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同的结局

时间:2018-03-26作者:小圆源

    ,!

    王群欺骗楚天无效,纵身上前,手掌曲成蛇形,刺向楚天。蕴气后期的元气扑面而来,极具压迫感。

    楚天面色不变,抬手格挡开这招蛇拳,彼此元气爆发,各自后退数步,楚天退后的步子明显多一些。

    王群眉头一挑,面现惊讶之色。此招并无留手,却被不动神色地挡下。

    正常的蕴气前期,若和他对拼,多半会出现些许轻伤,可是,楚天看起来完好无损。

    略一思索,王群视线落在楚天身上灵元纱衣上面,眼中流露出浓郁的垂涎。

    “小子,这法门落在你手中真是明珠暗投,还是让我代为保管吧。”一念至此,王群面现狠辣之意,展开奇妙身法,逶迤上前,其势诡异绝伦,一个转折,便来到楚天跟前。

    右手一握,一把宝剑出现在掌中,剑身精华流转,一看就非凡品,左手出蛇拳,右手施剑法,拳如毒蛇出洞,剑如怪蟒折身,拳影重重,剑光霍霍,向楚天劈头盖脸笼罩过去。

    无论是使拳,还是出剑,都突出一个险恶,式式起落突兀,招招不离要害。

    整个月待在一起,楚天也曾见过此人打斗,却从未如今日一般狠毒,对方委实隐藏甚多。不过,单凭这些,还不足以让他屈服。

    楚天打起精神,右手长出玄金妖爪,爪尖碰撞剑身,叮叮当当,火星四溅,左手或拳或掌,拳运须臾劲力,掌布风云之势,抵挡袭来蛇拳,恰如蛇舞怪风,脚下施展银鳞步,与对方周旋。

    双方以快打快,眨眼间,一口气对拼数十个回合,眼看气息根本上,爪剑相交,掌拳互碰,吐气开声,爆发元气,受震倒飞出去,相距数十米开外,弯腰大口喘气,不久后抬起头来,凝视对方。

    楚天倒也罢了。王群则是不能置信。通过交战,他清晰地察觉到,对方尚未换修功法,也就是说,凭着练体境用的基础功法,就与自己打得有声有色。

    他修炼的,好歹也是玄阶功法,面对不入品的功法,元气竟不能碾压对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虽未来得及换修功法,但依仗着灵元纱衣的妙用,抵消了这方面的不足,总的来说,只是略处下风。

    思来想去,找不出缘由,只能归在灵元纱衣上面。王群心中垂涎愈浓,知晓此法价值不可估量,目光一闪,施展诡异身法,直奔楚天。

    楚天瞥了一眼,那边两人也已取出武器,吕钟单持棍,陈东双握刀,搏杀在一起,棍来刀护体,刀去棍遮身,一时分不出胜负。

    和陈东相比,吕钟虽然修为不及,但根基扎得够稳,又是含怒出手,其势癫狂,陈东不愿与之两败俱伤,只是固守,等吕钟体力耗尽。战况便陷入胶着。

    于是,便放下心来,又见王群调整完毕、再度袭来,掌爪齐施,与对方站在一处。直杀得飞沙走石、林木瑟缩,林间怪风呼啸不止。

    原本打定主意,若是吕钟难以为继,就凝结阴阳印速战速决。现在看来,却是不必这么着急。

    毕竟,阴阳印消耗甚大,全力施展的话,以他现在的元气储备,只能用出一次,眼下情况未明,还是留点底牌为妙。

    两人各怀心思,手底却是毫不留情,转眼差了上百招。地下草坪卷起,落叶扫荡撕碎,波及到周遭树木,个小的连根拔起,个大的当中折断,惨受无妄之灾。

    “咦,怎么变弱了?”楚天察觉到王群明显变弱,不禁面色愕然,仔细观察后,发现并非对手变弱,而是自己实力增强了。灵元纱衣加持作用下,就连元气威力,也逐渐赶上王群,并有超越的迹象。

    手中应付着王群,快速瞥了那边一眼,将战况了然于心。

    吕钟越打越起劲,出招威力大得惊人,陈东本打定主意以逸待劳,却也有点受不住,鼻子上挨了一拳,打得鼻青脸肿,不禁勃然大怒。

    陈东见情况不对,欲转守为攻,可吕钟攻势猛烈,一时哪里转得过来,心慌意乱之下,双刀遮拦地晚了,差点被单棍轰击胸口得逞,弄得好不狼狈。

    “大概由于实在心路历练中,那位前辈不会坐视失败。是以赋予了战斗加成。初始细微,而后逐渐增强。”

    楚天心里隐约把握到真相,却不便细想,收敛杂念,全神应付战斗,掌爪齐使,那加成之力越发显著,每一招威力打得惊人,右手爪尖陡然发力,将王群手中剑劈手夺来,左手成拳,运上须臾劲力,一拳轰响胸口。

    王群面色震骇,抬手匆忙抵挡,却哪里反抗得了?劲力如重山,似层浪,一波波须臾来至。王群手臂尽断骨折,身体承受不住,轻如纸鸢,向后倒飞。

    楚天将夺来的剑丢落地上,右手一握,从容戒中取出雀神翎,化作飞刀,顺手一丢。

    灵念离开泥丸宫,加持起其上,飞刀去势更疾,化作道橙光,空中划出美妙弧线,躲过王群匆忙阻拦的手掌,在恐惧的目光中,从脖颈喉结如电没入。

    王群手捂脖子,眼睛看着楚天,身子软软倒地,喉咙受创处鲜血泉喷,口中咽了气,断送掉自己小命。

    楚天望向那边战场,目光一闪,手一招,刀柄晃了晃,离开王群脖颈,当空打了个转折,飞驰电掣,爆射向陈东,临近身体之时,刀身一晃,由一化三,笼罩身体三处要害。

    雀神飞刀,本可依照心意,任意变幻数目,王群气力穷尽,一把就够,陈东犹有余力,是故多化出两把。此为稳妥之举。

    陈东正与吕钟纠缠,见状心魂俱丧,忙拼了老命,双刀发力,稍稍震开吕钟,周身舞作一团,护卫身子。可是,飞刀来势依旧太快,打落了袭击喉咙、心口的两把,胳膊上却管不了了,被刺了个正着,手臂几乎麻木。

    见事不可为,陈东倒也果断,折转身去,提着双刀,落荒而逃。

    吕钟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展开身法,穷追不舍。楚天用手一指,地上两把飞刀离开地面,协助围剿凶徒。

    陈东本不擅身法,战后体力十不存一,又如何逃得脱,不多时,便给陈东赶上,手起棒落,一棍砸在脑袋上,元气爆发,西瓜般炸裂而开,尸身倒地,命归黄泉,鲜血染红地面。

    楚天飞刀后发先至、去势更疾,但见吕钟赶来,便停顿在空中,待陈东脑袋稀巴烂,飞回楚天手中,连同刺中陈东胳膊那把,三合为一,凝成雀神翎,收回容戒。心中唏嘘,可怜吕钟,就让他手刃仇人,来得痛快些。

    吕钟依旧暴怒,用棍在尸体上发泄,打了十几棍,不成人样,方罢了手,收单棍回容戒,眼中含泪,一步步走向香消玉殒的殷嫣。

    这是他的爱人。虽非青梅竹马,却也一见钟情,一月来朝夕相处,你侬我侬,如漆似胶,何其亲密。就在几天前,还与他谈婚论嫁,不料今日死于非命,葬身于陈东这伪善的凶徒之手。

    吕钟怀抱殷嫣尸体,心疼地抚摸断掉的脖颈,呆坐良久,抬手合上爱人眼睛,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虽是幻境中,可这位同伴丧命,楚天也不好受,不过心路中见得多了,却是没有垂泪,只是默立无言。

    直到天色变黑,吕钟方回过神来。念及殷嫣家乡遥远,只得葬在此处,悲从中来,又哭了一会儿。一咬牙,抱着殷嫣找到一方僻静处,动手挖坑,打算就地掩埋。

    楚天上前帮忙。虽没有随身携带铲子,可两人身为武者,修为深厚,不多时,已经挖出一个深坑。楚天守着,吕钟去附近小镇卖了棺材、碑文以及飨品,不久返还。

    吕钟将殷嫣安放棺材,放入坑中。两人动手埋土,隆起土堆,竖立石碑,摆放飨品。吕钟又将他娘做的各类家乡美味,一样一样,毫无保留放在墓前,又哭了好一会子。

    “钟兄,节哀。”楚天手放在吕钟肩膀上,温言宽慰道。

    “小天,真的感谢。”吕钟看向楚天,口中致谢。

    楚天回答:“都是朋友,不用客气。你想开点才好。”

    吕钟稍稍擦干眼泪,竟是面露奇异笑容:“我本来已经是死人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谢谢你,让我有了不同的结局。”

    闻言,楚天浑身汗毛都倒竖起来,一股凉气直冲心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