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玉米汁

时间:2018-03-22作者:小圆源

    眼见水晶球中,菲菲化成雪花,包裹楚天,融为清澈水光,消失在灵妖界中,老婆婆眼睛竟然有些湿润,抬手略作擦拭,张开干瘪嘴巴,感慨道:“呵呵,真是好感人的场景,不枉费姥姥一番辛苦。”

    老婆婆周游天下,设下许多类似的秘境,却没有一次像此次这般费神。灵妖界乃是妖族圣地,幻化起来何其艰难,即便老婆婆身为圣者,极擅此道,费尽心力也只能做到简单的模拟。

    圣者深不可测,非人力可以揣度,就算老婆婆已经尽了力,灵妖界的模拟依旧属于初级,楚天碰到的圣者,以及那些法相境,能耐恐怕还不到现实中的一成。

    “小楚天,要加油哦。这是最后一次考验,如果通不过,就算姥姥极看好你,也不会手下留情的。”老婆婆喃喃自语,起初音量轻微,越到后面越拔高,最后,竟变得阴森尖锐。言罢,更是桀桀怪笑起来,凄厉无比,声如夜枭啼树。

    周围,空间纯净,脆似琉璃,哗啦声中,碎裂开来。

    楚天闭上双目,不去看周围扭曲斑斓的色彩,心神兀自沉浸在悲凉之中。

    由于情景过于真实,在灵妖界中,他都忘记了是次心路历练,几乎信以为真。菲菲逝去时,当真痛彻肺腑,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即便此时,依然没能从悲伤中超脱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痛苦,楚天身躯颤抖着,缓缓恢复了平静。他知道不能过度沉迷,不然颠倒真实和虚幻,内心对幻境事件信以为真,一辈子沉迷下去,萎靡不振,从而影响武道修行。

    毕竟现实中,菲菲活得好好的,困在灵妖界中,等着他成为绝世强者,闯入灵妖界,接回楚家与父亲团圆。

    心神沉入体内,感受下自身修为,丹田中气雾只占小部分空间,大多数地方尚未填充。楚天脸上露出苦笑,果然,圣者修为乃是虚幻,现实中,他尽是位初入蕴气境的少年武者。

    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十分难受。试想一下,如若梦中获得圣者修为,那是何等快意之事。天下之大,中医之处,大可去得。世间之人,看不顺眼,大可诛除。

    即便有一天从梦中醒来,蓦然发现,之前种种,皆是虚妄,圣者修为,过眼云烟,说不定会丧失斗志,否认现实,渴求再度睡去,祈祷永久不要醒来。这就是彻底地沦丧,臣服于虚幻,自此以后,再无前途可言。

    实际上,老婆婆在考验的过程中,也不乏出现一些人,通过心路历练,却由于接受不了实力落差,走火入魔,万劫不复。在某种程度上,离开幻境后,能否承受现实,也是一项考验。

    如果不能承受现实之残酷,就没有资格登临武者之巅峰。

    就算楚天意志坚定,近来更达到百炼成钢的地步,心中都好一阵不快。作为胸有热血的少年,谁不想飞天遁地,谁不愿凌驾众生,楚天也无法彻底免俗。好歹他心性不错,不一会儿,就接受了现实。

    蕴气境再弱,那也是步步走来、辛苦修得的。圣武境再强,若不能带到现实,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么简单的道理,楚天还是明白的。

    何况,经过此次历练,他深深了解到,若是获得无法控制的实力,那未必是福缘,怕会是一场灾害。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幻境中的惨剧说不定会发现在现实中。

    正想着,突然觉得外部环境发生变幻,像是已经达到目的地,便睁开眼来,见到梧桐叶子掉落下来,纷纷扬扬,色泽金黄,映衬着秋日艳阳,光线有点强烈,楚天出自本能,微微眯起眼睛。

    “小天,你怎么了?”有人在对面问道。

    楚天适应了光线,发现所在之地是酒馆二楼临街的位置,街道上人流众多,不时有武者三三两两,悬刀挂剑,谈笑着路过,行色匆匆,大都不想本地人。

    就自己所在的二楼,也坐着不少武者,谈笑自若,吃肉喝酒,粗豪的喧哗声,充斥在不大的酒楼内外。

    楚天对面坐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浑身充满活力,双眼盯着自己,其中流露出几分容易相信人的天真。楚天一看,便心生好感,虽未曾谋面,却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

    与先前历练不同,这位少年竟是陌生人。眼下人家搭话,并非胡思乱想之时。楚天收敛杂念,熟练地回答:“钟哥,我没事。”

    传送到此地后,脑海中莫名多了些消息。这位少年名为吕钟,早年居处不明,父亲与人争斗丧命,与娘亲转移到银辉山谷林间隐居,而自己住在临近的银辉城内,严格来说,两人算是老乡。

    不久前,附近流散着宝藏出世的谣言,鉴于此地远近修武水平不算太高,楚天离家历练,因路途遥远,来不及通知亲朋好友,孤身一人赶来,半道上和这吕钟不期而遇,一番交谈下,发现是老乡,便是结伴而行,几天来交情甚笃。

    此次历练中,楚天有蕴气境修为,吕钟也是这个阶段,是故结伴,互为犄角,互相帮助。

    当然,这些都是虚假的记忆,仅在这里存在。楚天却没有掉以轻心。之前碰到的,基本都是熟人,灵妖界也算是娘亲所在属地,这次的人和事,坦白来说与己无干,情况有些诡异,楚天不解,苦思冥想,希望抓住问题的关键。

    那吕钟听楚天说没事,也不多言,提起筷子加了几口菜,拿起桌上芝麻饼咬了几口,眉头皱起,吐了出来,举目四顾,见小二这阵子不在,小声地嘀咕:“这饼真难吃。”

    旋即,手掌一握,从容戒中取出一块饼来,大口咬着,脸上露出陶醉之极的笑容来,见楚天发呆,不知想些什么,再取一块,递与楚天,道:“我说小天,来试试这个,我娘做的,我以人品保证,相当的好吃。”

    大饼近前,楚天鼻子嗅了嗅,闻到香味,顾不得再想,见吕钟让得恳切,道一声谢,接过饼大啃特啃起来。吕钟言辞果然没有夸大,外酥里嫩,内藏肉馅,焦香味美,回味无穷,手艺和小月有一拼。

    “那个,钟哥,这饼还有吗?”楚天吃完饼,意犹未尽,便开口索要,直白爽朗,尽显吃货本色。

    “有倒是有,却省下不多了,我还想多吃几天呢。”吕钟面色犹豫,认真想了一会儿,果断地拒绝。

    “哦。”楚天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舍,那真是太遗憾了。

    “不好意思哈,作为补充,请你尝尝这个。”吕钟手掌一握,取出瓶子来,喊小二来,要两个空杯子,一个放在楚天面前,一个自己留用。

    拔出瓶塞,倾斜瓶口,倒金黄液体入杯中,空气中弥漫着奇异香味,有点儿粘稠,却不像是酒水。

    楚天盯着瞧了半天,也没认出是什么,那香味似曾相识,却回忆不起是源自何物,暗暗纳罕,遂手指杯子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喝一口就明白了。”吕钟露出笑容,灿烂如栏外艳阳。

    “故作神秘。”楚天笑了笑,开口点评,端起杯子,不甘心地再瞧一会儿,依旧猜不出是什么,只得一口饮下,液体一入口,便睁圆了眼睛:“玉米?”

    “准确来说,是玉米汁。”吕钟纠正道。

    楚天心中惊讶,玉米他当然知道,小月也曾做与他吃,却多是煮和烤,偶尔也用来做菜、煲汤,可玉米汁,还是头一次听说。最关键的是,这玉米汁出乎意料地好喝。

    “也是我娘做的,她家乡都这样做,外面很少见,对吧?”吕钟解释道。

    闻言,楚天心里有点黯然。能和娘在一起真好,从吕钟字里行间便可得知,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可惜自己和娘天各一方,虽然刚在幻境中见过,稍稍缓解思念之情,却又怎能代替现实。

    当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愉快地点点头,粗线条的吕钟,没有丝毫察觉,咧开嘴巴,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吃喝完毕,两人走下酒楼,展开身法,离开这个小镇,踏上行程,奔赴宝藏出世地点。

    行走三五日,终于来到距宝藏最近的小镇。以往算得上僻静的小镇,街道上充斥着涌动着大批武者,推搡拥挤、热闹喧天。楚天等人来临时,有限的客栈已被形形色色的队伍占据。

    期间,楚天两个又结识了三位武者,人数增加到五位,不愿分开,客栈零散房间自不够住,因此只能在镇边郊外扎营。是夜,大家围坐篝火,享用烧烤之余,均是尝到了吕钟带来的种种特产,享受到他娘的手艺。

    很快,时间已推进到宝藏开启那一天,天刚蒙蒙亮,小镇内外,一派喧嚣,道道元气冲天而起,众多武者眼露垂涎,全速赶往宝藏方位。

    郊外,楚天小队逐个起来,待人齐备,元气包裹双腿,震开身法,汇入探宝大部队,朝着目的地潮涌而去。
小说推荐