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玉殒

时间:2018-03-23作者:小圆源

    又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天,这天夜里,楚天几人在查点了一间内室的宝藏后,在空荡荡的地面上,聚齐一些明珠照明,各取干粮,开始了聚餐,虽没有篝火,却也颇为热闹。

    “吕兄弟,今日不取点特产出来,尝了你娘的手艺,就上瘾了,这些东西,真难以下口。”王群扔掉咬了一半的冷馒头,向吕钟提议。

    “对啊,对啊。”楚天连声应和,眼中露出垂涎神色,整个儿一副饿鬼相。

    吕钟正和殷嫣眉来眼去,你侬我侬,不亦乐乎。忽然醒悟过来,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记性,倒是忘记了。”

    陈东边吃干粮,边含糊不清地道:“你记得什么?颠三倒四的,早被我家嫣儿给迷住了吧。”

    言罢,哈哈大笑,嘴里食物差点没喷到山羊胡子上。

    “陈大叔。”殷嫣闻言大羞,上前一把揪住陈东胡子,弄得他连声叫疼。

    这段时间来,陈东为老不尊,拿不住架子,殷嫣也就不与之客气了,那副山羊胡子日渐稀疏,不复先前风光,身上也不知挨了多少粉拳,却越调侃越起劲,乐此不疲。

    殷嫣使了个眼色,吕钟会意,忙取出各式家乡美味,一样样递到各人手中,楚天接过糕点,大嚼特嚼,眼中流露出一丝满足,到陈东哪里,多给了点,拿食物堵着他的嘴,当然,最好的都留给殷嫣了。

    王群在一旁大叫不公,吕钟装作没听到,继续你侬我侬。

    聚餐罢,众人各找地方,和衣而眠,吕钟见旁人睡稳,贴着脸到殷嫣这边。

    “你来这儿干什么,快回去。”殷嫣推了吕钟一把。

    “嘿嘿。”吕钟厚着脸皮,凑近过去,上下其手。

    殷嫣抗议道:“别这样,给人瞧见了,多羞人。”

    “放心,他们都睡了。反正早晚要结婚的,你就交给我吧”吕钟手上动作,口中回答。

    “想得美。”殷嫣猛地发力,一把推开吕钟,跌了个狗吃屎。说到终身大事,殷嫣有点担忧,问吕钟:“你娘会同意吗?”

    “放心,我娘最好相处了,万事有我呢。”吕钟起身,复凑到殷嫣跟前,抓住玉手,凝视着心上人,口中宽慰道。

    “未来的婆婆吗?”殷嫣眸子里流露出神往,从吕钟抓握自己的厚实手掌中,清晰地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宝藏开启时间共有一月,很快就过去,探宝者们面前洞府消失,金色光幕伸展而开,楚天等穿过光幕,瞧好从石碑中走出,五人结伴,离开人群,走了好远,一方僻静处听了下来,开始刮分收获。

    “这一份,是小天的。那个是王家哥哥的。大叔,给你。”众人见证下,殷嫣将收获分为四等分,逐一递到同伴手中,最后走到吕钟面前,一努嘴:“给,你的。”

    几人各自收好,秋叶翩翩落下,气氛显得有些悲凉。一月来,彼此都有了感情,在一起惯了,即将离别之际,都是有些不舍。

    吕钟和殷嫣倒也罢了,相约去见吕钟娘亲,商议婚事,一时不必分开。可其余人,却面临不得不分开的窘境。

    不过,世上无不散之筵席,相聚到夕阳落下,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

    “嫣儿,快要分开了,来给大叔抱抱。”陈东眼圈发红,向殷嫣张开双臂。

    殷嫣回头一望吕钟。吕钟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那两人的感情。嫣儿今后就是他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得到许可,殷嫣擦去眼泪,走向陈东,揪了揪他的胡子,搂抱在一处。她与陈东甚是有缘,早将对方当作叔伯辈,因此心中也没有什么羞赧。

    “大叔,我该走了。”殷嫣感觉对方抱得好紧。心里不禁感动,陈大叔看似没半点正经,实际上最是重情。可现在真到了该离别的时候了。

    殷嫣正想着,陈东臂上突然传来巨力,殷嫣察觉不对,刚欲挣扎,陈东放她背后的手掌,却是按在两处要害上,让她骨软筋麻、动弹不得,下一瞬,全身骨断筋折,从陈东怀中软软倒了下去。

    倒下时,殷嫣艰难地抬起头,俏脸上有迷惑神色,看到陈东嘴角勾勒出一抹阴森的弧度,迅速地扩大,遍及全身,使整个人都失去以往的亲切,宛如妖魔附体。

    “不。”吕钟见状,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浑然没察觉到,身后王群面带狞笑,元气凝聚右手,五指攒聚刺出,形如毒蛇吐芯,冷漠无情,獠牙噬咬后背。

    关键时刻,吕钟被一脚远远踹开,原来的方位,巨声响起,元气冲撞,波及产生,土地龟裂,地上草坪和落叶,纷扬而起,猛烈劲风中化作碎片。

    陈东一愣,可他流落江湖多年,下一息就回过神来,俯下身去,大手捏住殷嫣脖颈,在对方恐惧含泪的眼神中,五指用力,咔嚓一声扭断。

    殷嫣香消玉殒,死去时,兀自不能瞑目,眼睛兀自盯着她的陈大叔,不明白这位和蔼可亲的叔叔,为何突然之间将她置于死地。

    场面平静后,王群望向楚天,只见对方元气赋予体表,宛如薄薄的纱衣,衣襟上纹有玄妙符篆,凉风袭来,袍袖翻飞,银发飘舞,甚是翩然,身上气息出乎意料的强大,一双银瞳盯着自个儿,竟是携带着一股杀意。

    “好小子,有这般实力,却藏着掖着,到现在才显露出来,也不是什么好货。此番倒是走了眼了。”王群心中念头电转,目光闪烁不定。

    其实,这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俗话说的好,人若是一肚子屎,那瞧什么都是屎。王群伪君子一个,自然看别人也多似阴险狡诈之徒了。

    吕钟为人偷袭,被楚天所救,本人注意力却根本没放在这等事上面,眼睛盯着倒下的殷嫣,一步步上前,宛如行尸走肉,口中喃喃自语:“嫣儿,我的嫣儿。”

    陈东手离开殷嫣脖子,直起身来,见王群没有即刻得手,眉头皱起,周身气息升腾而起,面色戒备,提防吕钟盛怒之下,暴起伤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嫣儿?”吕钟像是刚睡醒,回过神来,双拳紧握,身体颤抖,视线转移到凶手陈东脸上,死死盯住不移开,咬牙切齿道。

    话语落下,雄浑元气不留余地地爆发出来,宛如咆哮天际的怒龙,脚下地面颤抖、龟裂,见证了他内心的愤怒。

    “杀了她,我能夺得一份,这个理由够吗?探险夺宝,各凭强弱,哪有什么感情可言。要怪,就怪她自己太天真吧。”陈东冷漠地回答。

    “喂,还得分我一半,当初谈好的。”那边王群不满地纠正道。

    闻言,陈东露出微笑,抬手捋了捋胡子,复又放下,歉然道:“不好意思,谈到兴奋处,竟给忘记了,实在不好意思。”

    如此举动,若初遇之时见了,还会觉得为人直爽,现在做出来,不管怎么瞧,都觉得透露出虚伪,叫人打心底里恶心。

    “我杀了你。”吕钟元气大叫一声,元气凝聚双手,劈脸一拳轰响陈东。

    “哼,不知所谓。”陈东抬手隔开,强悍元气爆发,身子一晃,将吕钟震退数步,望着对方,眼中露出惊讶神色。

    在陈东看来,吕钟明知修为不如他,就该见好就收。蕴气中期对后期,哪里会有什么胜算。此番作为,简直愚蠢无比,不可救药。

    像他这种人,尔虞我诈,是不会明白感情为何物的,自然理解不了,殷嫣逝去,吕钟心底涌起了何等的悲伤。

    对拼一招,吕钟落了下风,却眼神赤红,折身再上,拳影重重,专往陈东要害打去,咬牙切齿,其势癫狂。陈东打点精神,掌出如云,全身团团护定,防护绵密,可谓滴水不露。

    不过,吕钟怒极而战,元气狂乱,出手全无分寸。陈东自恃稳占山峰,不愿与之拼个你死我活,只守不攻,战局陷入胶着,一时半刻决不出输赢。

    “楚天兄弟,你真有一手,出乎为兄的预料。要不你也加入我们吧,吕兄弟疯了,大家帮他早日解脱。你也可多分得一点收获。”一番犹疑后,王群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招牌式的,极富感染力。

    楚天似笑非笑,诘问道:“我想,钟哥一旦没命,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吧。你们两个蕴气境后期,怎会找我这个初期之人联手。”

    自始至终,王群在众人面前隐藏了实力,只显示出中期修为,这一点,楚天凭借过人感知,一见面就发现了,却没有起疑。每个人都有秘密,单凭这点,不足以说明其人心术不正。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算你有自知之明。可你是否知道,王某最讨厌的,就是所谓聪明人。”

    王群笑着赞了一句,下一刻,脸色陡变狰狞,元气猛地凝聚手掌,纵身拉近距离,指头并拢,蜷曲如蛇,当胸暴刺楚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