,脸微微扬起,目视谷九阳,冷冷一笑:“区区幻影,装神弄鬼,可怜可笑。”

    谷九阳面色一变,口中断喝:“大胆。”甫一抬手,台下长老、执事各自爆发元气,化罡境有足足数十个,其中一位白须老者,元气扫荡出,空气几乎凝固,竟是位凝丹境高手。

    众多强者,在元气包裹下,如飞蝗过境,四面八方,笼罩谷峰,出手狠辣,绝不容情。其中几人,刚到中途,便按耐不住性子,抬手发出罡气匹练,爆射谷峰。

    谷峰也不慌乱,将手一抬,魔蛇气从天灵盖呼啸而出,空中化作巨蟒,迅疾旋转,猛地扩散而出,众人有在地上的,也有跳到半空中的,凡是碰着的,立即血肉化泥。

    鲜血遍及地面,尸体一具具倒下,霎那间,场内只余谷九阳、谷峰父子二人。

    谷九阳惊慌失措,谷峰一步步向前,沿台阶而上,临近宝座,和九阳面面对视。

    谷峰缓缓抬起手掌,元气不断凝聚上面,眼神十分凶恶。

    “我的父亲,族长大人,现实怕你已经足够了,难道幻境也要怕你,绝不。”谷峰心里自语,目光打量九阳,其中狠辣闪掠而过。

    谷九阳竭力镇定,一拍扶手,挺身而起,凝视古锋,一字字道:“竖子大逆不道,焉敢弑父?”

    谷峰面露狰狞,运上元气,一掌轰出,九阳抬手抵挡。各自元气爆发,九阳巨力侵体,浑身一震,软软倒在宝座上,骨断筋折,脏腑震荡,七窍流出血来。

    九阳眼露哀求,嘴里却连发话力气都没有。谷峰运足气力,一掌轰在九阳身上,元气爆发,九阳身体一震,血肉褪去,眨眼露出一具白骨,寒光森森,极为渗人。

    白骨只出现数息,很快化作白烟,升腾而起,丝丝缕缕,缠绕谷峰,液化为水,温度极低,彻骨生寒。谷峰并不在意,任由水光包裹。

    水光之中,谷峰眉头微蹙。能克服来自父亲的压力,体验地位反转,固然很好,却也有美中不足,那几位兄弟并不在场,均是尽数来此,逐个干掉,那该多好。特别是天羽那小子。这是太遗憾了。

    空间崩溃,色调扭曲,谷峰闭上双眼,由水光运输,开始新一轮传送。

    “峰哥,尝尝这个。”一座酒楼二楼临街雅座上,吕钟取出内乘玉米汁的瓶子,拔出瓶塞,倒在空杯中,殷勤递给谷峰,笑容明朗,秋风袭来,梧桐片片抖落黄叶。

    “这是什么鬼?”谷峰嘴里不语,心里暗暗疑惑。见吕钟不是熟人,心知情况有变,暂时打消了秒杀此人的想法。抬手接过杯子,取出一枚银针,放汁里试了试,见没有变黑,便放下心来。

    吕钟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知识,微笑问道:“这是干什么?”

    “这个啊。你不觉得,这么搅拌一下,更均匀了。”谷峰微微一顿,顺手将银针搅拌几下汁液,收回银针,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砸吧下嘴,面露满意神色。

    这东西,味道还挺不错。

    吕钟哦了一声,没有多想,兴高采烈,与谷峰讲起玉米汁的来由,以及他娘的手艺。

    谷峰心不在焉听着,目光如刀,不时瞥向吕钟脖子,强忍住杀人的冲动。情况有变,他不想贸然出手。

    走下酒楼,踏上路途,昼行夜宿,途中先后结识王群、陈东、殷嫣三人,结为同伴,三五日后,来到宝藏附近的小镇上。

    住了几日,终于到了宝藏开启那一天,宿在小镇的众多武者,各施身法,向目的地赶去。谷峰等也离开客栈,融入人流,踏上行程。

    到达后,等候几个时辰,正午场地中央的两座石碑之间,拉开金色传送门。

    新的轮回即将展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